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82章 為自己提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382章 為自己提親字體大小: A+
     

    陽光照在少年的臉上。

    短髮上戴著漂亮的發冠。

    發冠上鑲嵌著漂亮的寶石。

    陽光照耀。

    寶石散發著五彩的光芒。

    然而這光芒都不如少年的眼睛閃耀。

    少年的左眼,比寶石更璀璨。

    他今天打扮的很認真。

    比平日認真許多。

    看著一堆華麗的衣服,皇子云有點懷念當和尚的時候。

    那時候不需要苦惱挑哪一件衣服。

    因為哪一件都一樣。

    都是一個顏色的和尚袍。

    唯一的區別就是舊一點的和尚袍,和更舊一點的和尚袍。

    可是現在,他有琳琅滿目的衣服。

    他卻不知道穿什麼了。

    伺候皇子云的小太監,很驚訝。

    不知道皇子云是突然有什麼毛病了,穿著中衣,獃獃的坐在床上,頭上卻戴好了頭冠。

    還是一個很精巧,很多寶石的。

    陽光都進來了。

    已經有些晚了。

    小太監小心翼翼的問道:「要不選寶藍這件,這件是熙國最新進來的衣服,顏色很是鮮艷,很襯膚色。」

    皇子云認真的看了看,又搖了搖頭。

    「太亮了,還是這件吧。」他指著角落一件濃粉的袍子。

    小太監自然不敢有異議。

    連忙給主子穿上。

    穿完還要誇一句:「還是主子的眼光好,這件袍子您穿更顯得年少英俊。」

    小和尚原本看著穿衣鏡覺得挺滿意了,濃粉接近他以前穿的灰色袍子,顏色又亮一些。

    可是聽到小太監說的年少英俊。

    他又覺得不自在。

    今日荊皇設宴,宴請鹿尋,還有鹿五,神佑的兩個哥哥,自己還是要看起來穩重一些好。

    所以他又讓小太監給他換上了寶藍的那件。

    剛剛小太監不知道自己那句話說錯了,這次誇讚的時候,更小心翼翼。

    盡量不和剛剛的重複。

    「主子您穿寶藍色的袍子很穩重。」

    果然,皇子云沒有打算再換了。

    小太監心想,主子最近喜歡人誇他穩重,切記,不能再說他年少了。

    荊皇今日等了許久。

    平日都沒有等那麼久。

    自己這個侄子,還是很勤奮的,從來沒有一些少年人的毛病。

    今日不知道為何,難道睡遲了。

    等到看到特意換了一身新衣來的皇子云。

    寶藍的袍子,漂亮的頭冠,乾淨嶄新的鞋。

    荊皇都有一個錯覺,好像看到當年的自己,自己去見阿薄的時候,就是這幅模樣。

    連衣擺都會注意,有沒有褶皺。

    自己侄子這是開竅了?

    臉色還是很蒼白。

    但是頭髮梳的很整齊。

    短短的頭髮很飄逸。

    發冠也極其好看。

    整個人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萬一真的開竅了……荊皇忽然有點心虛,不敢看自己的侄子的眼睛,擺出一副和平時一樣的冷漠臉。

    「來了?」

    「來了。」

    皇子云乖乖的站在荊皇身邊。

    兩人一塊等待的時間並不長。

    穿成這樣皇子云略微有點彆扭。

    荊皇穿的自是明黃的袍子,上面龍騰飛躍,張牙舞爪的。

    但是荊皇本人,卻很瘦。

    跟他登基的時候比起來,簡直是瘦了只剩下一半的體重了。

    只是因為他是荊皇,很少人觀察注意這個,只是覺得荊皇氣勢越發威嚴了。

    那些朝廷新進的小官,據說有被荊皇瞪一眼,就嚇哭的。

    荊皇也不想自己今天會嚇到那個申國學子。

    雖然收到了各方面的情報,應該不至於。

    不過他還是收斂了一些,除了穿了應有的禮服,身上還是比較隨意。

    相比起來,皇子云倒是隆重了許多。

    荊皇得知申國人談話喜歡在酒桌上進行。

    所以這一次會面,特意安排的是在餐桌上進行的。

    也算是很屈就了。

    畢竟他花力氣請來一個人,不是來仇視荊國的,是真的想讓對方來治水的。

    雖然荊皇鄙視大多數的申國文人。

    但是對他們其中一些人,還是很敬重的。

    比如申學宮裡的一些人。

    像那個曾經的蠻荒的縣令。

    每一次攻打申國,會有無數可憐可悲的膽小書生,但是也總會湧現出一些讓他都心驚的寧死不屈的申國文人。

    荊皇希望,今天見的少年,不要是那種人,否則還是有些麻煩。

    當然也只是有一些而已。

    ……

    陽光照在長長厚厚的桌子上。

    木紋很深刻,光照下,泛出了金黃色的光。

    這是在申國很貴重的一種木料。

    因為顏色泛金黃。

    而黃色又象徵皇家的帝王之尊。

    所以無論是高官還是百姓,都很推崇這樣的木料。

    像眼前這樣一塊完整又寬大的,在申國絕對會被拿去精雕細琢,然後千金難求。

    可是在荊國,這就是一張粗獷的桌板。

    桌腳更簡單。

    是一個大樹樁,剖成兩半,一邊放一個。

    穩穩的支撐著桌板。

    這是一張有年代感歷史感的桌子,所以雖然簡單,可是表面也非常光滑,裹滿了歲月的包漿。

    此刻,荊皇就在這張桌子面前,招待申國來的客人。

    也可以說鹿尋算是荊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有封地的貴族大夫。

    飯菜做的很家常。

    雖然桌子很長,根本坐不滿。

    可是菜也沒有鋪滿。

    最中間是一盆白水煮的羊肉,裡面應該放了香料,冒著白煙,散發著濃濃的香氣。

    小五是專屬食肉,對這香氣很適應。

    而阿尋略微有點水土不服。

    感覺荊國地勢更高,卻又有點潮濕,很不舒服的感覺。

    對滿滿香料的羊肉,也覺得有些膻味。

    不過兩人今天也不是專門來吃肉的。

    他們今天收到了消息。

    因為小五帶隊裡面的人就是原本白骨山哨隊的,也是阿鹿特意安排的,用來傳遞緊急消息。

    沒有想到,他們這邊到了荊國,那邊荊國卻在屠殺平水城。

    雖然說平日平水城和蠻荒的人井水不犯河水,關係也並不融洽,可是都是申國的國土。

    皇子云要見神佑的哥哥們,有些緊張,尤其是他還想開口說一些事的時候。

    不過他注意到今日尋哥和五哥表情都不太好,他有些心虛,以為是自己的緣故。

    他不希望叔父以後再做小動作,那天他想了整整一夜,明確了自己的心意。

    明確心意,就要去做。

    他從來不是一個猶豫的人。

    所以今日,趁著叔父,和神佑哥哥們都在,十七想為自己提親,正式的提親。

    所以他略微緊張。

    他覺得今天是個嚴肅的日子。

    所以他穿的也很嚴肅,希望自己成熟穩重一些。

    只是現在的氣氛似乎太嚴肅了。

    鍋里的羊肉咕嘟咕嘟的煮。

    可是居然沒有一個人說話。

    連荊皇都是很沉默。

    十七咳嗽了一聲,見到所有人都注視了過來。

    他還是緊張,不知道怎麼說,於是拿著筷子,

    給他叔父夾了一塊羊肋條,又給阿尋夾了一截山藥,再給小五夾了一塊羊腿。

    他自己換了一雙筷子,給自己夾了一片青菜。

    「我想娶神佑可以嗎?」皇子云夾好了菜,放下筷子,慎重的開口問道。

    ……

    PS:端午安康,抱歉更新晚了,為了補償,今天晚上會在gongzhonghao更新皇子云也就是和尚十七在大軍前伸出手和神佑見面的人設圖。喵。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
    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