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420章 一顆斷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420章 一顆斷樹字體大小: A+
     

    冬日的樹枝很硬。

    要折斷,也不容易。

    尤其是年輕漂亮女子的秀白小手。

    申皇瑥第一時間,先去看李伊仁的手。

    見她的手果然被堅硬的樹枝枝條戳紅了。

    申皇抓過她的手。

    輕輕的吹了吹。

    如同幼時,李伊仁走路還走不穩,搖搖擺擺跑向申皇,然後不小心在他面前摔倒。

    申皇焦急的把她抱起來,問她有沒有摔疼,看到她撐在地上的手,有點磨破了,輕輕的吹了又吹。

    雖然沒有用。

    可是那是父母下意識的第一個舉動。

    有點小心翼翼,有點溫柔,有點擔憂。

    李伊仁也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一點點長大,融入了這裡。

    她是唯一的公主,她不需要宮斗,她擁有一切。

    那時候申皇還是個偉岸的男子,面帶笑容,溫潤也英俊。

    現在,申皇已經有了老態,然後抓著她的手的動作還是如初,還是一樣傻,吹吹手,不會好。

    ……

    昨夜忽然有閃電。

    荊國聖廟門口的一顆大樹,斷了。

    被閃電劈斷。

    今日清晨,就已經來了無數信眾。

    荊國冬日很冷。

    貧家總是竭盡所能的把家中衣物往身上裹。

    所以申國的人總是嘲笑荊國人,連穿衣都穿不清楚,總是如同破麻袋一樣,掛在身上。

    也成了申國人瞧不起荊國人的一個理由。

    虔誠的信眾會直接自己帶一塊布,當然不是人工織布,這樣的布很貴也不耐用。

    他們帶的布一般是動物整個的一張皮毛,很耐操。

    撲在地上,整個人在布上跪地撲倒,把全身心都供奉給戰神。

    五體投地。

    那塊布,在膝蓋和手的位置,都會很快被磨出一個一個的小坑。

    油油滑滑的。

    冬日,有一個大和尚,卻像是絲毫不畏嚴寒,身上裹著一件紅色的厚袍子。

    一邊的胳膊膀子卻薄薄的露在外頭。

    手裡拿著一根黝黑的鐵棍。

    站在那,如同門神一般。

    雖然凶神惡煞的樣子,但是眼神卻很溫和。

    路過的信眾都會下意識的拜他一下。

    都知道他是寺廟裡的大師,卻不知道為何等在門口,在等什麼人?

    昨夜下過一場大雨。

    地面有點濕潤。

    不說荊國向來乾燥,應該很快,地面就會幹了。

    信眾們並不在乎地面的冰涼,推著各自的布,一點一點的往前。

    遠遠的望去,一片花花綠綠,場面十分宏大。

    那寺廟門口那顆斷裂的樹,原本就是一顆枯樹。

    上面掛滿了信眾供奉的絲綢布條。

    樹下常年燒著酥油燈。

    已經把這顆枯樹熏出了神的味道。

    今晨,突然看到它斷裂,嚇壞了很多人。

    若是別處的樹被閃電雷鳴給劈斷了,就斷了,可是這棵樹在聖廟跟前,於是就多了很多不一樣的意義。

    信眾虔誠。

    虔誠有時候,並不全是好。

    利用的不好,就成了愚昧。

    於是這一顆斷樹,使得荊皇都不得不出宮。

    荊皇心底並不信奉這些。

    可以說他對神毫無畏懼,可用就是神,不可用只是一把泥。

    但是百姓信。

    而且信奉神的百姓和官員,更好統治。

    所以荊皇在大方向上,也是表現的是一個虔誠的信眾。

    雖然他嗜殺,但是並不是蠢,也不是濫殺。

    早朝之後,他就來了。

    因為早朝上,底下的官員,已經有三個人說了這件事。

    荊皇還是決定來看看。

    荊皇應該是很喜歡皇子云。

    出門肯定會帶著皇子云。

    跟薄后,還有太子死去那段時間不同,那段時間的荊皇,人人都害怕。

    年輕的官員見到荊皇都會發抖,打擺子。

    可是有了皇子云之後,荊皇慢慢的變了。

    沒有薄后在世的時候那種激動和暴怒。

    也沒有太子在的時候,那種對全世界冷漠,只對一個孩子溫柔的專註。

    此刻的荊皇,看著就很正常。

    會生氣也會微笑,嚴肅,也有溫和。

    他的車攆到來。

    信眾們自動的分開。

    看著嚴肅的荊皇,自動的朝拜。

    而且是行五體大禮。

    在他們眼中,荊皇和戰神是一個級別的,荊皇就是人間的戰神。

    荊皇只是掃了一眼他們,他們就激動的久久不抬頭,全身心的朝拜祈禱。

    萬眾皆拜。

    荊皇走在前頭,皇子云走在他身邊稍後。

    荊皇望著廟宇門口站著的大和尚。

    笑道:「他是你師兄吧,很不錯,感覺和申國那個鹿五一樣,他應該去軍伍,而不是在廟宇里。」

    皇子云搖頭道:「大師兄是真正的和尚,他不像我,他心中有佛。」

    兩人走著,就走到了那顆斷樹之下。

    荊皇只是看一眼,就知道了緣由。

    這本來就是一顆死樹,樹上掛了那麼多東西,再加上樹下時時刻刻的燈熏火燎的,就算沒有昨夜那雷,也恐怕會在哪一天倒下的。

    只是冬日有雷的氣候,真的不太好。

    以往有這樣的記錄的話,來年恐怕收成會很差。

    上一次冬日打雷,還是十來年前了。

    那一年有凍災,整個荊國都飢荒,混亂,而他的兄長也被人從皇位上拉了下來。

    荊皇面容嚴肅陷入了回憶。

    信眾們自動理解為他們的皇,悲憫天人。

    又是一陣朝拜。

    把身體放的更低了。

    看完斷木,荊皇和皇子云在大和尚阿八的帶領下,進了聖廟。

    聖廟大門緩緩的關上了。

    外頭的信眾仍舊虔誠的朝拜,並沒有因為荊皇離開,而起來。

    寺廟裡,也是有信眾的。

    這些信眾是經過嚴格的考驗。

    成為了聖廟的信徒,也算是半個和尚了。

    他們拋棄妻子,離開父母家人,虔誠的在廟裡修行。

    每日辛苦的點燈,朝拜,念經。

    看到荊皇和皇子前來,他們也依舊低調做事。

    他們已經把自己奉獻給戰神了,他們是戰神的僕人。

    走過長長的長廊,酥油燈一路燃燒。

    廟宇裡面的味道更濃厚。

    伴隨著一路被燃燒熏黑的華麗的畫,顯得整個廟都神聖。

    「你師父他身體好嗎?」荊皇看了一眼那些信眾,並沒有說什麼,而是轉頭問大和尚。

    大和尚點頭道:「師父他身體很好,只是不願意出來了。」

    荊皇看了一眼這大和尚,眼神純真明亮,真不敢相信,這最像是戰神的和尚,心底卻是住著一個孩子。

    他那死去的孩子,恐怕都比他心機多。

    荊皇見他面有遲疑,顯然有話說,溫和的開口道:「你想說什麼,但說無妨。」

    大和尚開口道:「唔觀您面容凄苦,已經經歷了人間千帆,覺得您很合適出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
    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