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49章 一個胖妓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49章 一個胖妓人字體大小: A+
     

    山裡,洛娘子不在。

    阿鹿就是實際的主事人。

    因為連老巴都被三當家喊走去幫忙了。

    整個山,守著的就是管家石叔。

    還有一條看家大白蛇。

    今天起的極早。

    燭光下,兩個少年一起看圖,一個說,一個記,蠟燭燃燒了半截子。

    天亮了。

    阿鹿毫不猶豫的把那圖,在蠟燭的燭火上,燒盡了。

    現在這幅圖,也刻在阿尋腦子裡了。

    「圖哪來的?」阿尋記住了之後,更加震驚了。

    舉國上下,不應該有這樣的圖,若是輕易可得,那申國早就亡國了,怎麼會還在。

    「郭先生給的。」阿鹿想了想還是不隱瞞。

    反正以後都會知道的。

    郭先生是國師,大家已經知道了。

    不過還是習慣喊郭先生,畢竟喊了幾年了。

    郭先生為何要給這樣的圖給阿鹿,阿尋很好奇。

    阿鹿其實也很好奇。

    不過阿鹿對這些一直都是感興趣的,阿鹿是個極度缺乏安全感的人。

    做任何事都想要妥帖完美有退路。

    這次進宮也是如此。

    如果對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阿鹿會覺得沒有安全感。

    最好在還沒有去的時候,就要了解清楚,哪裡方便跑,哪裡跑的快,哪裡有暗道。

    當然,這圖,沒有暗道。

    實際有沒有,阿鹿不知道。

    陳舊的圖紙很快燒成了灰燼。

    門口有敲門聲。

    卻是神佑過來了。

    難得的神佑自己起床,連衣服都穿好了。

    就是頭髮還是亂糟糟,沒有拿梳子,因為她的梳子,直接在哥哥這裡有。

    但是跟阿尋的目的一樣的,過來讓哥哥幫忙梳頭。

    阿尋看到鹿哥幫妹妹梳頭,梳的是和自己一樣的書生頭。

    上頭一個包包,後面的頭髮散落,很整齊。

    這時候,小五也來了,他打好拳,一身汗,又去沖了澡,所以頭髮還濕漉漉的。

    身上衣服也松垮垮的。

    那兩顆鐵球,倒是摸的油光滑亮,很是綿膩的感覺。

    等四人都收拾好,就一塊下山了。

    洛娘子成了洛妃,俸祿賞賜一下子多了不少,送了很多精美的布料做的衣服來。

    每個人都有。

    在申城的一兩年,所有人都跟春筍一般,躥的極快,神佑的個頭都比在蠻荒的時候高了一大截。

    比尋常女子都高很多。

    所以儘管是女扮男裝,卻也從來沒有人發現。

    他們都從預備班,順利畢業,成了真正的申學宮的學子。

    如同當初那些送孩子去預備班讀書的家長們想的一樣,能進預備班,再進申學宮就容易許多了。

    哪怕有考的稍微差幾分了,再走走關係也就過了。

    實際預備班,也只有徐家寶這個倒霉催的孩子沒考過。

    他差了幾分,他的祖母到申學宮大鬧了許久,申學宮終究讓步了。

    畢竟他祖母,是能到皇上跟前大鬧的老姑母。

    胖噠很險的考過了。

    他自己都有點不可思議。

    可是一旦考過,瞬間得意的不成,驕傲的像只孔雀一般,到處炫耀。

    單單寫信回家說這件事,就寫了六封。

    今日,胖噠不用跟神佑他們進宮,所以還在睡懶覺。

    難得休沐日可以睡覺,打死他都不願意起床。

    晨光微亮。

    四個少年,下山了。

    自從神佑在慕顏樓出名之後,哥哥們對她管的極其的嚴格,她再也沒有去過風月街。

    倒是一行人下山的時候,比冥河縣寬三四倍的風月街,街頭走過來一個寬嘴紅唇的胖娘子,幾乎是跳到了鹿家的馬車跟前。

    一副要碰瓷的模樣,把神佑嚇一跳。

    卻聽到那胖娘子,激動的道:「鹿家小哥,我是露娘啊,上回去你茶館喝茶的露娘啊,你還記得嗎?」

    小五好奇探出頭,看到那自稱露娘的,露出血紅的大嘴,嚇一跳,趕緊縮回了車裡。

    阿尋也順著那車簾的縫隙看到了外頭的人,也是乖乖的坐著,連探頭都不敢。

    倒是神佑,習慣的唯恐不亂,探出頭,好奇的問:「哥哥,原來你喜歡丰韻的娘子啊?難怪你天天請假,學正都說了,要不是你考試過關,非得罰你不可。」

    阿鹿被胖娘子扒拉著馬車也是苦笑。

    馬車那麼快,一個胖女子怎麼有力氣輕易的把車攔住,還抓著車不動。

    前面的馬,可是馬王,要不是今天神佑坐車,大黑是不會出來駕車的。

    這胖娘子長的油膩,身材也不甚很好,看模樣就知道琴棋書畫什麼的也拿不出手,她只是風月樓里三等妓人。

    雖然比四等娼好一些,但是也好不到哪裡去。

    京城競爭激烈,風月街的女子們工作壓力也大的。

    阿鹿並不愛跟女子接觸,在他心底,對女子都很厭惡。

    偏偏阿鹿越是如此,反而越受女子歡迎。

    在京城的這段時間,他慢慢的重新建起了鹿家茶館,哨隊也重新建立起來,再加上有三當家的暗中幫忙,三教九流,阿鹿都打上了交道。

    阿鹿對整個京城的布防極其熟悉,如果同樣熟悉的人,就會發現,鹿家茶館雖然小,可是幾乎把整個申城都包圍了。

    每個位置一家,那個點都剛剛好。

    有時候順手幫忙。

    所以跟這個露娘認識。

    卻不知道她攔著自己的車何意。

    「鹿公子天人之姿,豈是我這樣半老徐娘可以肖想的,就是見到鹿公子來了,打聲招呼。」胖娘子肥碩的腰身攔著馬車,紅艷艷的唇一張一合,很是膩人。

    早晨,風月街的路人並不多。

    有看到這個場景的也並不驚訝,顯然露娘子並不是第一次干這事了。

    有纏不過的公子哥,給點賞錢就打發了。

    露娘是撒潑碰瓷習慣了,看到鹿家小哥的車就纏了上來。

    露娘臉很圓,鼻頭很油膩,性子一看也不好。

    阿鹿心底覺得有些厭惡,因為露娘,讓他想起了他娘親。

    就是那樣一個女子,自私自利的理直氣壯。

    上次他只是順手幫了一把,卻讓人覺得可欺。

    「你鬆手,我們還有事。」阿鹿冷冷的道。

    露娘訕訕的,遞過來一份點心,鬆開手。

    點心是紅紙包著的,已經成渣渣了,是一包桂花糕。

    賣相很不好,但是打開,極其香。

    桂花的香氣,綿柔又甜膩。

    倒是不想吃,想聞。

    露娘知道今天洛妃的養子要進宮,特意在這裡等的。

    這也不是什麼秘密,就算是秘密,他們風月街里,總是知道很多秘密。

    那日,那個少年救了她。

    並不是為了救她而救她,只是意外罷了。

    她這樣的妓人,不值得救。

    但是她覺得,她雖然不值得,但是比一塊桂花糕值得吧。

    送出一塊糕點,了卻了救命之恩。

    或許在旁人眼裡,她不如一塊糕點。

    露娘送出了糕點,又油膩的笑起來。

    朝陽和煦,她笑容很大。

    像她這樣,一大早就起來的妓人,可想而知,已經是人老珠黃,生意不好了。

    年輕的嬌娘子,至少要到午後,才起來梳妝打扮,哪能起的那麼早。

    「露娘,又賺了多少錢,請我們吃酒唄。」街頭的乞丐,靠在牆角,大聲的笑道。

    他們都是熟人。

    「呸,請你們吃酒,不如喂狗,上回我被車撞了,你們散的比誰都快,虧得街坊老鄰居了。」露娘插著腰破口大罵。

    馬車搖晃,都能聽到後頭的罵人聲。

    神佑探出頭,看到那風月街的場景,卻也覺得有趣。

    ……

    PS:因為洛娘子的緣故,感覺可以開刀片五金店了……不過我保證,我的故事是溫暖的,經歷風霜雨雪,也是溫暖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