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21章 熙國的民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凰后 - 第321章 熙國的民風字體大小: A+
     

    「公子,你選的這個玉佩真的很好看,很配你的膚色,看起來貴氣的很,只要八十文。」一個乾瘦的男子,拖住了一個容貌很好的中年書生,使勁的推銷他攤位上的東西。

    那個說是玉佩的東西,實際上一點顏色都沒有。

    大概就是用石頭打磨出來的,外頭抹了一層油蠟,所以看起來亮亮的。

    乾瘦的男子自然不會承認那是油蠟。

    甚至還摸著油蠟,誇張的道:「你摸摸,這溫潤的感覺,這是我從申國千辛萬苦進過來的軟玉,申國那些讀書人都戴的,我看你就像是讀書人,這塊軟玉真的很配你。」

    一會的功夫不到,這塊抹了油蠟的石頭,已經從普通玉石變成了頂級軟玉,還是有來源的軟玉。

    而且只賣八十文。

    這個價格,低的讓人驚訝。

    中年男子或許是第一次遇上這樣的推銷,很是呆愣,硬是被拉住說了半天。

    但是他有點尷尬。

    他其實最早,就想要掏錢買了,八十文真的是便宜到無法言喻了。

    可是他掏啊掏啊……發現了一件事。

    他從來不會帶錢的。

    好在,就在尷尬到極點的時候,另一個男子出現了。

    那個男子更有風度,看著就像是一個睿智的學者。

    因為他有一把漂亮的鬍子,修剪的整齊均勻。

    可是他此刻,手上拿著一把糖葫蘆,就有點怪異。

    他也看到了被一個乾瘦男子糾纏的人,也是一陣獃滯。

    「曦兄,不是讓你在橋頭等我嗎?你怎麼跑這裡來了。」

    「他讓我買他的石頭,我沒錢。」中年男子有點尷尬的道。

    「不是石頭,是軟玉,申國文人最喜歡戴的軟玉,只要八十文,八十文買不了吃虧,買不了後悔,不買一定後悔。」乾瘦男子看到有人過來,又大聲吆喝起來。

    國師麻利的付了錢。

    一手拿著糖葫蘆,一手拖著中年書生的袖子,狼狽的跑了。

    因為他付錢付的太爽快了,那個乾瘦男子覺得還能再推銷出去一塊軟玉,伸手又扯著他的衣擺。

    還好,國師的衣擺很滑,很容易就掙脫了。

    國師拉著中年書生奔跑。

    邊境小鎮。

    小街很繁華。

    燈光閃爍。

    兩人跑著跑著,跑到了一座橋下。

    橋下沒有什麼人,很安靜。

    因為跑的有些遠,所以周圍也沒有什麼小樓。

    自然沒有人站在小樓上,把他們當做風景看。

    一口氣跑到了這裡。

    國師喘著大氣,黑夜中,傳來「呼呼呼」的聲響,還有橋下的水聲「嘩嘩嘩」。

    這樣兩種聲音交織在一起,有些怪異,也有點溫柔。

    國師感覺自己的一隻手有點粘,才發現糖葫蘆的糖融化了一些,落到了他手上。

    而另外一隻手有點酸。

    因為他一直緊緊的抓著一個人的衣擺,抓的太緊,於是手酸。

    他鬆開了抓住衣擺的手,從袖袋裡掏出一個手帕。

    他把手帕拿出來,擦乾淨糖葫蘆的木棍,使得握手的時候不再黏糊糊的,然後把那糖葫蘆遞給了對方。

    中年男子接過了糖葫蘆,很是認真的咬一口。

    她的口有點大,不是那種櫻桃小嘴。

    就是大大的一口,把一顆糖果咬了下來,認真的咀嚼著。

    直到吃完了,還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舔唇邊的酸甜。

    「你怎麼會帶錢?你逃跑的很快?」她要吃第二個糖葫蘆的時候,想起來這事,問了一句。

    「我曾經逃亡過,知道買吃食要錢,知道怎麼跑容易藏匿自己。」國師乾巴巴的道。

    說完又有點驕傲。

    他大概是歷代經歷最豐富的國師了。

    他不僅出過宮,還看過世界各種風景。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沒有問緣故,他認真的吃糖葫蘆。

    他很能吃,一個人就吃了三根糖葫蘆。

    很認真的全部吃完了。

    國師一直坐在身邊,認真的看著,他想著,這麼愛吃的人,被囚禁在羲和宮那麼多年,是怎麼活過來的?

    「走吧。」吃完了糖葫蘆,他站起來,從黑暗的橋下,走了出來,兩人一起慢慢的又融入了人群當中。

    國師走在他背後。

    很想問一句:「你好了嗎?」

    國師沒有問。

    人群中的他回頭,大聲的喊道:「那邊,那邊有烤餅,去看看,快。」

    國師走上前,衣擺被抓住了,他無奈的搖頭,他知道,那是因為她沒有帶錢,他帶了錢。

    ……

    神佑和哥哥們還有胖噠也在街上。

    神佑沒有想到,她娘親居然會跟著國師去逛街了。

    想到莊嚴肅穆的長鬍子先生老郭和長發飛揚中年書生打扮的娘親,神佑真的不知道兩個大男人的模樣,出去逛街是什麼樣的感覺?

    那一定是極其怪異的。

    萬分的怪異。

    一路上,她也知道了娘親和國師是有舊的。

    不至於有私情,但是一定認識。

    而且國師一輩子不能婚娶,這是歷代的規矩,從來沒有打破過。

    「集市上,有一個烤餅鋪子,烤的餅很好吃,你們一定要嘗一嘗。」胖噠熱鬧的道。

    神佑在集市上溜達,是想看看能不能碰到她娘親。

    可是溜達這麼久還沒有遇上。

    最終還是跟著胖噠去那個烤餅鋪子了。

    她也餓了。

    她果然是她娘親親生的,賊能吃。

    一行人在洶湧的人群中擠著,終於擠到了那個烤餅鋪子。

    然後看到了一群人。

    不是神佑的娘親和國師。

    而是幾個形容囂張的漢子圍住了烤餅鋪。

    烤餅鋪子的老闆,沒有在烤餅,他舉著夾烤餅的鐵鉗,揮舞著。

    面色漲紅,十分緊張,聲音尖銳的喊道:「我已經交了保護費了,你們說我生意好,讓我多交了二成,你們還想怎麼樣?你們逼人太甚,今天我要跟你們拼了。」

    形容囂張的漢子們,穿著統一的黑色皂服。

    模樣有點像官差,但是每人頭上都幫著一條黑帶子,又不像。

    神佑不是熙國人不懂,於是就捅了捅小胖,問:「這些是什麼人?」

    胖噠也沒有想到會看到這樣的場景,他有些羞愧,他一向自謂熙國治安很好,人又機靈,雖然太愛錢,有點喜歡騙人,可是也不算太壞。

    「這些人是這裡的惡霸。」回答的是阿尋。

    阿尋是真的博覽群書,這種事,他在書上就看過,當然沒有真的見過,第一次真實見到,還很神奇。

    「就這樣勒索要錢,別人不管嗎?」神佑很驚奇,這個場景在申國是不會有的。

    申國也有壞人,但是沒有壞的這麼光明正大的。

    阿鹿也解釋道:「熙國的惡霸也是官府承認的,他們在官府也有戶籍,也要朝官府繳納稅銀。」

    那舉著鐵鉗的烤餅鋪老闆,見周圍都沒有人過來管,終究扯著抖抖的嗓音喊道:「求你們放過我,我閨女要出嫁了,對方要求五金做陪嫁,再給你們交一成保護費,我閨女都嫁不出去了,求你們行行好。」

    這會胖噠看不下去了,他衝動的跑上前,怒道:「你們欺人太甚了。」

    阿鹿搖了搖頭,覺得小胖實在太衝動了,可是想想,小胖是熙國人,看到父老受欺負,想出頭,也能理解。

    「你是他什麼人,你想出頭?還是你是老吳的毛腳女婿,你若是他的女婿,你少要一點陪嫁,吳老漢就有錢繳納保護費了,你也不用在這裡現眼。」為首的皂衣漢子笑道。

    胖噠都出去了,神佑他們自然不能不出去。

    神佑走出來,阿尋走出來,阿鹿走出來,這些皂衣漢子都笑嘻嘻的。

    甚至還污言穢語的道:「喲,這幾個不會都是毛腳女婿,老漢你一女幾嫁啊,不如讓你閨女陪我們幾晚,我們就免了你保護費,你也不要辛苦出陪嫁。」

    小五背著鐵球走出來,他走在最後,因為他要把手上提著的各種小玩意放好,然後才走過來,然後他一手就把這個說話的人拎了起來。

    原本以為有一場打架勢在必行了,連神佑都做好了準備。

    可是沒有想到,這漢子身後的幾個皂衣男子卻迅速的後退,而與此同時,看熱鬧的人群居然也迅速的後退。

    連那個舉著鐵鉗的吳老漢也面色蒼白的放下了鐵鉗。

    他一臉驚慌的道:「你們快走吧,外鄉人。」

    神佑一臉納悶:「為何?」

    「他們去報官了,一會官差就來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老漢一邊說,一邊用鐵鉗,翻了一下餅。

    餅快熟了,熱氣騰騰。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