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22章 原來如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322章 原來如此字體大小: A+
     

    玲瓏閣很安靜。

    尤其是二樓。

    此刻二樓,殷家主母殷夫人在此,不可能有外人前來。

    殷夫人對著鏡子,看著自己耳垂上的那塊圓潤的玉,嬌艷欲滴,像是一顆翠綠的水珠,落在了她耳垂上。

    的確很好看。

    然後她從鏡子里,看到了一個女孩。

    一個不該出現的女孩。

    殷夫人見過她,所以有些驚訝。

    她轉過身,沒有拜。

    身體筆直。

    只是微微的點頭,嘴角露出淺笑,很是雍容。

    「不知道公主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霏公主看這個女人,也不是第一次。

    不過上一次她及笄的時候,來的人太多,她壓根沒有太注意。

    就是記憶中,殷夫人是個很低調的人,不太愛說話。

    在人群中也不顯。

    可是這一刻,殷夫人和自己說話,卻十分高傲。

    她說沒有遠迎,可是走到跟前了,也沒有迎接的意思。

    霏公主感覺自己此刻就像是一個誤闖了別人家還被主人發現的小賊。

    這樣想,讓她很不高興。

    她又下意識的輕輕咬唇。

    這樣的動作,會讓她顯得很乖巧,還有一點可憐可愛。

    殷夫人沒有可憐她,也沒有覺得可愛。

    實際上殷夫人看著面前這個女子的臉,就想撕碎。

    她很厭惡霏公主,十分厭惡。

    比家裡的庶子們,厭惡百倍千倍。

    霏公主沒有招惹她,兩人也沒有結怨的機會,那麼殷夫人討厭的就是霏公主的母親徐妃了。

    她這一輩子遇見很多惡人,形形色色的討厭,可是沒有一個比得上徐妃。

    那是單純的讓她厭惡討厭。

    此刻看到這個少女,也只會讓殷夫人更討厭一分。

    霏公主很直接的感覺到了殷夫人的嫌惡的態度,因為殷夫人並沒有隱藏。

    她有點不明白。

    她收到了殷家很多禮物,十分貴重,比如她手裡的印章。

    殷家家主對她也十分親切,還特意帶著他兒子來見自己。

    甚至親自開口,要殷雄許諾照顧自己。

    雖然霏公主很不在乎,覺得那個少年單純的要死,根本照顧不了自己。

    可是那種感覺是有的。

    「殷夫人好,不知道你在這裡,我只是剛好出來逛逛,逛到了這裡。」霏公主像是個不懂事的女孩一樣,秀麗的小手,把玩著一個普通的印章。

    殷夫人看到那印章,眼瞳都顫抖了一下。

    她的一隻手緊緊的拽著面前放玉石的托盤。

    手骨都用力的凸起。

    她萬萬沒有想到她的夫君會把這個印章給霏公主。

    她也聽到傳聞,說夫君把雄兒召回來,是準備讓他尚公主。

    她對此是堅決反對的,她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兒子娶那個女人的女兒。

    絕對不允許。

    只要想著當年,自己已經是他的妻子,那個女人居然當著自己的面,不要臉的求愛,她就覺得噁心。

    人世間怎麼會有那樣的女人。

    乾淨的像是出水芙蓉,占著自己年輕好看,就能說出那樣無恥的話來。

    做出那樣無恥的事情來。

    還能同時保持天真無邪的模樣。

    熙國是允許一妻幾妾的,但是那都是有規矩的,一個年輕未婚女子去勾引人家的夫君,那簡直比花樓的姬女都不如。

    花樓的姬女都不會這麼干。

    可是現在看到霏公主隨手把玩的印章,這個印章代表的意義,殷夫人最清楚不過。

    「你怎麼會有這個?」

    「你說這個啊。」霏公主拿在手上隨便拋了一下又隨意的接住,笑嘻嘻的回道:「這是殷伯父送我的及笄禮呀。」

    聽到這句話,殷夫人忽然臉上煞白,整個人像是體力不支一樣,靠在了櫃檯跟前。

    霏公主做出擔憂的神色問道:「殷夫人您怎麼了?您這個年紀的女人,站的太久,身體會勞累,還是坐下休息吧。」

    看到殷夫人被那個漂亮女子扶著坐下了,霏公主又欲言又止的開口道:「您的耳環不配您,這種翠綠的水滴,適合年輕一點的女子,這個顏色太艷,把您眼角的皺紋都照出來了。」

    霏公主說話的時候,還是習慣的咬咬唇,很是無辜的小女孩的模樣。

    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是最讓中年女人心痛的話。

    她說殷夫人老,體力不支,有皺紋。

    霏公主這番話讓那個漂亮女子都忍不住想開口了。

    那漂亮女子是玲瓏閣二樓的接待,也是殷家的手下。

    不過還是給殷夫人按住了。

    霏公主再討厭也是公主。

    殷夫人坐下之後,接過漂亮女子遞過來的茶。

    一口氣喝了半杯,然後把杯子放下。

    她恢復了雍容。

    「這種翠綠的耳環,確實比較適合你這樣的小姑娘。」她坐著打量了一下霏公主。

    霏公主全身上下都沒有什麼配飾,連衣服都不如她家的侍女嶄新。

    殷夫人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笑了一下。

    只是這淡淡一笑,不用言語,卻也說盡了。

    霏公主被殷夫人的眼神看的很不舒服。

    殷夫人的眼神此刻跟皇后瑰的眼神,似乎重合了。

    都是嘲弄,冷漠,不在乎。

    霏公主不敢懟皇后瑰。

    因為她還是皇后的女兒,可是對面是殷夫人。

    霏公主笑了。

    笑的天真又可愛。

    「殷夫人可知那日殷伯父帶著殷雄哥哥和我母妃見面說了什麼?」

    「公主說的可是求親的事情?那些只是謠傳,我家雄兒已經有喜歡的女子了。」殷夫人淡淡一笑,微微伸出手腕,她手腕上有一個通體雪白的玉鐲,極潤。

    霏公主卻是不緊不慢的走過去。

    她微微彎下腰,低著身子,微微側著臉,還帶著笑。

    她有一顆尖尖的虎牙,笑起來的時候很活潑,微微側臉,頭髮輕輕的垂下,就像是個活潑可愛的少女想和長輩說悄悄話。

    她俯身到了殷夫人身邊,聲音卻不小,剛好殷夫人身後的漂亮侍女能聽到。

    「我自然不會和殷雄哥哥成婚,哪裡有妹妹嫁給哥哥的。」

    說完,霏公主就蹦蹦跳跳的離開了,如來時閑逛一樣。

    留下搖搖欲墜,臉色蒼白的殷夫人。

    她整個身體都靠在了椅子上。

    她想哭,又很想笑,最終只是不哭不笑的獃獃坐在椅子上。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殷夫人終究哭了。

    角落的翡翠樹依舊挺拔美麗。

    她哭的很難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