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43 君憐花兮我憐君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官賜福 - 243 君憐花兮我憐君兮字體大小: A+
     

    ?謝憐收了珠子,向下望去。簡陋的大棚殿里也走出幾個神官,問道:「南陽將軍怎麼了?」只聽風通道:「你們看我抓住什麼了!」他一頭從山林里撞出,奔了上來,手上捉著一個黑衣人,眾神官大驚:「靈文!」被風信拿在手裡的正是靈文。

    風信對謝憐道:「如你所料,靈文果然去取錦衣仙了!」取下咒枷后,謝憐法力暴漲到了可與君吾抗衡的地步,那錦衣仙自然再也奈何不了他。

    靈文被花城打為不倒翁,在大戰中失落,時間一過她身上的法術便會自動解開,不知所蹤。

    但謝憐想到她多半會來取錦衣仙,加上這些天上天庭這團算不清的賬急需一人來處理,於是脫了那衣服,放出風聲等她自己來取。

    果不其然,靈文上鉤了。靈文作為潛逃犯,雖然被拿住押到臨時議事殿中,卻仍不見慌亂之色。

    裴茗一上來就按著她肩,把她按到桌前坐下,沉聲道:「總算找到你了!」

    「……」十幾位神官也團團圍了上來,個個目光如|狼|似|虎、神情如|飢|似|渴,幾近猙獰。

    靈文這才稍稍感覺不妙:「……你們想幹什麼。」

    「砰」的一聲巨響,一疊近人高的公文卷宗被摔在她面前,摔得連桌子帶椅子都一震。

    裴茗

    「啪」的一掌拍在卷宗上:「這些,你處理下。」

    「……」靈文似乎鬆了口氣。然而,這口氣還沒松到底,便聽

    「砰砰砰砰砰砰砰!」十七八聲巨響后,十七八疊過人高的海量公文都被摔了過來,將她重重包圍在其中。

    眾神官七嘴八舌道:「快來幫忙算賬!」

    「這些你也都處理下。」

    「遺漏的部分記得補上。」

    「最好一個時辰之內把我們這沓整理好!」……靈文:「……」一天一夜之後,靈文終於從臨時議事殿中被放出來了。

    原先亂七八糟的卷宗經過一天一夜的奮戰,已經全部處理完畢,分類得整整齊齊。

    眾神官歡天喜地各自領了自己殿的翻查,而靈文已經臉色鐵青,眼睛下消失了一段時間的黑眼圈又浮現出來了。

    那邊各人翻檢完畢,紛紛喜道:「果然還是靈文殿比較有效率啊!這下能對上了!」

    「清楚了!真是感謝靈文大人了!」作為一個犯人的靈文在眾多神官的簇擁之中呵呵道:「不敢當。」見狀,昨天沒塞卷宗過來、今天依舊一團糟的神官們也坐不住了,圍過來道:「那啥其實我這邊也有幾沓您看看要不然也……」靈文:「……」謝憐蹲在臨時議事殿外吃饅頭,吃完了拍拍手,終於把靈文從苦難中解救了出來:「諸位,待會兒再算吧,先讓靈文喘口氣。」從前他發話,必定沒什麼人當回事,但如今可就不同了。

    幾人都道:「太子殿下說的是。」不敢多言。靈文坐在椅子上,閉眼扶額,等其他神官都出去了,議事殿內冷冷清清沒幾個人了,她才對謝憐道:「恭喜太子殿下,法身複位啦。端地好計策,真沒想到現在連鬼都是您的信徒了,聽您的調派。」謝憐道:「那不是我的信徒,是我在鬼市的朋友們。我請他們幫忙而已。」靈文點了點頭,神情瞭然。

    謝憐道:「靈文,我有個問題想問你。」靈文道:「太子殿下請問便是。」謝憐道:「三郎,我是說花城主,他穿過你這件錦衣仙,但錦衣仙對他無效,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靈文道:「原來是這個問題。我以為太子殿下你早就知道了?」謝憐怔了怔,道:「願聞其詳?」靈文一振衣擺,正襟危坐道:「太子殿下,聽過錦衣仙的傳說吧?」謝憐道:「聽過。是你親手做的。」靈文道:「可以這麼說。雖然我從沒想過這件衣服上凝聚的怨氣會讓它變成這樣一件妖物,但的確是我為了加速須黎國覆滅殺了白錦沒錯。」謝憐專註聽著。

    靈文繼續道:「這件衣服在人間輾轉里,經過無數人的手,無數人拿到它后都選擇用它殺人、害人、騙人。雖然如此也可以消弭它的怨氣,但,白錦不是個這樣的人。

    「他不喜歡被這些人所用,十分厭惡。所以,當他遇到與他近似的穿衣者和特定的授衣者時,便不會激發怨氣,而是會很高興。」謝憐道:「近似和特定分別是?」靈文道:「你給血雨探花穿上了錦衣仙,但你對血雨探花並無一絲一毫的嫌隙與加害之心,全身心地信任;而血雨探花,對你也是如此,不,應該說更甚——血雨探花真正讓他有共鳴的地方,是就算他沒有穿上錦衣仙,你讓他為你做什麼,他也會毫不猶豫地為你做什麼。包括為你而死。」

    「……」靈文道:「這也是為什麼當初我能猜到你身邊那個少年就是血雨探花所化的原因。雖然我不是很了解你們的事,但我想不出第二個人會這樣了。」謝憐道:「為什麼?」靈文抬手指道:「太子殿下,你脖子上掛的是什麼?」謝憐一怔,手不由自主撫了上去。

    靈文道:「我曾經見過類似的東西,是那些孤注一擲的鬼給自己情人的骨灰。」其實,謝憐早就猜到了,但聽靈文說出來,還是握緊了那枚晶瑩剔透的指環。

    靈文道:「這是很少見稀奇的東西,但因為太漂亮了,而且通常很慘烈,所以印象較為深刻。」靈文殿經手的卷宗不計其數,見過的確是不奇怪。

    謝憐道:「什麼叫通常很慘烈?」靈文道:「被愛戀沖昏了頭腦,把自己性命攸關的事物交到旁人手裡,是會發生很多可悲可怕的事的。

    「真心什麼的,都是給人糟踐的。這些骨灰燒成的信物,有的被旁人奪走了,有的被主人打碎了,基本沒什麼好下場。不過,太子殿下你是個例外。你保存的挺好,幾乎滴水不漏了。」良久的沉默后,謝憐道:「你說『相似』『有共鳴』。所以,白錦將軍也是這樣的人嗎。」靈文微微一笑,道:「不然怎麼會被我騙?」謝憐道:「也不算騙吧。你不會想不到是我故意放消息出去的,但你還是來取了。」靈文道:「防身利器嘛。」謝憐道:「只是防身利器的的話,你當初就不會冒那麼大風險去偷它,失敗后還帶它去銅爐山了。」靈文無所謂地道:「不去銅爐山還有什麼辦法,因為已經露餡了啊,被太子殿下你抓個正著了。」謝憐道:「其實,你想找借口掩飾的話,還是能說得通的。打點打點,就算降降級扣扣功德,也不至於變成逃犯的。主要是,你想送白錦將軍成絕吧。」靈文笑了一下,道:「太子殿下,你不要說的我好像什麼都不管了就一心要帶它逃跑似的。畢竟,我可是個六親不認的人啊。」

    「是這樣嗎?」

    「是這樣吧。」·謝憐在皇極觀太子峰的殘垣斷壁上清掃了一番,簡單搭了一座小屋,作為暫住之地。

    這裡較偏較遠,有事時就去臨時議事殿幫幫忙,沒事時就一個人靜靜待著。

    七八日後,慕情終於補好了若邪,給謝憐送來。謝憐一開門就看見一條白東西迎面撲來,被撲了個眼前白茫茫一片,伸手把那東西扯下來,若邪又開始一條綾扭來扭去了,彷彿在給他展示自己新生的美好軀體。

    謝憐道:「才剛補好就不要亂扭了,小心又扭斷了。」慕情一聽就有意見了:「這怎麼可能?我給你補過的衣服有哪件又破了的?」謝憐道:「那倒也是。」抓住扭成水草的若邪仔細查看,果然縫補的極好,幾乎看不出斷裂的痕迹,贊道:「你手藝還是那麼好。」慕情道:「你誇我這種事我也不會高興的。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再不做這種事了。」謝憐心道:「你明明就還挺得意的嘛……」慕情嘀咕了幾句,道:「行了我完事了,走了。正忙著點玄真殿的東西和人。」謝憐道:「你也要走了?好,我待會兒過去幫忙。你走的時候跟我說聲,我去送送。」抓來靈文,查漏補缺,把一比糊塗賬都擼清了后,眾神官便決定著手重建仙京了,太蒼山上這臨時議事殿,也可以閑置了。

    慕情擺擺手,沒拒絕也沒答應。走了幾步,又頓住腳步,回頭道:「你……還要守在太蒼山嗎?」謝憐點點頭,道:「嗯。」遲疑片刻,慕情道:「要不然,你還是跟我們一起走吧。」謝憐笑道:「不了,我要等人。」慕情道:「你到新仙京的上天庭也可以一邊等啊。」謝憐搖了搖頭,道:「我想他回來的時候可能會先到這裡,那就可以第一時間見到了。不到這裡也可能是到鬼市的千燈觀,這裡離鬼市不算遠,比在新仙京方便。」

    「……」慕情的話似乎憋很久了,神色複雜地道:「你真的相信他會回來啊?」謝憐理所當然地道:「我相信啊。」·人們如潮水般湧來,又如潮水般離去。

    太蒼山又恢復了荒涼孤寂。太蒼山上,曾有大片大片的楓林,被大火焚燒殆盡,千百年後又重生了。

    不再是千百年前的謝憐在樹上縱躍修鍊過的那些了,景色卻是一樣的。

    謝憐時常一個人在楓林中漫步。漫山遍野熱烈如火的紅楓令他感覺彷彿置身一個巨大而溫暖的懷抱中。

    一個人的日子他過了八百多年,很習慣了。有事下山應應祈願、收收破爛,沒事就種種菜、做做飯。

    只是,奇怪的是,這樣一個人的日子,從前分明是習以為常的,現在卻變得有些難熬,謝憐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重新適應。

    可能一個人如果一直吃的都是苦的,就會習慣苦味了。可突然有一天,有人給了他一口甜的,他想起了甜是什麼樣的滋味,再去吃苦的,就要皺起臉了。

    從前謝憐自己冷冷清清的時候,總暗暗盼著有人來找自己,說說話也好,求幫忙也好。

    但現在,他不是那麼喜歡了。因為聽到敲門聲的時候,他心裡總會突然狂喜,期待萬分。

    可奔到門前一打開,門內或門外,總也不是他在等的那個人。有時是風信,有時是慕情,有時是師青玄,有時是來

    「孝敬他老人家」的鬼市眾鬼。大家都很好。只是,不是他在等的那個人。

    ·第一個月,謝憐扛了幾顆花樹回來種在門口,企圖美化一下環境,遮掩住破屋的寒酸。

    他盤算著,也許花城回來的時候,它們就開花了。·第二個月,謝憐把屋子拆了重建了,把整座山的雜草也拔光了。

    不然花城回來后看到了這亂糟糟的景象,肯定又要派人來幫他收拾了。

    ·第三個月,花樹開花了。滿樹纓紅,謝憐站在樹下抬頭望,一邊獨自賞花,一邊心想,開花了,也差不多該回來了吧。

    ·第四個月,所有的山道也全都被重修了一遍。這樣花城回來找他的時候,就可以快一點上山了。

    ·第五個月,風信和慕情又來看他了,問他要不要先離開這裡出去走走,謝憐招待他們吃了一頓飯,他們跑了。

    ·第六個月,花期過了。……等啊等,等啊等。謝憐沒有焦躁,沒有崩潰,沒有痛哭流涕,反而覺得自己越來越平靜,越來越有耐心了。

    想一想,誰沒有經歷過孤身一人的漫長歲月?花城等了他八百多年,他便是等再花城八百年又如何?

    哪怕是一千年、一萬年,他也會一直等、一直等。何況不過才一年?·這一天,謝憐照常收了一大堆破爛,堆滿了他攢錢新買的牛和板車,往山上拉。

    穿過夜裡的楓林,走在半山道上,謝憐不經意一回頭,看見靜謐的夜空中,飄著幾個光點。

    他凝神望去,發現那是長明燈,恍然大悟,自言自語道:「原來今天是上元節了啊。」此時此刻,大概上天庭的各位神官們,又在上元宴上斗燈了吧。

    謝憐情不自禁拉住了繩子,停留在原地,獃獃凝望著那幾盞明燈。他忽然想起,他和花城,就是在上元節相遇的。

    那一年,滿臉污臟和傷痕的小兒擠在人潮湧動的城牆上向下望,十七歲的仙樂太子謝憐渾身發光,一抬頭,看見一個從空中墜下的身影,想也不想,飛身一躍。

    上元佳節,神武大街。驚鴻一瞥,百世淪陷。謝憐面帶微笑,心道,最終淪陷了的,不是一個人呀。

    ·轉過身,低下頭,謝憐準備繼續往山上走了。板車被拉著,嘎吱嘎吱轉了一段路,忽然,前方似乎被什麼東西遠遠照亮了。

    謝憐再次抬起頭,睜大了眼。那光是燈。如千萬游魚過江海,無數盞明燈,緩緩從山頂上升起來。

    它們在黑夜之中閃閃發亮,熠熠生輝。如浮空的靈魂,最瑰麗的夢,壯美至極,照亮了他的前路。

    謝憐見過這幅場景,再一次見到它,呼吸和心跳都要停止了。峰迴路轉,車輪一彎,謝憐看到了那座他搭建的小破屋。

    歪歪扭扭的小屋前站著一個紅衣人,身形頎長,腰懸一把銀色彎刀,背對這邊,正在托起手裡的最後一盞長明燈,送它悠悠飛天。

    謝憐僵坐著,懷疑自己還在夢裡,或者這是幻覺。但隨著車輪轉動,越來越近,那人轉過了身,他看的也越來越清楚。

    隨夜長升的三千明燈前,那人回頭望他,衣紅勝楓,膚白若雪,俊美不可逼視的眉宇間,依舊是一段狂情野氣,不滅反驕。

    雖然戴著一隻黑色眼罩,那一隻明亮如星的眸子,卻是目不轉睛地凝望著謝憐。

    謝憐滾了下來。沒有一句話。兩人都朝對方走去。一步,一步,越走越快,然後,奔跑了起來。

    人向前跑,淚水落在身後,留於原地。謝憐心道,他相信的。·相信這個人,會一次又一次地為他而死,再一次又一次地為他而生。

    就算墜入了地獄,也會為了他的

    「相信」而衝破無間。上一次他們奔向彼此,花了八百年。這一次,即將擁抱在下一個瞬間。

    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