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15章 她為她梳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315章 她為她梳頭字體大小: A+
     

    傍晚,夕陽,然後落日,月升。

    時光如每一天一樣。

    沒有太大的區別。

    不過今日,小昭后卻和平日有點不同。

    她一個人在鳳園裡,待了很久。

    上次她在鳳園待那麼久的時候,還是她受傷之前。

    小昭後身邊沒有特別親近的姑姑和宮女。

    據說她剛進宮的時候有一個,後來那姑姑死了。

    現在實在要說親近,實際也有一個,就是啞女阿榮。

    啞女指法極好,可以給小昭后按摩。

    因為她的指法極好,所以極為受小昭后喜歡,地位很高,基本除了幫小昭后按摩,不需要再做任何事,別人也使喚不動她。

    也因為她的指法極好,所以她成了啞女阿榮,所以她一家人都死了,她沒有親人,她是孤單的阿榮。

    她現在是極其受寵的宮女阿榮。

    夜幕降臨,申皇又不知道在哪個院子里停留。

    甚至有傳言,申皇忽然喜好男風。

    畢竟,城中,風月街里,除了無邊樓,還有南風館。

    也不算太誇張。

    小昭后顯然也聽到這個傳聞了,卻並沒有像面上那麼生氣。

    至少阿榮是這樣覺得的,小昭后聽到這個傳聞的時候,眉毛都沒有動一下,臉部肌肉也是一動不動。

    阿榮是專門給小昭后按摩的人,尤其是小昭后的臉,她細心伺候過無數遍,自然是極其熟悉。

    小昭后沒有因為皇上的新愛好生氣,然而今日,小昭后和平日是不同的。

    這種不同,若干年前,阿榮體會過。

    後來,小昭后就受傷了。

    阿榮知道那個秘密,小昭后居然派殺手去殺荊國的皇后。

    荊國皇后沒死,快死了,但是小昭后也受了極重的傷。

    小昭后很愛自言自語。

    其實也不是自言自語,因為通常,阿榮就在跟前。

    阿榮不是天生聾啞,她能聽見,她不能說。

    至於小昭後派殺手,也不是奇怪的事情,阿榮的全家,就死的很乾凈。

    沒有痛苦。

    今夜,小昭后,要做一件事。

    做之前,她還要親自去看一看。

    她通常不涉險,但是有時候,要了結一些事,還是要她自己去看一看才好。

    所以她的表情很嚴肅,法令紋很深。

    阿榮用力揉都沒有揉開。

    她聽到小昭后開口道:「今夜,我要讓她去死,死了比活著好,畢竟一個瘋子,活著不如死。」

    阿榮手上的輕重沒有變,快慢也沒有變,依舊認真的幫小昭后按著背。

    一點一點的揉捏她後背上的肉,捏住,鬆開,捏住,鬆開。

    力道不變,速度不變。

    可是她心變了。

    她知道小昭后殺了她全家,她還無微不至的伺候小昭后,因為她不想死,想活。

    可是這一刻,小昭后要殺死那個冷宮皇后,她忽然不想活,想死了。

    因為她全家對她都不太好,本來是要把她賣給風月街一個老鴇的。

    她那時已經不小,眉眼卻還沒有現在清秀好看,只是普通。

    而那老鴇,收的是最低等的娼女,不在乎臉,只要身子骨硬朗就好,剛好,她就很硬朗,很能做事,在家裡的時候,她大娘總是讓她有做不完的事。

    有一個女子,攔了她父母,她成了藍家的婢女。

    她見過那個女子,眉眼大氣,說話溫柔,嗓音並不細,但是只要待在她身邊,就覺得安心。

    她覺得那段時間,她真的很是快活。

    後來,她又莫名其妙的成了宮女。

    當然,那時候,別人都不知道她是藍家出來的。

    她以為會有人喊她做什麼,實際上卻沒有。

    可能最終會有人喊她做什麼,只是藍家人來不及喊,就差不多死光了,除了那個女子。

    今夜,那個女子也會死。

    阿榮記得,她頭髮很長。

    被火燒的話,會很疼吧。

    就像她被剪斷舌頭的時候一樣,很疼。

    阿榮低著頭,眼神複雜,她想了又想,終究什麼都沒有做。

    她不敢。

    這一段時間,阿榮就又經歷了一生,終究死氣沉沉的懦弱的縮回去了。

    把心底的感激和恨都如數的收回去了,壓在身體最角落。

    繼續按摩。

    小昭後起身,沒有盛裝,她其實鼎鼎討厭盛裝,好累,她覺得一個人氣勢足夠,穿著中衣,也能讓天下人朝拜。

    是夜,小昭后出現在羲和宮門口。

    如同夜行的蝙蝠一樣,沒有人發現她的身影。

    是夜,神佑又爬地洞了。

    不過到了洞口的時候,她看到了那碎片,想到了自己經歷了什麼,有些沉默。

    於是她在洞口,多坐了一會。

    因為這時候,她有點難過。

    她不想自己這般難過的見她娘親。

    所以,她就聽到了屋子裡的談話。

    小昭后像個幽靈一樣走進屋子,她本來是可以光明正大進來的,只是稍後要讓人做的事情,不太好。

    若是讓人知道她來過,自然都知道是誰做的。

    雖然就算別人不知道她來過,也會覺得是她做的,但是一個有證據,一個沒有,還是有區別的。

    她是皇后,堂堂正正,自然不允許那些捕風捉影的謠傳。

    她又是女人,還是個小氣的女人,所以還是要來看一看,明知道不對,也要做的事情。

    她這輩子,做了第二件。

    第一件,是派殺手殺荊國皇后薄。

    第二件,就是現在,她要殺死申國的前皇后。

    現在想起來,可笑的是,她似乎對皇后,都很討厭,都想殺死,連熙國那個皇后瑰,看描述她的內容,小昭后都覺得是可以去死的人。

    她自己也是皇后。

    其實這一次不算做錯,因為按照正常,她一開始就應該殺死藍后。

    而不是留她到現在。

    遲了這麼多年,真是鬧心啊。

    小昭后踏進屋子,這時候,長發女子還沒有睡。

    她坐在窗前的桌子跟前。

    窗戶是開著的,可以賞月。

    雖然外頭沒有月。

    小昭後走進來,看到那女子穿的很乾凈的中衣,但是不新,那中衣漿洗了很多遍,都灰撲撲的了,就是宮裡最低級的宮女,大概也不願意穿這樣的衣服了。

    她正在細心的給自己梳頭。

    她的頭髮很長,她手裡的木梳,要好一會才能從頭梳到尾。

    小昭后覺得這種場景很怪。

    因為不說作為皇后,就是當年入宮的時候,一個妃子,她也不用自己梳頭,自然是有宮女給她梳頭的。

    所以她都忘記了自己梳頭是什麼感覺了。

    還有很怪的感覺,就是長發女子的眼神,太平靜,太柔和,根本不像一個瘋子。

    小昭后開口問道:「你在做什麼?」

    長發女子聽到聲音愣了愣,抬頭看到了小昭后。

    她笑容有點淡,開口道:「我在梳頭。皇上不在這裡,入夜了,你來我宮裡有何事?你可是想家了,你家鄉荊國是很遠,申國皇宮規矩多,就是我,想家也很難回去,你安心待這裡,有什麼需要都可以找我。」

    小昭后愣了愣。

    她記起來,很多年前,自己見藍皇后,藍皇后就是這樣跟她說話的。

    那時候,她很愛找皇后說話,像個離家的很遠的思鄉少女,她比皇后小很多,甚至有時候還會跟皇后撒嬌。

    皇后像個真正的長姐。

    安慰她,鼓勵她,絮絮叨叨的陪她說很多話。

    可是皇后哪裡知道,她過去,只是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的命。

    這件事很無恥。

    現在的小昭后想起來,依舊覺得難堪。

    這是她心底的斑,好在,過了今晚,這斑點就要消失,她會安心許多。

    她臉上露出了笑容,很純真的笑容,如同那年,她入宮時候一樣。

    「小昭,幫我梳頭吧,你梳頭梳的好。」長發女子壓根不知道危險,還是笑容滿面的把梳子遞了過來。

    小昭後接了過去,梳子有點暖,在那女子手中捏了很久。

    她輕輕的輕輕的,從長發女子的頭頂梳到了發梢。

    那年,她還是少女阿昭,她是皇后藍曦。

    現在,她是皇后,她是瘋子。

    她還給她梳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