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24章 月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24章 月紅字體大小: A+
     

    第一場雪還沒有下來。

    恩科就結束了。

    申國官場,關於打仗,能等前線的人都死光了,後頭的這些官老爺還沒有考慮好,糧草怎麼運過去。

    關於科考,文事,卻是井井有條,效率奇高。

    這邊貢院門一關,考完的學子都出去了,裡頭就已經在安排批改試卷了。

    申國官員效率高的驚人。

    當天晚上,考生成績就出來了。

    並且名單就已經送到了皇上跟前。

    申皇倒沒有太意外,從小跟著父兄一起,經歷了多次科考,每次都是如此。

    倒是小昭后,看到那名單,還是很震驚。

    她雖然貴為申國皇后,在心底,卻是向來瞧不起申國人。

    可是申國人做事速度如此快,那名單上標註詳細,每人的出生,成績,偏向居然都一一記錄了,讓她很是心驚。

    以往,她沒有接觸這些,這次因為是為公主開的恩科,所以皇上特意把名單拿到昭和宮來了。

    小昭后只是掃了一眼名單,然後就沒有再看。

    實際已經記了個大概,不過作為皇后,她是不能表現出對朝堂感興趣。

    心裡卻很是警惕,自己往日太看輕申國官員,他們好大喜功,好面子,虛偽懦弱,卻依然是有很多優點,真正做事的時候,效率是非常高的。

    小公主從天人廟回來,第一時間自然是去看望母后。

    正好申皇把名單拿來。

    小公主年紀還小,不用像小昭后那樣避嫌,拿著名單看了看。

    她好奇的問道:「父皇,這人都三十六了哇,年紀比你還大一歲呢,才來考試,成績居然還不錯,他這一輩子都在讀書吧。」

    申皇看了一下,王如意,三十六,好像是年紀很大了,不過成績位列一甲,第一次參加科考。

    「天道酬勤,學到老讀到老,年紀大有什麼關係,只要一心報國,多大都是可以的。」小昭后聽到那名字,心有所動的道。

    申皇聽到小昭后這麼一說,也覺得不錯。

    「這名字好,如意,這次恩科是為伊仁而開,如意就可。」申皇瑥不像他父兄當年那麼盡責,各種考慮考生的身份背景學識再定名次,他很簡單,看著名字順眼,隨手一劃。

    對考生來說,一輩子的大事,就在皇上和皇后小公主閑聊中,給隨意的做出了決定。

    就等殿試,走過場了。

    只要不瞎不瘸不文盲,基本上,這就是最後的結果了。

    那名單放回了御書房,靜靜的。

    昭和宮今晚很熱鬧,小公主伊仁在的地方,笑聲就不會小,隨便說個笑話,就能逗的皇上哈哈大笑。

    今日,京城也很熱鬧。

    考完試的考生們,很是放鬆。

    成績還沒有出來,他們可能是狀元,也可能落地。

    無限可能的時候,已經盡人事,剩下的聽天命。

    三當家王如意住的酒樓,名叫悅來樓,今夜更是燈火通明,酒香瀰漫。

    大家都不相信王如意能考上,但是嘴裡,吉祥話,不要錢一樣丟過來。

    「王大官人必定會高中!」

    「如意兄你天庭飽滿,人中寬厚,實在是貴人相……」

    「等王兄高中一定要記得我們!」

    「意平兄,意平兄,來來來,再喝一杯……」

    「王兄,王兄,還有小弟這裡,這一杯你一定要喝……」

    今晚,喝酒不要錢,還是三當家請客。

    三當家也喝了酒,真喝了,有七八分醉了,和眾人一樣趴在桌子上,他呵呵笑的像個傻子。

    半邊眉毛的妝都花了,不過沒有人注意,因為他的長發也散了。

    天空一輪彎月,像是正倒過來的眉毛,躺著的鐮刀,有點紅。

    曹九回到了申學宮,申學宮自然是不允許喝酒的,他洗了個澡,吃了點東西,就安靜的躺下了。

    睡的極其的沉。

    呼嚕聲震天響。

    神佑聽的睡不著,晚上,小綠回來了,身上的毛越發雪白,額頭一抹綠毛,月光下,綠的閃著幽光。

    神佑向來是把小綠當做貓來揉的,揉搓了一遍,發現它肚子居然還有個小傷口,不知道跟誰去打架了。

    神佑看到這傷口,給它處理了一下,倒了一點山上常用的藥粉。

    小狼揮舞著爪子,「吱吱吱」的,神佑聽不懂它說什麼。

    不過此刻申學宮松木林下方地洞里的一條頭上有兩個小角的大蛇,也躺著呼呼的,身上傷痕不少。

    本來這是它單獨的地盤,結果最近,有人每天朝洞里大喊,它剛睡著就被吵醒。

    吵醒就算了,還有一隻四腳怪,居然鑽進來,想搶地盤。

    生活真是艱辛。

    夜晚,淡淡的月光,透過縫隙,落了星星點點的到那大鼎的黑色枝條上,整個枝條又發出瑩瑩之光,大蛇痴迷的望著這光,暴虐的情緒被安撫了,乖乖的又躺到了大鼎下方。

    龍淵山上,洛無量看著面前一套黑色的道袍。

    純黑純黑的料子,從頭到尾都是黑色的。

    這是天人廟的和尚送來的。

    一件黑色的道袍,一頂黑色的頭冠。

    婢女小桃很是憂慮。

    洛娘子看到這道袍之後,就一直很沉默。

    來送道袍的還有一個齊劉海的小宮女,還有一份懿旨。

    洛無量向來喜歡穿顏色艷麗的衣裙。

    生活本來就沉重,再穿的沉重,就太沉重了。

    屋裡沒有點燈,洛娘子也沒有風雅的姿態,她懶懶的趴在床榻上,撐著下巴,望著外頭天空的月。

    彎彎的一小道,卻是很紅很紅。

    整個天空都是黑的。

    只有那一輪紅鐮。

    婢女小桃望著這時候的洛娘子,也是極美的。

    風流美麗,動人心魄。

    「小桃,我要進宮了,你隨我去嗎?」洛娘子問道。

    小桃點了點頭。

    「去啊,聽說皇宮極美,上次你不讓我去,這次我陪娘子去,白骨山我們都活下來了,皇宮怕什麼。」

    洛娘子笑了。

    「是啊,白骨山我們都活下來了,聽說今天恩科結束了,你說三當家能考上嗎?」

    小桃想了想道:「應該能吧,三當家除了在娘子面前略傻,在其他人面前很精明的。」

    「我也覺得能。」說完,洛娘子從床榻上起來。

    「把我給神佑那傢伙準備的衣衫都整理出來,把老巴還有石叔喊來。」洛娘子風風火火的決定要幹活。

    山下月紅酒香。

    山上月紅人忙。

    申學宮陷入了沉睡,少年們都在夢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