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45章 先要娶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345章 先要娶親字體大小: A+
     

    沐浴過後的皇后瑰,顯得很精神。

    頭髮濕噠噠的,臉紅撲撲的。

    她坐在一把椅子上,整個身體靠在椅子上。

    熙皇融坐在她身後,在幫她擦頭髮。

    柔軟的布,擦著長長的黑髮,把上面的水一點一點吸干,順便讓沉重的頭皮也一點點的被溫柔的摩擦,很是舒適。

    昨夜睡的十分踏實,把之前所有的覺都給補上了,現在的皇后瑰,精神奕奕,一點都不困。

    「皇兒繼位之後,就要考慮他的婚事了,你怎麼打算的?」熙皇融問道。

    「我想讓皇兒向申國公主求親。」皇后瑰聲音平穩的道,顯然這是她早就做好的打算。

    熙皇有些驚訝,微微皺眉道:「恐怕不容易,申國公主伊仁聞名天下,恐怕申皇不會願意他的女兒嫁過來。」

    「申皇肯定會同意,因為荊國大軍已經到了申國蠻荒邊緣,這時候,申國和熙國聯姻是最好的選擇,不過夫君,我說的公主,並不是申國的伊仁公主,而是皇兒的同窗,鹿神佑。」

    「洛妃的養子?」熙皇雖然大智,可是平日並不關心具體的事情,所有奏章都是皇后瑰在看。

    「確切來說,是洛妃的養女,是申國的大公主,你昏迷能醒來,也多虧了她,而皇兒不知道她是女兒身,但是應該是很喜歡她,你沒看皇兒的信中,字裡行間,有大半都要提起他的佑哥。」

    皇后瑰能知道,其實主要還是因為老太監石有懷。

    她又是個很聰慧很善於從細節發現真相的人,她平日在宮裡日復一日看奏章,都是從蛛絲馬跡里去判斷事情。

    最重要的是,荊國貪得無厭,就算是申國妥協,把鹿尋送過去,荊國也不會輕易退兵的,她就算是一個女子,也看出來荊國的真面目了,他們是真正的野獸,喂不飽的。

    ……

    殷家的氣氛,最近有點略怪。

    平日會互相畫眉的夫婦倆,似乎最近在吵架。

    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那種氣氛就和平日不一樣。

    貼身伺候的下人們還是能感覺出來的。

    不過今日家主殷克州下朝之後,在院子里的蕉葉下坐了許久。

    終於,殷夫人還是給他端了一杯溫水。

    一起坐在了蕉葉下的石桌跟前。

    殷夫人面帶笑容。

    兩人像是話家常。

    僕從避的很遠。

    有家主在的時候,大家都會很自覺。

    在殷家為仆,這點很重要。

    「你輸了。」殷夫人笑道。

    殷克州搖了搖頭。

    「我本來也沒有想那麼快讓霏公主成為太女,徐益生吃相太難看太著急,是他輸了,我沒有。」

    殷夫人只是笑。

    「你要多笑笑,你笑起來很好看。」殷克州像話家常一樣,很自然的說了一句情話。

    殷夫人自然原本也是很好看的女子,否則也不會生出殷雄那樣好看的孩子。

    然而夫君下一句話讓她笑不出來了。

    「你準備一下,我要讓殷雄求親。」

    「娶誰?霏公主嗎?你瘋了嗎?」

    殷克州揉了揉額頭,好在妻子雖然激動,但是還控制著聲音。

    「當然不是霏公主,是申國公主伊仁,那申國公主不是還給雄兒做了一首詩。」殷克州理所當然的道。

    聽到丈夫說的人選,殷夫人震驚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她是真的沒有想到,夫君居然是有這樣的想法。

    讓雄兒娶申國公主,怎麼可能?

    「你忘了,雄兒說了,他有喜歡的女子了,他不會娶公主的。」殷夫人這樣說,可是語氣卻弱了一些,她自己都沒有察覺。

    「婚姻大事,媒妁之言,自然是父母決定了。」殷克州理所當然的道。

    「那當年你……」殷夫人說到一半,忽然身體搖搖欲墜,臉色煞白。

    當年殷克州只是一個窮小子,卻排除萬難要娶她,甚至違背了他母親的意願,因為當年他母親相中的是他家親戚的一個堂妹。

    但是自己很是感動,對他也很是同情,為此也不顧父母反對,一定要嫁給他。

    自己和他成婚後,婆婆並不喜歡自己,對自己很是挑剔,但是她一直對婆婆很好,想到夫君的不容易,她都如數忍下了,只是婆婆身體不太好,熬不了多久就去了。

    婆婆走了,夫君吃素守孝三年。

    現在想來殷克州這樣的大孝子,怎麼會不聽母親的話。

    所以定然是婆婆讓他娶自己。

    當年覺得轟轟烈烈的愛情,至死不渝。

    現在想起來,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不僅有庶子,在外頭還有和別的女人生的孩子。

    殷夫人沈姝忽然拿起面前的杯子,用力的摔到了地上。

    院子里傳來了清脆的響聲。

    外頭一價難求的名貴的青瓷杯,就這樣碎了。

    「殷克州,你這輩子說過真話嗎?」

    殷克州伸手卻抱住了要走的沈姝,安撫道:「小心,踩到碎片,傷了腳就不好了。我知道雄兒有喜歡的女子了,可是家裡殷容很強勢,像我,雄兒卻對這些事情都不上心,若是雄兒不娶一個足夠尊貴的女子,他將來的生活並不容易,在我們這樣的家庭,想要過的自在,是很難的。」

    「像你一樣,連心愛的人都不能娶,談何自在,要何自在,你這麼辛苦的創下這麼大的家業,難道不是為了孩兒能過上他想要的生活嗎?你連殷華都能允許他想怎麼過就怎麼過,這麼大年紀了不娶親都可以,為何雄兒不可以?殷華是你親弟弟,雄兒不是你親兒子嗎?」沈姝被殷克州抱著,卻還使勁掙扎,她說到後面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上無母親,兄嫂為母。

    她作為殷夫人已經被人說了好幾回,說她苛責小叔子,居然還不給小叔操持婚事。

    可是這種事,殷夫人壓根沒有權利。

    殷華自己不想成婚,殷夫人沈姝被人說幾次也就算了,可是涉及到自己的兒子,她卻不能算了。

    果然,一說到殷華,殷克州臉就掉下來了,不復溫柔。

    殷華和殷克州是親兄弟。

    殷克州對弟弟是真的很不錯,甚至有種把弟弟當兒子養的感覺。

    「事情已經定了,姝兒,你不要再無理取鬧了,你病了,我心儀的就是你,至始至終想娶的也是你。」殷克州有點疲憊的道。

    下人來收拾院子里的碎瓷杯。

    看到家主又在哄夫人,心中真是羨慕。

    「夫人脾氣越發的大,但是家主一如既往的對夫人好。」

    「據說城中無邊樓的第一姬女,自薦枕席,家主都看不上,直接拒絕了。」

    「夫人真是命好啊!」

    幾個年紀小的小丫頭,在樹下幹活,悄聲的說著八卦。

    聲音很稚嫩,充滿羨慕。

    屋子裡,殷夫人躺在柔軟的床上,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病了,或許吧。

    但是她的命,肯定不算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
    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