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538章 亡國之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538章 亡國之君字體大小: A+
     

    看完孟蝶的舞蹈,就離去的熙皇,卻收到消息,殷君來了。

    殷君輕易不進皇宮,但是一進皇宮必然是有大事。

    熙皇胖噠一下子覺得頭疼。

    殷君和先皇融一個年紀,又是輔佐皇帝的君,對熙皇開口責罵,跟罵自己兒子沒啥區別。

    熙皇很不喜歡,甚至還有點害怕有點陰影。

    可是又不能不見。

    殷君以前來後宮可是連通報都不通報,直直的跑進來。

    現在還通報了一下,算是給面子了。

    熙皇急忙忙的跑御書房去,推開門,就見偌大的書房裡,一張長桌上,佑哥穿著淡粉色的棉麻衫,層層疊疊的裹裙,盤腿坐在書幾前,看書看的十分認真,時不時還拿著筆寫一兩句話。

    御書房很高很大,很空曠。

    可是這一刻,熙皇眼中只覺得歲月靜好,害怕打擾這一幕。

    他站在門口看著,卻是不敢抬腿進。

    石大伴看到自己主子風風火火的跑來,卻站在門口遲遲不進,待探頭看到書房裡頭,不正是皇後娘娘在看書寫字。

    還記得當年初見,皇後娘娘作男兒打扮,豪氣萬千,也調皮的很,一路捉弄那些盜匪馬賊。

    沒有想到,嫁人之後卻真真如此靜嫻。

    辦事得體,溫婉大方,後宮也井井有條,還樣一想,老僕鼻子一酸,就想抹淚了。

    掏出大手絹,壓著眼角。

    熙皇胖噠看痴了。

    聽到「刺溜刺溜……」吸鼻涕( ̄?ii? ̄;)的聲音,神佑抬頭,看到門口逆光的胖噠唐希,還有吸鼻涕的石大伴,愣了愣。

    不知道為何,石大伴又開始感懷了。

    石大伴身手很厲害,就是情感太豐富了一點。

    神佑有些不靜心,哥哥帶兵去荊國了,她什麼都幫不了,想來御書房看看書,這時候也有些明白,為何太后瑰會喜歡抄經,明明抄經一點用都沒有,大概就求個心安吧。

    她自然不是來抄經,神佑不是很相信這些,她只是覺得心中煩擾,乾脆來這裡看看書。

    她喜歡寬敞的御書房。

    倒是身邊的瞿柒有點坐不住,在御書房的時候,屁股下像是有跳蚤一樣,扭來扭去。

    以前神佑在申學宮讀書的時候,不愛看書,看書都是為了應付考試,臨時抱佛腳,總是不明白,尋哥為何那麼喜歡看書。

    現在卻總覺得書看不夠,明白的太少。

    神佑覺得,這大概是自己長大了一點的感覺吧。

    「皇上,你怎麼來了?」神佑合上書,抬頭問道。

    這個時間應該是在和孟蝶吃飯吧。

    熙皇聽到佑哥柔柔的喊自己皇上,滿心歡喜,可是聽到后一句,就有點委屈。

    他自然是不喜歡和別人吃飯,不過看佑哥難得玩的熱鬧,所以也配合著,可是還是有點委屈。

    佑哥怎麼會願意自己和別人用膳,別人都不知道自己喜歡吃什麼。

    佑哥也不會擔心自己沒吃好。

    胖噠想說,那孟蝶的舞跳的真好看,想看看佑哥會如何,可是話到嘴邊,實在捨不得佑哥有一點不高興。

    老老實實的道:「孟蝶跳舞不錯,所以我讓她以後給你跳舞,你若是無聊,可以喊她,但是我不喜歡她,手腳細的好像一不小心就會背掰斷,臉也死白死白的,而且跳的極高,冷不丁,像是朕兒時夢見的女鬼一般。」

    解釋完,又想起自己還是沒有說為何來,繼續道:「我來御書房是因為殷君進宮了。」

    神佑聽到胖噠說孟蝶哭笑不得,再聽到說殷君來了,也有點怪異。

    這都馬上快入夜了,殷君這時候還進宮?

    正想著,御書房門口的人已經到了。

    殷克州直直的闖進來,身後跟著幾個慌亂的宮人。

    殷克州沒有想到居然看到皇后也在御書房。

    首先臉色就不好了。

    」後宮不得干政,皇後娘娘怎麼在此?「

    熙皇胖噠連忙解釋道:「佑哥是在這裡陪朕看書。」

    殷克州掃了一眼,確實是閑書,哼了一聲。

    他今日來不是糾纏這個了,所以沒有多說,進來,大刺刺的坐下。

    御書房也是議事的地方,胖噠坐到了佑哥身邊,殷克州坐到了下首一旁的位置。

    抬頭看了一眼皇上和皇后,兩張極其稚嫩的面孔。

    因為不是朝會,兩人都穿的有些休閑。

    熙皇胖乎乎的身材,穿什麼都不會嚴肅,此刻穿著白衣就像是一隻可愛的大白兔一般。

    而皇后穿著粉色的寬大常服,平日穿朝服上朝,很是艷光四射,還是有點像小姑娘穿大人衣衫一般,很嚴肅,但是也極其好看,連殷克州都知道最近上朝的那群年輕官員很活躍,最近熙國的胭脂水粉還有華麗的衣裳賣的十分暢銷。

    連他自己的狗兒子殷雄每日上朝都會打扮的格外認真。

    讓殷克州覺得好氣又好笑。

    此刻看皇後娘娘,穿的粉粉的,也就是一個小姑娘的模樣,水靈靈的。

    帝后坐在一起,還像剛剛生出愛慕之情的少男少女,空氣中都是粉的。

    他坐在這裡,有點像家長監督孩子戀愛。

    他只是看了一眼帝后,卻連眼皮都沒有掃過皇後身後站著的瞿柒。

    瞿柒卻盡量後退,把自己隱藏在陰影中。

    他有點不自在,咳嗽了一聲,才轉入正題。

    「老臣聽說皇上您讓鹿將軍派兵北上去荊國了?」

    熙皇嚇一跳,對外只是說鹿歌去練兵,雖然是私兵,但是也要經常訓練的。

    可是這才出發,殷君就知道消息來質問自己。

    皇家私兵已經是熙皇最值得信任的,如果這都有姦細,那還有什麼可以信任依靠。

    熙皇對著咄咄逼人的殷君,連撒謊都不會,只是漲紅了臉,點了點頭,解釋道:「聽說荊國內亂,佑哥的兩個哥哥都在荊國,他們也是朕的好友同窗,所以想去救他們。」

    「糊塗!」殷克州隨手就摔了他面前的一杯茶水。

    偌大的御書房發出了清脆的碎杯子的聲音,仿若有迴音。

    書房為之一靜。

    「此時天下大亂,你把皇室老祖宗留下來的兵就這樣輕易糟蹋了,聽說荊皇大敗申國,眼看就要攻到了申城了,荊皇屠了幾個城,殺紅了眼,你個毛頭小兒,居然妄圖去攻打人家的老巢,那可是苦寒之地的荊國,你以為是兒戲嗎?你立刻,馬上把他們召回來。」

    殷克州在殷家向來就是很威嚴的,在朝堂上也是如此。

    此刻在皇宮裡依舊如此。

    熙皇幾乎下意識的就要點頭。

    以前都是這樣,可是看著身邊的佑哥,熙皇還是硬著頭皮道:「大軍已經派出去了,軍符也都交給鹿將軍了,大兵將全權聽鹿將軍指揮。」

    殷克州聽到這句話,簡直氣炸了。

    他自謂熙國第一君子,忠心耿耿為國,甚至把熙國皇宮的東西,也當做是他自己的東西一樣。

    聽到年輕的熙皇居然把皇家私兵就這樣交出去,簡直是心痛的無以復加。

    「你,你,你簡直是敗家子,亡國之君啊……」殷克州捂著胸口有點口不擇言的怒道。

    以前太上皇融的時代,他想要觸摸一下私兵,都很難,可是年輕的熙皇居然直接把私兵交給他大舅哥了。

    「皇上是皇,殷君才是君,殷君勿要自責,慎言。」一直不說話的乖寶寶神佑,忽然開口說了一句。

    殷克州:你你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
    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