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533章 內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533章 內亂字體大小: A+
     

    陰天。

    雲層很厚。

    皇宮裡的懸崖,淅淅瀝瀝的落下一些水。

    水流很少,有一點潮濕,但是不足以顯出一首澎湃的曲子。

    太子云坐在亭子里。

    他現在有點明白,叔父為何喜歡坐這裡。

    他也喜歡坐這裡。

    他像一隻困獸一般很迷茫。

    亭子里原本有琴,他不會彈,以前沒有學過。

    可是當他撥弄琴玄的時候,鳥雀都停下來張望,總是有些疑惑的感覺。

    琴聲很哀傷,不知道為何,彈琴的人那樣年少,卻有那麼多哀傷,那麼思念,那麼遠。

    他甚至覺得自己延續了叔父的生活。

    叔父愛戀他的母親,但是他母親嫁給了他父親。

    這是一段註定無疾而終的感情。

    最終經歷天下大亂,改朝換代,叔父走進囚山,接出了他的母親,冒天下大不違迎娶了母親為後。

    本來以為是神仙眷侶,母親卻走到了人生盡頭。

    叔父一生雄壯又悲哀。

    始終求而不得。

    或者說,叔父至少是得過。

    薄后臨死那些年,荊皇幾乎是每時每刻相伴。

    原本或許荊皇早就大軍南下了,可是那些年,他卻絲毫沒有動靜。

    他願意用天下,換阿薄活著。

    現在阿薄死了,他去完成了他原本要完成的事,了無牽挂。

    可是太子云,他以前只是一個和尚。

    懵懵懂懂了那麼多年,當他終於明白他愛上了一個女子之後,那女子嫁人了。

    她成為了熙國的皇后。

    他成為了荊國的太子。

    沒有太早,也沒有太晚,剛好明白了感情,剛好錯過了。

    都說和尚心思淡薄,四大皆空。

    可是正因為空,所以格外在意,在意的事情。

    他每日幾乎都會想起她。

    想起她的笑容,想起她的溫暖,想她過的好不好,想她是不是吃飯了。

    他如以前一樣,沒有任何變化。

    可是實際上,卻變了很多。

    如今師父也亡故了,叔父南下了,好像讓他在乎的事情和人越來越少了。

    他和荊皇不同,荊皇雖然殺人不眨眼,但是荊皇也熱愛荊國。

    可是十七不熱愛,他沒有那麼強的歸屬感,他小時候是在廟裡長大的。

    老和尚走了,對太子云來說,甚至比知道他母親離世更加悲痛。

    只是如今,再沒有人會陪他看日出,會陪他走過山花漫開的山道里,會陪他爬上懸崖迎風飛舞。

    他甚至不敢想,神佑如今會怎樣。

    那年那個頭上有小揪揪的胖丫頭,如今穿上鳳袍會是什麼模樣?

    琴聲幽哀。

    躲在皇宮角落的老人,聽的淚流滿面,不知道為何。

    「我們荊家世世代代出情種,可憐,可憐。」一個老頭仰著頭,望著天道。

    「不明白,喜歡了就上啊,糾結成這樣是為何,可憐個屁,當年荊銳是如此,現在的荊雲也是如此,感覺這兩個才是親生的父子。」另外一個老頭雖然罵著,可是哭的更凶,抽抽噎噎的道。

    還有一個老頭,搖著頭道:「有情才是真人,你們不會懂的,我去給阿花澆個水。」

    他沒有哭,轉身提著一個小木桶,一點一點的把水澆在了一顆大樹下。

    明明是一棵樹,長的很慢的樹,一朵花都沒有,卻名字叫做阿花。

    因為他曾經喜歡的女子叫做阿花,埋在了土裡。

    他一邊澆花,一邊流淚。

    淚水也滴落到土裡。

    有點濕潤。

    琴音忽然斷了。

    咯噔一聲。

    似乎有事。

    的確有事。

    太子云站了起來,風風火火的往外走。

    朝慕爾在後頭一邊追一邊喊:「太子,水澤的那些狗雜碎,要造反,都是不要命的人,你不要衝動,千萬不要衝動,當年老臣跟他們對上,就吃了很多虧。」

    太子云走的極快。

    荊皇離去,水澤居然要造反,還抓了鹿尋,要殺申國人立威。

    鹿五行蹤不明,不知道是不是已經遇害。

    這消息對太子云來說太壞。

    他成為太子之後,並沒有感受到太多兇險。

    他叔父荊皇非常強勢,說一不二。

    可是荊皇才走不久,荊國內部居然就發生叛亂了。

    水澤集結了好幾支部落,一起攻打進荊城,這些人明顯有備而來。

    因為荊皇徵兵的時候,幾乎是老少都走了,可是此刻叛亂的這些人明顯是青壯年。

    好在荊皇走的時候,把朝慕爾留下了。

    朝慕爾手下的兵,因為跟著太子云一路同行去申國搶親,一路上經常一起訓練,關係很密切了。

    而且朝慕爾也有意放任,現在跟著太子云混好了,以後太子云上位,那就是皇上跟前的兵,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朝慕爾年紀大了,身體也全是毛病,對出外戰爭實際也是心有餘力不足了。

    所以他迅速換了思路,對太子云忠心耿耿,緊跟太子云的腳步。

    荊國人雖然也有姦猾的,但是跟申國和熙國人不同,一旦做了決定就會很坦蕩。

    全心全意的交付信任。

    從朝慕爾進來報告,到太子云帶著將士集結,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中間都沒有猶豫停頓。

    除了朝慕爾的大軍,太子云的隊伍里,還有皇宮裡的護衛隊,還有荊國聖廟的僧侶隊。

    一片發紅。

    看到僧侶隊出來,朝慕爾都有點震驚,同時又對自己的決定更踏實了一點。

    在荊國僧侶的地位是很高的,甚至百姓對僧侶的恭敬會大於皇室官員。

    可是沒有想到,太子云居然能調動僧侶隊伍。

    皇宮護衛隊穿的是統一的黑色,從頭黑到腳,連表情似乎都是黑的,這是皇宮裡的親兵,由最早跟著太子云的幾個黑衣人統領,他們沉默寡言,甚至不用言語交流,行進十分安靜,卻讓人很有壓迫感。

    而僧侶隊伍一片紅,風吹的他們的袍子嘩啦啦的響,他們中有的人看著膀大腰圓,有的人枯瘦如柴,但是不論高矮胖瘦,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他們的眼神,視死如歸,沒有恐懼,沒有狂熱,很是平靜。

    相較起來,還是朝慕爾的軍隊最具有人氣,身上穿的衣裳並不太統一,總體是灰撲撲的,但是荊國人很喜歡戴鮮艷的飾品,手上,身上,頭上,都會扎一些鮮艷的顏色,顯得很有活力。

    荊城的百姓並不慌亂,他們不是第一次遇見攻城。

    不管誰贏了,他們都要繼續生活,無非是活的好一些,差一些,或者更好,更差,總歸能活著就好。

    當然,相比起來,他們是更願意太子云活著的,因為僧侶都站在太子這邊,荊皇也是讓他們都崇拜感激的皇。

    可是城中也有一些人有野心,希望水澤部落的人贏。

    改朝換代,才能讓一些人獲利。

    水澤部落集結的大軍在城門口。

    太子云目光掃過,發現大軍當中居然還有女子,似乎有見過,但是沒有太深的印象。

    而水澤部落里確實有一個女子,一個叫做卡伊美的女子,面龐冷靜,心跳的卻極快,噗通噗通的。

    她看著對面隊伍中間的人,太子云。

    明亮的袍子上綉著龍紋,栩栩如生,風吹的他長發飄揚,容顏更俊美。

    即使此刻,他表情還是平靜,甚至沒有多看自己一眼。

    卡伊美轉頭湊到身邊的一個男子耳邊,悄聲說了一句話。

    他們這支軍隊,主要是由水澤部落,大山部落,流原部落為主,還有一些其他小部落。

    卡伊美是一個小部落領主的妻子,卻不知道為何,成為了水澤部落領主的情婦,出現在了這裡。

    水澤部落領主下令,推出了一輛車,車上有一個籠子,籠子里有一個被綁著的少年,繩子有點粗,少年的臉被磨破了。

    臉上卻還是有笑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
    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