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33章 霏公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33章 霏公主字體大小: A+
     

    春花開的暖。

    荊國千里冰封。

    申國春暖花開。

    熙國的春花都開敗了。

    申國一場春雪。

    熙國一場綿綿的春雨。

    申國的花才開。

    熙國的花已經落了滿地了。

    皇宮裡,宮牆下,落下的花,可以累成半尺高。

    花太多,味太濃,就有些臭了。

    巨胖的熙皇平日很喜歡河邊的亭子,這裡涼風習習。

    熙皇極其怕熱。

    一點熱,就出了一身汗。

    他胖的越發厲害,人人都說是熙皇融是個飯桶,一頓要吃八碗米飯,笑稱為熙八皇。

    可是皇后瑰卻很是擔憂。

    熙國皇室的族譜上雖說也記錄了老祖宗是個胖大的男子,體格雄壯,是常人的兩倍多。

    但是卻沒有像她的夫君融一樣,胖的如流水一般。

    尋常的轎子和椅子都坐不下了。

    甚至連熙國的龍椅,他坐著都十分擁擠痛苦。

    導致每次上朝的時候,熙皇都坐不住,總是坐一小會,就要退朝了。

    而皇上如此不堪,朝中的丞相,閣老,權柄就更加的重了。

    熙國是內閣制,國家決策都是由內閣商議,最終報給皇上審批。

    以往朝代,內閣都是皇上的走狗,順著皇上的意思走就行。

    可是發展到本朝,內閣權勢滔天,熙皇融反而成了一個蓋章的擺設。

    讓他蓋章,是給熙皇面子。

    若不是內閣成員們都覺得如今的熙皇好控制,熙國也很繁榮安定,隨時都可以換人來蓋章。

    熙皇也知道,所以蓋章,他也懶的蓋。

    他的手太肥了,抬起來,拿個玉璽蓋下去,這樣機械的工作,他也不想做。

    所以,蓋章,都是皇后瑰在蓋。

    每一份內閣送來的奏章,皇后瑰都會認真看過。

    同樣是蓋章,有輕有重,有正有斜。

    若是仔細觀察的人就會發現,不同角度的章子,也有不同的意思。

    每當做這些事的時候,皇后瑰都很認真。

    而熙皇都很瞌睡。

    熙皇是個脾氣很好的人。

    所以宮裡,霏公主還活著。

    花味很濃,憋氣。

    熙皇聞的有些暈,讓他想離開。

    不過他的大身板,要自己離開,都有些不容易。

    他靠在亭子上的他專用的涼椅上,整個人都攤開了,像一塊巨大的餅。

    平日,皇后瑰也會坐在一旁,給扇風。

    不過今日,內閣忽然送來一份奏章。

    說的是申國恩科的事情,還有荊國皇室的異常,皇后瑰看這份奏章看的時間有點長,熙皇等不住,就先過來了。

    河裡,晃晃悠悠的出現了一條小船。

    熙皇融在亭子里的時候,不喜歡別人圍觀,宮女太監都站的遠。

    小船晃晃悠悠的到了亭子邊。

    熙皇有點瞌睡。

    瞌睡間聽到有人喊:「父皇,父皇。」

    他睜開眼,跟沒有睜開一般,他的眼皮太厚了。

    不過確實是睜開了。

    他看到了河上的小船,小船上有一個少女。

    少女臉上的笑容極其的亮。

    她喊自己「父皇」。

    唐融有點可笑,他知道,自己除了和皇后瑰,其他人敦倫都沒有敦倫過。

    那日在徐妃那休息,也就只是休息。

    徐妃居然懷孕產子了。

    他很少召見徐貴妃,知道徐貴妃背後有家族支持,就算是冷宮呆著,也過的不差。

    面前的少女,容貌和徐貴妃有一點像,跟自己卻是一點都不像的。

    自己寬大痴肥,面前的少女,細眉杏眼,活潑的像條紅鯉。

    臉頰有點鼓,衣著華麗,看來過的很是不賴。

    大概徐貴妃不會告訴她,自己不是她的父皇吧,畢竟這種事,就算是開放的熙國人,也是要臉的。

    少女喊自己父皇,眼神欣喜,一副偷跑出來的模樣。

    她自己搖船槳,袖子都濕了。

    「你怎麼過來了,你母妃知道,會懲罰你的。」熙皇唐融如同看鄰家女兒一般,好言道。

    「我聽說弟弟生病了,我想看看他,可是宮女們都攔著我不讓去,父皇,我可以去嗎?」

    少女仰著頭,站在搖晃的船上問道。

    她和胖噠唐希關係其實不錯。

    她名字叫做唐霏。

    胖噠不是那種讓人討厭的胖子,雖然胖,卻不熊,很有禮貌,比較粘人,很自來熟。

    熙皇搖了搖頭。

    皇兒是去求學了,不是生病,宮裡生病的那位,只是真的弄來一個病重的孩子,養在宮中。

    熙皇不知道是女孩自己想要打聽,還是她背後的人。

    他討厭權謀。

    討厭少女乾淨的眼眸里染上不清澈的思緒。

    他討厭猜測。

    「不行。」熙皇道。

    少女的臉一下子垮了,眉毛緊蹙。

    這時候忽然天黑了,少女一驚,差點掉水裡。

    天上不知道何時多了一隻大鳥盤旋。

    少女慌亂的搖著船要離開,不過她越緊張,搖晃的船越慢。

    甚至一不小心,少女從船上噗通一聲,給把自己折騰進水裡了。

    她善游。

    一個能划船走這麼遠的女子,肯定是會游水的。

    可是這一刻,她卻拚命掙扎,主動給自己灌進了幾口水。

    熙皇融被這變故驚到了,慌亂的揮手喊人。

    不過他人胖,嗓門卻不大。

    宮女太監離的遠,他揮手好一會,才有人注意到。

    這時候,河裡的公主,已經喝了好幾口水了。

    再被救起來的時候,已經奄奄一息。

    熙皇看著昏迷的女孩。

    再看看那大鳥丟下來的信。

    他嘆了一口氣。

    他很胖,他也從來沒有游過水,可是別人忘記了,熙皇融的老祖是出海尋仙的人。

    他對水性很有研究的。

    剛剛那一刻,他對喊自己父皇的少女,心很軟。

    可是看到少女主動灌自己喝水的時候,他的心一片冰涼。

    胖子的身軀龐大,心卻很小。

    裝的人本來就不多。

    公主不知道是真假昏迷了,熙皇也沒有喊人來救。

    不過自然會有人去請太醫。

    熙皇打開了信。

    看到了一首詩:

    生舍有四人,

    學舍二十人,

    食舍不好吃,

    書舍書太多。

    熙皇的胖臉上,笑容揚起來了,暖和極了。

    他的皇兒會寫詩了,寫的真好,對仗工整,字都寫對了,字數還一樣多。

    哎,希兒以後肯定是他老唐家,最有文化的人了。

    熙皇心情很好,剛剛那一幕,都忘記了。

    連臭花都是香的。

    霏公主冷的不行,咳嗽了一聲,自己醒來,看到父皇臉上的笑,愣住了。

    自己要淹死了,父皇居然在笑。

    笑的還那麼開心……

    ……

    PS:終於知道為毛我寫小說之後,肥的那麼快,因為讀者寶寶總是說,要養肥再看……告訴你,我已經體重過百了,可以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