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22章 恩科考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22章 恩科考試字體大小: A+
     

    天不亮。

    曹九就起來了。

    今日他要去參加科考。

    申學宮還極其安靜。

    天上的星星漫天閃爍。

    開門,寒風爭先恐後的卷進來。

    他沒有想吵醒神佑,不過神佑也起來了。

    今天是九哥要去考試的日子,她再貪睡,也會起床。

    不過眼睛還是迷瞪瞪的,頭髮也沒有梳。

    曹九看到他這模樣,也很是好笑。

    長發披肩的神佑,這時候真的是個嬌女。

    跟平日打扮好的模樣,還是有很大差別的。

    「我會考好的,你別擔心。」曹九自上次離開吳羅巷子,再沒回去,而是託人送了東西過去。

    他不想去見曹家夫婦。

    是恩是過,他都不知道如何應對。

    此刻就想能通過恩科考試,他還是太弱了。

    「恩。」神佑不是細心掛的,她自己的東西都要哥哥們整理,自然沒有幫曹九整理東西,而是打著呵欠,掏出了一顆石頭,遞給了曹九。

    「幸運石,必過。」神佑信誓旦旦的道。

    曹九覺得神佑這時候很是可愛。

    世間哪有幸運石。

    不過還是接了過來。

    神佑說有,就是有的。

    曹九收拾好,準備出門了,卻沒有想到,門口居然有動靜。

    悉悉索索的,一盞一盞的燈籠,排開。

    預備班每日晨練都是水深火熱,所有學生起床都要鬼叫。

    可是這日,才半夜三更,天都沒有亮,從申學宮出發去科考的曹九,看到門口整整齊齊的同學們,眼中莫名一熱。

    「送你一塊糕,祝你高中,曹兄。」阿鹿說。

    「拿上這支筆,我特意買的上屆探花用過的。」林分炫耀道。

    「這披肩,很暖和,我祖母給我的。」徐家寶遞過來披肩,並且小聲加一句:「別人送的吃的,你千萬注意呀,吃的還是要小心的,我祖母說不能亂吃。」

    阿鹿:……

    好想打死這個死娘炮。

    申學宮裡,殷雄只是長的娘,而徐家寶是真的娘。

    連枯木春,作為荊國人,還跟申國敵對國家的同學,平日性格有點古怪,但是今天也來送行了。

    他拿出了一根枝條,上頭還有露水,明顯是順手採的。

    「我們那送樹枝,也是送平安順利。我父親出門征戰,我都會給他親手采一支,今天也給你采一支,希望你科考順利。」枯木春很是隆重的把枝條給了曹九。

    曹九有些哭笑不得的接過了枝條。

    旁邊吳大浩取笑道:「枯木,你是把曹九當爹啊!」

    枯木春平日跟吳大浩向來不對付,畢竟吳大浩的伯父是兵部侍郎,專門對付荊國的,他爹枯木長居,也相當於荊國的兵部侍郎了。

    不過今天這時候,他沒有跟吳大浩計較,只是冷哼了一聲。

    「曹兄,以我之見,此次科考,考律戰可能性居多,這是我整理出來的一些心得,你路上無聊可以看看。」阿尋遞出了一本筆記。

    不厚,就幾張紙,字跡整潔。

    曹九感激的收了下來。

    殷雄送出了一個昂貴的暖手寶,他家就是有錢,暖手寶做的十分精緻。

    胖噠也不甘示弱,送出了一塊墨玉鎮紙。

    眾人都送了一圈東西,被驚醒的鞠學正本來想罵人的,看到這一幕,卻開不了口。

    「我送你去吧。」小五沒有送東西,但是威風凜凜的站在那,很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不用這麼麻煩,我自己去就行了,這一路也不太遠,我經常走,不用擔心。」

    曹九很是感動,原本別人科考都是父母相送,殷切叮囑。

    自己卻只能從申學宮去考試。

    他甚至不能回家。

    他已經知道曹湖夫婦不會願意自己去科考。

    他們目光短淺的可笑,曹九想起來,心已經無法用疼來描述,只是覺得可笑可悲。

    這一刻,那些可笑可悲的情緒全沒有了,只剩下滿滿的感動。

    「我好不容易請假了,讓我送你把。」小五平平的道。

    「曹兄,你可是我們預備班的代表,我們大家還等你高中,給那些申學宮的其他班的人看看。」

    「九哥加油。」

    在眾人殷切的目光下,在小五的陪伴下,曹九走向了他人生第一場大考。

    他的心曾經很冷,現在很暖。

    總有一些事,讓人絕望到底。

    也總有一些事,讓人又重新擁有力量。

    這就是生活吧。

    曹九回頭看了看申學宮的大門,看到了一群人當中,還有鞠學正,也在跟自己揮手。

    天還沒有亮。

    曹九覺得他的心是亮的。

    他曾經覺得他哪怕將來成功了,位居高位,心中肯定也是滿是憤恨,恨天恨地。

    可是這一刻,卻不是這樣的。

    他很有信心。

    身邊陪他一起也行的少年小五,很強壯,也很沉默。

    不是很好的談話對象,當然,曹九現在也不想說話,他喜歡這樣安靜的感覺,也很安心。

    從黑暗中出來的各個參加科考的書生,匯聚到貢院,天已經蒙蒙亮了。

    不同於有眾人相送的曹九,三當家王如意,就真的是一個人了。

    當然,前幾日,他又去陳學監的小屋裡,暢談了幾夜。

    幾十年苦讀,就為今朝。

    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可是三當家畢竟不是少年郎了,他覺得他自己已經老了。

    尋常像他這個年紀的男子,成婚晚的,肯定有子女了,成婚早的,說不定都有兒孫了。

    他還是孤身一人。

    他還住在客棧。

    一大早也就是小二,惺忪著眼,祝他高中。

    得了他的賞錢,眉開眼笑,總算清醒了。

    三當家也不在意,他向來嚴謹,要準備的東西早也就準備好了。

    他的心很大,科考雖然很重要,可是不是最重要的。

    他走進貢院,看到的儘是年輕的面孔,還是有些感嘆。

    那年,若是沒有被擄上白骨山,恐怕,他也會頂著一張年輕的面孔,忐忑又興奮的參加科考。

    小五送曹九到了門口,就不能再進了,他也沒有在外頭等,畢竟科考是連著三天的時間的。

    不過在門口的時候,好像看到了三當家的身影,人太多,沒有看清楚。

    小五也不明白,三當家為何走了。

    不過鹿哥說,大人的事,不懂別插手,他很聽話。

    眾書生都進了貢院,貢院大門一關,瞬間,陷入了沉靜。

    此刻,天邊的朝陽,才緩緩升起。

    申學宮的預備班的學生,哀嚎著繼續晨練。

    皇宮裡,小公主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