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73章 夜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73章 夜會字體大小: A+
     

    深秋,本來是賞落葉的好季節。

    不過因為連綿的雨水,落葉都泡爛了。

    殷雄收到了家信。

    殷華也自然收到了。

    在申國這幾年,他混的很是如魚得水。

    申國果然是一個朝中有人好辦事的地方。

    何況他的靠山是小公主。

    申國最尊貴的女子了。

    當然殷華沒有找小公主實際幫忙。

    他只要認識小公主,並且和小公主關係不錯,其實就已經是最大的幫忙了。

    殷華玩世不恭,但是內里卻是個真正的生意人。

    要離開申國,他要跟小公主告別。

    畢竟這是一項很好的資源。

    所以他給小公主傳遞了想見一面的消息。

    以前他也傳遞過這樣的消息,正常,小公主都會晚幾天答覆。

    殷華明白,作為一個公主,擺這樣的架子是理所應當的。

    只不過這次若再晚幾天,下次見面就不知道要何時了。

    兄長寫信來催,一定是有急事的。

    他這幾日整頓商行,隨時就準備回了。

    卻沒有想到,這次小公主沒有矜持的晚幾天答覆,而是當天就出來了。

    倒是把他嚇一跳。

    天已晚。

    夕陽都落下了。

    宮裡門禁應該很嚴,殷華知道申國不像熙國。

    熙國皇宮因為四大大家族的緣故,都被滲透乾淨了。

    而申國皇權還是很重的,小公主不應該夜行。

    殷華看到小公主前來,本來就意外了,再見小公主紅著眼,更是驚訝。

    外頭還下著雨。

    雨水淋濕了小公主的裙擺。

    還濺上了泥點。

    使得這個平日很是驕傲的小公主看起來楚楚可憐。

    殷華很是嚇一跳。

    他向來有風度,沒有立刻安撫他,而是派了婢女給公主洗漱梳洗。

    自己避嫌,到外頭大廳等她。

    等的時間有點久。

    一爐香燒了半爐了。

    公主居然真的大大方方的洗漱了一遍。

    熱水的煙氣蒸的她的小臉紅撲撲的。

    頭髮也有點濕漉漉的。

    殷華微微皺眉。

    他的婢女應該知道要把人頭髮弄乾的。

    婢女低著頭,躬身後退。

    並不是她們沒有做,而是公主拒絕了。

    「秋雨涼,頭髮要濕著的話,容易得風寒。」殷華站到了小公主身後,拿著一塊柔軟的白布,把公主按在了椅子上,用白布包著公主長長的黑髮,輕輕的揉搓。

    除了最初用手按住公主的肩膀,碰觸了一下,之後再沒有逾越。

    濕漉漉的頭髮上的水珠一點點的被白布吸干。

    頭髮還是有濕意,但是不再滴水,發梢處也有點幹了。

    殷華做這事的時候很認真,很專註。

    屋子裡,有公主送給殷華的大鏡子。

    坐在公主的位置,可以看到半邊。

    因為角度不是剛好正對著,而是斜著的。

    所以可以看到大半的側面。

    她看到自己身後,有個長發男子,認真的在幫她擦頭髮。

    很是親昵。

    很是莊嚴。

    小公主只覺得自己的肩膀沉沉的,剛剛被他兩隻手按過的地方,發燙的感覺。

    兩人關係很熟悉了,但是沒有到今天這個地步。

    小公主是有表現出好感,但是更像是姑娘炫耀自己的美自己的好。

    每次都是打扮的很好,很有準備的來見殷華。

    她內心裡想征服殷華,用自己,而不是公主的名號。

    不過殷華對自己,一直也保持著距離,並沒有逾越。

    今天這樣,還是第一次。

    小公主今天很不開心。

    母后的安撫,並沒有安撫好她。

    母后並沒有對她坦誠,還是有秘密。

    她並不要那種我是為你好不告訴你真相的狗血,她只想知道真相。

    她很苦惱。

    母后的不坦誠,讓她覺得她在宮中孤立無援。

    恰好殷華找她。

    她就來了。

    「我要走了,這個月中旬應該會動身。」

    小公主還沒有開口說話,殷華倒是先說了。

    小公主腦子頓了頓,然後想到,中旬,現在不就是中旬了嗎?

    「為何……為何這樣急著走。」小公主太驚訝了,開口問出來,才驚覺自己有些失禮,不妥。

    要走肯定是有事,自己如何能問是什麼事。

    「我是說,雨天,行路難,待過一陣子雨停再走,會好一些。」小公主為自己解釋了一句。

    「家兄來信,應該是家裡有急事,連我侄子也要一塊回去。」殷華也解釋了一句。

    小公主就有點心神不寧了。

    古時,交通不易。

    一走,也可能是永別。

    可是她完全沒有準備好。

    她心神不寧的盯著自己的袖子看。

    殷華看她看衣服。

    又解釋了一句:「家中沒有女子,這是我給我侄子準備的新衣,他還沒有穿過,你穿也很好看。」

    「啊!」

    小公主這才低頭看自己的衣衫,這時候的衣衫男女都很繁複,剛剛她穿衣的時候的確心中還咯噔了一下。

    殷華家裡怎麼會有女裝。

    粉色的厚絲綢布料。

    衣服針腳到圖案,都極其華麗。

    這會子聽到殷華說是他那容易臉紅的侄子的,小公主倒是笑了。

    心中那有的一點點芥蒂也消失了。

    只是想到對方居然要走了。

    又憂傷起來。

    「你為何不開心,女孩,不要有太多心思,多笑才好看。」殷華很會撩妹,擦著頭髮,忽然就進入了撩妹的模式。

    雖然他今天沒有刻意打扮,沒有想過小公主會來。

    但是平日他都是很注重打扮的,在家也穿的不錯。

    而且沒有那份刻意,反而隨性一些。

    額頭的頭髮隨意的散落,很有名士風流。

    他的屋子也有一整面的琉璃牆。

    刻意看到院子外頭的景色,卻吹不到風雨。

    天黑了,院子里,燈籠一盞一盞的亮起來,昏暗的燈光很是柔和。

    稍微消除了一點點陰雨。

    小公主站在琉璃牆面前,看著外頭,沉默不語。

    殷華也就站在他身邊。

    婢女們都下去了。

    就是小公主的貼身宮女冬施也在屋子外頭。

    由於透明的琉璃牆,倒是並不可能會發生什麼。

    只是此刻,屋子裡就剩下公主和殷華。

    「我快及笄了,你什麼時候還回來,可以來參加我的及笄禮嗎?」小公主忽然轉身,正面對著殷華問道。

    殷華看著目光灼灼的小公主,心跳有點加快。

    小公主這是什麼意思?邀請男子參加她的及笄禮?

    公主的及笄禮,也只有公主的長輩,公主的閨蜜,外男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能的就是公主未來的夫婿。

    殷華想到這意思,倒是吃了一驚。

    「你是公主,我……」殷華想說我配不上你。

    可是沒有說出口。

    他的話,被一隻柔軟的小手捂住了。

    他的身體,被一個嬌小的身體抱住了。

    抱的很緊,很用力。

    牆外的雨大了。

    燈籠被風吹的搖搖擺擺。

    齊劉海的宮女冬施,裙擺被雨打濕了,她往屋檐里躲了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