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45 花燈謎,元宵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官賜福 - 245 花燈謎,元宵夜字體大小: A+
     

    ?上元佳節,一夕良夜。算是初春,冬走的不遠,風還清寒。謝憐扛著一隻大袋子,慢慢走在路邊,臉色被風吹得微微酡紅。

    袋子里裝的是他剛收來的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也不知有沒有用。反正有用沒用,今後也只能靠這個為生了。

    不一會兒,他路過了街邊一個攤子。攤子叫

    「賀記小食」,賣些小吃,似乎是老闆一家三口坐在一張靠里的小桌上,一名身形苗條、頗有姿色的女郎穿行在桌子里忙活,老闆喊她別忙了過去坐下她也不聽,只道

    「就來」,聲如黃鶯。其餘桌子三兩兩坐著些客人,不過看來都只是沖那妙齡少女來的,隨便坐坐聊聊,不一會兒就回家了。

    畢竟,今日是上元節。攤子前支著一個小鍋,鍋里白花花、圓溜溜、熱騰騰滾著的一窩小東西讓他放緩了腳步。

    謝憐心道:「元宵啊。」他小時候,每逢上元佳節,仙樂國主和王后都會和他一起吃一頓元宵。

    謝憐十分挑食,不喜元宵,名廚御制的上好小點盛在金碗玉盞里給他端上來他也不喜,嫌棄太甜,吃得牙痒痒,這個餡的不吃,那個餡的也不吃,囫圇兩口了事。

    後來長大一點,自己跑到太蒼山上修鍊,元宵節時回時不回,算來也沒吃幾頓。

    現在想想,他居然一點兒也不記得,元宵這種東西,究竟是什麼味道了。

    謝憐謹慎地在攤子旁瞄了幾眼,又謹慎地把那隻難看的大袋子從肩頭放下來,最後,謹慎地邁了進去。

    他取下了斗笠,拿在手裡道:「老闆,麻煩來一碗元宵吧。您這兒有嗎?」那老闆頗有些年歲了,看他一眼,還沒答話,那苗條女郎笑著應道:「有,您先進來坐吧!」這就起來忙活準備了。

    謝憐坐了,但見那老闆搖了搖頭,感到奇怪,心想是不是自己身上哪裡髒了人家不喜,特地低頭看看衣服袖子,確定並不臟,稍稍安心,問道:「怎麼了嗎?」他心想如果老闆不喜歡他把那個袋子拿進來,他就把袋子放到外面好了。

    老闆卻又看他一眼,搖頭道:「慘。真慘。」謝憐道:「啊?您說什麼?」老闆道:「大元宵節的一個人天寒地凍在外面的攤子上吃元宵,也太慘了吧。」

    「……」謝憐道,

    「您不能這樣吧。還做不做生意了……」老闆不跟他說話,拿碗去了。坐了一會兒,謝憐感覺四周有人在打量他。

    或者說,在打量他和他旁邊那個異常突兀的大袋子。老闆的女兒也偷偷摸摸過來,蹲在地上用手指戳那個袋子,似乎很好奇裡面鼓囊囊是什麼,被母親叫了好幾聲才回去。

    謝憐這個時候還沒有修鍊出日後那種刀槍不入的厚臉皮,忍不住用腳把那隻大袋子往桌面下踢了踢,想把它塞到旁人看不到的地方。

    可惜,這攤子小,桌椅板凳也小,根本藏不住東西。謝憐只好不斷輕咳,盡量讓自己無視旁人的目光。

    會習慣的。沒什麼大不了。忽然,他想起一事,趕緊把手伸到胸口裡掏了掏,臉色忽變,心道:「這下更慘了!不光大元宵節的一個人天寒地凍在外面的攤子上吃元宵,錢還不夠呢!!!」原本他想趕緊溜了的,偏偏這時候,那老闆端著一隻大瓷碗過來了,放到桌上,道:「五個錢。」

    「……」謝憐感覺微微窒息,道:「呃……我……」他咳了好幾聲,拳頭抵在嘴前,聽那老闆道:「是不是沒有啊?」謝憐正準備硬著頭皮站起來滾蛋,卻見一隻大瓷碗

    「砰」的放到面前桌上。他一愣,就聽那老闆道:「算了,看你這麼慘,送你一碗好了。吃完了我也要收攤了,趕緊回去吧。今天是元宵,要團團圓圓才是!」

    「……」謝憐又坐了回去,雖然心中在說,其實吃完了這一碗元宵他也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但還是小聲道:「謝謝。」那老闆放下碗就回去了。

    攤子前面那一小鍋剩下的元宵被他端到小桌上。那小女孩兒歪著頭咬著勺子道:「哥哥什麼時候回來啊?我想等他回來再吃。」老闆也道:「太遲了,元宵節還回來這麼晚,真是不像話!」那婦人道:「他也辛苦嘛,很快就回了,待會兒你不要罵他。妙兒,妙兒不要再忙了,老是讓你過來幫忙,真的過意不去,過來一起吃吧。」那妙齡女郎道:「不忙的!」最後收拾了一張桌子,也過去坐下和他們一起分元宵了。

    四個人似乎在等家裡另一個人回來團聚,有說有笑的。謝憐看著他們,端起自己那一碗,勺子舀了一顆送進嘴裡,喝了一口甜湯。

    但仍舊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哥哥,哥哥?」謝憐這才回過神來,花城正在一旁凝視著他。紅衣襯得花城眉目越發明艷,燈火給他白皙到無生氣的臉龐鍍了一層柔色。

    謝憐看得微微恍了神,道:「什麼?」花城道:「哥哥累了嗎?還是走不動了?」謝憐隨意點點頭,花城道:「對不起。昨晚是我過分了。」過了一會兒,謝憐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什麼意思,連忙擺手道:「……說什麼呢,根本不是這種事!完全沒關係!」花城挑起一邊眉,道:「是嗎?那樣都完全沒關係的話,意思是,我昨天並不是太過分了?所以我可以……?」

    「……」謝憐忽然想起,這裡還是在鬼市大街上呢,驚醒一掃,果然,不知何時,四面八方擠滿了一大堆歪瓜裂棗奇形怪狀的玩意兒,耳朵長的豎耳朵,耳朵短的伸脖子,幾乎個個把眼睛睜得銅鈴大,往死里盯著他們瞅,被震驚到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最終,道:「三郎啊!」花城微微一笑,負手道:「好吧,好吧。我的錯,不說了。」謝憐也早把目光從街邊的元宵妖怪攤子上收回來了。

    鬼市大街兩側,掛滿了紅彤彤的花燈,花燈上寫滿了謎,眾鬼嚷嚷道:「猜燈謎!猜燈謎!猜中有獎!重重有獎!!!」花城對謝憐道:「哥哥,試試嗎?有獎呢。」謝憐走了上去,道:「試試?」眾鬼都激動起來,相互推搡:「噓!噓!大伯公要猜燈謎了!大伯公要猜燈謎了!!!」

    「……」這鋪天蓋地的,喊得彷彿他要跳大神了一般,謝憐啼笑皆非,正想隨便挑一個,卻立即便有一根不知從哪兒伸出來的觸手殷勤地送上了一盞花燈,道:「您請!您請!」對謝憐而言,哪個都一樣。

    於是他便接了燈,看了一眼。謎面是四個字:「找到白頭。」謝憐想都不想,道:「『我』。」花城拍了拍手,贊道:「哥哥,厲害。」眾鬼也跟他一起掌聲雷動,鬼哭狼嚎,還有黑漆漆的不明物體在空中翻跟斗喝彩,未免太過浮誇。

    謝憐汗顏,道:「其實,這個……真的很簡單啊。」那根觸手又送過來第二盞燈,道:「您請!您請!」謝憐接了燈,這一次,謎面是

    「春節一日。」同樣是想都不想,謝憐道出了答案,道:「『夫』。」花城又要舉手撫掌,謝憐道:「不用啦,這個也很簡單。」花城笑眯眯地道:「是嗎?可是,我是真心覺得哥哥厲害呢。」謝憐心道:「哪裡哪裡。要是你親自在花燈上題謎面,我還解開了,那才是厲害呢……」這時,觸手又送了第三盞燈,唱道:「您請!您請!」謝憐結果一看,眉頭微微一凝。

    四周也道:「嘩!這次的難了!」謝憐點了點頭。果然,這一次的謎面不能一眼就看穿謎底了:「含羞低頭表傾心。」不過,也不算太難。

    少頃,謝憐道:「『含羞』意為含羞草,取草部;低頭,取低字之頭部;『表傾心』,取『傾』字之中心部。三部合起來,就是……『花』。謎底是花。」說完他就捂住了耳朵。

    果然,他一報出謎底,四周又開始群魔亂舞,毫無底線地胡吹亂捧,浮誇至極,令人肉麻。

    花城笑吟吟地望著他,道:「哥哥,這次,是真厲害。」那根觸手又舉著燈悄悄探了過來,謝憐也笑吟吟地道:「還有更厲害的。這一次,我不看謎面就能猜到謎底了,你信不信。」花城睜大了眼,道:「哦,是嗎,哥哥居然還有此絕技?」謝憐接了燈,道:「當然,我猜,這次謎底是『城』。花城的城,對嗎?」舉燈一看,果然,

    「干戈一動南方定」。謝憐道:「干戈一動,倒戈,倒為『土』;『戈』保留;『南方定』,取『方』字南部,定於『土』『戈』中心,為『城』。這應該最難解的一個謎了,可惜……」可惜,被他先猜中了規律。

    四個謎底連起來,是什麼?眾鬼被識破,都不敢歡呼了,反倒咳咳起來,紛紛望天。

    花城目光緩緩掃過,眾鬼都被嚇破了膽一般,有的鑽進燈里,有的鑽進地底,紛紛抱頭道:「城主息怒!!!不是我出的主意!!!」

    「也不是我嘎!」

    「屁咧!明明你贊同得最大聲!!!」花城淡聲道:「滾。」霎時,這條街上的人人鬼鬼瞬間如風捲殘雲,所剩無幾。

    謝憐把燈掛回架子上,莞爾道:「回去吧。」二人並肩而行,一起走向千燈觀。

    路上,花城一本正經地道:「哥哥,你不要用那樣的眼神看我。真的不是我讓他們這麼乾的。」謝憐笑笑,道:「我知道。你的話,一定不會這麼設謎。」花城道:「哦?那哥哥覺得,我會怎麼設謎?」謝憐不設防地道:「當然是,『我夫三郎』……」話到這裡,他才發覺

    「禍從口出」,連忙住了嘴。然而,已經遲了。花城哈哈笑了起來,道:「哥哥,上當了!漂亮!」

    「……狡猾,狡猾……」恰在此時,二人回到了千燈觀。一入大殿,謝憐發現,玉台之上,居然擺著一桌東西。

    他一怔,上去一看,那居然是兩碗元宵。他回頭,花城也走了上來,道:「剛才哥哥路上看的就是這個吧。」謝憐點了點頭。

    花城道:「坐下一起吃吧,哥哥。」

    「……」謝憐卻沒有坐下,而是忽然一頭撞進了他懷裡,把臉埋在他胸口,摟著花城,緊緊地不鬆手。

    花城也反手抱住了他。隔了不知道多少年,他終於又記起了,元宵是什麼滋味。

    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