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32章 進城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32章 進城了字體大小: A+
     

    春花極美。

    不論是國色牡丹,還是路邊野花。

    因為開的時候好,怎麼看都美。

    花葉柔嫩,生長的卻極其有力。

    讓人看了,就心生愉快。

    申城到了。

    長長的隊伍當中,一輛普通的馬車。

    車夫今天不咬草根了。

    車夫臉上腫了個包包。

    昨日和人打架了。

    打贏了。

    他很得意的在妻子面前笑。

    笑的像是初出牛犢。

    在喜歡的女子面前,賣弄自己的力氣。

    打架的起因很簡單,就是有人嘴碎,嘲笑了他妻子是病秧子。

    他就忽然暴起打人。

    整個過程也不複雜。

    就是口角爭鋒到打架。

    車夫雖然贏了,也是受了點傷的,臉被打了一拳。

    妻子反而笑了一夜。

    顯然是心情很好。

    尤其是第二日,看到跟丈夫打架的人,還活著。

    薄后是個很大氣的人,也是個很善良的人。

    她不喜歡殺戮。

    但是她知道勸不住。

    當年她會選擇嫁給大哥鴻,就是因為大哥,性格平和,不喜殺戮。

    她也不喜。

    但是她其實心中很喜歡弟弟,銳。

    現在是她的丈夫。

    「阿薄,申城到了。」排隊有些長,荊皇銳早養成習慣,一路主動和妻子說話。

    他擔心如果不說,妻子就安靜的睡過去了。

    他也沒有改名。

    大概,天下人都不會想到,他居然會帶著皇后,獨自出行。

    而且不遠萬里,到了申國。

    荊皇很自信。

    他身邊的人都十分忠誠。

    都是隨時可以為他赴死的人。

    輪到他進城門了,他安靜的排隊,交錢,交身份證明。

    這是他們進到蠻荒的時候辦的,在冥河縣停留一天,也是因為辦這個證明。

    一路走來,雖然初衷是為了陪妻子散心,可是確實也收穫了許多。

    天下很大。

    他年少的時候也出門遊玩過。

    現在當了荊國皇帝再出門,完全是兩種感覺。

    天下很美。

    但是確實是四分五裂的。

    他有一腔豪情,他要天下一統。

    他一路看的很仔細認真。

    這一次的出行,是遊玩。

    下一次,他要帶著荊國雄壯的軍隊出來。

    他們荊國人信奉戰神,銳尤其信奉。

    只有戰爭,才能讓天下富強。

    荊國就是如此。

    經過多年戰爭,各個大大小小的部落終於統一,荊國進入了高速發展的時代。

    荊皇心中思緒萬千,面容卻十分平靜,面對申國城門的小兵檢查,也是和顏悅色。

    這一點來說,他真的是個很可怕的人。

    明明是皇帝之尊,居然能做到跟普通平民一樣,甚至打架說笑。

    薄后是喜歡弟弟銳的。

    可是弟弟銳的變化,也讓她心憂。

    申國城門的檢查並不算嚴格,基本上就是給錢就行。

    門口雖然有很多兵丁,街上也有一隊隊巡邏的士兵,但是這些士兵在荊皇眼中,根本算不上戰士。

    一個個手腳無力,很是虛。

    不過申城的文化氛圍真的很濃。

    城門檢查進出的士兵,居然都識字。

    這在荊國絕對是不可能的,荊國連上層的將領都還有不識字的。

    對申國人的軍事素質,荊皇是很瞧不上眼的,但是對申國人的文化水平,荊皇卻也是暗暗心驚的。

    申國不愧是三國中位列第一。

    不過好在對申國,荊皇還有最後一張底牌。

    荊皇銳很輕易的進城了。

    到申城的路上,人多了,很難在單獨出行。

    一路上跟著人群,也聽了不少傳聞。

    衣食住行方方面面。

    如今的申城,人人流行穿的是呢絨布衣衫。

    柔軟輕薄又暖和,要是穿一身呢絨布長衫,外人都要高看你一眼。

    聽到這個消息,荊皇也是一陣苦笑。

    還好自己把荊國的上一個禮儀官給砍了。

    連身處暖和地帶的申國人都穿呢絨布了,那個禮儀官居然讓冰寒中的荊國人大冬天穿紗裙,簡直是要讓荊國人成為天下的笑料。

    盲目的模仿申國人,卻沒有模仿到根子上。

    住的地方,最近申城最火的是「悅來樓」,據說有一個書生長期住那裡,結果恩科考試居然直接考上了狀元。

    如今那悅來樓火的不要不要的。

    往來的人,有機會都想去住一晚。

    就算住不上,去悅來樓喝杯酒也是不錯的。

    悅來樓靠近皇宮,據說是風水極好。

    才會出狀元。

    荊皇和薄后,是秘密出行,自然定不上悅來樓,不過也打聽了一下申城的住宿。

    申城的客棧行業及其發達,每天各國的人都往申城涌,申國最好的酒樓,據說都蓋到了三層高。

    站在樓層上,可以看到整個申城布局。

    不過皇宮是看不到的。

    而且三層樓高的酒樓也離皇宮很遠。

    以防有人在酒樓上用箭弩暗殺人。

    雖然申城城防看上去稀鬆,畢竟是老牌大國,底蘊還是有的。

    荊皇一路觀察,都暗記於心。

    他定了申學宮山下的客棧,因為他說過要帶阿薄去申學宮看看。

    兩人入住了客棧,本來荊皇是想定一個單獨小院的。

    不過恩科考試讓申學宮又大火了一把。

    申學宮基本上是百分百的升學率,只要參加恩科,下場的都中了。

    又引發了一波考申學宮的熱潮,於是最近山下的客棧變的更加緊俏了。

    以往還有單獨門院,現在卻不容易了。

    小二領著兩人,態度很好。

    「二位客官,雖然獨院沒有,可是這間屋子景緻極好,也十分清凈,你們推開門窗就能看到對門的申學宮,有時候還能聽到學子的讀書聲,休養是極好的。」

    薄後進去后,不用推窗,窗已經是開著的,綠意盎然,有一條河,河對面有山,山中有閣樓亭台。

    直接看窗子,就是一幅畫。

    景色確實美。

    而且屋子裡的陳設十分的好,跟一路上的都不一樣。

    那大床上整整齊齊雪白的被子,旁邊還有軟榻,十分柔軟。

    書桌,筆墨紙硯,都有。

    屋子裡還有一間小屋,是用來洗漱的。

    甚至還連上了出水口。

    雖然屋子不大,卻是什麼都有,一應俱全。

    饒是荊皇夫婦眼神也有些怪異。

    小二笑容更是和煦客氣。

    但是眼中卻有一抹驕傲之色。

    天下,只有申國有這樣的客棧。

    直接引水進屋子使用,直接屙屎沖水,誰能想到有這樣的操作。

    這一切都是他們偉大的小公主想出來的。

    而且小公主十分大方,從不敝帚自珍。

    小二專業的介紹完,開口道:「有事,老爺夫人可以按屋子裡的搖鈴,我們馬上就派人上來。」

    說完就退了出去。

    留下荊皇夫婦二人。

    還有桌子上,陳列好的新鮮水果。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