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313章 下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凰后 - 第313章 下棋字體大小: A+
     

    陰天後,又來了一場秋雨。

    所幸,這場雨就真的只是一場雨。

    爆裂的下完了,把樹枝洗的亮亮的,就停了。

    及笄禮后的小公主,很無聊。

    是真的無聊。

    因為及笄禮后,意味著可以相看人家了。

    所以近日她有參加不完的宴會,見不完的人。

    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會,她決定去找一下小國師重煙。

    最開始小公主對國師是有好感的。

    到後來,她遇見了殷華,對小國師重煙,就只有對美少年的欣賞了。

    畢竟她見到重煙的時候,都只是半大的孩童,她也不可能會直接喜歡上一個小孩。

    她遇見殷華的時間剛剛好,不早不晚。

    小公主許久沒來了,現在小皇子也不在國師殿,老國師卻是在,小公主對老國師還是有芥蒂的,所以並不常來。

    今天突發奇想,過來看看。

    卻沒有想到,國師殿居然有客人。

    客人不是別人,而是鹿神佑的大哥,鹿歌。

    洛妃的四個養子,小公主最不喜歡的就是鹿歌,總覺得這個人很多心思。

    讓人看不透底,不好相處。

    此刻他笑吟吟的在國師殿里和重煙對弈。

    兩人在下圍棋,重煙執白子,鹿歌執黑子。

    一黑一白,很是分明。

    老國師居然沒有在看棋,而是在一邊能曬到太陽的地方,躺著曬太陽。

    他臉上多了很多老人斑。

    讓小公主很驚訝。

    聖國師一下子好像老了許多。

    傳說重家人都命短,聖國師算是命長的了,可是小公主還是覺得驚訝,就算命短,現在也最多四五十的樣子,怎麼會老成這樣。

    小公主過來,身邊跟著冬施。

    聖國師看到是小公主,很是溫和的笑了一下。

    「及笄了,不錯,你父皇邀我去參加你的及笄禮,可惜我年紀大了,腰不好,坐不住,所以沒有去,現在看到你,很不錯。」

    小公主心思很複雜,看了這個一臉斑的老頭,微微的點了點頭。

    重煙看到小公主來了,有些激動走神,很快就輸了。

    看著棋盤上的局勢,有點懊惱。

    他們重家人,號稱天下最會算,算學最好的人,自然圍棋肯定也是很好的,圍棋本來就是講究算力。

    可是他卻屢屢都輸給了阿鹿,很是鬱悶。

    今天好不容易有贏的契機了,沒有想到小公主伊仁居然會過來,結果又輸了。

    重煙有點惱。

    他不知道,就算小公主不來,他也贏不了。

    老國師早知道了,所以乾脆的躺在木椅上曬太陽,不看棋局,不想看自己的蠢徒弟被虐的那麼認真。

    說起來,在白骨山上的幾個少年。

    神佑不用說了,就是他命定的剋星。

    鹿尋也不用說,讀書過目不忘,國師幾乎是立即動了收徒的念頭,可惜對方不是重家人。

    還有鹿五,力大無窮,心思單純又通透,絕對是練武的好材料。

    不是那種假把式,是真的力氣很大,也不知道以前吃了什麼東西,力氣大成那樣。

    當然,最讓國師看不透的卻是這個說起來,真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有點的阿鹿。

    每日也都是掛著一個淡淡的笑容,很是操心的樣子,像是老好人,學習也不頂好,武力值自然也是尋常,可是老國師卻非常忌憚他。

    那種忌憚,是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不如說是直覺。

    反正就是那種感覺,所以老國師也說不清為何,他把皇宮的宮圖給了阿鹿。

    也不是鄭重的給,而是當做包禮物的包裝,想來那少年懂的,如果不懂,那就算了。

    少年阿鹿最近總找他的徒弟下棋。

    看著他的棋力,從最開始的生疏到現在能假裝贏的勉強,老國師都覺得心驚。

    總覺得有事要發生。

    可是隨著他的年歲增長,他也有心無力,不知道是何事。

    不過小公主及笄了,神佑也安然的度過了,說明那件事情解決了,雖然他不知道是如何解決的。

    可是就是解決了。

    所以,一夜之間,他的臉上的老人斑,都鬆弛了一些。

    他頭上包著一塊柔軟的布。

    是一頂特別造型的國師帽子。

    他還小的時候,還嫌棄他師父的帽子丑。

    現在重煙看自己,有時候也會有怪異的眼神,應該也是嫌棄自己的帽子丑。

    不過他已經明白了,這頂柔軟的帽子的作用。

    他在掉頭髮。

    不是一根兩根的掉,而是一片一片的。

    他右側頭頂已經有兩塊銅板大的空缺,頭髮像是憑白消失了一樣。

    他感覺,他的作用已經完成了。

    他的時代過去了,新的時代要來了。

    他只想多晒晒太陽,很溫暖。

    小公主這一刻都覺得老國師是個很溫暖無害的人。

    她聽到了重煙懊惱的聲音,重煙朝自己露出了一個抱歉的笑容。

    「我打擾你下棋了嗎?」

    「沒有,不是你,怪我自己。」重煙摸摸頭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小公主及笄那天,他沒能當面祝賀,那天人太多了,作為國師,他也只能在遠遠的祈福祝福。

    他知道會有這樣的情況,早就準備了禮物。

    禮物不算貴重,也算是很用心了。

    重煙自己手抄的祈福經,他用心刻在了佛牌上,可以隨身攜帶壓驚祈福的平安牌。

    這樣的牌子拿到外頭,一定有無數人搶著要,畢竟是國師親手做的,意義不一樣。

    事實上,重煙是先給小師弟做了一個,然後想起來,正好可以給公主做一個,作為及笄禮,也不錯的。

    於是做了兩個。

    公主很優雅的朝鹿歌點了點頭。

    算是打過招呼。

    這個人就是鹿神佑的親哥哥,果然是和鹿神佑一樣討厭。

    他很規矩的和自己行禮,然後再沒有多看自己一眼。

    自己的容貌雖然不說是絕美,但是崇拜者也眾多,可是鹿歌多看一眼的姿態都沒有,仿若她如無物一樣,還是讓小公主有點氣悶。

    不過稍後又想到他是鹿神佑的兄長,鹿神佑那鬼樣子,看多了,大概覺得誰都不好看了吧。

    公主心中妒忌,可是也沒法違心的說自己比鹿神佑漂亮。

    「公主找我可有事?」重煙從棋局桌子跟前站起來問道。

    小公主點了點頭。

    她的確是找重煙有事。

    「你給我做的佛牌可還有,我想送一個給我母后。」

    小公主開口道。

    她最近總覺得母后神情有點憔悴,第二日眼下有青黑,好像夜間沒有睡覺一般。

    母后心思很重,睡眠很淺,即使竭盡所能的保養了,眼角還是有細微的皺紋,還有嘴角的法令紋,很深。

    自己長大成人,那個養大她的女子就要變老,這種感覺實在不是很好。

    「沒有了,不過我可以再做,要稍等一些日子,我做好了送去給你,可好。」重煙問道。

    小公主點了點頭。

    卻也還是沒有走。

    她覺得這裡的環境很安逸。

    她又坐了下來。

    「我也下一盤吧,下五子棋可否。」

    小時候小公主總找重煙玩的,倒是很久沒有這樣了,這一刻,像是又回到曾經。

    重煙很高興的點頭。

    鹿歌也沒有走,留下來一起下棋了。

    兩兩對弈,輸的人下台。

    時光飛逝,執棋的手,被夕陽照到,小公主才發覺,居然已經傍晚了。

    她站起來,想伸一個懶腰,又想到跟前有人,所以忍住了。

    如她來的時候很高傲,走的時候她也很高傲。

    小公主和鹿歌聊天聊了很多句,因為她覺得自己知道了鹿神佑的秘密,只要還是秘密就是一個把柄,所以很有底氣。

    鹿歌回答的很認真很周全。

    完全不像一個少年,而像一個長者,他說話聲音很綿,很乾凈。

    似乎也不那麼討厭的感覺了。

    公主回去的路上,夕陽照著她的後背,整個裙袍金燦燦的,很美。

    冬施跟著小公主,落後小半步的樣子。

    小心的問道:「公主,你剛剛笑的好開心。」

    小公主被冬施這麼一問,有點不自在。

    「哪有,我剛剛哪有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