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517章 干涉後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517章 干涉後宮字體大小: A+
     

    腰上掛玉佩。

    是申國熙國流行的美。

    有錢人家還會掛兩個。

    走路的時候,玉佩相撞,發出清脆的聲響。

    玉極其昂貴,專門為聽這悅耳的響聲,而不考慮是否會碎,就是很有錢的人家才能這樣。

    殷雄很有錢,從小就不愁吃穿。

    婚後更不用愁,伊仁公主的嫁妝豐厚,而殷家家主看著還是最鍾愛這個小兒子。

    小兒子娶了公主之後,又成為了殷學士,極其清貴。

    而他大哥殷榮,仍舊每日忙碌,在各個店鋪里,盤賬,點算……

    殷雄腰上兩塊玉佩,行走的時候叮咚響。

    聲音很脆。

    然而沒有別人留意這個聲音,只有他自己聽到。

    周圍很多人,最前頭是他父親。

    今日他要跟著他父親一樣上朝,今後,他也是朝堂中的一份子。

    他有些緊張,緊張於第一次上朝,也緊張於他在朝堂上會見到神佑。

    他就這樣稀里糊塗成婚了,娶了別人成為妻子,成為了別人的丈夫。

    少時的夢,少年的執拗,都抗不過現實。

    他都不敢看神佑。

    百花宴里,他喝多了。

    都忘記是怎麼回家的。

    可是今日,他會見到神佑,他是臣子,她是皇后。

    環佩叮噹,都很華貴,可是他衣服里貼身戴著一個玉佩,一個少年朗,雕刻的栩栩如生。

    紅紅的繩子都褪色了,沒有摘過。

    從宮道走進朝堂,光線陡然變暗了一些,人也更肅穆。

    殷雄還是有點不適應這樣的氣氛。

    總覺得平日說說笑笑的人,這一刻都似乎變了。

    他的官服很好看,或者說他穿上官服很好看,俊美倜儻。

    衣領外頭戴著漂亮的玉珠子,顆顆正綠脆亮,照的他臉愈發白皙。

    前後的官員都對他很客氣,沒有因為他面孔新嫩而瞧不起他,畢竟他爹可是殷君。

    殷克州沒有注視自己的兒子,他今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官員都站好排好隊,帝后也終於出現了。

    兩人并行而來。

    穿著朝服的皇后,衣服是黑色的,秀紋是金色的。

    但是本該沉重的服飾,穿在神佑身上卻恰如其分的好看。

    顯得她面龐白皙,五官更加明朗。

    只是望去,就覺得神清氣爽。

    這幾日熙國朝堂是比較積極。

    有些臣子甚至覺得去上朝是一件愉快的事情,畢竟能看一看皇後娘娘的模樣,一天都覺得精神奕奕。

    皇後娘娘本來就貌美,再加上皇后的身份,簡直讓人有一種莫名的想法。

    用殷君的話來說,熙皇此刻就是小兒抱金過鬧市。

    殷雄痴痴的望著前方,壓根都沒有聽到旁人說話,只是旁人做什麼,他也跟著做。

    忽然間就見台上的熙皇,摔下了一個香爐,只聽得啪嗒一聲脆響,瓷片四分五裂。

    甚至有一塊漂亮的天青色的瓷片落到了他面前。

    上面的圖案正好是一隻小獸的眼睛。

    而他父親站在最前頭,昂首挺立。

    「皇上,您此舉不妥,為皇要養氣平心,心平氣和才能理智,方能處理國之大事,這次算是您失手打破的香爐,微臣就不多說什麼了,不過下不為例。」

    殷克州義正言辭的道,訓斥熙皇跟訓斥自己兒子一樣。

    殷雄站在不遠處都覺得頭頂涼涼的。

    熙皇面紅耳赤,因為剛剛殷君居然管到了他和佑哥的房事,說帝後分房睡,乃是於國不利,還要求廣納好女,為皇室開枝散葉,才是真正的孝順。

    「誰是好女,莫非殷君說的是你家昨日百花宴落水的沈明珠嗎?」好兔子急了也會咬人,況且熙皇不是兔子,對於昨日之事本來就反感,但是為了女子聲譽,沒有多說,可是此刻殷克州咄咄逼人,他忍不住反問道。

    殷克州卻絲毫不生氣,甚至展顏,笑道:「明珠昨日調皮,不過既然是落在皇上跟前,多虧皇上相助,微臣已經把她送進宮了。」

    熙皇瞪著眼,簡直不可思議:「你你你……」

    殷雄站在人群中,簡直以為自己在家中,父親在家中很兇,沒有想到在朝中也是如此。

    整個朝堂都是父親的聲音,再沒有其他聲響。

    而殷雄注意到了同窗鹿歌,也在隊伍里,表情冷靜的看著父親的背影。

    被鹿歌這樣直瞪瞪的盯著,總覺得不是很舒服,也不知道父親是否察覺,回頭看了一眼。

    父親沒有瞪鹿歌,卻是盯著自己瞪了一眼,把殷雄嚇一跳,趕緊縮回去。

    ……

    坐在胖噠身邊的神佑,看到咄咄逼人的殷克州,仿若看到當年白骨山山寨里的大當家。

    大當家向來是一言堂,他做的決定,沒有人可以反對。

    反對的人都簡單粗暴的殺了。

    殷克州的權利比大當家那時候大多了,他也比大當家厲害,反對的人不再是一刀殺了,卻有無數種比死更難受的方式。

    殷克州連自己家族裡內部的反對聲音,都能整到對方家破人亡,至今都還瘋瘋癲癲,那可是他們殷家的子侄和族老。

    對外就更不用說了,如今的桑麻縣,就是以前一個單獨的國家,是殷克州直接用計破國了。

    不用一兵一韌,卻死傷一個國。

    朝堂上,唯一能跟殷克州硬氣一點的就是同為君的李家家主,但是眼下,也是獨木難支,只能在言語上反對,真正事情上,卻沒有什麼作用。

    孟君一如既往的是應聲蟲。

    小時候以為大當家是最可怕的人,後來大當家死了。

    大家生活慢慢變好了。

    跟以前比天上地下,吃飽穿暖穿好,甚至地位也尊貴了。

    可是敵人更可怕了,殷克州能兵不血刃,敗一個國家。

    此刻朝堂上,他能指著熙皇的鼻子罵,而沒有人能跳出來說什麼。

    神佑感覺到胖噠牽著她的手在顫抖,抖的很厲害,卻無可奈何。

    她的手很熱,她重重的捏了一把胖噠,開口道:「殷君手伸的真長,先皇之訓,乃是由君子輔佐幼主,而不是像殷君這樣干涉皇上的後宮生活吧。臣妾是熙國的皇后,這些理應是臣妾分內事,還請殷君勿要逾越。」

    殷克州成為殷家家主,成為熙國君子之後,少有人敢這樣頂撞他。

    眼下,沒有太上皇太后在的朝堂,就兩個毛都沒有長齊的年輕男女,殷克州沒有放在眼裡。

    卻沒有想到這個長相貌美的皇后,上朝之後幾乎只是擺設,第一次說話居然是如此咄咄逼人,他還是第一次被人指責,一時間簡直有點懵。

    這時候李家家主李河山也站了出來道:「外臣干涉後宮乃大不敬,殷君,你此舉不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
    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