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423章 賀貴人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423章 賀貴人之死字體大小: A+
     

    夜幕降臨。

    申國皇宮很寧靜。

    一盞一盞燈籠亮起。

    整個後宮明亮的如同白日一般。

    哪怕是角落,也沒有陰暗之處。

    這就是那次羲和宮著火之後,申皇做出的應對。

    免得宮裡再哪裡因為太黑,而出什麼事故。

    明亮一些,隱私總歸少一些。

    小昭后心情很不好。

    公主伊仁從昭和宮離開的時候,頭髮還是濕漉漉的,冬日濕著頭髮吹風,是極其不好的事情。

    這時候醫術又很落後,有人就因為這樣,一場風寒就去了。

    當然小公主沒有得風寒,但是順和宮裡的瘋子賀貴人,卻不好了。

    據說是著涼了,得了風寒,太醫也束手無策。

    這這個燈光明亮的冬夜,賀貴人突然安靜了下來。

    有人通知了盧妃。

    儘管冬夜寒涼,盧妃還是過去了。

    抱著小皇子李南國。

    李南國生的粉雕玉琢,很是可愛。

    嘴唇紅嘟嘟的,被照顧的很好。

    冬夜要出門,也不害怕,看到什麼都笑嘻嘻的。

    胖胖的藕節一般的手指時不時還會戳一戳盧妃的臉蛋。

    盧妃只覺得又心疼,又安慰。

    順和宮是一座普通的院子。

    不算冷宮,但是離冷宮也夠近了。

    宮裡的冷宮就是離申皇足夠遠。

    離的太遠,自然就冷了。

    賀貴人生了皇子有功,但是她又是一個瘋子,怕她衝撞了別人,所以只好放在順和宮。

    盧妃其實不應該這樣趁著夜風而來,哪怕有宮女通報。

    因為按照局勢來說,也許盧妃是最希望賀貴人死的人,那麼賀貴人死去的話,盧妃的嫌疑很大。

    可是不知道為何,這個大家族培養的女子,行為並不像她本該的樣子。

    盧家人長的好看,從她的兄長盧生浩,到二哥盧生香,容貌都極好。

    到她這裡自是不差。

    而且書香門第,從小用書本,用富貴,用世家底蘊堆起來的女子,那儀態也是很美的。

    關鍵盧妃還年紀小。

    她是宮中目前受寵的女子中,年紀最小的一位。

    這是她的天然優勢。

    她可以做的事情很多。

    可是她什麼都沒有做,做的也是不應該做的。

    或許,那首《愛蓮說》,真的太美。

    美的讓盧妃不願意背棄那蓮,甚至懵懵懂懂間,真的把自己當成蓮。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那是她嚮往的人生啊。

    盧妃抱著小皇子到順和宮,賀貴人靠在床上,看著不瘋不癲,很是清醒的模樣。

    不過盧妃已經知道,這是迴光返照之症,這個女子太恐懼,已經把自己折騰死了。

    看她的表情還好,也沒有要發瘋的徵兆,盧妃抱著孩子靠近了她,當然身邊宮女婆子也趕緊跟上。

    以防萬一,還是力大的婆子。

    萬一賀貴人臨死都要發瘋,總要有人制住她。

    盧妃是想做坦坦蕩蕩的蓮,又不是白痴。

    問心無愧就好。

    她抱著李南國,李南國被教養的很不錯,並不怕生,也不怕人,看什麼都好奇,虎頭虎腦的。

    不過體型還是略瘦的。

    倒是正常,有的孩子體型就是瘦小一些。

    看他胖乎乎的小手,就知道,他在盧妃的照顧下,吃喝肯定是不錯的。

    賀貴人看到盧妃,又看到盧妃懷裡抱著的孩子,眼神里很滿足。

    看到盧妃抱著孩子過來,她卻開口道:「別過來,我有時候是假瘋,有時候是真瘋,我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你能讓我看一眼,我感覺就極好了。」

    盧妃看著她眼神的期盼,還是走上前,把李南國放到了床邊。

    而賀貴人立刻別過臉,生怕自己得風寒會傳染。

    而盧妃並沒有擔心,因為她知道,賀貴人得的不是風寒。

    若是因為風寒之症死去,現在早就在咳血了,整個人都不能看了。

    賀貴人的風寒,是別人需要她死去的理由。

    她只是中毒了。

    「那日你不該出現,也不該說小昭后的。」盧妃開口道。

    「那日我不懂,我是真瘋著,我還以為我是剛剛進宮的貴人,想去找機會見皇上的。」都要死了,賀貴人也不怕丟臉,開口道。

    「那你是真的瘋的厲害,連皇上都認錯了。」盧妃抱著想亂爬的小皇子,小皇子沒有得爬,但是還是很調皮,伸手抓住了床上賀貴人的腰帶。

    粉粉的腰帶,抓在他手裡,晃啊晃。

    「我雖瘋的厲害,可是當時,就覺得她才是皇上,她身上似乎有光,亮的刺目。到看到小昭后,我才清醒過來。」賀貴人聲音嬌弱的道。

    「謝謝你帶他來見我,我足夠了,他被教的很好,你教的比我好。」這樣說著,眼神在望著那孩子,卻依舊不肯抬起手碰一下孩子。

    不是抬不起手,因為她甚至抬手,把額前的頭髮別到了耳後,好讓自己的臉乾淨一些。

    「他很乖,身體也不錯,你不要擔憂。」

    「我不擔心,反正擔心也沒有用,如果可以,你不要讓他知道我,他還小,肯定不記得,以後也不會知道,讓他當您的孩子吧。」賀貴人開口道。

    盧妃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她身邊的姑姑,催了她。

    要走了。

    因為賀貴人臉色已經很難看起來,小巧的臉如同一塊死肉一樣,塌下去,顯然是油盡燈枯了。

    盧妃抱起了孩子,孩子的手抓著那腰帶,有點緊,輕輕的扯了扯,才鬆開。

    盧妃把李南國抱在懷裡,不讓他看身後的場景,站起來轉身離去。

    身後,剛剛在說話的賀貴人,嘴角溢出了血,腦袋耷拉在脖子上,終於,不用再擔驚受怕了,她死了。

    不是被火燒死,而是被毒死的。

    不那麼疼。

    被抱著懷裡的小皇子李南國,玩耍了一會,就睡著了。

    呼吸的很平穩,身體努力的朝盧妃身上拱了拱。

    宮女給盧妃身上披上了大襒,把孩子暖暖的蓋住,密不透風。

    寒夜前行,一路明燈。

    一個小小的貴人,死去,在宮裡,並沒有掀起什麼大浪,風寒每年都會死很多人的。

    後宮甚至都沒有什麼人討論這事。

    因為有一件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佔領了平水城的荊國將軍枯木長居,帶著他的手下,離開了平水城。

    那個城,空蕩蕩的,不說人,連草都沒有了,徹底成了死城。

    只有一條河,河水依舊緩慢流淌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
    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