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90章 名揚天下的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90章 名揚天下的少年字體大小: A+
     

    臀部有些翹的少年,臉也有些圓。

    因為妹妹扮作男裝的緣故,小五於這方面是很有認知的。

    況且這個女孩扮作男孩,一點都不地道。

    沒有神佑扮的好。

    神佑很是自然,從來不扭捏。

    甚至小五,也時常忘記,神佑是妹妹,而不是和阿尋一樣是弟弟。

    看到神佑,時常會忘記去想她的性別。

    因為不管男女,都沒有人有她好看。

    這個少年,被人拍了一下。

    跳起來了。

    她那翹翹的臀部上,有了一塊泥巴手印,她的圓臉都要哭了。

    小五走過去道:「不能哭,一哭,你臉上抹的泥灰就被沖走了。」

    說著,又很體貼的把手裡隨手抓的泥,糊到了少年臉上。

    少年被糊的結結實實。

    再睜開眼,連長長的睫毛上,都沾著一點泥。

    然後就見對面鐵球少年,很是滿意的拍拍手道:「這樣就好了,沒有人能認出你了。」

    瞿柒很生氣。

    氣的發抖。

    她平時不是容易生氣的人。

    可是再次見面,被他糊了一臉泥巴。

    她很是委屈。

    什麼叫做沒人認出,他就一眼認出了自己。

    而且,少年給她臉上糊上泥巴之後,居然轉身就走了,再沒有後續。

    少年繼續坐在了那簡陋泥濘地上建的茶攤的小凳子上。

    少年身形強壯,那桌椅太簡陋,像是隨時可以被他壓塌。

    瞿柒氣的咬牙,很是委屈。

    她從小被人捧,哪怕也是有些身不由己。

    可是她是愉快的。

    即使在花樓長大,她也是如同千金大小姐一般。

    讀書識字生活,沒有人勉強她做什麼。

    這麼多年了,終於有人喊她做事。

    做一件,對她來說不算難的事情。

    肯定不難。

    只是去獲得一個少年的好感。

    這件事,對瞿柒來說,容易的和吃飯喝水一樣。

    可是,她還沒有接觸到那個少年。

    只是接觸到那少年身邊的人。

    然後,就被糊了一臉泥。

    泥巴居然有點咸苦,「呸呸呸……」她吐了幾下,覺得越發的咸了。

    周圍有人注意她,可是那個少年卻不再看她了。

    她一溜煙的消失了,像是從來沒有出現一樣。

    小五朝人群看了看,有點納悶。

    剛剛還在的,一會就不見了。

    不過也並沒有在意。

    阿尋和阿鹿還有隆推官,討論的並不久。

    半個時辰不到,就做出了決定。

    當然還是阿尋最初提出的那個看似荒誕的決定。

    不過,最開始隆推官是懷疑的。

    可是現在他卻完全接受了,甚至心中很是激動。

    他覺得自己有幸參加這樣一次治水,一定能名留青史。

    是的,青史留名。

    少年要把申河炸出一個口。

    少年要改變申河的流向。

    聽起來是一個瘋狂的決定。

    可是隆推官居然被說服了。

    他相信,其他人也會被說服的。

    一群人沿著申河前行,這些人並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

    但是他們知道,跟著那個小哥,今天能領到一個壯年的口糧,自己再省省,回去能餵給妻兒,吃個半飽。

    不餓死,是最大的目標。

    他們以前驕傲,江南人多,繁華。

    現在他們害怕,江南人多,吃的多,什麼都不夠吃。

    那八個差役,也被分配出去了。

    他們根本沒有機會靠近那個少年欽差。

    也沒有機會在那少年欽差在河邊感慨吟詩的時候,不小心推一把。

    因為少年欽差不吟詩。

    他分配完任務,居然在馬車裡睡著了。

    睡的很熟。

    有呼嚕聲。

    他身邊有個背著鐵球的少年守著。

    同時,也有一份詳細的治水疏章,送向了申國朝廷。

    朝堂震驚。

    「申河改道,生靈塗炭啊,嘴上沒毛辦事不牢,臣肯請皇上治那少年死罪,不會辦事,去辦事,才是真正的壞事。」

    「申河千百年從未改道,此舉實在荒唐。」

    「妖妃的養子,也是妖人,皇上實在是錯信了人。」

    「王大人應該負全責,當初要不是王大人隨意舉薦,豈會發生這樣禍國殃民之事。」

    「申學宮也有舉賢不能的過錯,皇上定要嚴懲這種事啊……」

    眾臣子吵的唾沫橫飛。

    但是基本是上一致的討伐,甚至有要求嚴懲戶部的王大人。

    此人舉薦不利,也不配為小皇子的啟蒙先生。

    只有戶部不吭聲。

    工部的人跳的極其歡。

    江南水患讓他們頭都抬不起來,現在終於有背鍋的了,而且不負眾望,背鍋背的很認真紮實。

    只是幾乎是被眾人指責,唾沫都快吐臉上了,王大人居然還是一點不慌張。

    一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模樣。

    申皇看到亂糟糟的吵架,很是煩惱。

    少年欽差寫的奏疏很好啊,他都看的明白,條理十分清晰,比以前工部那些人交上來的東西好多了。

    工部交上來的治水策論,複雜又玄妙,他都看不懂。

    看不懂也不好說,只能含糊的過去了。

    第一次能看懂,這群臣子居然說不行。

    在智商這方面,申皇還是相信他的的臣子們的。

    這些人讀書讀一輩子了,沒道理不如一個少年。

    可是現在結果還沒有傳來。

    而且那少年是神佑的哥哥,自己若是治罪的話。

    申皇想到了那個因為冷盤都會哭的孩子,很是糾結。

    他最近滿腦子都是那少年,連宮裡接二連三的喜訊,也沒有讓他很開心。

    要不是最近事情實在多,他都想把那孩子再喊進宮裡來。

    不對,最近他哥哥們都去治水了,只有他一人在山上,應該召他進宮才對。

    申皇這樣一想,瞬間眉頭舒展開了。

    ……

    昭和宮,小昭后拿著一份謄抄的奏疏,看的十分認真。

    連小公主都走到跟前了都沒有注意。

    小公主也從來不避嫌,看到母后看的奏疏,很是驚訝。

    她沒有關心過申河是怎麼走的,因為她又不懂那些,關心也沒有用。

    可是此刻看到這份和其他奏疏不一樣的東西,反而像是現代的公文。

    條例清楚,每條標註一二三四。

    甚至裡頭還有簡單的畫圖。

    讓小公主震驚的是那圖。

    她好像看過。

    她見過的申河圖就是圖上改過的樣子。

    她這才驚訝,原來申河是現在才改道的嗎?

    「母后,這是誰寫的,好厲害。」小公主好奇的問道。

    小昭后不是純粹的後宮女人,自然也能看到這奏疏的厲害之處。

    可是沒有想到,這份奏疏居然能讓自己那向來瞧不起天下人的女兒說厲害。

    那大概是真的厲害了。

    ……

    馬車門口,沒有多少人。

    因為顯眼,其他人不會輕易靠近。

    不過那個翹臀的,一臉泥的少年又來了。

    「喂,要不要吃的?」少年提著一個食盒。

    小五搖了搖頭,掏出了自己行李袋裡的兩個黑饃饃,並且分了一個給少年。

    少年嫌棄的看著黑饃饃,連連搖頭。

    「你若是敢打開食盒,一會就會被人碎屍,不僅僅搶走你的吃的,還會吃你,這些人,都餓極了,他們沒有見過獅子頭。」小五舉著黑饃饃道。

    少年接過了黑饃饃,委屈的坐在一邊,撕開一塊,用力的嚼,嚼了許久,居然有一點甜味。

    比花樓的大餐,還甜。

    陽光有些烈。

    忽然轟隆一聲巨響。

    地動山搖。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