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67章 城下大哭的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367章 城下大哭的少年字體大小: A+
     

    天沒亮。

    阿尋就下山了。

    小五和阿鹿也一塊起來了。

    路過妹妹的屋子,阿尋很想走進去看看,然而只是在門口駐足了一會,還是快步走了。

    坐的是鐵梯下山。

    窄窄的小木方格里。

    阿尋看著黑漆漆的夜。

    天亮前,總是尤其的黑。

    此刻,連天邊總懸挂的那顆星辰也隱藏不見了。

    阿尋的臉有點嚴肅,嘴唇抿的緊緊的。

    他不耐煩早起。

    可是從昨日看到那鹽湖的時候,阿尋就想,他要離開了。

    他若是繼續在這裡,荊國肯定不死心,申國朝堂那些人也不會死心。

    而神佑又發現了鹽湖,對蠻荒人來說是極好的一件事,可是也是極其危險的一件事。

    他若是離開,至少可以轉移了眾人的注意力。

    最重要的是,他本來就覺得要離開。

    可是一直捨不得。

    捨不得妹妹神佑,捨不得鹿哥,捨不得大家所有人。

    平日山上沒有存在感的看門老頭,自謂冷漠的阿尋居然都會覺得親切。

    因為太不舍,擔心妹妹難過。

    阿尋選擇直接離開。

    他不想和妹妹告別,擔心她哭鼻子。

    更擔心自己哭鼻子。

    夜空中,鐵梯嘎吱嘎吱的聲響,尤其大聲。

    小五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沉默,哈哈的道:「不要這麼嚴肅,又不是不回來,等尋哥治好水,我們再回來,倒是我們這樣偷偷跑了,妹妹起來一定會生氣的。」

    鹿歌也覺得,阿尋應該和妹妹告別一下再走。

    可是這個聰慧無比的書獃子弟弟,對這件事卻很堅決。

    從來不愛早起的他,破天荒,天不亮就起了。

    鹿家三兄弟,趕著馬車,從白骨村去冥河州。

    好像那年,一起進冥河縣落戶一樣,沒有想到,轉眼就過去這麼多年了。

    冥河府衙,重知府看到鹿家三兄弟,覺得很是沒臉,又很是感慨。

    當年他來,他們走。

    自己是個懵懂的朝廷官員,他們是山中幾個懵懂的少年。

    現在,其中一個少年,卻已經名滿天下了。

    聖旨現在在重知府這裡。

    按說見到鹿尋和鹿五,他應該第一時間宣讀的。

    可是重知府看著面前的少年。

    幾年不見,少年一身白色的呢絨布衣袍,系著一條一指寬的腰帶,臉上下巴有點尖,記得之前見還是圓圓臉,有點孩子氣。

    現在卻已經長開了,尖下巴,大眼睛,眼毛很長,五官端正,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對耳垂很厚很翹。

    讓著一張略顯冷清不好相處的臉,多了一點厚道和溫和。

    鹿尋的眼睛很平靜。

    重直拍了拍他的肩膀,良久還是嘆出一口長氣。

    「朝廷對不起你,申國對不起你,我不能替朝廷,替百姓跟你說什麼,但是我還是想說,抱歉,謝謝。」

    鹿尋已經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了。

    猛然聽到這句道歉和謝謝,還是莫名的眼睛一酸。

    其實真的沒有什麼。

    他想去治水的,真的。

    「鹿尋接旨……」

    重知府沒有再說其他,把皇上的聖旨宣讀了一遍。

    阿尋接過了聖旨。

    小五也接過了聖旨。

    這是兩份,一份聖旨是讓鹿尋去荊國治水,不得違背。

    一份是給鹿五宣布他威武將軍的身份,讓他保護鹿尋。

    這不是鹿尋第一次接聖旨,心情還算平靜。

    倒是小五,第一次拿聖旨,有點好奇。

    接過聖旨,打開看了看。

    心裡想著:就是這樣一張紙,就能讓人做任何事嗎?是誰寫的?這字有點熟悉啊?

    阿尋見小五居然看聖旨看呆了,五哥不是向來不愛看書的嗎?

    他於是好奇的往上看。

    也愣住了。

    因為聖旨的字跡是那樣的熟悉,真的很熟悉。

    居然是三當家的字跡。

    一時間,鹿尋趕緊打開自己的聖旨看了一遍,果然。

    就是三當家的字跡。

    一旁的阿鹿也瞟了一眼聖旨,倒是沒有太驚訝。

    三當家做什麼事阿鹿都不會驚訝,第一次見殺人,阿鹿就是親眼看著三當家把人推下懸崖的。

    感覺像是散步一樣平靜。

    王如意是戶部的官員,後來成了小皇子的啟蒙先生,而在宮中,申皇偶爾遇見王如意,還會喊他去御書房問問小皇子的課業,當然最初是裝樣子,作為父親,關心一下孩子的課業是應該的。

    其實還主要是想問問洛妃的事情。

    這樣一來二往,申皇也會讓王大人幫忙打一下下手。

    意外的發現此人很好用,和他很合拍,有王大人在,他的政務一下子輕鬆了不少。

    唯一有點煩的事情,就是王如意做任何事,都會再問他一遍,其實申皇覺得有些小事沒有必要那麼認真。

    不過王如意很堅持,申皇漸漸習慣,雖然覺得煩,但是更放心了。

    倒是小昭后說了幾次,這樣不妥,王如意一個戶部官員怎麼能經常進出御書房,申皇被說了,也覺得確實不妥。

    結果轉頭居然給王如意加了個翰林院的虛銜。

    讓王大人更加名正言順。

    於是就有了這聖旨居然是王如意的字的事情。

    鹿尋看到這聖旨,想了很多,一時間又覺得有些安心。

    小五稀里糊塗的想,自己原本就會願意保護阿尋的,沒有想到朝廷居然給自己一個威武將軍的職位,俸祿也很高了,還能名正言順的帶兵,原來居然是三伯伯的主意。

    一下子心安理得許多。

    能帶兵,是一種很特別的職權。

    像重知府貴為知府也只能擁有一些衙役,那些城裡維護治安的護衛都只能算是幫閑,沒有正式職位,也沒有職稱的。

    重知府宣讀完聖旨,按照規定,讓鹿五去挑人,那些京城來的兵,都在冥河州的破棚戶里。

    鹿五的職權,也是能統領千軍。

    就是他手裡至少有一千個名額,那些額外不算的,實際上更多。

    他還有點不習慣。

    尤其重知府開始喊他「五大人」的時候。

    總覺得渾身都有點不自在。

    不過他不是那種很會有小情緒的人,這種不自在很快就又沒有了,他大大方方的到了棚戶那邊。

    挑了一圈,也就挑了不到百人。

    就是自願跟他走的,百人左右。

    連余叢生都在裝死,因為他發現吳副將居然自願跟從鹿五去蠻荒,誰知道會不會去送死,雖然那棒槌少年拒絕了。

    可是萬一那個棒槌少年挑中自己呢。

    好在,有驚無險。

    余叢生在黑咕隆咚的棚戶里,第一次覺得被砸暈也挺好的。

    鹿五家兄弟辦事都向來爽快。

    接聖旨,選人,出發,半天的時間就搞定了。

    一行人,朝北而去。

    北面,荊國大軍還在。

    遠遠的看見了那面圍牆。

    很長很長,像一條線。

    鹿尋覺得有些親切。

    睜著眼,很認真的看著那條線。

    這牆建設起來,也有他的功勞,當年他設計的位置。

    少年人走的不快,可是大道終究有盡頭。

    很快就走到了牆下。

    鹿五帶著新選的百人,再加上鹿哥給的一部分人,有二百人,人不多,但是都很精神。

    這二百人,先走出了城牆中間那道門。

    鹿尋騎著馬,在最後。

    眼看著,要跨出城門,從申國蠻荒走到荊國了。

    鹿尋跳下了馬。

    阿鹿也跳下馬。

    正想問怎麼了?

    就見鹿尋忽然抱著鹿哥,撲到他懷裡,居然大哭起來。

    一切都做好了準備,他也給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設,是他自己決定要走的,可是這一刻,這一刻,他還是忍不住哭了,很委屈,很難過。

    哭的很用力。

    阿鹿感覺他的衣襟都濕漉漉的了。

    這一刻無論是站在城牆外的士兵,還是城牆裡的百姓,都覺得心有戚戚。

    朝廷做的事,全國人都知道了。

    這個小鹿大人,因為治水出色,被朝廷送給了荊國。

    這一刻,很安靜,蠻荒少有的安靜,只有少年壓抑的哭聲,嗚嗚的響。

    他身後是荊國大軍,他面前是申國百姓。

    ……

    PS:雖然是哭戲,但是想起來,畫面應該就很美。真不捨得。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