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77章 從前有一個小木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377章 從前有一個小木屋字體大小: A+
     

    這一天。

    陽光明媚。

    禮部安排的接見熙國使臣的地方,非常的華麗恢弘。

    這是禮部官員向來的手段。

    對他國的使臣要展現申國的大國風範。

    尤其是有錢的熙國使臣。

    這個接見使臣的宮殿年年都修繕,大樑上的雕花顏色嬌艷欲滴。

    很是華麗。

    陽光也很好。

    恰當角度的能照進來。

    但是裡面還是很多燭火。

    很是明亮。

    不過申皇在聽到熙國使臣這個滿面皺紋的老頭說的話的時候,本來還是漫不經心的喝茶的。

    雖然是一副接見的架勢,其實應該叫做會面,會客。

    所以有茶水點心。

    申皇打心眼底里瞧不起熙國人,瞧不起荊國人。

    所以自然有這樣的做派。

    可是聽到這話,他手上的杯子居然沒有拿穩,哐當一聲落地。

    茶水濺起來,濺到了他身邊小昭后的裙擺上。

    小昭后穿著十分大氣的寶藍色,沒有紅色艷麗,但是很襯膚色,顯得她人皮膚極其的白。

    寶藍色裙擺上秀的鳳凰,也很栩栩如生。

    那茶水濺上去之後,很快就多了一串水漬。

    鮮明的印出一串點點。

    小昭后眉頭都沒有皺一下,臉依舊很白。

    坐在她身邊的申皇,若是稍微仔細一點,其實是可以發現,他的皇后,眼角下蓋了多厚的粉,才壓下去那黑眼圈。

    而坐在不遠不近的位置的洛妃,在聽到熙國使臣的話的時候,愣了愣。

    旁邊的小皇子卻是面容嚴肅的僵坐在那,不知道在想什麼。

    申皇摔了杯子。

    而洛妃站了起來,大聲的道:「我不同意,小女神佑只是普通女子,並不適合嫁入皇家。」

    其他妃子一臉驚訝。

    不明白為何洛妃會拒絕。

    她的養女當皇后,是多大的榮耀啊。

    她不會是腦子抽了吧。

    眾人還以為是來求取小公主的,卻沒有想到是洛妃的養女。

    這邊小昭后立刻接道:「無妨,既然是洛妃的養女,也賜予一個郡主身份好了,皇上您說呢?」

    小昭后溫柔的看著申皇。

    申皇還有點恍惚,沒有想到才知道那個少年的真正身份,他還沒有接受,就又收到了求娶的要求。

    申皇覺得很憤怒。

    非常憤怒。

    這時候小昭后捏了捏他的手,溫和的道:「我們先叫神佑回來,接受賜封,不管是嫁給誰,之後再說。」

    「對,先讓她回宮……」申皇一下子回過神來。

    ……

    蠻荒的風很大。

    下雪了。

    因為風大,雪被吹的斜斜的。

    現在的白骨山上,一大早,再沒有那個打拳的少年,也聽不到風雪中拳聲噗噗的響。

    再也沒有那個晚上總抱著書不睡覺,早上總是起不來的少年,太陽很高了,還是睡眼朦朧,他臭美的愛梳頭,頭髮發梢永遠很平齊,像是剪過一般。

    神佑換回了女裝,因為蠻荒和申城如今通信十分發達。

    尤其是關於神佑的事情,阿鹿都會第一時間知道的。

    沒有想到神佑是女孩的身份居然是小公主說了出來。

    那神佑也沒有隱瞞的必要了。

    不過神佑許久沒有穿女裝,實際有點不習慣。

    但是如今山上的呢絨作坊已經很成熟,到了山上才發現,已經一間大屋子的作坊,現在幾乎像是佔了半個草原。

    而整個蠻荒養的羊,剪下來的羊毛都在給呢絨作坊供給,因為需求量大,蠻荒的都不夠用,還要向周圍收購羊毛,連周圍的一部分荊國人都開始轉行放牧,來賣羊毛了。

    除了大批量生產一些物美價廉的呢絨布,他們也會做一些料子特別好,特別精緻的衣裙。

    也會往外賣一些。

    白骨山那些女子死而後生之後,有一部分再嫁了,也有一部分堅持獨戶,把所有的心思都投入了做事上。

    無論是練兵,造武器,還是呢絨布作坊,還是教孩子讀書識字,每個人都找准自己的位置,認真做事。

    所以神佑身上的衣裙很美。

    一點不比申城那些成衣店的差。

    因為申城的那些成衣店,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從他們呢絨作坊里拿的貨。

    而神佑穿的自然是最新的。

    冬日。

    斜風細雪。

    穿著一身淡藍邊的白裙子。

    藍色很淺,但是很柔和。

    寬寬的在裙擺和腰帶處都有點綴。

    使得穿裙子的女子顯得很柔軟。

    裙擺設計的還是層層疊疊的,和男子的袍子不同的是,女子的腰帶都系的略緊一些,更顯腰身。

    頸脖那裡扣的比較高,脖子可以蓋住一半。

    再搭配外頭的藍邊的披風,可以完全擋住那風雪灌進來。

    神佑一大早就起來了,如今她和娘親藍后住在一起。

    哥哥住在隔壁,老國師還在他原來的屋子。

    一大早神佑就起來了,穿戴好,不知不覺又走到了小時候住的小木屋跟前。

    曾經覺得很大很大的屋子,是她和哥哥的全部,現在看,其實就是一個小木屋,茅草頂,還是加蓋過的,但是真的很小。

    多幾個人走進去,就覺得擁擠。

    她一個人在小木屋裡,坐著,抱著腿。

    稍微有些涼。

    雖然外頭的風雪被門擋住了,但是屋子還是很涼。

    畢竟這單薄的小木屋,也包不住多少暖和。

    牆上,還有當年哥哥用土糊縫隙的塊塊,只是有些掉下來了,有些還在。

    阿鹿一大早忙完事情,結果發現妹妹不見了,找了一圈,發現小木屋門虛掩著。

    他推門進去。

    就看到了坐在木屋草垛上的妹妹。

    有些嚇一跳。

    「不開心嗎?」

    阿鹿也在草剁上坐下來。

    現在這裡不住人了,偶爾給人休息。

    兩人並列坐著,抱著腿,望著那小小的窗。

    一個小方框。

    曾經,無數個夜晚,阿鹿都看著那個小窗口,聽著妹妹的呼吸聲入眠。

    妹妹從那麼那麼小,連頭都不會抬的一個小奶娃,到現在,已經亭亭玉立的少女。

    好像過的好快,太快了。

    阿鹿總覺得自己似乎還是錯過了很多。

    就像那晚看到妹妹衣袍上的佛結和血跡。

    妹妹懵懵懂懂的說不知道何時弄的,阿鹿卻有些不安。

    總覺得不對,所以第二天一早就帶著妹妹離開了。

    神佑歪著腦袋枕在了哥哥的肩膀上。

    阿鹿轉頭,看到妹妹的臉龐,近在眼前。

    感覺到柔軟的肌膚,靠在了自己的肩上,阿鹿整個人都僵硬了身體,還是那樣坐著。

    「哥哥,你說,接下來,我該去哪?」

    輕輕的頭髮,碰到了阿鹿的頸脖的感覺,有些癢。

    阿鹿強忍著不轉頭,問道:「你想去哪?」

    「我有點想洛姨了,好像很久沒有被她捏耳朵,有點耳朵癢。」神佑坐直了拍了拍自己的耳朵。

    聽到那啪啪的響聲,阿鹿抓住了神佑的手。

    「冬日不要隨便拍耳朵,耳朵都要拍掉了。」

    柔膩的手握在他的掌心,他覺得渾身更僵硬了,然而他還是鬆開了妹妹的手。

    裝作平日一樣。

    心跳的很快。

    還是那個小木屋,這是他們兩人的家。

    他是哥哥,她是妹妹。

    阿鹿伸手揉了揉神佑的腦袋,站起來,推門,站在門口迎著外頭的風雪道:「走吧,你想去哪,哥哥都陪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
    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