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436章 偏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436章 偏執字體大小: A+
     

    朝堂燭火通明。

    暈倒的探子被抬下去了。

    也沒有抬遠,太醫就在附近候著診治,希望他能馬上醒過來,萬一還有重要的消息沒有說呢。

    小公主伊仁,在眾臣眼中都是一個十分有才氣的女子。

    申國好文,尚文。

    會作詩的公主,更是大多數人的偶像。

    平常一個官員能作出其中一首詩,足夠名垂千史,官運亨通了,可是公主卻做出了無數首詩,每一首都是精品。

    而公主還是一個平日並不愛詩文的人。

    也沒有見她閱讀很多書。

    真的是天生聰慧,申國的天命之人。

    眾臣子對伊仁公主還是尊敬的,當然尊敬她的詩才。

    在其他方面,公主伊仁在眾人眼中並沒有什麼特別。

    公主伊仁很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總是有一些奇思妙想,據說在後宮裡都一直折騰。

    總歸是小女子。

    反倒是新封的神佑公主,給他們一個絕對深刻的印象。

    甚至想起來就有點膽顫,不敢造次。

    那個女子的威嚴甚至強過申皇。

    申皇上次要打葉御史,還是遠遠的砸東西,砸了兩回才砸上,而神佑公主是直接用腳踹,還理直氣壯,有禮有節。

    真正是讓這些臣子耳目一新,心驚膽寒。

    而公主伊仁雖然給人感覺作詩不錯,但是作的都是一些風花雪月的詩歌,為人也溫和有禮。

    沒有想到今日一上來,居然這樣咄咄逼人的問了一句。

    那些臉上還有著官場規矩的基本微笑的官員,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而另外一些人,則是為她這句「唇亡齒寒」形容的忍不住想拍案叫絕。

    四個字就說出了當今申國的狀態。

    若是繼續幸災樂禍,熙國被滅了,申國還能獨活嗎?

    「食君之祿,為君分憂,父皇,兒臣願意和姐姐一同遠赴熙國,熙國殷家權重,若是兒臣願意嫁給殷家幼子,至於其他的條件安排,希望諸君能理出個方案,申國已經有兩個和親公主,希望不要再有第三個,諸卿的女兒們,也捨不得遠嫁吧。」李伊仁面露嘲諷的道。

    她昨夜沉思了一夜。

    最終想出了這個決定,那就是和李神佑一起去聯姻。

    李神佑對自己母后明顯不放心,可是她也不願意李神佑傷害了自己的母后,也不願意聽從母后的意願,成為申國的皇,和所有人反目成仇,最好的辦法就是離開,帶著李神佑一起離開。

    上一輩的事情讓上一輩人自己解決。

    李伊仁背了很多詩,可是她覺得這次最爽快。

    雖然沒有作詩。

    但是很爽。

    難怪李神佑是那個性子,這樣做事真的很爽。

    她還是想要去熙國,想要當面問一問殷華,那年說的,要一起看天下河山的話還算數嗎?

    若是不算數,為何要說。

    若是真的無情,為何你不成婚。

    從這一點上,李伊仁確實有點像小昭后,十分執拗。

    只是小昭后更隱忍,而伊仁完全忍不了。

    申皇瑥面容冷峻。

    唇亡齒寒,四個字,敲進了他的心裡。

    講真,他是整個朝堂里最害怕最膽小的人。

    申國若是亡了,他是第一個要亡的人,那些臣子說不定改換門帘,又是肱骨重臣。

    沒有想到,灰原鎮也被破了。

    荊國是真的瘋了。

    他很想拒絕。

    就像上一次在御書房后的花園裡一樣,理直氣壯的拒絕。

    可是他居然開不了口。

    他的手緊緊的抓著龍椅,抓的他覺得手臂發麻生疼。

    就這樣,他也還是開不了口拒絕。

    荊軍讓他恐懼。

    他就知道,他當不了皇上,他根本不是當皇上的料。

    為何要讓他承受這些。

    親自把兩個孩子送人。

    一個沒有養在身邊,送走也就算了,可是伊仁是他從小帶到大的,他真正付出感情的孩子。

    此刻看著她,站在朝堂之中。

    亭亭玉立。

    申皇瑥眼睛有點微紅,卻依舊開口道:「准奏。」

    李伊仁離開了朝堂。

    後背有點濕。

    她走的很筆直。

    冬施一直跟著她。

    一直到遠離了朝堂,轉進了後宮,冬施才忍不住開口道:「公主,皇後娘娘希望您能嫁給熙國的新皇,您這樣做的話,皇後娘娘會生氣的。」

    李伊仁搖了搖頭。

    她母后不是希望她嫁給熙國新皇,而是希望她稱王。

    總之母后是不會開心的。

    見公主搖頭不說話,冬施忍了一會,又小心翼翼的問道:「公主您是喜歡神佑公主嗎?」

    「當然沒有,我如何會喜歡她,沒禮儀,粗俗,又傻,又一根筋。」

    「那您為何要和她一同去熙國?」

    「只是我自己想去罷了,算了,跟你說這麼多你也不明白。」李伊仁不想和冬施解釋,雖然兩人幾乎是相伴著長大,畢竟是作為主僕,還不至於到談心的感覺。

    ……

    後宮里,昭和宮,小昭后收到消息的時候,正在鳳園賞花。

    小昭后最近興緻很好,時常會自己來剪花。

    她拿著一把小花剪,輕輕的把那搖曳的菊花剪下來。

    菊花直接掉地上,她不彎腰撿,會剪完一圈再讓人全部撿起來。

    當然偶爾路過,也會不小心被她踩爛。

    不過剪掉的菊花,看起來一片狼藉。

    聽到手下來彙報公主伊仁的事情。

    小昭後面容平靜。

    良久才道:「仁兒從小愛出風頭,事事爭先,沒有想到嫁人的事情也要爭先。」

    鳳園的人,自然沒有人能回答皇後娘娘的話。

    小昭后忽然把花剪一丟,轉身離開了鳳園。

    面容平靜,心中卻是已經極其惱怒了。

    她身邊有自己用的人,也有一部分是荊皇的人。

    荊皇讓她不要輕舉亂動,她這次的計劃,只能用自己的人。

    可是女兒伊仁居然跑來添亂。

    小昭后很是生氣。

    這樣的話,她的計劃就更複雜了一些。

    啞女阿榮給皇後娘娘的腦袋按了許久,還是突然被小昭后一巴掌拍開了,她沒有防備,整個人向後倒,撞出了一頭血,居然直接暈了過去。

    小昭後站起來看了一眼,只覺得晦氣。

    讓人把阿榮抬出去。

    ……

    不太寬敞的屋子裡,阿榮睜開眼。

    她是皇後娘娘跟前最親近的人了。

    所以有單獨的屋子。

    她頭有點疼,腫起來一個大包。

    整個人還是有點糊塗。

    最近小昭后的脾氣越來越大,越發的變化無常。

    而她也越發害怕。

    當年明知道小昭后要殺皇後娘娘,她不敢動手。

    後來她也確實發現,自己還好沒有動手。

    她這麼久才發現,小昭后居然是個善武的女子。

    誰能想到,深宮裡的小昭后居然會武。

    她若是有一點端倪,恐怕早就屍首異處了。

    可是這一次,小昭后要殺皇後娘娘的女兒。

    阿榮心中還是害怕。

    她整日處在害怕的情緒當中,又不能言語,已經有點瘋魔了的感覺。

    只是沒有人關心一個小宮女的情緒。

    她望著房門,沉沉的發獃。

    她想做一件事,她必須要做這件事。

    她有點古怪的突然坐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