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443章 申皇?的告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443章 申皇?的告別字體大小: A+
     

    春日遲遲不來。

    荊國大軍南下的消息卻來了。

    大臣們已經把兩個公主出嫁的依仗都準備好了。

    申皇實在不舍女兒伊仁出嫁,又給伊仁賜了封地江南油城。

    江南油城富饒,蠻荒是完全不能比的。

    雖然佔地小,但是每年交稅都比蠻荒還多,收入自然也是比蠻荒多的。

    公主雖然出嫁不能把封地帶走,但是卻可以享受封地的收入。

    眾臣子也因為要準備公主聯姻的事情,一時間把立太子的事情往後拖了拖。

    申皇瑥這幾日做什麼都沒有心思。

    小昭后又受了風寒,申皇只覺得焦頭爛額。

    唯一想起來寧靜的時候,居然是在洛妃那裡吃的那頓平常的飯菜。

    那是唯一的時候,能安安靜靜的吃一頓飯的時候,什麼都不想。

    真到了眼前,申皇才發現,自己內心實際也是很不舍神佑的。

    雖然平日反覆強調,她不在跟前,她從小就在外,適應能力很強。

    可是腦海里還是會想起來,那日,她在朝堂,舉著刀,對著她自己,眼中含淚的模樣。

    那樣倔強的孩子,總是很容易吃虧。

    像自己多。

    而伊仁像阿昭多一些,圓滑一些。

    那個蠻荒長大的孩子,就像蠻荒一樣,又硬又臭,卻也像蠻荒一樣,美的不像人間之境。

    眾人都在忙碌的時候,申皇瑥獨自一人,走著走著,就走到了公主殿。

    聽到裡頭熱鬧的聲音,無數人在收拾,好像行軍打仗一般。

    申皇瑥愣了愣,沒有進去。

    他忽然很想知道,神佑在做什麼。

    他又走到了神佑殿。

    跟伊仁公主殿的熱鬧收拾不同,神佑殿這裡,冷冷清清,似乎一點聲響都沒有。

    不像是要離開。

    或者像是從來沒有來過一樣。

    申皇一步一步走進去。

    很好奇,自己那個才回來,就被自己送走去聯姻的女兒在做什麼?

    她可有怨恨?

    自己也給她賜予了很多珠寶,很多衣物。

    可是此刻,神佑殿很安靜。

    他走進去。

    陽光明媚。

    有一個少女,扎著利索的書生馬尾,穿著紅裙。

    紅裙裙擺上鳳凰飛翔,但是被她隨意的打了個結,別到了腰上。

    露出了腳下的馬靴。

    她提著一個桶。

    居然在幹活。

    申皇瑥有點好奇,這些活他只見到宮女做過,沒有想到宮裡的主子要幹活。

    依稀想起來,洛妃似乎也愛幹活。

    自己種點東西,自己餵魚。

    可是明日她要出嫁,今日她還在幹活。

    她把桶里的不知道什麼東西,倒在了長道兩邊的小樹根下。

    申皇走近,聞到一股臭味。

    他皺起了臉,勉強的沒有用手捂鼻子。

    卻是一見面,就臉色不好。

    「你在幹什麼?你可知道,你是公主,為何做這些下人才做的事情,你這樣去聯姻,也會丟申國的臉。」申皇瑥義正言辭的說教道。

    實際上他不是來說教的。

    可是一見面,就忍不住。

    說完,瞬間有些後悔。

    「我不是公主,世人眼中,我只是一個用來聯姻的女子。我在給這些樹苗施肥,在他們年幼時照顧他們,才能讓他們更好的成長,才能長成蒼天大樹。」神佑認真的道,並沒有停止動作。

    兩人一塊的時候,神佑甚至沒有給申皇行禮。

    申皇並不在乎,可是一聽她的話就更氣了,總覺得她在說自己。

    想解釋,又覺得無從解釋。

    看著她一顆一顆的給樹施肥,明明是做的宮女下人做的事情,卻也容貌好看,行為自尊,一點不覺得卑微,又有些驕傲,不愧是自己的孩子,公主永遠是公主。

    可是那施肥,也確實是臭。

    想到她明日就要離開,申皇忍了又忍,開口道:「你這樣不行,父皇雖然沒有教過你一日,可是也知道,嫁人和在家不一樣,況且你是嫁入皇家,說起來,也不算虧欠你,只是你嫁的遠一些,畢竟你也是嫁過去為後的,你這樣硬邦邦的脾氣,就算長的再好,也不成,將來遲早要吃虧的,就算對方許諾只娶一后,可是天高父皇也遠,熙國又很亂,到時候誰說的清楚,女子不能一味強硬,要恭順,這一點,你要跟你妹妹學學。」

    其實他本來想說洛妃的,洛妃容顏絕色,可是那性子,實在不算好,明明以洛妃的樣子,可以為後宮之首的,可是她愣是讓自己拿她沒辦法,宮裡人都是看人下菜的,自己稍微疏遠一些,幾次沒去,宮裡人就會知道怎麼做事了。

    天下哪個皇宮都一樣。

    甚至說起來,熙國的禮儀崩壞的厲害,恐怕更糟糕。

    神佑從小,就沒有人教她這個。

    就算是洛姨,也沒有這樣說。

    哥哥們更不會這麼說她。

    聽到申皇瑥,自己的親爹開口這麼說,神佑只覺得又氣又難過。

    他從來沒有教自己,第一次教自己,卻是要讓自己隱忍伏低。

    蠻荒就沒有這樣性子的人,她也不是這樣的人。

    她把瓢往桶里一丟,立刻裡面的奇奇怪怪的水就濺出來了,直接濺到了申皇瑥身上,嚇的他跳的老遠。

    「你,你,你不可理喻。」申皇看著自己龍袍上可疑的水漬,臉都氣歪了。

    「父皇未教過兒臣一日,第一次教導兒臣,要恭順,兒臣從小在蠻荒長大,什麼都學了,就沒有學這兩個字,在蠻荒,要與天斗,與地斗,與獸斗,與荊國大軍斗,我們斗天斗地,寧死不屈,才活下來,若是談恭順二字,您現在連兒臣的屍骨都找不著了。」

    神佑氣呼呼的道。

    雖然她知道申皇說的有幾分道理,可是真的很氣。

    申皇看著那木桶邊的少女,容顏瀲灧,出落的越發的美,儘管在骯髒的木桶邊,卻讓人覺得渾身乾淨通透。

    只覺得又羞愧又不舍。

    終究是沒有再說什麼。

    可是走前,還是給了神佑一個玉佩。

    「你出生前,父皇給你準備的,一直沒有給你。」申皇丟過去玉佩,狼狽的離開。

    神佑拿著那有些古樸的龍鳳交纏的玉佩,站在幼小的梧桐樹林面前,淚流滿面。

    龍鳳玉佩上刻著四個大字——神佑天下。

    陽光下閃爍著劇烈的光。

    梧桐樹光禿禿的,樹枝頂上,好像藏著嫩芽,快要破殼而出。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
    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