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81章 再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81章 再見字體大小: A+
     

    大和尚誤會了。

    申學宮的知了,往日也是很吵的。

    而且喜歡跟書生的讀書聲比大聲。

    只是前些日的那場雨,實在太大。

    那些個在地底修鍊了十八年,跑到樹上,能活十八天的知了,終究是熬不過大雨。

    清晨,掃地的人,已經掃掉了很多翻身的大知了。

    靜靜的躺在雨水泥地中。

    有些可憐。

    雖然再過幾日,他們也會死。

    可是提前這幾日,還是很可憐。

    不應該啊。

    掃地的人,一邊掃一邊搖頭。

    大和尚抱著書,書用油皮紙包著,以防止被淋濕。

    他本來是背著的。

    到跟前了,他想快點把書交還給對方,然後好趕路,去追師弟和師父。

    所以現在他抱著書。

    小童子幫忙敲門。

    然後和和尚一起站門口等。

    中午,正常都是在午休。

    不過大和尚說,他有急事。

    小童子還是帶他過來了。

    出家人不打誑語,大和尚應該不會騙人。

    有人敲門。

    神佑去開門了。

    本來午休,她會睡的有些沉。

    只是今日,殷雄走了。

    莫名還是覺得有點傷感。

    畢竟分離,不是一件美事。

    分開后,總會有些擔憂。

    擔憂對方過的好不好。

    也擔憂再見的時候,會不會就陌生了。

    甚至還擔憂,再也見不到了。

    神佑很早就體會了這種分離。

    就像那年離開蠻荒一樣。

    所以儘管理解,但是情緒卻難以控制。

    聽到敲門聲,她就起來了。

    身上的衣服都沒有變。

    還是申學宮的宮服。

    黑壓壓的呢絨布,很是柔軟。

    雨天也不冷。

    她開門,看到了申學宮的門童,還看到了大和尚。

    有些驚訝。

    門童看到神佑的眼神,顯然是認識大和尚的。

    大和尚沒有說謊。

    他雖然想逗留,可是大和尚表情隆重,顯然是有話要說。

    他就告退了。

    「阿八師兄,你找我有事嗎?」神佑好奇的問道。

    她有些驚訝,十七的師兄怎麼會來申學宮找自己。

    「十七呢?」

    「十七讓我來還書。」大和尚把書遞過去。

    就是神佑的課本,並不是什麼奇怪的書。

    神佑懶憊,有時候課本上先生布置的作業,她都懶得做。

    當然,最終還是會在期限前,狂趕作業。

    她班上的同學,有好幾個都和她這樣。

    一起拖到最後時間趕作業。

    前幾日她進宮了,本來要見十七的,自然沒有見上。

    回來約了今天要見的。

    倒不是刻意約,而是神佑今天要用這課本了。

    兩人相處的很是平常。

    沒有一點漣漪。

    哪怕是擁抱過。

    哪怕是解開過對方的衣服,又給合上,重新打結。

    都是平常的事情。

    在十七看來,是理所當然一樣。

    神佑也覺得理所當然。

    兩人之前有一些秘密,其他人不知道的秘密,所以會親密一些。

    看到少年接過書。

    大和尚鬆了一口氣。

    事情做完了,他就要走了。

    不過隨即又定住。

    「鹿施主,你看看是這些書嗎?」畢竟是還東西,要還對人,也要還對東西。

    神佑經過這一提醒,倒是把問題給忘記了。

    大和尚很隆重。

    神佑也很認真的打開油紙包。

    裡面有兩本書。

    就是她借給十七的。

    她點了點頭。

    大和尚於是就準備走了。

    「書還你了,我回去了。」

    大和尚走的很利落。

    極快。

    居然比那小童子先到申學宮門口,先離開了。

    神佑拿著書,剛剛翻書的時候,就看到了裡面有一頁有字。

    十七也不愛做筆記。

    他的記性好,經文都能全部如數記住。

    神佑也不愛,因為懶。

    那字,應該是十七的。

    因為內容,就是十七的。

    不是幫忙做筆記。

    是一封信。

    一封寫的略微匆忙的信。

    字跡的勾勾點點都有些尖銳。

    不像是十七的性格。

    十七是一個很溫暖直接的人。

    至少神佑覺得是那樣的。

    但是這些字,很急。

    ……

    小和尚身在雨幕中。

    甚至連車馬都沒有準備。

    有一匹白馬,駝著一部分經書。

    老和尚和他都是步行。

    進城的時候,他們還有馬車的。

    走的時候,只有一匹白馬了。

    雨中,小和尚走的很快。

    他想,此刻,神佑應該看到他留下的話了吧。

    那個身上有火龍的少女。

    此刻會有什麼表情。

    她會不會很委屈。

    會不會不開心。

    會不會眼中含淚。

    他雖然是個和尚。

    可是他也答應過她,將來要普度眾生。

    她說她就是眾生。

    將來是什麼時候?

    是明日,還是後日?

    想到這些,小和尚的步伐越發的快。

    老和尚始終如一,卻一直穩穩的跟著。

    ……

    「神佑,我要去普度眾生了。」

    第一句是這個。

    然後是一個點。

    很深的點。

    「我俗家名叫做雲,我姓荊。下次你若再見到我。我若騎著白馬,蓄著長發。你要認出我。

    我實際,還是那個叫做十七的和尚。」

    神佑抱著書,信真短。

    什麼都沒有說。

    神佑看著面前,又下雨了。

    雨淅淅瀝瀝的下個不停。

    十七走了。

    雨天並不適合出行。

    但是似乎很適合告別。

    因為雨天告別,若是捨不得,想流淚,可以假裝說,那是雨。

    只是十七,都沒有來告別,就走了。

    神佑還沒有來得及和他分享,她的溫暖。

    還沒有來得及告訴他,愛能讓人得道。

    不過想來,十七那麼聰明,一定會知道的,說不定他已經有答案了。

    ……

    在大雨中,大和尚也離開了申城。

    到申國朝堂上吵架吵的塵埃落定的時候。

    那座聖廟已經人去廟空。

    只留下淡淡的香火氣。

    還有那橫樑被香燭熏的黑乎乎的痕迹。

    申皇瑥得知這個消息很是憤怒。

    還不如當初說的,殺了呢。

    那些臣子,也很是羞愧。

    被申皇瑥可勁的嘲諷了很久。

    不過文臣最厲害的一點不是打嘴仗,而是唾面自乾。

    他們被人罵的時候,一點都不委屈。

    總能昂首挺胸。

    畢竟只是被罵罵,又不是去死,於文人來說,實在不算事情。

    再到又一次朝會的時候,那個報喜的小太監喜氣洋洋的再次出現在朝會上。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賀貴人懷孕了。」

    申皇很是高興,最近他感覺自己確實是很操勞了,不過果然是有收穫的。

    不待他笑容揚起,朝廷上忽然八百里急報。

    「申河決堤,江南八鎮被淹,死傷無數,荒疫橫行,屍骸都快衝到了申城門口了。」

    眾臣揭帽思哀。

    朝臣眾默。

    沒有人敢開口說可以治水。

    申河水患自古都是一個大難題。

    此刻,戶部的王如意大人,如今的小皇子的啟蒙先生,忽然站了出來。

    「臣舉薦一學子,此人大才,可治水。」

    ……

    PS:這一章寫的不是很滿意。總覺得小和尚的告別,應該比較特別。不過大概,我不捨得他們真的告別吧,反正很快會再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