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80章 還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80章 還書字體大小: A+
     

    雨還在下。

    黑衣人的衣服應該很吸水。

    雨水落在他們的頭上,沒有濺起來水珠。

    也沒有形成漂亮的水珠子。

    就是沉沉的下了。

    沒有了。

    應該是不好受的感覺。

    但是所有黑衣人,都沒有動。

    如他們的氣息一樣,都非常安靜。

    香火也依舊有。

    這座聖廟從來沒有燃燒過這麼多香燭,第一次,有很濃的香火氣。

    只是面前,這氣氛,並不和諧。

    黑衣人,雖然是跪拜,但是身體的姿勢,都是隨時可以跳起殺人的姿勢。

    很利落。

    然後他們聽到那小和尚,也就是他們的荊國皇子,輕輕的嘆息了一聲。

    「還是十七好聽啊,就像師兄,阿八的名字,也好聽。」

    黑衣人不明白,這時候小和尚感嘆名字做什麼。

    不管叫什麼名字,他就是荊國唯一的皇子,都必須回去。

    荊國需要他。

    小和尚的重瞳,就證明了他是荊國的皇族。

    傳說有重瞳的皇,才是真正天地認可的皇,能夠帶他們荊國走向真正的繁榮強盛。

    然而他們是荊皇銳的手下。

    若是這個和尚聽話,他們會好好把他帶回去。

    若是不聽話,打斷腿,讓他聽話,再帶回去。

    「荊雲,也好聽的。」大師兄受了誇獎,就容易害羞,連忙回道。

    小和尚點了點頭。

    「好吧。」

    他在說,荊雲好聽,也在說,他同意回去。

    那些黑衣人鬆了一口氣。

    能不打最好。

    畢竟讓荊國唯一的皇子記恨,不是好事,誰知道未來如何。

    十七原本想去和神佑告別。

    現在他知道,他去哪,這些黑衣人都會跟著的。

    他不想這些人,看到神佑。

    因為這些人,身上有真正的殺氣。

    他微笑的道:「師兄,我和師父先走,你幫我去把我的書還了吧。」

    大和尚知道師弟從申學宮借書看。

    點了點頭。

    「要言而守信,書是一定要還的,你們先走,我腳程快,還了書,就來找你們。」

    小和尚就這樣,當真就走了。

    沒有收拾行李什麼的。

    本來,他也沒有什麼行李。

    老和尚的行李是很多的經書。

    這些經書,十七都背下來了。

    老和尚還是帶上了。

    反正黑衣人很多,背點書,應該沒有問題。

    書,讓師兄還了,他沒有牽挂了。

    香燭點完了,老和尚也沒有牽挂了。

    在大雨匆匆的時候,老和尚和小和尚,出了城,一路向北。

    黑衣人依舊隱匿著。

    只是身上背著經書,有點不舒服。

    申國皇宮裡,小昭后提出殺和尚的意見,終究被否決了。

    不過也再次證明了小昭后真的是一心為了申國。

    以前還有謠言,小昭后是荊國送來的細作。

    當然,是很早的謠言了。

    那時候小昭后還不是小昭后。

    申國人辦事講究圓滑,潤物細無聲之間能把事情辦好,最好。

    這麼多年申國的繁華都證明了,這種治國之道的正確。

    武人治國只會戰火紛飛,民不聊生,文人治國,才能強國富國,百姓才能過上安穩的日子。

    這是申國文人最驕傲的一點。

    人驕傲了之後,總難免有些膨脹。

    於是做事,就有些隆長的規矩。

    從禮部尚書十萬火急的提意見,到下去落實,選誰去做這件事,做這件事的人要任什麼職務,從禮部選還是從九卿選,還是從六部其他部門。

    難免要一翻利益爭奪。

    這是一件露臉的事情,辦好了,說不定會流芳百世。

    能被寫上史書。

    這是文人最喜歡乾的事情。

    這個爭執有點久。

    所以大和尚,能夠從容的拿著書,去申學宮。

    不過也因為大和尚露面。

    更讓那些監視的人,放鬆了警惕。

    大和尚爬不了懸崖。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十七和神佑這樣,輕鬆的從蔓藤上下懸崖。

    所以大和尚只能去申學宮。

    不過他沒有什麼特殊的身份,他只是一個和尚。

    要進申學宮找人,也需要答題。

    大和尚有點緊張,自己只是會念經,經文都背不下來,答什麼題啊。

    不過還是念了一句阿彌陀佛,按照他們的規矩來。

    因為師弟說了,務必要把書當面還給他,給他當面道聲謝。

    好在,雨天來申學宮遊覽的人不多。

    也不需要等待。

    大和尚直接抽到了一個問題。

    看到那個問題,大和尚有點驚訝。

    然後很歡快。

    那張紙上寫著:「申學宮門前有幾座廟。」

    他不擅長寫字。

    能識字是因為要念經。

    總不能看不懂經文上的字吧。

    所以跟著師父識字了。

    此刻他拿著申學宮門口的炭筆。

    據說也是申國公主發明的東西,很是便捷。

    不需要細細的磨墨,就可以用。

    當然,文人書寫的時候,還是用毛筆。

    畢竟一支精心做成的毛筆,那柔軟的毛,蘸著飽滿醇厚的墨汁,寫出來的字,本身就是一種賞心悅目。

    他握拳,拿著炭筆,他以為是和毛筆一樣的,使勁很輕,但是動作隆重。

    所以第一筆,沒有寫出東西。

    他發現這筆是硬的,碰觸到紙上,有點硬。

    於是稍微用點力,畫上了一橫,又在那一橫下方,再畫了更長的一橫。

    不過有些緊張,因為是在申學宮門口寫字。

    這可是天下最有文化的地方了。

    所以這個二字,寫的有點歪歪扭扭。

    實際他應該寫成貳字的。

    只是那個字有點難寫,他認識,但是怕寫錯。

    保險還是寫了兩橫。

    但是意思對了。

    果然,把紙交過去之後,申學宮的門就開了。

    有個小童子,領他進門。

    小童子話有點多,很活潑。

    「大和尚,你也想讀書嗎?你為何來啊?你來化緣嗎?」

    大和尚看到對方,心想,這個小童子,不適合出家。

    太吵太鬧。

    佛主都會被吵的受不了。

    忽然又想起來,那座建好沒幾年的小聖廟,又空了,那菩薩會很寂寞吧,大概很需要一個這樣愛說話的童子。

    可是自己都走了,化了這小童子,誰來教他念經?

    大和尚忍了忍,終究沒有說別的話。

    只是道:「我找神佑,鹿神佑。」

    小童子聽到這和尚居然找的是鹿神佑。

    臉上迸出了歡喜的神色。

    很是開心。

    「你居然認識神佑,他可漂亮了,騎馬騎的好,讀書讀的好,他還有幾個哥哥也很好。」

    大和尚點了點頭。

    師弟認識的人,自然是極好的人。

    至於漂亮,大和尚只是覺得那人,很有佛相。

    小童子人很活潑,很聒噪。

    不過好在,他走路也極快。

    蹦蹦跳跳。

    就領著和尚找到了人。

    因為是中午,這時候,應該是在生舍。

    大和尚走到了生舍門口,靜悄悄的,心裡想著,這就是申學宮啊,連樹上的知了都有文氣,似乎很是安靜。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