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18章 鳳凰山上的山風野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318章 鳳凰山上的山風野陽字體大小: A+
     

    胖噠跑前面帶路。

    小五挑著擔。

    神佑牽著馬。

    阿鹿去打探消息。

    中年書生坐在馬上,白白凈凈的,很像一個僧侶。

    老國師和石叔慢吞吞的走在後頭。

    一行人到了兩國交界處。

    有一片石山。

    這片石山,叫做鳳凰山。

    鳳凰山很是險峻。

    所以不能坐馬車了。

    這也是造成申國和熙國不同的最大原因。

    若是兩國一直都平平坦坦的連接,大概申國也很快會充滿銅臭,變得和市儈的熙國人一樣了。

    可是兩國之間有一座大山。

    導致貨運交通很不方便,從而也緩慢兩國的同化速度。

    要從熙國運大宗貨物回申國,更好的方式反而是用運河,然後經過蠻荒繞一圈。

    那一路更平坦。

    所以繁華的熙國,繁華的申國,中間會有一個斷層,就是這座石頭山。

    這座石頭上極大,完整的隔開了兩個國家。

    兩邊邊境的守衛,每天都可以安心的打牌,不用擔心對方會忽然從石山過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年就是熙國最強盛的祖皇,也沒有能翻過石山,攻打申國。

    石山不僅險峻,裡面猛獸也眾多。

    當年老僕石叔帶著胖噠,走的最艱難的是這一段路。

    好在走過來了。

    現在又走回去了。

    還是一樣的大山,卻有些親切。

    不過其中也有例外,這麼多年,熙國四大家族發展繁盛,據說四大家族中的殷家,就專門鑿出了他們家出行的山洞。

    可是那條道也十分隱秘,除了殷家人自己,外人是不知道的。

    當然也是據說,不一定是真的,不過熙國殷家的貨在申國是真的很多,倒是真的,幾乎佔了申國一半的市場。

    一行人走到了一個巨石跟前。

    這顆巨石是一個圓錐體的模樣,尖角卻是朝下,像是風一吹就會搖晃一般。

    吹了這麼多年,也沒有見那巨石移動。

    所以這又成了這座鳳凰山的名勝。

    人們說這石頭叫做鳳凰石,萬年前有隻飛累的鳳凰落地休息成石。

    來的人,都會在這巨石跟前坐一坐,甚至巨石上還有一些字跡模糊的詩詞。

    白馬上的中年書生,在神佑的攙扶下,跳下了馬。

    他大刺刺就在一塊小石墩上坐下了。

    他風度極好。

    此刻在這休息的人,自然不止神佑一行人,還有其他一些路人。

    這塊平台很大,往來的人幾乎都會選擇在這裡停一停。

    這裡有一些石桌,卻沒有茶鋪。

    大概是茶鋪上下石山也不容易。

    眾人見這一行人,清一色的男子。

    卻是個個容貌出眾。

    連老僕都站姿風雅。

    當然最有氣質的還是這個中年人。

    看這樣子,應該申國哪個書香之家帶子侄出門歷練遊學。

    申國就有這樣的傳統,行萬里路,讀萬卷書。

    這種話,說出來都讓人羨慕的緊,而且很有氣勢。

    一來能讀書,書很貴。

    二來能出門,路費很貴。

    能一邊讀書一邊賞景,那絕對是條件很好的人家,讓人羨慕。

    中年男子跨腿坐下,抬著頭,迎著風,長發輕揚,陽光照在他白皙的臉上,很是莊嚴。

    陡然間,整個石崖上都有一種莫名莊嚴的氣勢。

    眾人只感覺,自己不是趕路休息,而是到了一個莊嚴肅穆的場地,隨時想要朝拜的感覺。

    清風吹拂,帶著草香。

    中年男子深深呼吸了一口,像是要開口說話。

    所有人都不自覺的安靜下來。

    等他說話。

    有可能是作詩?

    畢竟在這鳳凰石跟前作詩,而詩名遠揚的文人還有不少。

    也可能是要揮斥方遒,說一些讓天地都震撼的話語。

    因為感覺,這個中年男人就是很睿智的那種人。

    亦或者,是要給他的子侄講道理。

    於是眾人都洗耳,哪怕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其實也在等他說話。

    他說:「要不要吃點東西再走。」

    路人甲:……

    路人乙;……

    路人戊:……

    ……

    神佑:……

    老國師:……

    眾哥哥:……

    只有胖噠兩眼彎彎的拚命點頭:「好啊,好啊,走這麼久,我都餓了。」

    神佑平日也是個隨身包包都會帶零食的人。

    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她娘親,那個感覺像是天下最溫柔的女子,居然是這樣一個……好吃……的人。

    他們在山下才剛剛吃過。

    看娘親這樣端坐,明顯是不準備吃小零食,而是準備認真的吃一頓。

    「主子想吃什麼?」老僕石叔已經麻利的拿出布,擦了桌子。

    「中午買的粉蒸肉,極好,顫巍巍的還溫熱,再晚點吃,就要涼了。」中年書生大氣的道。

    小五放下擔子,翻開了上面蓋的棉被,棉被底下的籠屜有點濕。

    老僕把籠屜端上石桌。

    幾乎是一瞬間,這粗糙的石板做成的石桌,就成了一張華麗的餐桌。

    桌面上擺著乾淨的巾布,漂亮的碗碟。

    中年男子很是從容,雖然沒有水凈手,卻是接過老僕遞來的濕巾,擦了一遍手,然後,開始用餐。

    神佑已經跪了。

    她喜歡帶零食,也只是帶一個肉乾糖果什麼的,而她娘親帶的卻是肉菜蛋湯,一應俱全。

    而且她娘親現在哪裡有瘋的模樣。

    她只是剛剛好,缺失了一段記憶。

    完整的缺失了。

    中年書生吃的很認真。

    路過的行人都覺得餓了,於是也都解囊,坐在路邊,開始了吃飯。

    雖然還稍微早一些,不到午後天黑。

    於是鳳凰山鳳凰石下,第一次,沒有吟詩,沒有豪言,卻有很多咀嚼聲。

    貧苦百姓吃東西,不會一邊吃一邊說話,因為這樣,很容易把飯粒掉了,浪費。

    大家吃東西,都是很認真。

    抓緊時間吃完。

    確保面前的食物落入嘴裡。

    哪怕手裡拿著一塊干餅,也盡量不讓餅屑落到地上。

    路人吃的很認真。

    吃完就上路了。

    哪怕石頭上坐著的人,風度再好,也與他們無關。

    看一下熱鬧,還是要趕路的。

    慢慢的,這石崖上,就只有神佑一行人了。

    因為夕陽已經和石崖齊平了。

    而石崖上的石桌的籠屜也空了,連湯水都被那有風度的中年男人,如數的倒進碗里,吃完了。

    當然,他做這些動作的時候,姿態還是很優美,如同行雲流水一般。

    他是在認真的用餐,十分認真,所以用的時間有點久。

    終於,吃完了。

    他居然很是滿足的打了個嗝。

    神佑好氣又好笑。

    「爹爹吃飽了嗎?」她開口問道。

    開始這個稱呼是有點怪異的,因為真的沒有喊過,好在喊幾次就習慣了,很多事情多做做就習慣了。

    中年男子接過老僕的巾布,擦了一下臉頰,點了點頭。

    「我少時,就想,哪一日,我要坐在鳳凰石下吃一頓飯,配著山風和野陽,定然是極好吃。」

    國師臉抽抽,他知道這個典故。

    這一路,真是心累,累的他臉上的老人斑都快掉光了。

    那日他和師父去藍家,師父去談事情,他和一個小姑娘玩耍。

    小姑娘就說了這句話,還問他一起去不?

    當時他師父正好走來,聽到了。

    在鳳凰石下吃飯,可不就是鳳凰嗎?

    重家人的預測,講究計算,也講究遇上。

    若是你剛好遇上,這也是一種預測。

    那日剛好有人問師父,皇后的人選,師父就說了藍家大女。

    他要出宮雲遊,實際是厭倦了,他已經頓悟了,至少比他的師父已經厲害很多,大概不會那麼早就死去,不過頭髮倒是真的掉了一把了……唉!

    他做出垂垂老態,只是想離開了。

    因為神佑也及笄了。

    只是沒有想到,他離開會這麼熱鬧。

    會有這麼多人陪同他。

    還有一個人,居然是她。

    他比她年長一些,但是也沒有太多,只是重家人都容易早逝,所以他這個年紀,在重家來說,歲數已經極大了,所以輩分也極高。

    可是終究還是有人,開口就喊他:「小芳。」

    天下已經沒有人會這樣喊他了。

    可是他面前卻剛好有一個。

    「小芳,我記得你那時候說要陪我一起來鳳凰石下的。」中年男子又道。

    老國師面紅耳赤,戲言而已,那時候他哪知道這個女子會變成皇后,他只是覺得山風和野陽聽起來很酷。

    夕陽照的他臉真的通紅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