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24章 習慣做一個皇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324章 習慣做一個皇子字體大小: A+
     

    皇子云的頭髮長出來了。

    已經看不到光頭,他的頭上有了短短的頭髮。

    他自己有點不適應。

    以前不自覺的總會伸手摸一下頭。

    現在摸的時候,卻是如同觸電一般,縮回來。

    總覺得摸到毛渣渣的,不是自己的腦袋。

    他有點苦惱的想,他摸神佑的腦袋的時候,也有頭髮,卻是很柔軟。

    可是自己長的頭髮,卻一點都不柔軟。

    荊皇銳卻很喜歡摸他的頭。

    如今那兩個銅罐放到了靜室,再沒有宮人看到他們的皇挺直脊背孤單的抱著兩個罐子的模樣。

    宮人都很感謝皇子云。

    荊國人也很感謝皇子云。

    荊國的官員也很感謝皇子云。

    因為似乎隨著皇子云的到來,那個動不動就喜歡殺人的荊皇溫和了許多。

    收起了利爪,更加理智的看著他的臣民。

    但是皇子云不是這樣感覺,他覺得很緊張。

    每當皇叔揉他腦袋的時候,他都會覺得很緊張。

    他把來道謝的朝虎貝趕走了,皇叔並沒有說什麼。

    但是十七知道,沒有皇叔的默許,朝虎貝根本不可能出現在宮裡。

    皇叔揉他的腦袋的時候,像是把他當成一個孩童。

    很小的孩童。

    十七知道,皇叔是把他當成他同父異母的弟弟了。

    那個據說很小就很有天賦的孩子,睿。

    天下人都忘記了那個孩子,只有荊皇還記得。

    「皇叔,我今天想出宮,去國廟見一下師父可否?」十七忍住不適應,問道。

    荊皇的手鬆開了。

    感覺到對面的少年一下子鬆了一口氣,他忍不住搖頭道:「你不用怕我,現在我只有你一個親人,我就算殺光天下人,都不會殺你。」

    本來鬆一口氣的十七,聽到皇叔這句話,又忍不住皺眉了。

    他不喜歡殺人的話題。

    可是荊皇很喜歡。

    皇子云很容易害羞,自己少年時候,似乎也是這樣一個害羞的少年。

    那時候他的兄長總是落落大方,他卻是容易臉紅害羞。

    時光飛逝。

    「你為何拒絕那個女孩,你若是答應她留下,那朝穆爾絕對會對你死心塌地。」荊皇沒有回答皇子云的要求,卻問一句不相干的話。

    「我不喜歡她,他只要忠於荊國就好。」十七開口道。

    他眼神很清澈,沒有一點雜質,因此那重瞳也越發明顯,漂亮。

    乾淨和妖異同時出現在一個人的臉上,那種感覺,很奇妙。

    「那個小姑娘去熙國了,她的兄長也跟著一起去了,聽說熙國殷家幼子很喜歡她,你不擔心嗎?」荊皇忽然露出了惡趣味的笑容。

    「我知道那個少年,是個不錯的少年。」十七愣了愣,想到了神佑好像說過那個少年,神佑是這樣評價的,很容易害羞的男孩。

    小和尚不明白害羞是什麼情緒。

    再後來,他知道他那天拿著的那條白雲一般的絲布是做什麼用的之後,他很害羞。

    原來,害羞就是一種,有點開心,有點喜悅,偷偷的歡喜的情緒。

    荊皇搖了搖頭。

    「去吧,你師父是個難得聰明的老頭。」

    荊皇揮了揮衣袖。

    看著華袍少年離開。

    少年離開皇宮,那一刻,他整個人似乎都輕快了很多。

    好像皇宮裡有千斤重的東西,壓在他身上一樣。

    他永遠站的筆挺。

    從皇宮到國廟,路途很平坦,距離也不遠。

    皇子云出行,自然聲勢浩大。

    儘管十七不習慣,可是他只能用這樣的姿態才能出宮,所以他只能習慣。

    到了國廟門口,他看到了無數朝拜的信徒。

    虔誠的把身體全部的撲倒在地上。

    有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她身形瘦削,卻也依舊如此。

    很虔誠的全身都撲倒,良久,老人站起來,她身上的粗布都磨破了,縫補了再縫補,她的手也滿是皺紋,她看起來很貧窮。

    然而她卻從口袋裡掏出一塊銀錠,放到了神台上。

    然後顫巍巍的離開。

    那塊銀錠,夠她買好幾身華服,柔軟又舒適。

    可是她全部都交給了神,佝僂朝拜的身子,在出了國廟之後,就挺拔起來。

    國廟外頭風很大,她穿的衣服太舊,太薄,她又下意識的縮緊了身體。

    又顯得佝僂起來。

    老人走出來,看到了國廟門口站著的皇子云,有些驚訝。

    老人朝皇子云也拜了一下,滿是皺紋的臉露出了一個很暖的笑容。

    「戰神保佑你,我的孩子。」

    十七點了點頭。

    這一刻,也覺得很親切。

    他目送這個老人離開,不知道何時,師父站在了他的身邊。

    師徒兩許久未見。

    上次見面還是一起回荊國的時候。

    十七再看師父,依舊瘦削,但是眼神很亮,身上的衣服很華麗,鑲滿了金絲,金紅色的邊。

    這是荊國僧侶穿的衣服。

    老和尚也盯著十七,看到十七頭上的短髮,身上的華服,有點欣慰又有點懷念。

    已經是國廟主持的老和尚陪著已經是皇子云的小和尚十七,進了國廟。

    國廟裡味道很濃,那是燃燒酥油的味道。

    很難相信,日子過的並不富裕的荊國人的國廟,裡面居然點的是酥油。

    在飢荒的時候,一勺子酥油幾乎能救一家人的命。

    然而在這裡,只是一個燃燒的工具。

    國廟裡點著數不清的酥油燈,連每日收拾這些的大和尚阿八都沒有數清楚過。

    真的太多了。

    「師兄不在嗎?」十七開口問的第一句話。

    老和尚愣了愣,想說皇子云,不應該在稱呼阿八為師兄,那樣,也不應該稱呼自己為師父了。

    「他去辦事了,不知道你來,若是知道,一定會留下來了。」老和尚道。

    曾經的師徒穿過了長長的酥油燈長廊。

    氣味濃烈,有一種怪異的神聖。

    可是十七卻並不覺得安寧。

    他以前在廟裡都很安寧,可是來到荊國的國廟,卻覺得熱血沸騰,想做很多事,就是靜不下心來。

    「師父過的可好,還在苦修嗎?」十七問。

    老和尚沒有回答。

    路邊一個快燒完的酥油燈,油快沒了,燈芯有熄滅的痕迹。

    老和尚停了下來,從旁邊的大桶里,舀出了一杯酥油,倒了進去,那昏暗的燈芯又漸漸的明亮起來。

    只是因為身邊有人說話,燈火忽閃忽閃的。

    「酥油燈是最長明的燈,酥油還有,燈火不滅。」老和尚道。

    十七點了點頭。

    酥油燈是很耐點,就是味道很怪。

    他還是跟喜歡那木香。

    很沉,那味道能落進心裡。

    喜歡那煙火向上的樣子。

    那煙火散於乾坤。

    而酥油,燒的像是人的味道。

    「現在你要學會當一個皇子,將來你要學會當一個皇,所以你要習慣這個味道,聞久了,也就好聞了。」老和尚的第三句話。

    天有些冷,新舀進去的酥油很快就凝固了,火苗穩穩的燃燒著。

    ……

    PS:今天起的有點晚了,彙報一下行程,從祖國最南方到了北方高原,有點高反,已經找好了新的咖啡店碼字,不過咖啡真的很貴啊,喵。求一點打賞,贊助咖啡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