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66章 不想告別的離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366章 不想告別的離別字體大小: A+
     

    鹽湖邊是一座山,和其他山沒有什麼區別。

    稍微顯眼的大概是面向鹽湖這邊比較禿。

    光禿禿的石頭山,灰撲撲的。

    山上也是有鹽。

    阿鹿用刀子翹了一塊泥塊,發現山上的鹽,應該是鹽湖吹上來的,日復一日,就結痂了,外頭灰撲撲的一層。

    裡面還是黑紅的泥。

    看著光禿禿的山沒有路。

    神佑和哥哥阿鹿共同騎在大黑的背上。

    大黑是一匹非常健碩的壯馬,小時候神佑在它的背上睡得安穩,感覺寬闊的像是一張搖籃。

    現在和哥哥並騎也並不擁擠。

    不過大黑稍稍有點不願意,除了神佑意外的讓騎。

    被神佑的小手啪啪啪拍的它頭上的爛包包尖角都搖晃了,才乖乖的讓阿鹿也上了馬背。

    因為阿鹿是坐著小玉過來的,自然是沒有騎馬。

    大狼小綠在一邊歡快的跑來跑去。

    尤其是看到大黑被神佑拍打的時候,感覺它歡快的都要跳起來了,很是幸災樂禍。

    神佑在前面,阿鹿坐後面。

    同騎一匹馬,還是十分親密。

    自神佑漸漸長大,阿鹿已經很注意,盡量不太親密。

    不過像此刻這樣,阿鹿還是會覺得心生歡喜。

    他的鼻尖感覺都能聞到神佑身上的淺淺的香氣。

    當然,還有鹽。

    剛剛她躺湖上,頭髮也濕漉漉的,沾了星星點點的白。

    大黑不知道馬背上的人類的想法,它踢踢踏踏的往外走。

    走到那禿禿的山跟前,繼續往裡走。

    看著沒有路的地方,居然實際是有條路的。

    只是角度很怪,走到跟前都沒有看出來路,真的走近了,手碰到了才發現,這裡似乎有一條道。

    一條細細的山道,平平的。

    倒是一點不顛簸。

    就是略微有些暗。

    距離也不太遠。

    不過中間好像折了幾折,感覺像是又要轉回鹽湖了,然後兩人居然出來了。

    外頭還是連綿的大山,而阿鹿和小五他們就在不遠處。

    看到神佑,都策馬飛奔過來。

    阿鹿先跳下馬,然後接著神佑下馬。

    他的臉也漸漸恢復了平靜。

    在藍后和老國師先後騎馬過來的時候,已經看到的是一個和平常沒有區別的阿鹿了。

    阿尋對鹿哥向來信任,小五也是如此,雖然感覺妹妹平日總是運氣很好,總會撿到奇奇怪怪的東西,包括自己和小五都是妹妹撿回去的。

    但是靠譜的話,還是鹿哥了。

    總覺得鹿哥在肯定沒事。

    果然,天空吡鷹還在飛翔。

    神佑已經找到了,完好。

    不過在聽到這山背後居然有一座滿是鹽的鹽湖,眾人都懵逼了。

    不可能吧。

    千百年來,也沒有聽說過啊。

    等到一行人再次穿過那彎彎曲曲的小道,看到了那一片白茫茫的鹽湖的時候,都傻掉了。

    連藍后都是好奇的如同小女孩一般。

    蹲在地上用手摳鹽巴。

    裙擺落在鹽地上,浸濕了都沒有在意。

    無他,鹽真的是很貴重的一樣東西,在當今天下,鹽和銀子幾乎是一個級別重要的。

    藍曦就算是當過皇后的人,看到這樣一片茫茫多的鹽也足夠震驚了。

    老國師更是白鬍子一直哆嗦。

    習慣性的想伸手捋鬍子,捋著捋著,就冷不丁的自己揪了一根出來。

    疼的他眉頭緊皺,才剛確信自己不是在做夢,是真的。

    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全是鹽。

    這天下,這天下……要變……

    「哎,哎,藍兄,嘗一口就得了,吃多了會渴的,我帶的水囊不夠了。」國師正要發感慨,轉頭卻看見藍后抓著鹽認真的在那裡品嘗,像吃冰一樣,趕緊阻止。

    藍後站起來,接過國師遞過來的水囊,喝了一口水,吐了吐舌頭。

    「很咸啊,居然一點都不澀,比那些曬的鹽還好。」

    那邊小五看著這白茫茫的一片大湖,也是有點傻了。

    不過他向來心很大,就是覺得很神奇,也很歡快,甚至跟著大黑小綠一樣,在鹽湖裡打滾。

    而阿尋震驚的有點太過,獃獃的看著這一片湖。

    由鹽組成的湖。

    看到小五大黑那樣大體積的都隨便在上頭踩踏,不用他精密的計算,也能粗略的想到,這湖裡有多少鹽。

    阿尋獃獃的看著。

    和平時看書的呆不一樣,此刻是完全有點呆。

    真的像一個獃子。

    鹽的貴重,他就算是書獃子也是知道的,當年小五背著他在山洞裡,為了吃一口鹽,要付出多麼慘重的代價,他是親身體驗過的。

    可是此刻看到這麼多鹽,阿尋也很難用言語描述此刻的心情。

    大概想直接撲倒在鹽上吧。

    有了鹽,對白骨村,對蠻荒來說都是極好的。

    關鍵是要怎麼把這些鹽運出去。

    而且這裡已經極高,他們是遊玩誤打誤撞上來,若是讓常人來這裡幹活,也畢竟不靠譜,這山上的鹽,目前很難用人力運下去。

    阿尋腦子飛快的動起來,人看著更呆了。

    一行人發現了這個神奇之地之後,也沒有待太久,因為看著天色也有些晚,他們要趕著天黑前回去。

    雖然說現在有小綠,草原上夜晚的狼群也不是那麼可怕,可是在蠻荒,夜晚大家還是不願意出行的。

    一來是安全考慮,二來也是對蠻荒的尊重。

    總覺得這片原野里,不僅僅活著人類。

    一路上少年們很興奮。

    老國師和藍后也很興奮。

    應該是他們尤其興奮。

    藍后和自己女兒神佑相處的時間並不長,這次是她第一次發現神佑的神奇之處。

    而阿鹿最早冷靜下來,因為從小,他就發現了妹妹的許多奇特之處。

    他又恢復了平常,一臉溫和笑容的模樣。

    眾人披著夕陽回到了白骨山上。

    這一夜,白骨村再次召開了大會。

    還是當年那個堂屋。

    參會的人多了一些。

    會場最前頭,幾個顫巍巍的老頭,正襟危坐,坐的像是小學生一樣。

    有一個老頭,已經駝背,可是還是很想把他的駝背擺正。

    神佑看到那場景,想到了老巴叔。

    不知道巴叔在京城和三伯伯好不好。

    聽說巴叔現在王大人家的管家了,很厲害的樣子,在京城都小有名氣。

    神佑想起來巴叔,不免又想到洛姨。

    不知道洛姨在宮中好不好,不過帶著那個醜醜的小皇子,應該不會太孤單吧。

    白骨村大會很熱鬧。

    神佑出現,一群老頭樂呵呵的,當年會爬到神佑屋子隨地大小便的小嬰孩現在都會跑會跳。

    說話還能文縐縐的嚼字,時不時蹦出個成語,很是歡快。

    大會後還有篝火。

    蠻荒的人像荊國人,愛唱愛跳。

    或者在這漫長的歲月中,沒有京城那樣繁華熱鬧的享受。

    用身體歌唱跳躍,最能表達心中的喜悅和哀傷了。

    連不善於運動,不善於跳舞歌唱的阿尋都被拉著在篝火邊,有些僵硬的擺著手腳,臉上笑的傻乎乎的。

    歲月靜好。

    第二天神佑醒來。

    總覺得周圍空蕩蕩的,她跑去小木屋那裡,一腳踹了進去。

    沒有阿尋那睡眼惺忪的臉。

    草原上也沒有打拳的五哥。

    屋子空空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