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61章 皇宮的生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61章 皇宮的生活字體大小: A+
     

    御書房裡的熏香,今日有些濃了。

    因為皇上在裡面待的久了。

    申皇瑥顯然不是一個很勵精圖治,雄才大略的皇上,不過是運氣好。

    成為了皇帝。

    運氣好,擁有了天命之女,國泰民安。

    眼下,顯然好運氣還在他這裡。

    心頭大患荊國的唯一的太子居然出事了。

    簡直是上天在眷顧他。

    所以平日在御書房並不是很坐得住的申皇,今日難得的坐了一天。

    有點興奮。

    大概是幸災樂禍。

    當然這種情緒,作為皇上,是不好表現出來的。

    但是實在忍不住。

    所以兜圈子兜了許久。

    他終於問了一個問題……

    荊國的太子,死沒死,不是國師能回答的。

    聖國師也不行。

    擅長推算,並不是無所不知。

    況且就算知道了,說這個有何意義。

    荊國的強大,不在於荊皇有個聰慧的太子,而在於荊皇自己,在於荊國軍隊,荊國民心。

    可是申皇不懂。

    看到聖國師搖頭,申皇有些遺憾。

    不過也能諒解。

    聽說荊皇把皇子隨時都帶在身邊,別人都不知道虛實。

    若是國師這個都能知道,他恐怕又會多了一份疑心,自己做什麼事,國師會不會也會知道?

    還有荊皇很是變態,誰知道太子是活著,還是跟薄后一樣,被燒成灰裝起來了。

    「咳咳,有臣子建議,應該把平安給皇后教養。」申皇瑥忽然道。

    事實上一直有臣子說這事。

    上一回,因為小昭后突然生病了,作罷。

    現在小昭后病基本好了,又出了荊國太子的事情,李平安作為申皇唯一的皇子,必須要重視起來了。

    每每提起這個孩子,申皇瑥都覺得有些彆扭。

    因為李平安長的真不怎麼樣。

    自己容貌俊美,樂貴人雖然沒有其他妃子那樣驚艷,至少也是小家碧玉的動人,臉略圓了一些,有虎牙也很可愛,臉上的小雀斑,在白白圓圓臉上,都算是可愛。

    可是李平安只是取了他們二人的缺點的感覺。

    圓臉,雀斑,黑,塌塌眉,扁扁嘴,總的來說,真的是丑。

    即使是自己親生的,各種證據都做不了假。

    申皇還是有點不願意。

    不想看見那小孩。

    尤其那孩子還笨的可以。

    說話走路都比普通孩子遲許久。

    記性也極差。

    開始的時候申皇聽到國師願意親自教養,還很激動。

    以為國師看中了他的兒子。

    歷來,被國師看好的皇子,最後,肯定是能登大寶的。

    所以也去看了幾回。

    不過越看越失望。

    那孩子……不提也罷。

    幾乎是申皇的陰影了。

    申皇愛美。

    宮裡更是美人無數。

    年輕的太監宮女容貌都是極好的。

    隨便到哪,都是風景。

    可是偏偏……

    他忽然有些後悔,當年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後宮美人無數,他忽然就對容貌普通的樂貴人上心了。

    現在想起來,自己大概是美人看多了,審美疲勞。

    覺得樂貴人那樣的也不錯。

    可是生下的皇子……

    聖國師想搖頭,可是也的確是沒有理由了。

    他已經拖了幾年,那孩子不聰慧,也明白吧。

    他點了點頭。

    小國師重煙雖然不是很喜歡小皇子,可是相處久了,也是有感情的,不由得想開口喊:「師父。」

    不過終究沒有開口。

    少年比師父還高一點點了,站在一塊肩並肩,手也可以碰到手。

    老國師碰了碰小國師的手。

    重煙就閉嘴了。

    申皇很重視老國師,同時也很喜歡小國師。

    因為小國師的容貌很好。

    不像方方正正臉的重家人,而是尖下巴,大眼睛的容貌。

    隨著年齡增長,容貌越發出色,犯錯也少,因為有老國師在一旁教著。

    站出來,已經能獨當一面的感覺,很是拿得出手。

    申皇有時候要舉辦什麼儀式,都很喜歡把小國師帶上。

    穿著一身玄衣,長腿,細腰,莊嚴又華麗。

    很美很有儀式感。

    聖國師年紀大了,處於半退休的狀態,一般都不會發表意見。

    申皇把小國師說出來的話,當做聖國師的示意。

    這樣一來,也很好。

    取其顏,取其智。

    申皇本來以為老國師會拒絕。

    因為之前,老國師很肯定的要照顧小皇子。

    現在居然很輕易的點頭了。

    「額……」申皇接下來的話,都不知道從何說起。

    他開口說有臣子建議……其實是有商榷的。

    可是聖國師居然就點頭了。

    「那我去接他吧。」申皇想了想,再丑,總歸是自己的孩子。

    而且想到了荊國小皇子都不行了,自己的再丑再笨,至少還活著。

    這樣一想,他又生出一分得意。

    「走吧,去看看平安。」

    申皇也終於覺得御書房的香濃了,站了起來。

    ……

    昭和宮。

    風和日麗。

    小昭后自風寒之後,總喜歡躺著。

    身上蓋著厚厚的棉布被子。

    不喜歡華麗的皮毛。

    只能蓋厚棉被。

    因為她一碰皮毛就會打噴嚏。

    難受。

    昭和宮裡那些帶皮毛的華麗衣衫都收起來了。

    眾佳麗也被警告了,來請安的時候,不準穿戴有皮毛的東西。

    不僅僅是大襒,連頭飾,也不能。

    時人很喜歡頭上插著一些鮮艷的羽毛,當做髮飾。

    不過由於這個命令,那些羽毛髮飾也別禁止了。

    儘管如此,小昭后還是會去鳳園,當然去的次數很少了。

    畢竟她一過去,鳳園的噴嚏聲就不停。

    小昭后的這一場病,很是出名。

    這一年,貴婦命婦活動少了許多,唯一能出席活動,還不能穿皮毛的大衣。

    讓人覺得生活少了許多樂趣。

    要知道往年,那些動物皮毛做成的衣衫斗篷,都是比美鬥豔的最佳工具。

    當然眾人鬱悶歸鬱悶,也不敢發出牢騷。

    畢竟,連申皇鍾愛的洛妃,據說都把那些皮毛大衣收起來了。

    那可是申皇親自收集當今天下最好的皮草了。

    躺在軟榻上的小昭后,身體還是有些疲乏。

    現在她不喜歡甜,喜歡微苦的味道。

    或許是參茶喝多了。

    那種微苦的感覺,很是適應。

    她躺在軟榻上,看著女兒坐自己跟前,氣呼呼的抱怨。

    「母后,父皇居然說要讓洛妃的養子當我的駙馬,太過分了。」

    本來昨天就要抱怨的。

    昨天事情太大,太嚴重。

    小公主也還顧不上。

    不過作為新聞,也是有時效性。

    荊國太子生死未知,是一件大事,但是作為申國皇室,大可不必驚慌,反而顯得太過重視了。

    小昭后自然聽說此事了。

    她還沒有來得及管。

    因為聽說那事。

    她躺在軟榻上,心很疼。

    此刻,那個男子,應該會很傷心。

    她也覺得傷心。

    明明自己是被他打傷,可是她想到他傷心,還是會傷心。

    「母后!」小公主沒有想到自己說這樣重要的事情,母后居然走神,她忍不住提高了音調。

    小昭后被小公主這一聲有些尖銳的喊聲給驚到了。

    她現在身體的反應比思維慢了半拍。

    看著女兒,還是面露哀傷。

    這一眼,倒是把小公主看懵了。

    母后除了生病了,宮中哪有什麼事,值得讓母后傷心。

    就算是洛妃,在母后眼中,也只是眾多後宮女子一員,也沒有見母後有多難過啊。

    可是母后此刻的眼神,著實很傷心。

    裹著棉被的母后,此刻看起來居然有一絲可憐。

    棉被很厚,天還不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