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凰后 » 第202章 聞味而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黑凰后 - 第202章 聞味而來字體大小: A+
     

    夕陽搖晃著馬車。

    神佑並不很想很快回龍淵山上。

    雖說她今天有好多問題想問。

    可是此刻,被攔下來的時候,她還是想留下來。

    她想走進這繁華看一看。

    她想忘卻腦海里的那片荒蕪,那頭長發青絲。

    那片荒蕪只是皇宮裡的一小塊,只是她人生中看見的很小很小一塊,可是卻好比蠻荒草原更荒涼一般,神佑只要安靜的想起來,就會覺得心慌不安。

    她想留下來,於是她就下車了。

    她跳下車,身手極好,自然不需要下人在馬車下弓著身子等她踩。

    她現在是個少年,也不用邁著小碎步,大大方方的可以跳下來,可以大踏步行走,甚至還可以勾肩搭背。

    當然神佑沒有和人勾肩搭背,她顏色太好,即使是別有用心的林分同學,這會子都不敢直視他的模樣。

    心裡念叨著,難怪自己的叔伯他們居然出了風月樓,還想去南風館。

    男子要美成這樣,也真是讓人痴迷的想改了愛好。

    「神佑,我們在這等你帶你去吃好吃的。」林分算是見過風月場所的,很會來事,愣神了一會,先開口道。

    神佑點頭。

    「正好,皇宮裡的伙食太差,我都快餓死了,這會子我能吃下一頭牛了。」

    神佑聲音清脆脆的道。

    倒是旁邊有人聽了笑了。

    柳上車是第一次來,還有點拘束,聽到有人笑,更是面紅耳赤,他本來不想來的,但是聽到林分說鹿神佑也會來,他就莫名其妙的跟來了。

    他爹還挺高興的,覺得他去了預備班之後居然會交際了,當然他沒有和老爹說是去找鹿神佑。

    隆生火此刻完全沒有平日的嚴肅,平時掛著他祖父是宗正寺卿的口號,他也擺的一副貴族子弟的感覺,這會子卻兩眼放光,激動的很,顯然風月樓對他的吸引力是很大的。

    一行人沒有在路口多停留,簇擁著神佑朝里走。

    天下第一樓,風月樓,離申學宮很近。

    當然,風月樓實際並不是一棟樓,應該是一片樓群。

    裡面還有詳細的等級區分。

    十分專業,有接待官員的,有接待富商的,也有接待普通匠人手藝人,還有王公貴族子弟。

    裡面的姐姐們也是地位等級森嚴。

    他們都是從教坊里專業訓練出來的。

    最低級的是四等,為娼,基本就是付出身體,做皮肉生意的,沒有人生自由,也沒有什麼特別拿得出手的特長,容貌也比較一般。

    三等為妓,也是以皮肉生意為主,但是也會談談詩詞,也出席普通上等人家的宴會,跳舞助興之類的,也是沒有人生自由,但是可以等客人來贖買。

    而到了第二等,就是伎,二等的伎子在風月樓是最多的。

    這一類人是擁有一定的人生自由,每人都有一定的特長,詩詞歌舞棋,都必然有拿得出手的一樣,原則上賣藝不賣身,當然要是遇上情投意合,願意捨身的也有可能,伎人最好的出路是被那些達官貴人買去當小妾。

    而風月樓最讓人吹捧的則是第一類,這一類被稱呼為姬。

    姬女原則上是絕對不賣身的。

    姬可以說是琴棋書畫樣樣都全,從小禮儀學識培養,不亞於大家閨秀。

    姬是自由身,可以自己挑選客人,連王公貴族都不鳥的,連跟皇上談情的也有的。

    因為姬的最高級別是聖姬,據說國家祭師都是由聖姬舞蹈。

    聖姬必然是地位崇高,名聲崇高,如今的年代已經沒有能成為聖姬的,但是曾經卻是有的。

    林分他們作為標準的官二代,家裡最受寵的寶貝疙瘩,普通的伎人都是見過的,但是就連他們,想要見一名姬女都是很難的。

    今天他們把神佑喊來,就是想帶神佑去碰碰運氣,慕顏樓的姬女,可是風月樓里顏色最好地位最高最任性的姬女。

    神佑跟著林分他們一路走,亭台樓閣,尤其是已經傍晚了,一隻只燈籠,一隻只被點亮,像是踏進一個別樣的星空一樣。

    有食物的香氣,有女子的香氣,還有書香墨香。

    風月樓極其豪奢,面上卻看不出來,只是覺得走來很是舒適。

    神佑在白骨山上,點燈的都是瘸腳瞎眼的老頭,這裡,卻清一色是雙角好顏的小娘子。

    細細腰,掛著長燈籠,一個一個的點上。

    好像一時間有無數小娘子出現,又同時消失。

    本來是林分走前頭的,不過眾人還是不自覺的以鹿神佑為中心了。

    第一是因為神佑長的漂亮。

    第二是因為神佑年紀小,長的漂亮。

    第三是因為神佑活潑可愛,長的漂亮。

    好吧,長的漂亮在申國真是無敵好用的一項技能,無論是申學宮還是風月樓都是通用的。

    神佑走前頭,曲曲折折的石道,小橋,長亭,閣樓,一路穿行。

    卻是不用人介紹,直直的走到了慕顏樓跟前。

    站在了樓前。

    神佑閉上了眼。

    很是陶醉。

    白衣少年,神色沉迷,未至美人堆里,已經先痴迷了一般。

    把林分都給鎮住了。

    「你以前來過嗎?」

    神佑搖頭。

    「這裡面有好吃的,我聞到了。」

    一直插不上話的吳大浩同學也連忙點頭:「我也聞到了,像是獅子頭的味道,特別香。」

    他大伯是兵部侍郎,然後他大伯只有幾個閨女,原本有兒咂的,上戰場掛了。

    他大伯把他當兒子一樣看待,很親。

    他自家父親卻是一般,居然是個登不上檯面的廚子。

    廚子乃是賤業,匠人。

    他原本是子承父業,也會做一個廚子的。

    後來他父親的哥哥,也就是他大伯,找到了他父親,他一家就雞犬升天。

    成了兵部侍郎家的人了,出入住上了豪宅。

    而他父親也不去酒樓做廚子了,但是在家裡,他父親還是願意下廚。

    而他原本都不要說上申學宮了,連牧山學宮都不敢想,這次預備班,也是他大伯花了大力氣把他加塞進去的。

    被這麼一說,幾人似乎都聞到了一股子特別的香氣。

    似有若無,讓人聞的肚子都忍不住響起來了。

    正說著,慕顏樓的大門開了。

    開門的是個極美的女子。

    蜂腰大胸長腿,更要命的是冬日寒冷,那女子身上卻像是只裹了一條布,白生生的站在那。

    「幾個小公子可是要進來?」

    女子,笑吟吟的問道,長長的白腿,勾著門,像是站不穩的蛇一般,搖搖緩緩,看的人眼干舌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