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524章 兵臨城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524章 兵臨城下字體大小: A+
     

    夜間,殷府還是燈火通明,沒有入夜的感覺。

    處處點燈,比白日還亮。

    阿鹿有些意猶未盡的起身告辭。

    殷雄和小公主夫婦一同相送。

    送走了人之後,兩人一同往回。

    這是婚後第二次,兩人在一處。

    平日更多的是小公主伊仁自己生活,殷雄自己生活。

    不過今夜殷雄沒有急急忙忙的跑開,而且有些好奇又有些探究。

    因為今晚席間,小公主說的那些練兵的法子,他以前聞所未聞,覺得有些幼稚,像是孩童玩耍,行軍上戰場,站好隊列什麼的有什麼用處!可是鹿歌卻很重視。

    他注意到鹿歌聽的時候,手輕輕的敲擊桌子,遇到不懂的,立刻相詢,問的很仔細。

    如同在申學宮課堂一樣,若是有紙筆,說不定鹿歌都會立刻記下來。

    「你懂的真多。」殷雄有些忸怩的誇讚道。

    他對公主了解不多,也不太想了解,可是今日,卻覺得好像很不一樣。

    兩人之間有些安靜。

    剛剛鹿歌在的時候,三人可以互相爭辯討論,說笑,此刻卻不知道說什麼。

    李伊仁今日也難得的放鬆,她這段時間很鑽牛角尖,總是沉浸在感情的崩潰和混亂之中。

    她覺得自己很可笑,甚至想,把殷華那些紅顏知己通通弄死一遍。

    可是又想到他的紅顏知己居然有那麼多,自己要統統弄死都很費勁,又覺得可笑起來。

    今日李神佑的哥哥過來,一起說話,仿若又回到了那年在國師殿一起下棋的場景。

    李伊仁很懷念,現在想起來,那時候可謂單純又幸福了。

    聽到殷雄的誇讚,她有點不好意思,她懂的那些都是皮毛,她自己說的都是顛三倒四,能用上的人才是厲害。

    所以李神佑她哥哥是真的厲害,自己上次也是隨口一提,想不到他記得那麼清楚。

    此刻好像是殷雄第一次正面誇自己,李伊仁反而有點害羞。

    「只是皮毛而已。」

    「皮毛已經很了不起了,很多女子只知道穿衣打扮,什麼都不懂。」殷雄很直白的抒發自己的敬佩之情。

    旁邊的嬤嬤和宮女都很高興,看主子終於和駙馬兩人看著親昵了一些,之前也好,很客氣,可是總覺得怪怪的。

    李伊仁被人誇讚也很開心。

    卻不想聽到殷雄繼續道:「以前二叔就誇過你,說你是難得聰慧的女子,思想見識都很奇特。」

    殷雄不知道為何,自己說完這句話,忽然現場一下子安靜了。

    公主伊仁明明剛剛好像心情還不錯,卻一下子臉嚴肅了。

    「我有點累,先回去休息了。」她轉身提著裙子快步的離去。

    留給殷雄的只是一個背影。

    ……

    第二日。

    本該是個平常的早朝。

    熙皇堅持要和皇后一同上朝,臣子們並沒有太大意見,一來是熙國本來規矩就有些亂。

    二來則是熙國皇上,在臣子眼中,大多還是吉祥物的作用,並無真正實權,現在多一個皇后,也無礙,只是多了一個更善心悅目的吉祥物。

    殷克州一開始也覺得無所謂。

    可是現在再看台上並肩同坐的二人,總覺得有些怪,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

    他沒有想到新皇后沒有因為那麼多進宮的女子和皇上鬧彆扭,原本在他想來,女子總是感性,很作的。

    賢惠如他的妻子沈姝在這一點上都格外難纏。

    卻沒有想到新皇后,面色如常,一點看不出委屈,只讓人覺得本該如此,就該如此。

    想到昨日屬下來彙報的情況,殷克州有點看不透皇后了。

    新皇后長的是真好看。

    若非他心中有更大的野心,都會想沉迷,甚至想自己若是晚生二十年。

    不僅是他,朝中也有一些臣子,對上朝越發的注意,穿衣打扮都比過去更隆重認真,還有人拐彎抹角的專門去找鹿將軍打聽,皇後娘娘的喜好。

    雖然不能怎麼樣,但是男子也可以為悅己者容。

    從鹿將軍那裡得知皇後娘娘喜好皮膚白一些,最好塗脂抹粉的男子,現在朝堂上,一陣陣濃濃的香粉味。

    有鼻炎的柳大人,上朝之後噴嚏不停,此刻只能用手絹捂著鼻子。

    神佑也聞到了濃香的味道,心裡真是日了狗了……蠻荒里連女子都不怎麼塗抹香粉,這熙國男兒居然這樣娘氣,實在無奈,看來以後要多多整頓,糾正這奇怪的審美之風,至少後宮里就先整頓起來,她都想打噴嚏了。

    還好胖噠不愛抹粉。

    乾乾淨淨的。

    就在柳大人打第二十七個噴嚏的時候,忽然朝堂外有急報。

    「荊國,十萬大軍,舉國南下,朝著,朝著申國去了。」

    ……

    一時間朝堂俱靜。

    良久才聽到一聲:「阿嚏。」

    還是柳大人實在忍不住了。

    在這樣的場景下,他實在不想打噴嚏,可是這是身體狀況,控制不住。

    整個朝堂都亂了。

    連殷克州都呆了許久。

    居然是荊皇親自御駕親征。

    此前一點徵兆都沒有。

    荊國怎麼會如此突然,做這些動作。

    在荊國的探子居然沒有消息發來,殷克州想,這一次,那些探子恐怕是全軍覆沒了。

    也覺得此前,收到的消息似是而非,恐怕是早在人眼皮子底下。

    殷克州此人非常驕傲,他覺得天下,能和他對的上的只有荊皇。

    就是此刻朝堂前坐著的熙皇和皇后神佑,在他眼中也只是兩個小輩,就算厲害一點,也最多是稍微出息一點的小輩。

    於他來說,看著小輩成長,還有很長的路,他並不放在心上。

    沒有人知道,他下了一盤多大的棋。

    他的心不僅僅在熙國在朝堂,在天下。

    他胸懷天下。

    所以他認真的研究過荊皇,越研究卻越覺得可怕。

    此人幾乎沒有弱點。

    以前薄后可能是弱點,小太子可能是弱點。

    可是薄后和太子都死了。

    荊皇居然這樣放心,把國家交給太子云。

    自己帶著大軍出戰。

    若是此次荊皇帶兵來熙國而不是申國呢?

    熙國能抵抗的了嗎?熙國能堅持多久?

    申國,申國能抵抗多久?

    申國號稱是天下第一大國。

    眾邦來朝,曾經熙國也是去朝拜的其中一個小國而已。

    「荊國大軍到哪了?」朝堂沉默的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開口問道。

    是皇后神佑。

    「啟稟皇後娘娘,荊國大軍已經出了荊國,看路線和行進的時間,此刻,此刻恐怕已經到了蠻荒。」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
    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