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403章 申學宮之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凰后 - 第403章 申學宮之殤字體大小: A+
     

    申國第一學宮是申學宮。

    申學宮多年來一直鼎立申國。

    而次於申學宮的是國學監,北上宮。

    國學監是朝廷出資辦的,按說應該凌駕於申學宮之上,可是卻一直沒有辦起來。

    主要裡面沒有什麼著名的學生,若是真有聞名天下的,自然會想辦法去申學宮。

    而北上宮本來是一個朝廷大員的家學,後來因為辦的不錯,變成了族學,後來又擴大為宮學。

    北上宮的名聲雖然不如申學宮,但是比國學監好一些。

    一些實在考不上申學宮的學子,也願意去北上宮碰碰運氣。

    北上宮教的不錯,但是一直屈居老二。

    北上宮出來的學生,入朝為官的也很多。

    更多的是成為各大官員的幕僚和家臣了。

    畢竟天下,再也沒有哪一所學宮,能教出鹿尋這樣的少年天才,能霸榜科舉一甲,能教出別國皇帝,將軍。

    天才鹿尋,熙國新皇,把申學宮推上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更別說探花榜眼都是申學宮學子了。

    而現在荊國學子枯木春,荊國將軍枯木長居的長子,已經娶了荊國虎將之女朝虎貝為妻的枯木春,卻把申學宮放在了一個岌岌可危的位置。

    申學宮太高了。

    太明亮了。

    他像一個圓潤的光球。

    或者說像是會散發出光芒的太陽。

    太陽照亮人間,人間對他只有感激,因為觸摸不到,而不敢抱怨。

    申學宮照亮了人間,如人間的太陽。

    因為還在人間,一些人就想試試能不能把它推倒,推下來。

    畢竟就算是太陽,也不能照亮所有陰暗的角落。

    申學宮此刻,就像是山尖上的一顆明亮的球。

    只要輕輕一推,就可以滾落下來了。

    很多人在歡呼,在喊叫,在等待,想看這個奇觀,一定很美很壯闊。

    申學宮裡,一些先生離開了,很多學生離開了。

    這些離開的學生,回去之後,很是羞愧。

    羞愧之餘,又很擔心。

    擔心申學宮若是沒事,自己這樣的舉動真的是不忠不義,十分丟臉。

    所以,申學宮必須要出事。

    越來越多奏章,如雪片一樣飛到了皇宮。

    「申和二年,申學宮利用權職之便,收取胡家相送錢財八千兩白銀。」

    「申和六年,申學宮搶佔農家吳某田地。」

    「申和六年,陳學監濫用職權,討好宮中貴人,送貴人親屬上申學宮。」

    「申和六年,申學宮祭酒花大筆錢財給慕顏樓姬女柳氏,成為柳氏榻上之賓。」

    「申和七年,申學宮鞠學正收受學生家長紋銀六百兩,上好揚水硯台一尊。」

    「申和七年,申學宮李先生教授熙國皇子唐希治國之道。」

    「申和九年,申學宮學監送荊國學子枯木春離開,贈送申國兵法典籍,申國城防建造典籍。」

    「……」

    「……」

    得到消息的百姓們很是不可思議,可是那麼多奏章,加起來有幾十份了,那申學宮必然是有罪,若是無罪,別人最多編造幾條誣告,可是這是幾十條證據,加起來有四十八條了。

    游祭酒也看到了那四十八條證據,悵然一笑。

    不願意辯駁。

    胡家送的八千兩,當年是胡家想送子弟來上學,申學宮沒有答應,把錢退回,後來胡家摸不過面子,留了一點零頭,捐助學生吃食。

    搶佔農家吳某田地,更是無稽之談,申學宮願意花了大價錢買下來的。

    但是吳某不願意要錢,硬要他們一個先生的字畫。

    後來只好給了字畫,那吳某把那字畫轉手一賣,賣出了幾倍的價格。

    可是後來那田地成為申學宮的地盤,地價飛漲,吳某又眼紅不願意,想要再生事端。

    ……

    為了湊夠四十八條罪狀,甚至連課堂的內容都寫出來了,實在沒有東西可湊。

    游祭酒總不能挨個說,他們沒有教過這個課。

    百姓只會說,肯定有罪,那麼多條罪狀,不算全部,也肯定有大半,總不可能人人都誣陷你吧。

    平水城被荊國大軍攻打,申國朝廷商量了許久,直到平水城破城,都沒有動靜。

    可是申學宮被參,申國朝廷幾乎是一夜之間就收羅了四十多條板上釘釘的罪證,立刻要給申學宮治罪。

    效率不可謂不快。

    聖旨下到了申學宮。

    用金粉描邊的聖旨,書寫的文字,更是用金粉沾著墨汁,帶著暗金色。

    陽光下,那聖旨如同一個天空飛來的寶物一般。

    內容難得的並不多,也不繁雜。

    很是清楚。

    下令申學宮整改其錯誤,退回收受的錢財田地,勒令其不準再開那些課,上交兵法城防相關的書籍,不準外流,不準再招收外國學生,削去游祭酒,陳學監,鞠學正幾人的職務,解為白丁,終身不可為官,不可教學誤人子弟,整改期間,學生不準上課,自行回家,若是還留下來,視為同罪,終身不得科考。

    游祭酒沒有接聖旨。

    他笑著說臣無罪。

    最終的結果就是更多的奏章飛到了宮中。

    除了之前那些證據,又加上更詳細的其他證據,還有申學宮大逆不道,有謀反不臣之心的奏章也來了。

    其中寫的最為嚴酷又精彩的就是葉御史的《論申學宮誤國說》。

    葉御史文筆很好,精彩又犀利。

    讀他的文章郎朗上口不說,還會讓人覺得痛快,當浮一大白。

    他年紀不長,卻能居御史之首,幾次出錯,都沒有跌落下來。

    實在和他犀利的言語分不開。

    《申學宮誤國說》

    先是從前朝典故說起,再列舉申學宮的罪狀,再分析當今天下三國的形態,最後得出,申學宮才是阻擾申國壯大的根本原因。

    人人棄武從文,文人地位被申學宮無限拔高,卻於國無用。

    曾經的申學宮是以國為中心,如今卻是凌駕國家之上,被陰險小人利用。

    居心叵測。

    培養敵國人才,用我國之強大裝點敵國之虛弱,使得敵國越強,我國越弱。

    長久以往,申國之大國地位將不復存在。

    ……

    清晨。

    昨夜下了一場雪。

    朝臣們呵著白煙,早早起床洗漱。

    打扮精良,然後坐著各家的車馬朝皇宮駛去。

    可是當他們下車之後,看到了朝堂跟前,有白茫茫一片人。

    是的。

    白茫茫的一片人。

    白日下雪的話,極少能成雪。

    夜雪的話,白日看到就能看到白茫茫一片。

    而眼前是一片人。

    很沉默。

    這些人是申學宮的學子。

    他們半夜就下山了。

    一直坐在朝堂門口。

    都說文人造反,十年不成。

    可是很讓人討厭。

    就像此刻。

    盧相看到人群中居然還有自家那不成器的小兒子,簡直當場就要跳起來。

    而徐太君家,一大早就被奴僕叫醒,說是小主子忽然不見了。

    徐家表妹,問她徐家寶去哪裡了,卻只是哭,不應聲。

    柳堂官看到人群中頭頂白雪的兒子,長嘆了一口氣,他眼底黑青,顯然昨夜沒有睡好,和兒子吵了一架,沒有想到今晨,在這裡看見他兒子。

    而宗正卿家的隆大人,一路走,一路罵:「逆子,逆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
    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