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21章 可惡的和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21章 可惡的和尚字體大小: A+
     

    夕陽落山了。

    終究沒有偶遇小公主。

    少年人卻並不失望,畢竟也算是出來玩了一趟。

    鞠學正看到那個他覺得很是穩重的阿鹿同學,居然都一身茅草,滿腳泥,很是好笑。

    少年終歸是少年,平日再穩重,也是貪玩的。

    他下午無事,倒是認認真真的在大樹下,跟曹九仔細的聊了這次恩科的要點。

    曹九這次要下場的,作為申學宮上次大考第三,他絕對有資格下場了。

    他的臉沒有了滿臉疙瘩,看著清爽多了。

    到林分一群人被幾個銅人和尚攆著跑,鞠學正也不好意思再待著了。

    和尚在練習銅人功,林分居然以為這些和尚是雕塑,號召大家解開褲子尿了那些銅人一腿。

    結果就被攆著跑。

    鞠學正道歉了許久,林分他們不差錢的捐了許多香油錢,和尚們才善罷甘休,讓他們順利的離開。

    阿鹿這次收穫不錯。

    跟他設想的一樣,天人廟的後山果然跟龍淵連著的。

    就是那裡有一片陡崖天塹,尋常人很難通過。

    不過他們在白骨山的時候,山裡地形就各種陡峭,對阿鹿來說不算難。

    就是沒有把吡鷹小玉喊來,否則可以從這邊飛過去看看有什麼。

    阿鹿去上學了,吡鷹小玉就在龍淵山上的陡崖住著。

    湖水盡頭的水往山下流,就形成了陡崖瀑布,吡鷹喜歡那樣潮濕的環境。

    大黑在山上沒有什麼事,每日就在湖邊吃草溜達,不過大黑的額頭的爛包包到了龍淵山之後,更加嚴重了一些,又爛了。

    而小綠最近行蹤神秘,不知道白日跑哪裡去,夜晚才會回來。

    天已黑。

    眾人還是激動不已,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鞠學正雖然一直在罵:「身為申學宮的學子要穩重,你們這像什麼樣?」

    不過他臉上一直帶著淺笑,大家並不害怕。

    相反,相處了才發現,重規矩的鞠學正,只要你不太出格,其實他是個很好說話的人。

    不過眾人找了一圈,沒有發現神佑。

    胖噠吱吱唔唔的說佑哥覺得無聊,先下山了。

    把哥哥們急壞了。

    到了山下,果然遇見了神佑,虛驚一場。

    只是阿鹿注意到妹妹的腰帶居然換了一個結,面色雖然尋常,心中卻是驚濤駭浪。

    妹妹很是粗心的人,自己系腰帶的話,不會系這麼複雜的結的。

    不過人多眼雜,阿鹿沒有問。

    而是堅持回到了申學宮。

    阿尋本來沒有發現的,他很喜歡妹妹,但是正因為喜歡,反而平日不太敢認真打量妹妹。

    只是注意到鹿哥表情怪異。

    順著鹿哥怪異的表情才看到了妹妹的腰帶。

    然後阿尋也懵逼了。

    阿尋很臭美,衣服什麼的,穿的十分整齊,系腰帶也是要兩邊的布留的一樣長。

    而妹妹的腰帶,居然被打出了一個佛結。

    什麼人能在妹妹的腰帶上打結?

    這申學宮裡可都是男生,就連那個娘娘腔熙國人,也被阿鹿親眼證明了,就是男生(Σ(°△︴怎麼證明的??)。

    阿尋於是也面容嚴肅。

    阿尋和阿鹿都很嚴肅,平日粗心的小五也覺得有事。

    雖然他不知道什麼事,因為小五絕對看不出來妹妹腰帶和之前有什麼區別,不過他也擺出了嚴肅臉。

    鹿家哥哥們照顧最小的弟弟鹿神佑,在預備班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幾乎是事事都搶著幫忙動手。

    看著連回生舍都要三個哥哥陪著,眾人表示習慣了。

    鹿神佑容貌極好,眾人不覺得他嬌氣,反而覺得理應如此。

    一路好不容易忍到了生舍,阿鹿小心翼翼的問道:「阿佑,你的衣服怎麼了?」

    神佑回到生舍就有些疲憊的,恨不得大字躺下,聽到哥哥問自己衣服,她低頭一看,看到那個佛結……

    「……額。」神佑也不知道怎麼說前因後果了。

    「和尚打的結。」乾脆老老實實的道。

    阿鹿:……

    阿尋:……

    小五:「什麼和尚?什麼結?」

    阿鹿已經想殺上天人廟了。

    那些和尚油光粉面,個頭肥碩,一看就不是好人。

    心裡想著自己從龍淵山怎麼從後山進天人廟,如何要把那賊子找出來。

    阿尋,腦子一片空白,猶豫了一下道:「佛結很難打的,要打整齊不容易,這是一個很細心的人,阿佑當時是躺著的嗎?」

    神佑:……

    阿鹿的面色更加陰沉。

    阿尋也沒有再說話。

    小五覺得好像事情大發了。

    曹九看到裡面如臨大敵的模樣,看到神佑幾個哥哥那表情,神佑可憐兮兮的坐在那。

    他開口解圍道:「阿佑你認識那和尚嗎?」

    神佑點頭道:「我認識啊,在冥河縣就認識了,這個玉佩就是他送我的。」

    神佑掏出平日戴的玉佩。

    一塊光潔碧綠的玉佩。

    舊舊的紅繩穿著,一看就戴了多年了。

    哥哥們更是驚訝。

    他們倒是知道妹妹是有個玉佩的,還以為是洛姨給的,因為洛姨極其疼愛神佑,幾乎是要星星月亮也是願意給的。

    可是妹妹居然說這個玉佩是和尚送的。

    小五忽然道:「我知道那個和尚。」

    他伸手比劃道:「那個和尚比我高,有我兩倍寬,拿著一根鐵棍,還想忽悠我出家,在冥河書肆門口。」

    神佑聽五哥這麼描述,就知道五哥說的是十七的師兄,之前看到他師兄趴在地上找佛珠,真的跟一個大金蟾一樣,塊頭好像是真的很大。

    小和尚很小的,不過好像這幾年,也長高了一點。

    力氣也不小。

    居然能抱住自己。

    阿尋面色失落:「阿佑喜歡那麼大塊頭的人嗎?」

    阿鹿更是面色複雜,自己是不是太瘦了,讓妹妹太沒有安全感了。

    三個哥哥糾結於和尚的問題的時候,曹九的注意力卻在那玉佩上。

    曹九視皇家為生死仇敵,對皇家的事情研究的格外用心,而且當初說藍家的罪名是通敵謀反,通的就是荊國,現在看神佑那塊玉佩,不知道為何,居然像是在哪本書上見過。

    好像是荊國錄,荊國皇太子會有一塊玉佩,上面有隱龍,滴血可現。

    也叫隱龍玉。

    碧綠如翠葉。

    可是這塊玉佩居然在神佑身上,那和尚難道是荊國太子?

    不對,荊國幾年前剛剛宣布了他們的薄後生的嬰孩為太子。

    神佑看到眾人面色都很古怪,弱弱的道:「我餓了。」

    阿鹿最先回過神:「走吃飯,多吃點,才能長的壯實。」

    阿尋也想到了那個場景,想到自己變得五大三粗的模樣,抱著一本書,很是驚恐,自己還是以後注意培養妹妹的審美,那樣的壯漢哪裡好看了。

    小五一聽,立刻附和:「我也餓了,吃飯走。」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