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459章 備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459章 備嫁字體大小: A+
     

    她每一次回到這片草原,都回不到過去。

    那時候,小木屋門前的一片草,就是她的天下。

    她手腳並用的爬。

    大黑載著她,搖搖晃晃,晃遍了整座白骨山。

    她會睡在馬背上,睡在陽光下,睡在草垛上,睡在小坡頂,睡在小泥坑裡。

    不管何時,睜開眼,都能看到哥哥的笑臉。

    額頭有汗水。

    後來,她在草原奔跑,橫衝直撞摔倒也不疼。

    草地似乎永遠都是軟的。

    夏日會開花,冬日能撿到翻身的蟲子,丟鍋里炸炸就很好吃。

    神佑睜開眼,死亡消失了,眼前一切都充滿生機。

    駝背老巴留在了京城,穿著體面的綢布衣裳,京城裡的文人書生見到他,都要恭敬的喊一聲巴爺。

    他愛喝酒,到了京城之後,卻極少喝。

    但是愛聽戲。

    喜歡到酒樓二樓,聽著戲,筷子輕輕敲打面前的瓷碗,發出清脆的聲響。

    他的仇報了。

    對一個朝中權臣家的管家來說,要報仇很容易,可是報了仇,他喜歡的女子,他的孩子,也活不過來。

    他只能聽著曾經腦海里反覆出現的那齣戲,回憶過往,面上露出溫柔之色。

    聽完戲,他就又回到了日常生活中,做他的大管家。

    駝背,卻很威風。

    ……

    神佑走到了草原上,馬群沸騰。

    照看馬的成了幾個小少年,差不多和當初的阿鹿一樣大。

    看少年的年紀,神佑想,大概都是被自己踹過的小孩。

    皮實的很。

    他們騎著馬,向空中飛躍,一匹一匹越過當年那木樁。

    陽光像一塊透明的布,從他們的笑臉中穿過。

    騎馬的少年當中,還有一個雙馬尾的小丫頭。

    小丫頭笑嘻嘻的,臉曬的黑黑的,牙很白。

    「佑佑姐……」

    「村長……」

    「佑哥……」

    「神佑……」

    「公主……」

    各種稱呼都有,好像來了很多人一樣,實際上就只有神佑。

    神佑騎著馬,在草原里和一群少年少女賽馬,遠遠的領先,仿若回到了孩童時候。

    她騎著馬繞到了當年的俘虜洞洞口。

    缺牙的老頭坐在洞口,像是一個雕塑一般。

    身上的破衣爛衫終於換了,換成了灰白的羊毛毯。

    看到神佑過來,他裂開嘴笑,抖了抖身上的毛毯,小心翼翼的捋著上頭的毛。

    俘虜洞,裡面還是橫七豎八,建造的像是宮殿一般。

    不是有多華麗,而是很寬敞,需要更多的推車進出。

    走到最裡面,能聽到轟鳴聲,轟隆隆的響。

    神佑走進去,才發現裡面人很多,每次來,都會發現這裡改變很大。

    最早只是建造一些農具,粗糙的武器,後來武器越發精良,還開始打造甲衣。

    可是眼前,卻讓神佑十分震驚。

    因為面前的深潭邊水流嘩啦啦的響,他們引了一條河進來。

    而最讓他震驚的不是那條河,而是河邊有一大塊平地,平地上豎立著一首巨大的輪船。

    不敢想象,在蠻荒草原的高山上,居然在建船。

    猛然間在山洞裡見到一艘大船已經夠奇怪了,可是這大船居然還是自己建造的。

    神佑有點蒙圈。

    「這是做什麼?」她問道。

    監工的是藍玉。

    戴著面具,如果不是姣好的身材,都看不出男女。

    「早在你離開的時候,郭先生就說要造船,小尋寄來了造船的書,山裡人我們一起研究。」藍玉的聲音在山洞裡有些輕。

    「現在還是用上了,你要去熙國,以後我們都可以乘船去找你。」聲音雖輕,卻也很豪邁。

    黑色的船在灰暗的山洞中,燭火照明,照出的影子像巨獸一般。

    到了山上之後,神佑一直沒有提要離開的事情,也沒有人提起,卻不想,會看到這一幕。

    甚至所有人都在為她做準備。

    她沒有離去,只是走到更遠的地方,去看風景,跟她去申城上學一樣。

    回想起來,因為她去申城上學,蠻荒的大部分產業就都轉移到了申城去。

    而現在,她要去熙國了,蠻荒居然開始學會造船,準備跟隨她南下。

    一時間只覺得胸腔滿滿的,裝滿了感動,說不出,像是要從眼中溢出一樣,一下子眼睛就紅了。

    藍玉看著面前的女孩,像是年少乾淨的自己。

    有一點恍然,也有一點驕傲。

    「不要怕,你是真正的公主,你有一個王國,你到哪裡,我們都會跟著到哪裡,都會在你身邊,這裡是你的家,你隨時可以回。姨姨很高興,我們阿佑終於長大要嫁人了,郭先生說了,那個小胖子,說他人挺好……」藍玉說到這裡,也說不下去了。

    她極少說話,嗓音一直不太通透,一口氣說很長很長了,但是接下來的話卻不知道要如何說了。

    郭先生說,熙國新皇,身體可能也不好,熙國新皇雖然是皇,但是實際沒有什麼權力,熙國權柄最重的是殷家,殷家的權勢已經超過了皇室。

    臣強主弱,神佑嫁過去,面臨的情況很複雜。

    可是他們藍家的女子沒有退縮的。

    藍玉抱了抱神佑。

    神佑撲在了藍姨的身上,乾爽的味道,讓人踏實安心。

    很久了神佑才開口,略有鼻音。

    「姨姨,放心,我長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知道如何照顧好自己,你和母后在山中安好,我就覺得很好了,神佑。」神佑最後兩個字,才發現自己的名字,實際上充滿了愛。

    連神都保佑。

    在姨姨的陪同下,神佑離開了俘虜洞,卻沒有立刻回到村中。

    而是路過了一個山洞。

    這個山洞和別處不同,與其說是洞,不如說是一個裝載東西的大桶。

    上面進東西,下邊有個小出口。

    「這是之前你哥哥就安排的,放糧食的地方,現在裡頭的糧食放了一半多了,雖然都是粗糧糙糧,但是萬一遇到天災,我們還是能撐一段時間,你若是去熙國,一定也要注重存糧,小尋寫信來了,這個年景看著不太好,說不清。」

    神佑點了點頭。

    她之前整日沒心沒肺的幾乎,完全沒有想這些。

    聽著姨姨的交代,好像自己又長大成熟了一些。

    遠嫁,終於是擺在了面前。

    她真的要嫁人了。

    雖然嫁的對象,她都認識,可是恍然間,就覺得有些不安起來。

    為了她遠嫁,所有人都在做準備,只有她,才發現,自己有些沒有準備好。

    出了糧洞,回到了村中,村裡,人聲鼎沸,很是熱鬧。

    忙碌了一下午的阿鹿睡了過去了,在胡大夫那,睡的很沉。

    神佑去看望了哥哥。

    不過只要她去找阿鹿,老嬤嬤要麼會自己跟著,要麼會打發其他人跟著,這會子,作為宮女的瞿柒被打發過來。

    瞿柒沒有進屋,她現在見李神佑和鹿大哥都有點怪怪的,只是在門口坐著。

    像是個漂亮的小丫鬟。

    神佑坐在哥哥的床邊,撐著下巴,有點苦惱。

    哥哥都這樣了,不應該跟著自己去熙國了。

    可是哥哥一定會跟去的,若是自己偷偷跑去,哥哥會氣死的。

    胡大夫在門口曬葯,把葯翻了一遍,看到門口的丫頭,眉頭皺了皺了,進屋看到守著床的神佑,開口道:「放心,雖然傷到心,奇迹的沒死,以後也沒事的,倒是你,身子骨有點涼,以後子嗣有礙,得看看。」

    門口靠著的瞿柒,瞪大了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