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17章 皇后是個吃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317章 皇后是個吃貨字體大小: A+
     

    馬車出了京城,一路往西走。

    準確的說是西南方。

    也是熙國的方向。

    神佑請假了,說想陪先生雲遊一段時間。

    阿尋請假了,說不放心弟弟。

    小五請假了,說不放心弟弟。

    阿鹿請假了,說不放心弟弟。

    小胖噠也請假了,他要回家探親。

    雖然母后告訴他,冬日再回去。

    可是他想早一點回去,可以給父皇母后一個驚喜。

    去熙國的路很平坦,一路也遇不上攔路搶劫的盜匪。

    熙國經濟發達,申國去熙國做生意的人很多。

    受熙國人影響,這一路上的盜匪發現,建幾個茶攤,弄幾個客棧,再賣一點當地特產,比搶劫賺的還多。

    關鍵是還安全。

    所以,這一路,是沒有盜匪的,只有狡猾的生意人。

    這一路,都很熱鬧。

    當馬車駛出京城老遠了,朝堂的那些官員才反應過來。

    治水天才居然去雲遊了,而且是跟著老國師雲遊。

    一個個都捶胸頓足,後悔不已。

    申國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老國師要雲遊,是不準打擾的。

    因為,這是對國師的尊重。

    世人都看到了,聖國師離開國師殿的時候,雖然陽光明媚,可是他臉上滿是黑斑,頭髮灰白。

    他就要死了。

    申國的文人,對詩歌很尊重,對死亡也很尊重。

    換句直白的話來說,申國文人很怕死。

    所以對國師這種,知道自己死期到,從容安靜赴死的態度很是尊敬。

    也不想打擾。

    所以治水天才,就從容的跟著離開了。

    留下朝堂那一鍋粥亂燉。

    馬車走的很快。

    一開始是很慢的,怕被人發現不妥,所以即使萬分想離開,也只能慢吞吞的。

    所以馬車裡的長發女子,睡的很安詳。

    但是一旦遠離了京城,馬車就飛快的奔跑起來。

    雖然道路平坦,但是還是有些顛簸。

    所以那長發女子睡不著了。

    她醒了。

    頭髮還是很長,紮成了一把。

    用的是一塊淡藍色的布條。

    她穿的很普通,也是一身淡藍的袍子。

    腰帶扎的松垮垮的,她是作一個書生打扮。

    這樣的打扮在申國熙國都不奇怪。

    申國的人讀書讀到老,中年書生很是吃香的。

    而熙國則是很崇拜文化人,雖然他們自己沒有什麼文化,只會鑽進錢眼裡,可是卻很喜歡有文化的人。

    但凡識兩個字,都恨不得把自己是偽裝成讀書人。

    因為熙國人發現,會讀書識字,做生意更姦猾。

    騙人都更誠懇。

    一塊布,沒文化的人賣十個銅板,但是有文化的人,能賣一百個銅板。

    所以熙國人都很羨慕讀書人。

    她現在不是長發女子,而是一個中年書生。

    眉眼有時候有些呆。

    但是書獃子書獃子,這個稱呼,也是對讀書人的嘲諷和羨慕。

    這個世道,能當一個獃子,說明家境好,不必要為吃食勞神。

    他們到了一座縣城。

    離熙國很近了。

    當年,小胖子踏進申國第一站,就是這裡。

    回憶起來,很是開心。

    「那有一條街,街頭第三家的牛板筋很好吃,煮的極其的軟,再配上蘸醬,配兩碗飯綽綽有餘。」小胖噠熱情的介紹道。

    當然,如今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滿臉稚氣的小胖,他臉上成熟了許多,不過笑容依舊,胖也還是很胖。

    而且是那種富貴的虛胖,和旁邊強壯的小五有些不同。

    小五身軀很龐大,面容很堅定,看著就是個可靠的男子。

    他那日回到家后,就跟神佑阿鹿說了瞿柒的事情。

    神佑很是驚訝,沒有想到幾個哥哥當中,最早有心上人的,居然是看起來很不開竅的五哥。

    而且對象還是傳說中的江南第一姬女瞿柒。

    兩人怎麼樣都聯繫不到一起去。

    不過神佑這次出來的很匆忙,來不及去看一看,那個有可能是她未來嫂子的女子。

    這次出行,是沒有先前計劃的。

    那一場大火,還有荊國的國書,一起促成了這次遠行。

    阿尋此刻離開申學宮,是比較好的一件事。

    因為無論答應還是不答應,都是讓人憤怒不開心的事情。

    阿尋也沒有想到,那日出了朝堂之後,居然還會有那樣的變故,有些驚訝又有些瞭然。

    如果荊國不是敵國,他大概也會生出熱血沸騰,士為知己死的感覺。

    不過那自然是不可能。

    阿尋經歷過蠻荒大戰。

    看過無數屍首,那些都是荊國的軍隊造成的,他不可能無動於衷。

    可是實際在他內心中,還有一個喊聲,他想治水,想天下都平安,不要出現水患飢荒。

    可是他又覺得自己的想法也很可笑。

    那可是荊國。

    所以他保持了沉默,他需要這一場遠行。

    他的心不夠平靜,大概是他看世界還不夠多,不夠遠,不夠明白。

    一行人在那家牛板筋店門口停下了。

    店不小,裡面放了不少木桌。

    木桌有點油膩,往來客人一定很多。

    好在,他們來的時候不是飯點。

    午飯過後,晚飯還不到,所以人不多。

    一行人進店。

    阿鹿最先,把座位都擦了一下。

    扶著藍衣中年書生的人不是神佑,而是老僕石叔。

    老僕石叔幾乎是第一眼看到長發女子,就知道她是誰。

    老僕石叔一輩子伺候兩個貴人,太明白貴人身上的氣質了。

    面前這個長發女子的氣質,甚至比熙國皇后瑰更甚。

    這是一種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氣勢,是無論外表如何改變,都掩蓋不了的氣質。

    雖然不說,可是老僕卻明白了前後。

    申國皇宮有大火,熙國皇宮也有燒過。

    這種燒火的把戲,哪裡都有。

    除了荊國。

    荊國皇宮大概太冷太硬,燒不起來吧。

    老僕石叔自覺地的把所有活都幹完了,扶著那中年男子坐在主位。

    國師坐在了一旁。

    有點點不自在。

    他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一天。

    最讓他不自在的是,那個中年書生說的話。

    「小芳,把那個蘸醬給我拿一下。」

    老國師聽到那個小芳的稱呼,臉都綠了,臉上的老人斑都在跳。

    他沒有想到,自己告老雲遊,會是這樣一個場景,不是應該一路高高被供起來,各種小心翼翼嗎?

    好吧,他小心翼翼的把蘸醬遞過去。

    就見那書生展顏一笑,一下子這牛板筋鋪子都像是被陽光普照了一般,亮堂堂的。

    中年書生很是大氣的把那軟糯的牛板筋放到蘸醬上蘸了一下。

    放到嘴裡嘗了一口。

    瞬間,臉上露出了萬分幸福的表情。

    「好吃。神佑你快嘗嘗,真的好吃。」

    神佑也夾了一塊,是真的味道很不錯。

    然後一桌子人,爭相吃牛板筋。

    阿鹿和阿尋小五他們開始也是有點不自在的,不過這幾天相處下來,就成這樣了。

    這個中年書生打扮的人,尊貴的前皇後娘娘,實際居然是這樣的……

    他們也大概明白,為何神佑從小,看到什麼東西都往嘴裡塞的毛病是哪裡來的了。

    只有國師始終很彆扭。

    他胃口不是很好,看著中年書生吃了第三碗湯汁澆米飯了,忍不住開口勸道:「少吃一點啦,吃多了,容易長胖積食。」

    中年書生端著碗,很是認真的扭頭看國師,猶豫了再三,搖了搖頭道:「糧食寶貴,不可浪費,都端上來了,怎麼能不吃,老祖宗留下來的規矩,民以食為天,小芳,你說的不對。」

    國師:……/(ㄒoㄒ)/~~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