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438章 灰原鎮的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438章 灰原鎮的夜字體大小: A+
     

    灰原鎮沒有宮殿。

    最大的屋子也不是縣衙,而是當地一個富商。

    於是熙皇希就住在富商家裡。

    富商因為最富,房子蓋的最高,最美,被那些荊軍一來就衝過來,第一時間衝擊。

    無人倖免。

    富商一家連帶狗都被屠殺乾淨了。

    荊國士兵很餓,很需要一場勝利。

    他們要吃飯,要吃飽。

    這場勝利,不是如外頭傳言那樣,是熙國布置的陷阱,最後反敗為勝。

    哪裡有什麼陷阱,如果真是陷阱,那麼誘餌是灰原鎮的無數百姓。

    甚至是熙國的新皇,熙國最大家族的唯一的嫡子,熙國唯一的公主。

    這樣的誘餌,誰都放不起。

    這是一場艱苦絕卓的戰爭。

    沒有僥倖,沒有運氣。

    富商家裡,屋子裡還有血跡,可是此刻,也顧不上這些了。

    屋子裡的屍首已經清理了,勉強可以住人,已經是灰原鎮難得的地方了。

    荊軍退兵了,失敗了,但是熙國的軍隊也沒有贏,死傷的人更多。

    死一個荊國人,至少就有死三個,甚至四個,五個熙國人。

    荊國人是那樣強壯,那樣不怕死,他們像猛獸一樣,面對長矛和大刀,眼睛都不眨一下,他們直直的前沖,直到殺死你。

    這是熙皇胖噠第一次直面戰場。

    現在儘管他是坐在椅子上的,他也覺得腿軟,手還抑制不住的顫抖。

    他沒有想到,戰爭是這樣的。

    他也沒有明白,為何要打仗。

    這樣一場戰爭下來,雙方都死了無數人,最後得到了什麼?

    他雖然是御駕親征,實際沒有上到真正的戰場里。

    可是他就是在背後,也被那飛過來的半個身子,怒睜著眼的荊國人給嚇到了。

    那個荊國人,身上有很多傷。

    頭髮很長,頭上的髮帶很舊。

    他身上血很多,一直流,一直噴,像是流不完一般,他的眼睛始終睜大大的,永不瞑目。

    殷雄比熙皇胖噠好一些。

    可是也好不到哪裡去。

    公主霏更是嚇的嘴唇都紫了,坐在那,一整天都沒有開口說話,像是傻掉一般。

    但是熙皇沒有力氣去安慰她。

    霏公主很是添亂了一把,因為她掙扎著想看熱鬧,結果身邊的兩個親兵為了保護她,擋住不讓她上前,直接被飛過來的長矛射死了。

    那長矛從後腦穿過親兵的眼睛。

    那帶著眼珠的矛尖尖差一點點就刺刀了公主霏的臉上。

    那時候她才消停了。

    她驚恐的看到對面那個騎在馬背上,朝她蔑笑的荊國人,穿著破抹布一樣的衣服,很是年輕,也很是可怕,如同噩夢一般。

    她僵在那裡的時候,那馬背上的人又是丟過來一把大刀,把她的另外一個親兵腦袋給砍下來一半,塌拉著。

    公主霏直接暈倒了,到現在還是一句話不說,只是傻坐著。

    「第一次知道戰爭,是在蠻荒,那也是我第一次見到神佑,我第一次出門,跟著我二叔,來到了蠻荒,看到了草原,還有小馬駒,還有蠻荒的集市,那時候的蠻荒沒有現在的繁華,很是原始,但是那個集市很是熱鬧,我在集市上不小心和二叔走散了,是神佑救的我,我就是那時候認識的神佑,她還以為我是小女孩。」

    胖噠聽的很認真,心裡卻很鬱悶,原來你早知道佑哥是女孩了,居然都不說。

    「我和她一起下棋,還打賭,輸的人給贏的人當馬騎。」殷雄回憶起來,臉上有笑容。

    看著呆傻的公主霏此刻驚訝的抬頭看一眼自己血緣上的親兄弟,一臉無語,你這樣,怎麼能抱得美人歸,哪裡有跟姑娘打賭,輸了當馬騎的,萬一對方輸了,你騎還是不騎,她有些憐憫的看了一眼殷雄,覺得他這輩子如果不靠他爹,是很難找到媳婦的。

    「當然,是我輸了。可是我卻沒有應許我的承諾,我二叔匆忙把我帶走了,因為荊軍攻打蠻荒,我甚至沒有來得及去跟神佑說一聲,我以為那一次就會是永別了,我很害怕,腦海里每日都會記起來神佑的模樣。」

    胖噠聽了良久才嘆一口氣道:「難怪佑哥和鹿哥他們總覺得和我們不一樣,經歷過那樣的戰爭,整個人都會不一樣吧。」

    是啊,經歷過這樣一場戰爭,所有人都會不一樣。

    這是鮮血和戰矛的洗禮,殘酷又直白。

    霏公主也扭捏了一下道:「那也沒有什麼,我們不是贏了嗎?」

    熙皇胖噠搖了搖頭道:「你不明白,我們這場勝利,是舉國之力,熙國皇宮出動了戰舟,而殷雄家也出動了殷家的佣軍,集齊全力,才勉強而勝利,荊軍死一千人,我們的將士要死四五千人,加上死去的百姓,就有上萬人了。」

    「而那時候,蠻荒,真的只是一個蠻荒,只有蠻荒裡面的部落,幾乎都被屠殺乾淨,現在你去蠻荒草原里刨土,還能刨出當年荊軍殺死的年幼的屍骨,申國朝廷,一兵一卒都沒有出,全靠死戰,那時候神佑他們才多大,也還是半大孩童,就要跟著隊伍,一起去拼殺,不是像我們這樣,在親兵背後觀望。」殷雄補充道。

    那時候他萬分後悔,所以也格外關心這場戰爭。

    「那後來呢?後來蠻荒怎麼還在?」霏公主以前並不關心這些事,現在卻有些好奇,按說如果這樣的話,荊軍那麼可怕,蠻荒根本不可能留存。

    就像是平水城,據說連渣渣都沒有了,已經消失了。

    「後來,是荊國薄后懷孕,荊皇要普天同慶,所以退兵了。」熙皇胖噠回答道,這個歷史,他母后也有詳細和他說過。

    公主霏沉默了許久,卻忽然說道:「荊皇真是個痴情人……」

    熙皇胖噠怒視自己的姐姐,不明白這樣的場景,她怎麼會冒出這樣一句話,痴情人難道就是好人嗎?

    殷雄沒有說話,也沒有看霏公主,他很是疲憊,居然在椅子上睡著了。

    熙皇胖噠讓人送霏公主去睡覺,殷雄推上床去睡。

    他也累壞了,和衣而眠。

    就和殷雄在一張床上,也沒有太講究。

    畢竟在申學宮生舍的時候,他也這樣一起擠過的。

    很快胖噠就打起了呼嚕,睡的十分的沉。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