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44 天官賜福百無禁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44 天官賜福百無禁忌字體大小: A+
     

    ?「恭喜恭喜!」

    「太子殿下,恭喜你啦!」新建的菩薺觀熱鬧非凡、來來往往,謝憐在幾條擺得滿滿當當的長桌中穿行,流水般送出一碗接一碗熱氣騰騰的面、油花金黃的湯、雪白噴香的飯,忙得團團轉,還要應付來客,百忙之中抽空道:「多謝,請坐!」在亂斗中不幸倒塌的菩薺觀被重建了。

    重建后,比原來那間危房小觀氣派了不少,還多了個新修的院子。倒不是謝憐或花城重建的,而是菩薺村的村民們。

    那日謝憐落荒而逃后,他們翻開廢墟,居然發現了一箱金條。自然是權一真天天往他功德箱里塞的那堆。

    這些村民們從沒見過這麼多的金子,差點嚇壞了。清醒后,村長取了一部分重建了菩薺觀,剩下的一條都沒敢動,放著等謝憐回來再給他。

    因此,謝憐帶著花城一回來,迎接他的,除了村民們熱情洋溢的聲聲

    「道長」和

    「小花」,還有一座嶄新的道觀和一箱沉甸甸的金條。那金條他本打算還給權一真,但權一真就是不接,直到花城對他說,你不把金條拿回去,就別想知道正確的養魂方式,這孩子才老老實實把瞎給人塞金條的毛病給改了。

    打完招呼后,以慕情為首的幾位神官矜持地邁進院子后,冷不丁一抬頭,看清楚了這道觀的全貌,霎時無言以對。

    瞎眼。太瞎眼了!那大紅大綠的喜慶配色,浮誇至極的彩泥神像,都還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那牌匾。那塊匾額上寫的,或者畫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新觀落成,理當祝賀。但這新觀品味處處如此之糟糕惡俗,還有一處作為絕望的點睛之筆的牌匾,實在讓人誇不出口,以至於他們把想好的道賀詞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不過,謝憐倒是並不介意,反倒覺得挺好,至少不再是一間隨時可能倒塌的危房了。

    他再一次招呼道:「請坐?」那幾位神官看樣子卻是不太想坐,過來道賀大概也只是面子上走個過場,匆匆放下禮物就走了。

    謝憐問慕情:「他們怎地走得這麼急?」慕情:「這還用問嗎?」謝憐:「用啊。」慕情沒好氣地道:「那就去問你的好三郎吧。」原來,花城一回來,第一個知道的是謝憐,第二個就是還沒焐熱新仙京的上天庭。

    不光因為前不久他們賣力舉辦的上元宴斗燈也和中秋宴斗燈那次一樣,被突然殺出的花城揮手三千盞爆得渣都不剩,更因為從那一晚開始,那口鐘便瘋狂地響個不停,且整個上天庭都回蕩著它的通報聲,彷彿在提醒著他們:諸天仙神的噩夢又回來了!

    噩夢就在眼前,普通神官自然不敢湊上去。不過,現在上天庭關於花城和謝憐的傳聞已經到完全不用添油加醋就很重口的地步了,他們還是挺想和謝憐拉拉關係、討日後花城手下三分留情的。

    謝憐聽了,想起之前花城要求上天庭通報他的豐功偉績一整年,笑道:「頑皮。」慕情道:「這豈止是頑皮?你讓他收收吧,太不像話了,現在那鍾每天都吵得人心慌,上天庭完全沒法幹活,還時不時掉下來砸著人。好不容易才重建的新仙京,可別因為這種事又廢掉。」謝憐道:「好吧,待會兒我和他去說。順便,嘗嘗嗎?」他指了指院子里桌上的飯麵湯,補充道,

    「不是我做的。」慕情聽前面神色冷酷,寫滿了拒絕,聽後面一句才恢復正常。

    正在此時,風信也來了。他進了院子,剛好和幾個準備離去的小神官擦肩而過。

    他們打了招呼,又竊竊私語道:「是南陽將軍。」

    「是他。好可憐啊,老婆兒子跟人跑了……」風信額頭青筋暴起,當場就破口大罵了:「我操了!!!你們有完沒完?!這事兒你們逼逼幾個月了?!還有!是『跑了』!不是『跟人跑了』!凈他媽造謠!」那幾個嘴碎的小神官被嚇得趕緊逃了,慕情在一旁雙手攏著袖子道:「你這解釋還不如不解釋,聽起來更丟臉罷了。」風信大怒,抓過旁邊一把掃帚就扔過去。

    慕情一把接住,呵道:「老套。現在這招對我沒用了。」風信待要再罵,謝憐走過去也塞給他一把掃帚,道:「沒用就好,那這樣,你們兩個一起幫我掃一下這個院子。剛才放了幾串鞭炮,地上都是紅渣子。辛苦了。無聊的話還可以順便接一下龍哦。」

    「???」半個時辰后,觀外傳來一陣鬧哄哄的人聲,越來越近。院子里幾人向外望去,再過一陣,黑壓壓一大幫子人湧進了菩薺觀的院子,亂叫道:「是這裡嗎?」

    「就是這裡了,喲呵,挺氣派的啊。」

    「真有飯,好多飯啊!」

    「還有肉!」風信和慕情剛掃乾淨的地又被一大群泥腿踩得不堪入目。慕情握著掃帚,彷彿感覺身上被人傳染了跳蚤,雙目圓睜:「……這些乞丐怎麼回事?」眾丐之前一人為首,亂髮污衣,正是師青玄。

    他一拐一瘸蹦了過來,拱手道:「太子殿下,我前來叨擾啦!怎麼樣,上次說好的還作數不作數?」謝憐笑道:「歡迎至極,當然作數!請坐,請坐。」慕情道:「這人也太多了吧。」師青玄道:「不多!去年皇城裡幫忙守人陣的各位大爺都在這裡了。」守人陣那時,師青玄和其他人說好的事成之後請大家吃雞腿,人人有份,結果事成之後到處都找不到人,那頓雞腿自然是沒吃成。

    今天卻終於能履約了,一碗接一碗的雞腿麵被端上來,師青玄道:「各位今天不用顧忌了,吃吧!」眾丐擠得從桌上坐到地上,紛紛歡呼,然後抱起大海碗就吸溜吸溜、吭哧吭哧。

    吃著吃著,突然一人道:「不對,有妖邪之氣!」眾人轉頭一看,那一圈居然是天眼開等人。

    謝憐微覺頭痛,道:「怎麼你們也來了?」天眼開道:「上次我們也有幫忙的,怎麼不能來了?」又高高舉起碗,神情嚴肅地道:「各位,聽我說,我絕對沒看錯!這碗里的食物有妖邪之氣,恐怕不是好東西,大有古怪!快放下!」沒人理他。

    眾丐已經吃完一輪,紛紛舉起空碗:「再來一碗!」風信和慕情一邊用掃把打架一邊掃完了院子里滿地的紅火鞭炮渣,看其他人吃吃喝喝那麼香,也坐了下來,端起了碗。

    恰好天眼開氣道:「你們怎麼都不聽人說的!」說著就要起來去廚房看看,師青玄按住了他道:「真是的道長,你想太多了,這裡是血雨探花的地盤嘛,有妖邪之氣當然是正常的。好好好,你不放心是吧,我去看,你坐著別衝動。」他就真的自己起來,走到廚房附近,撩起帘子道:「你看,哪有什麼古怪——」謝憐道:「稍等,我也要看一下……」然而,等他、師青玄、風信、慕情幾人探頭一看,全都震驚了。

    只見廚房裡,一隻人高馬大的豬屠夫正在砧板上瘋狂剁剁剁,要不是後面掛的都是豬腿,還以為他剁的是人。

    旁邊,一個巨大的缸下生著大火,缸里一隻長脖子雞精男正搓澡搓得熱火朝天,一見外面有人看見了他,登時尖叫一聲,雙手捂住了自己胸口。

    謝憐一個頭兩個大,趕緊走進去小聲道:「我不是說了,不可以這樣嗎?」雞精

    「噢噢」地拍胸保證道:「大伯公,我們洗過澡才來的,很乾凈的!而且這個湯底有延年益壽之效,不喝了不會害人的!不虧!放心食用!」

    「……」師青玄默默放下帘子,風信和慕情則立馬把碗給扔了,噴道:「還不如你來做呢!」謝憐揉了揉眉心,又好笑又無奈地道:「他們一定要幫忙,沒辦法啊,也是好心。」正在此時,天眼開似乎終於覺得這邊幾人鬼鬼祟祟甚為可疑,走過來了。

    謝憐連忙攔住他:「何事?」他怕天眼開看到豬屠夫它們,又要鬧起來了。

    誰知,天眼開卻並不是沖廚房來的,而是沖他來的。他圍著謝憐轉了幾個圈,疑惑道:「奇怪……」謝憐道:「怎麼了?」天眼開似乎百思不得其解,道:「不對啊謝道長,你身上鬼氣,怎麼比上次還嚴重了?」

    「……」謝憐輕咳了一聲。慕情哼道:「成天和鬼王混在一起,當然越來越嚴重。」天眼開卻道:「不對。就算那樣,也不應該這樣啊?」風通道:「什麼這樣那樣的?」疑惑許久,天眼開終於直接說了。

    他道:「你身上這鬼氣,怎麼變成自內而外的了?這……這完全就是從你體內散發出來的嘛。」

    「……」

    「你這恐怕是遭了大罪了。你做什麼事了?怎麼病得這麼厲害?」

    「……」謝憐連咳都咳不出來了。他整張臉都要充血了。風信和慕情先還沒聽懂,待到回過味來了,不約而同看向謝憐,沉默了:「……」只有師青玄腦子轉不過彎來,道:「怎麼了?所以呢?這是怎麼回事?太子殿下,你這是真病了?血雨探花知道嗎?他沒給你看好嗎?!」不不不。

    就是因為他,所以才會這樣!謝憐囁嚅道:「這個。其實。不是。你們不要……我覺得,不如,嗯嗯……」他腦子裡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畫面,亂七八糟說了一堆毫無意義的字眼,忽然,他背後靠上了一人胸膛。

    一隻戴著銀護腕的手臂圈住了他,一個熟悉的聲音笑吟吟地道:「我覺得,你們不如回你們座上,吃你們的,不要管別的,如何?」此情此景,謝憐也真不知道該如蒙大赦還是該更加窘迫了,道:「三郎!」一見花城出來,風信和慕情神情都一言難盡,但謝憐在前面,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只有師青玄還很嚴肅地問:「血雨探花,你檢查過太子殿下的身體嗎?」謝憐一把捂住額頭,希望他不要再問了。

    這時,眾乞丐嚷了起來:「再來一碗!」

    「多加點肉!」

    「這雞湯沒入味啊,多放點鹽!」慕情看不下去了,道:「你們知不知道這裡是道觀,供了神官的,可否矜持些許?」眾丐卻不知這一套。

    上次他們和許多神官一同攜手鞏固人陣,親眼見到有神官瑟瑟發抖、臨陣逃脫,還不如他們,又認識師青玄,不免都覺得,原來神仙也就是這樣啊。

    要命時候,和他們好像也沒有多大區別,似乎也就不那麼高高在上、凜然不可侵犯了。

    突然,廚房裡傳來一聲驚叫:「是誰?」聞聲,謝憐心一緊,搶進廚房,只見豬屠夫和雞精在裡面大喊大叫,忙安撫道:「冷靜!冷靜!怎麼了?」雞精驚恐得一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大伯公!鬧鬼了啊!有鬼、把我們做好的飯菜湯都吃光了!我就是扎個猛子而已,再起來就一碗也沒有了!鬧鬼了!」豬屠夫啐道:「你怕什麼!你自己不就是鬼!」謝憐微微愕然:「怎麼會?方才分明看到你們剛做了五十多碗啊?」

    「是啊!」可再一看,果然,那五十多個碗里都空空如也,連湯汁都喝了個乾淨!

    謝憐心中正奇怪,忽然想到一人,轉身見花城靠在門邊,道:「三郎,莫非是?」花城淡聲道:「十之八|九。」

    「嗯……」謝憐道,

    「他應該,也是來道賀的吧。理當歡迎,不過,就是吃的有點多……現在飯菜都被他一個吃完了,怎麼辦呢?」花城微笑道:「不怎麼辦。加利息吧。」傷腦筋的鬼市眾鬼們認命地開始重新做飯了。

    這時,大殿和院子里傳來一陣喧嘩,似乎是誰和誰吵吵嚷嚷起來了,謝憐正想出去調解,花城卻抓住了他的手,帶他從另一邊的門走了。

    兩人牽手走出菩薺觀。路上有樹木攔道,放下手分開走,會比較好走,但兩人都不願放開牽著對方的手,於是七彎八轉,繞來繞去。

    邊繞謝憐邊道:「三郎,我們現在去哪裡?」花城道:「這裡太吵了,隨他們打鬧去吧,我們先走人。」謝憐邊走邊回頭望,有點擔心地道:「不管他們么?菩薺觀是才重建的,萬一又被打塌了怎麼辦?」花城滿不在乎地道:「塌了就塌了,再建一座就是了。哥哥想要的話,要多少有多少。」

    「哈哈哈哈哈哈……」·夜裡,千燈觀中,沐浴后的謝憐穿著一件單薄雪白的中衣,倚在塌邊玉台上,一筆一劃寫著。

    他在寫給花城臨的字帖。花城斜倚在他身旁,也只著中衣,衣領微敞,手中百無聊賴地把玩著發尾那顆紅珊瑚珠。

    微暖如玉的燈火下,他一直盯著謝憐看,看了好一陣才彷彿饜足般眯起了眼,嘆道:「哥哥,別弄那個了,過來休息吧。」謝憐方才已經吃夠了苦頭,堅決不肯再上當,這語氣聽得他耳根一燒,強自鎮定,繼續寫字,一本正經地道:「不行。三郎,今天又有人說你的字丑了,你要好好練哪,不然,我可不要讓人知道你是我教的。」花城微微坐起身來,挑眉道:「哥哥,我記得,從前你明明說過很喜歡我的字的。」自從花城重新回來后,很長一段時間內謝憐幾乎對他千依百順,有求必應,大概是因為這樣,終於把他慣壞了,壞心眼越來越多了。

    謝憐寫完了字,放下筆,越發正經了:「不要耍壞嘴皮了。我寫好了,快過來練。」於是,花城懶洋洋下蹭到謝憐身後,抱住了他的腰,微微彎腰,頭擱在他肩上。

    他把自己那顆紅珊瑚珠從發尾取下,放到紙上,讓它和謝憐那隻珠子在紙上追逐,滾來滾去,故意不讓謝憐好好寫。

    他如此頑皮又強勢地彰顯著自己的存在感,謝憐想起天眼開說他整個人

    「渾身上下、自內而外」地散發著鬼氣,那都是花城的氣息,不禁有些心浮氣軟,輕掙了兩下,小聲道:「……好好寫。」花城道:「好吧,聽哥哥的。」他提筆,寫了兩句詩就擱下了。

    謝憐看了,搖了搖頭,心中第無數次道:「沒救了。」頓了頓,也提了筆,幫他補了后兩句。

    寫完后,謝憐輕輕一吹,將紙拿起,二人一同看著這幅合寫的詩。紙上墨色,落成風采上天入地的四句詩: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就連厄命也在桌邊,睜大著眼,看得目不轉睛,彷彿極為欣賞。

    花城笑道:「絕世之作。哥哥,快,來署個名。此字必將驚艷後世,千古流傳。」謝憐已經在下方題上了花城的名字,聽到他這麼說,實在下不去手加上自己的名字了。

    花城笑夠了,假意正經道:「哥哥不好意思嗎?我幫你。」說著,就握著謝憐的手,刷刷刷寫下幾字。

    當然,如果不說前景,根本沒人看得出來這是兩個字,也根本不可能看得出來是謝憐的名字……謝憐看著自己手下寫出這種東西,啼笑皆非,在花城胸前歪了歪頭。

    忽然,他覺得這幾個字有點眼熟,彷彿在哪裡見過。少頃,他想起來了,眼睛一亮,道:「三郎,你手上!」他一把抓住花城小臂,將他袖子拉起,欣喜道:「就是這個!」二人在菩薺觀共同生活的那段日子裡,有一天,謝憐在他手上看到過一個文字刺青,似乎是什麼異族文字。

    當時他心裡還琢磨過,卻萬萬沒想到,那壓根不是什麼

    「異族文字」,原來,只是他的名字!花城也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笑道:「哥哥終於認出來了?」謝憐道:「早該認出來了,只是……」只是,花城的字,實在是鬼斧神工。

    不用說花城也猜到他在想什麼了,哈哈笑了起來,一手攬謝憐的腰,親了他額頭一下,道:「不要緊,哥哥的字好看就行了,我會比我的字好看高興一萬倍。謝憐的手撫在那處刺青上。刺青入色極深,可想而知,會有多疼。他輕聲帶:「這是你小時候刺的嗎?」花城微微一笑,拉下了袖子,點了頭。

    那必然是他自己給自己刺的了。想象著一個小男孩偷偷摸摸把仰慕之人的名字刻在自己手臂上的畫面,如此幼稚,如此勇敢。

    十指緊扣,紅線交纏。謝憐眼前,忽然浮現了一年前,花城在銅爐山化蝶散去的那一幕。

    那最後一刻,花城說了一句話。雖然是無聲的,謝憐卻很清楚他說了什麼。

    那是花城從一個孩子時就開始、至死不渝都在貫徹的一句。

    「我永遠是你最忠誠的信徒。」···————————————————《民俗怪談》——————————————————·民間傳說,有這樣一位破爛仙人。

    雖然被稱為破爛仙人,但這位仙人最常保佑的卻不是收破爛的,而是人間平安。

    因為,他同時也是一位最強武神。無不能破之魔,無不可斬之邪。坐擁滅世之力,不失惜花之心,不過,拜神么,都是有忌諱和講究的。

    如果遇到了供奉這位仙人的宮觀,萬萬不可隨意就拜。據說,這位破爛仙人的體質特殊,會召來霉運。

    不信,準備一個骰子,先摸摸仙人神像的手,再丟一把,手氣一定爛到家。

    所以,對著一尊破爛仙人的灰白神像祈福,說不定會越拜越倒霉,喝涼水都塞牙,穿道袍也見鬼。

    ·民間還傳說,有這樣一位紅衣鬼王。這位鬼王雖已為非人,卻擁有數不勝數的龐大信徒,時常有人在家中偷偷設一尊鬼王像,日夜供奉,祈求好運。

    因為,這位鬼王不僅所向披靡,據說至今未嘗有一敗,且運勢強極無敵。

    不信,在投骰子前先拜一拜他。如能得其助,下一把一定不賴。不過,鬼不像神,忌諱自然更多。

    這位鬼王雖說本領高強,性情卻極為古怪偏激。若他高興,不用拜他就會幫你;他不高興,一擲千金也對你不屑一顧;而如果他十分不高興了,沒準他反手就要你的命。

    所以,同理,還是對其敬而遠之為好。·可是,如果人們把這一神一鬼的兩尊像供奉在一起,便會化腐朽為神奇。

    那尊紅衣鬼王,將會驅散纏繞破爛仙人的霉運,讓他露出真正的面目。

    人們會驚奇地發現,原來,破爛仙人本來的顏色不是灰白的,而是金燦燦的。

    ·傳說一般是有其依據的。可這大概是個很長的故事了,或需要從八百年前說起也說不定,要講很久很久也說不定。

    人們也不一定有耐心聽。但能確定的是,如果想要這兩位各自發揮出最強的力量,就必須得把他們供奉在一起。

    如此,便可得雙倍的好運,雙倍的所向披靡。天官賜福,百無禁忌!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