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68章 送君千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368章 送君千里字體大小: A+
     

    城牆頂上有株茅草。

    去年春日它還是一顆小種子,被吹到了頂上一個小凹槽里。

    就一點點的凹槽,半截手指都沒有的深度。

    只是因為錢財不夠,又是蠻荒百姓自己修的城牆,頂上沒有磨平,坑坑窪窪的,不是很美觀,結實是很結實。

    那顆種子第二日遇到了露水,第三日遇上了下雨。

    然後就靠著那一點點濕意紮根了。

    一點點的抽枝發芽,歷經千辛萬苦,暴晒暴風,最終終於長出來了。

    然而還是一株茅草。

    很普通的茅草。

    整個蠻荒數都數不清這樣的茅草到底有多少。

    唯一特別一點的就是它生長的地方比別的草高。

    曬的太陽比別的草多,吹的風比別的草大,雨敲擊的它也更疼。

    不管如何,它活下來了,它本身長的並不高,矮矮的一小株。

    然後和其他草一樣,在秋冬來臨的時候漸漸的黃了。

    枯萎了。

    但是並沒有死亡。

    這株茅草又結出了種子,有一部分被風帶走了,也有一部分就落在城牆上下。

    來年,有可能就不是它一株茅草了,它肯定就有伴了,不那麼孤單。

    守城的護衛,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黃茅草,不願意離開。

    因為他不敢看城牆下哭泣的少年。

    女子哭,會讓人覺得婉約哀傷憐惜。

    有時候也會讓人生厭。

    可是男子哭,就讓人感覺五味陳雜。

    世間無論是詩句還是歌詞,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

    男子是不能哭的。

    哪怕最孬的那種男人,娶不起妾,都不能哭。

    可是眼下,哭的是天下第一年少的欽差,公認的天才少年鹿尋,公認學識最豐富的少年。

    他抱著他的兄長嚎啕大哭。

    因為他要離開了。

    少年脊背挺直,哭聲卻很嗚咽。

    守城的侍衛只覺得那哭聲,比天上的黑鴉還可怕。

    哭到他心裡去。

    讓他也想哭。

    他不敢看那少年,只能死死的盯著城牆上的茅草。

    而一路相送,送到了城牆下的重知府,長長的嘆一口氣。

    是啊,怎麼能不哭。

    此去荊國,可能是永別。

    他是為官之人,知道葉御史寫的那份制敵國疏,縱然是找到好的借口,把鹿尋送給荊國,換取荊國大軍的退兵和荊國的禮物。

    可是也是給鹿尋頭上懸了一把刀,葉御史的奏章已經名滿天下了,荊國人自然也會看到。

    對於這樣一個申國派來消耗他們的天才少年,他們隨時可以一刀殺了。

    泄憤也好,讓申國少了一個人才也好。

    總之,鹿尋這一走,結果是人人都知道的。

    尤其那些官場老油子。

    一個個雖然贊同了葉御史的奏章,可是也沒有大肆的誇獎,因為大家都心知肚明。

    所以大家看到鹿尋哭,並沒有嘲笑。

    反而是覺得這個少年真的很有勇氣。

    然而再有勇氣,也還只是少年,所以哭了。

    這一日,大概所有看過這一幕的人,都不會忘記吧。

    不知道有沒有少年人會覺得屈辱。

    堂堂申國居然要靠送一個讀書人給荊國去換取暫時的和平?

    說的時候一句話。

    可是看見的時候,卻完全不同。

    這樣的少年,本該拿著書本,和女子彈彈琴,聊聊詩,論個古今,眼神再有點曖昧風流。

    而不是在這大風吹的城牆腳下哭。

    「踢踏踢踏!。」

    忽有馬聲,很響的馬聲,蓋過了鹿尋的哭聲。

    眾人不免回頭。

    於是就看到了一個奇怪的畫面。

    有一匹馬,一匹黑色的馬,正往這邊趕。

    但是蠻荒最常見的就是馬了,運氣好,還能碰見野馬群,雖然肯定是抓不住的。

    可是這匹黑色的馬讓眾人震驚,是因為馬背上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感覺像是一隻駱駝一般,這匹黑色的大馬駝了滿滿一背的東西,那東西太多,摞的高高的,以至於馬背上的人都看不見了。

    應該是有人的吧,不然馬怎麼會知道往哪跑。

    聽到馬聲,鹿尋都停止了哭。

    因為能發出這樣響,這樣沉重聲音的馬,蠻荒里應該很少。

    而白骨山上也只有一匹這樣的馬。

    鹿尋抬起頭,於是看到了大黑。

    也看到了大黑身上背著的誇張的東西。

    一個箱子一個箱子的往上落,搖搖晃晃。

    可憐的堂堂一匹馬王,此刻像一頭騾子一般。

    神佑就在那一大堆東西中間。

    馬到了城牆下,才停下。

    神佑跳下馬。

    一眼就看到哭的眼睛紅紅的少年,大聲的喊道:「尋哥,我不准你走,我不准你哭。」

    ……

    說不準別人哭的少女。

    哭的比誰都厲害。

    她把馬背上的箱子一個一個的搬下來。

    裡面裝滿了各種吃的。

    各種細碎的生活用品。

    她忙忙碌碌的準備到現在才趕來。

    她想,萬一趕不上,她就追上去。

    所以忙忙碌碌里還有她自己的行李。

    她捨不得尋哥五哥走。

    還連告別都沒有一聲。

    神佑搬著東西,一樣一樣的如數都搬到了尋哥的馬車上。

    最後把自己也放到了馬車上。

    雖然紅著眼,可是卻很豪氣的道:「尋哥,五哥,我再送你們一程吧,順便可以看看,荊國大軍長什麼樣!」

    ……

    再次出發。

    隊伍里多了一人。

    少了很多人。

    重知府一行人,送到了城門,就止步了。

    神佑堅決要再送一送哥哥們。

    阿鹿也沒有反對。

    他的胸前還是有點濕漉漉的。

    讓他沒有冷下心來拒絕妹妹的請求。

    是啊,如果前路很危險,自己如何能讓阿尋去涉險。

    他們是一起長大的,不管身份如何改變。

    不過這一次,因為隊伍里多了神佑,好像變得不那麼視死如歸了。

    實際本來,阿尋也覺得沒有那麼可怕。

    可是真的離別了,那種哀傷還是免不了。

    尤其是面對不了神佑,所以他決定偷跑。

    這會子看到神佑居然來追自己,還帶了這麼多好吃的東西。

    阿尋覺得圓滿了。

    甚至覺得去荊國也不是很可怕的事情,甚至感覺像是去郊遊一樣。

    前方,荊國大軍,嚴陣以待。

    看著那不多的一行人,緩慢前來。

    大軍最前方,坐鎮的,居然不是朝慕爾將軍。

    朝慕爾將軍只是微微的坐在了左側。

    朝慕爾將軍後頭筆直的站著阿塔爾。

    而坐在最正中的是一個少年面孔,衣著十分華麗的男子。

    他頭戴寶冠,很是莊嚴。

    不過那發冠下跑出一縷短短的頭髮,讓他那張嚴肅的臉,莫名的有些俏皮的感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