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56章 天下雨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56章 天下雨了字體大小: A+
     

    熙國議會堂,說是一個堂,實際是一個十分空曠雅緻的大亭子里。

    論奇思妙想,申國最多。

    申國文人多,想法總很多。

    再加上申國有小公主,每每總是有無數創意。

    但是論落實,熙國最好。

    此刻這個議會堂,說是一個大亭子,但是卻是圍起來的。

    琉璃的牆,可以看到外頭。

    外頭卻看不清裡面。

    光線很亮。

    很適合談話,談一些隱秘的事情,不用擔心隔牆有耳。

    因為牆是透明的。

    不過從他們進來開始,外頭就一直下雨。

    秋日,熙國不應該下雨了。

    往年,都是秋高氣爽的時候,正是舒適。

    可是今日,卻下了一場大雨。

    很大的雨。

    雨聲都有點吵。

    但是卻沒有蓋過議會堂里的吵架聲。

    顯然四大家族意見各不一樣。

    最終不歡而散。

    然而雖然結果沒有達成一致,但是幾人也都習慣。

    但凡大事,鮮少一開始就一致的。

    總是東風西風,看結果導向,最終達成一方人的意向。

    只是踏出議會堂的時候,李家家主,看著滂沱的大雨,眉頭皺的厲害。

    他們李家在熙國的產業主要是茶葉。

    雨這樣大,茶肯定不好了。

    水汽重的茶,味淡。

    甜味沒有,苦澀很重。

    孟家家主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雖然他家已經成了殷家的應聲蟲,可是誰願意真當應聲蟲。

    雨大,他們的木頭生意恐怕更不好了。

    只能繼續當應聲蟲了。

    徐家家主倒是臉色平靜,沒有皺眉,也沒有微笑。

    走出去,雖然有下人提前拿傘候著,不過他的裙擺,也濺上了泥水。

    往日下雨不會這樣,但是今日這場雨太大了。

    雨滴把乾燥的土地都敲開了。

    所以雨水很黃,很渾濁。

    最後留下來的是殷家家主,也就是殷雄的父親,殷華的大哥。

    從面容上,可以看出來,他和殷雄殷華都有些像。

    長須美額,是個很俊美的男子。

    雖然到中年了,但是身材也管理的極好。

    沒有大腹便便,腿長,肩寬,比例都極好。

    他站在琉璃跟前,聽著外頭的雨聲,嘩啦啦的。

    許久,有個打著傘的女子,給他送來了一封信。

    他打開了信,看了一眼,就把信撕掉了。

    本來應該用火摺子燒掉的,不過外頭雨太大,他出去的時候,那撕掉的信,揉爛了,丟泥地里,一下子被雨水衝散開了。

    ……

    這一場大雨,並不是熙國獨有。

    荊國也下了。

    荊國下的雨大概是應景了。

    自薄後去世之後,荊皇除了那大逆不道的把薄后燒成灰的舉動,本身反而變的更加溫柔了。

    無論是大臣,還是平民百姓,都能見到他們的荊皇,笑臉盈盈的抱著一個虎頭虎腦的孩童。

    有時候上朝,那孩童就在龍椅旁。

    圓圓的裹著一個襁褓。

    就是襁褓上,秀的是野菊花。

    很俏皮,但是不大氣。

    也有時候,荊皇批奏章,懷裡都是鼓鼓的。

    裡頭有個孩子。

    荊皇這樣殺人如麻的男子,在薄氏走後,迅速的學會了帶孩子。

    帶的極好。

    連孩子的頭髮都是他梳的。

    他幾乎是所有時間都陪著這孩子。

    連孩子啟蒙,他都跟著一起學。

    他臉上的笑容,越發的多。

    整個人越發沉穩內斂,跟最初登基的時候,滿身殺意浮躁相比,現在的荊皇已經是個真正合格的皇帝了。

    荊國百姓偶爾有見到他們的皇,越發的愛戴。

    他給人感覺穩重大氣,萬事都不懼怕的感覺。

    而荊國的官員卻越發緊張。

    因為荊皇越來越會做皇帝了。

    以前殺人,還會有怒容。

    現在卻是微笑平和的,就下令殺人。

    讓人膽戰心驚。

    可是那個學會了走路,會背詩,長了很多牙齒,笑容是天下最溫暖的孩子,此刻臉色蒼白如紙,靜靜的躺在床上。

    他的枕邊,有一個罐子。

    罐子外頭油光發亮,顯然是有人每日都觸摸的結果。

    荊皇一天沒有上朝了。

    太醫來了,又走了。

    只說戰神保佑。

    巫醫來了,也走了。

    還是說巫神保佑。

    荊皇坐在床邊,臉上看不出喜怒,很安靜。

    太監宮女都遠遠的避開了。

    荊皇平日照顧孩子很小心。

    也很大膽。

    作為一個父親,他希望他的孩子臉上永遠有笑容。

    看到孩子的笑,能洗滌心中所有的污垢和疲憊。

    作為一個皇帝,他希望他的太子能更加勇敢堅強。

    所以他也會帶孩子騎馬,雖然有點小了,可是他們荊國都是部落里,帳篷里,草地雪山荒漠長大的孩子。

    騎馬是必須會的。

    哪怕他是皇子。

    可是哪怕他是皇子,他也還是個孩子。

    荊皇眼睜睜的看著那馬的馬蹄踩在了孩子的頭上。

    像是踩在平地上的土疙瘩一樣。

    荊皇回想那一幕,就覺得心中很疼。

    哪怕那馬蹄踩在自己頭上也好。

    孩子還那麼小。

    他的頭那麼軟。

    他一個人。

    屏退了所有人。

    一手抱著那冰涼的罐子,一手摸著孩子柔軟的身體,窗外大雨磅礴。

    蓋住了荊皇龍寢里的哭聲。

    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這個荊國權力排第一的男人,此刻,他卷著身體在哭。

    他手裡,能抱住的只是一個罐子,一個漸漸微涼的孩子。

    他的哭聲從壓抑的低喃到大聲的吶喊。

    嚎啕大哭。

    「啊……」

    「啊……」

    「啊……」

    他哭的很厲害,哭到後頭,就成了乾嚎。

    雨很大,風也很大。

    雨滴中間似乎夾雜著冰雹,敲打著門窗和牆,發出噼噼啪啪的響聲。

    地里快要收成的莊稼被大雨和冰雹打的奄奄一息。

    雨水從高處往低處匯聚。

    泥黃色的水,一股一股的,從小溪流,匯聚成大河。

    洶湧的沖刷著山,河,天,地。

    這場雨極大。

    整個天下都在雨中。

    白骨山山頂頂著一大片烏黑烏黑的雲,沉甸甸的。

    整個蠻荒草原都從白日變成了夜晚。

    草原上夜晚才出來的狼群,提前出來了,卻也很是驚慌的亂竄。

    龍淵山上的蟲蛇,也被從蛇洞里淋出來了,一條一條的往外爬,像是想爬出龍淵山一樣。

    阿鹿他們回到山上,總覺得很是不安寧,似乎有什麼事發生。

    阿尋面容嚴峻,抬頭看著黑壓壓的天空。

    他記得他看到的一本書上,記錄了天下的大災前兆。

    就有這樣的景象。

    秋日,申國向來是陽光明媚秋高氣爽的,從來沒有下過這麼大的雨。

    讓人心驚。

    神佑本來是在院子陪洛姨一起弄佛菜的,結果下大雨了,雨太大,把佛菜的根都衝起來了。

    神佑有些憂心的道:「雨太大了,佛菜都被衝起來,恐怕今年冬日,會有飢荒。」

    公主殿里。

    小公主看到滂沱的大雨,讓宮女把她新做的模型船隻放到了院子里。

    幾隻像真的船一樣的小船衝進院子里,爭先恐後。

    宮女太監們,臉上洋溢著笑容,為各自選的船隻叫加油。

    「公主,公主,公主號在第一位。」齊劉海的宮女激動的大叫,臉上紅彤彤的。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