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79章 聖廟的香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79章 聖廟的香火字體大小: A+
     

    風吹雨打。

    龐大的申國皇宮都被蒙上了一層厚厚實實的灰雲。

    讓人看不清裡面,更顯得神秘恢弘。

    天人廟那經久不息的香火,也沒有平日旺了。

    太濕了,殿外露天的香都點不著了。

    而雨天,上香的人也就少了。

    沒有香客,就沒有香油錢。

    偌大的天人廟,要點起煙氣衝天的香,還是很花錢的。

    所以,今日的天人廟,香火氣很淡。

    相反,那茅草小徑上的聖廟,今天居然香火旺盛。

    老和尚讓大和尚把廟裡存的香燭都搬出來。

    在一尊小泥菩薩跟前,一根一根的蠟燭都點了起來,一把一把的香燒了起來。

    小小的聖廟上空,香火旺盛。

    「師父,都點完了怎麼辦?我們快沒有銀子買了,又沒有香客來送香油錢。」大和尚一邊點,一邊忍不住抱怨。

    雖然有點不敬重菩薩。

    可是大和尚是聖廟裡操持家務的人。

    他要管師弟和師父的吃喝,總是更在意這個。

    老和尚手裡捻著一串佛珠。

    一百零八顆的佛珠,其中有一顆,顏色不一樣,略微白一點。

    但是大小一樣,不仔細看,也看不出區別。

    捻在手裡卻是能感覺到的。

    其他珠子輕一些,那顆珠子重。

    其他珠子熱一些,那顆珠子涼。

    「不點,也浪費。」老和尚聲音很輕的念叨了一句。

    他的身子更佝僂了。

    常年念阿彌陀佛,一心向佛,本應該頭臉高昂,可是他卻越發彎腰駝背。

    整個人像一個單薄的問號一樣。

    小和尚出乎意料的很安靜。

    沒有問師父為什麼,也沒有跟著大師兄一起嘮叨。

    他整個人,和聖廟的其他兩個和尚相比,就像老和尚手裡那串佛珠里,更重更涼的珠子。

    師徒三人,點滿了蠟燭和香。

    巨大的煙從小廟裡徐徐升起。

    風雨都沒有蓋過去。

    場面很是宏大的感覺。

    一時間,師徒三人,都望著這場面。

    有些安靜。

    從建這座小廟開始,哪怕掛上聖廟的牌子,這裡也不像廟,就像個民居。

    這一刻,才真正像是一座廟。

    有香火氣。

    大和尚忽然想起了曾經蠻荒上的聖廟,每日也是這樣,香火氣十足。

    一排排的蠟燭,一排排的香。

    蠻荒的人,都很虔誠。

    可以自己不吃喝,但是一定要去聖廟供上香火。

    現在蠻荒的聖廟都不在了。

    據說那些吡鷹也遷移走了。

    沒有了跋山涉雪,才可以走到的聖廟,不知道蠻荒的人,如今拜的什麼佛?

    給誰燒香?

    給誰點火?

    一時間,向來神經粗大的大和尚,淚流滿面,他想念師兄師叔師弟們了。

    不知道他們的亡魂,有沒有人超度。

    老和尚看不清表情。

    如往常一樣。

    不過大概是靠香火太近了。

    熏的眼睛也紅了。

    小和尚沒有眼紅。

    只是忽然開口問道:「師父,我們是要走了嗎?我可以去和神佑說一聲嗎?」

    大和尚聽到師弟的話,驚的瞪大眼。

    眼中的淚珠都止住了。

    老和尚沉默了一會,念了一句:「阿彌陀佛。」

    然後對著小小的聖廟,喊了一句:「出來吧!」

    果然,居然有數十個黑衣人,也不知道從哪裡出來了。

    像是憑空出現一般。

    這些人,只有一雙眼露在外頭。

    都是面無表情。

    可是抬頭看到那小和尚的左眼重瞳,他們眼中都有驚喜。

    迸發出異樣的神采。

    藏都藏不住。

    一群黑衣人齊刷刷的朝十七跪下,整齊劃一的道:「屬下來接皇子回宮。」

    小和尚沒有驚的後退。

    他是個性格很溫和的人。

    他是個和尚。

    不是皇子。

    這些人跪拜的不是他。

    所以他沒有後退。

    他知道薄后死了,他也知道了那個荊國的太子死了。

    他見過薄后,所以他會覺得傷心。

    枯坐了一天。

    發現天地沒有什麼改變。

    顯然,一個人的死亡,並不能改變什麼。

    日落月升都照常。

    他沒有見過那個太子,所以並沒有覺得有多少傷心。

    並不是他絕情,沒有見過,沒有關係,也就是陌生人。

    出家人四大皆空,他做不到。

    但是對一個陌生人的死生出很多痛苦,他也沒有感受到。

    是有一點難受,有一點擔憂。

    只是修行的一種情緒而已。

    他的珠子送給了那個女子,如今的重瞳,已經沒有辦法刻意掩蓋。

    除非心緒安寧,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做。

    不過,那樣的時候,極少。

    有時候和神佑在一起的時候,會像個平常人一樣。

    大概那時候,真的很輕鬆。

    這個時候,他感覺有點荒謬。

    荒謬也是一種情緒。

    「我若不回去呢?」小和尚問。

    為首的黑衣人低著頭道:「皇上說讓屬下一定要帶您回去,您若不回去,屬下會殺死這個老和尚和大和尚。」

    小和尚看著黑衣人,雖然全都是跪拜的姿勢,可是卻也是包圍的姿勢。

    小和尚沉默了。

    大和尚走到了前來:「師弟你別怕,你不想去,你走,你能走掉,我保護師父。」

    時間匆忙,他沒能拿他的鐵棍,手裡只有就近撿起一把掃把。

    這時候忽然想到自己在蠻荒遇見的少年。

    那少年身上背著的兩個鐵球就極好。

    少年即使瞌睡,鐵球都一直背在身上。

    若是自己也是用鐵球的,現在就不愁沒有武器了。

    掃把重雖重,可是不是武器。

    他這樣想的時候,忽然感覺,師父打了打他的肩。

    他低頭望去,他由於緊張,抓掃把抓的太緊。

    掃把外頭一圈的稻草抓破了,露出了裡面黝黑的棍子。

    居然,這把有些重的掃把,就是一根鐵棍。

    他面露驚喜。

    他擅長使棍。

    有了這個,他的把握又大一些了。

    老和尚此刻也破天荒的直起了身子,從單薄的問號變成了筆直的感嘆號,滿是皺紋的臉上的那雙眼,如利劍一樣。

    他跨出一步,站在大和尚並肩,雖然矮大和尚一個頭,卻也散發出強大的氣勢。

    兩人,一起擋在了小和尚面前。

    小和尚忽然開口問道:「師父,我的俗家名叫什麼?」

    老和尚那渾身的銳利,一下子就鬆弛了下來。

    老和尚猶豫了一下,開口道:「雲,荊雲,那個女施主,希望你像雲一樣,自由自在。」

    接著他的話就快了許多。

    「你的襁褓上有祥雲,很是吉利,那天,也很暖。」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