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39 破白甲奇法斷咒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39 破白甲奇法斷咒枷字體大小: A+
     

    ?芳心劍劍挾著一股逼人威勢,遠觀幾人也看得膽寒,更何況在這種攻勢之下連連後退的謝憐?

    方才,花城一人應對白無相尚且遊刃有餘,君吾出來后,卻要兩人才能與他打成平手。

    銅爐山的主場法力優勢終於漸漸凸顯,謝憐隱隱感覺到一股威壓在壓制著這邊。

    而且,君吾還有一層白甲護身,那是一件他親手煉製的千年法寶,防禦幾乎無懈可擊。

    他只需護頭,花城出刀奇快奇准,謝憐也見縫插針,二人幾乎將君吾喉嚨、心口、背心、腹部、肩頭等地都正面打了個遍,可對手竟紋絲不動!

    慕情喊道:「別費勁了!沒用的!那白甲根本不可能刺穿!」謝憐道:「攻他右肋下方!」彎刀再出,劈中他所言之處,果然無用。

    慕情喊道:「說了沒用的!不如先想辦法拉開距離,我們加入一起戰他!風信!你箭呢?」風信正爬上一旁岩石,要去抓那隻對他狂吐信子和口水的胎靈,聞言道:「好!來了!」謝憐卻道:「繼續不要停!攻他右肋下方!」那護甲風信是見識過的,道:「殿下!!他那套甲很厲害,砍幾百刀也不一定能突破!」謝憐道:「沒事聽我的!用不著那麼多!」花城只聽他一個人的,也不問為什麼,彎刀連擊。

    突然,刀鋒掠過之處,出現了一抹裂痕。厄命的刀鋒劈了進去!花城在君吾前方,單手握刀,目光冷厲地平視著他。

    謝憐則站在君吾後方,若邪趁機而上,捆住了君吾雙手,使他無法出手格擋。

    那邊慕情愕然道:「怎麼會?」那千年白甲,怎麼會這麼容易就被花城斬破了?

    ??謝憐拽緊了若邪,盯著君吾,道:「……忘記了嗎?八百多年前,我和你打過一場的。」風信和慕情反應過來了:「第二次飛升?」正是如此。

    當時,謝憐對君吾提出,要和他比試一場。雖然那一戰前,雙方約定都不手下留情,但想來君吾一定還是有所保留。

    可是,謝憐卻是全盡了全力。他一共出了三千多劍。其中,刺中君吾的有四百多劍。

    而這四百多劍里,有一百多劍就是刺中了這個地方。謝憐堅持不懈地刺了君吾三千多劍,終於突破了那堅硬無比的白甲,一劍捅進了他右肋下方。

    就是此刻,花城的刀,斬落之處!所以,在八百年前,謝憐就在這白甲上留下了舊的傷痕。

    只需三刀,花城就可以突破!而且花城的刀比謝憐想象的還要凌厲,彎刀入腹,絕對是重創一擊!

    他剛鬆了一口氣,卻聽國師道:「沒用的!他……」照理說,身受重傷,君吾應該行動受限,但他卻只是低頭看了一眼,神色依舊不變。

    謝連剛覺察不對,君吾雙手微微一動。隨即,謝憐聽到了

    「嗤嗤」兩下輕微的撕裂聲,同時,手上一松。若邪……斷了!那條白綾裂為兩截,忽然毫無生氣。

    下一刻,謝憐便感覺脖子被人一把掐住,整個人被拖了起來。君吾的聲音近在咫尺,道:「仙樂,難道你覺得,被捅刀這種事,我的經驗會比你少嗎?你覺得,我會在乎嗎?」國師遠遠地道:「就算你們捅他百十八刀也起不了作用!因為……他好像……已經根本感受不到痛覺了……」謝憐被長劍穿心而過也可以面不改色,君吾,也是一樣的。

    風信原本已經拉開了弓對準君吾,聞言又放下,道:「什麼?!那豈不是打不打中都沒用?!」慕情道:「順便再告訴你們一個我觀察到的壞消息。我懷疑,他自愈速度比受創速度還要快。」

    「什麼?!」而那邊的謝憐已經能確認,這的確是事實了。君吾微笑道:「你們兩個,真是相當不錯。」他傷勢那般可怕,換個人肯定就當場被攔腰斬斷了,但他傷口卻已經不流血了,道:「這八百多年來,我只被一刀一劍傷過,分別就是你們。血雨探花,站遠,你不會想看到仙樂被我捏斷脖子的樣子的。」

    「……」花城面色沉沉,眼中厲色翻湧,但看到君吾把謝憐抓著懸在通天橋上方,一鬆手,謝憐就會掉下百丈炎池,須臾,還是收了刀,負了手,緩緩退後了幾步。

    厄命大為焦躁,眼珠狂轉,猛盯謝憐。花城退到通天橋邊緣,君吾才道:「可以了。」他抓著謝憐,兩人直視彼此。

    半晌,君吾突然把謝憐往一盤岩石壁上撞去!這一撞太狠了,謝憐整個腦袋都在嗡嗡作響,口鼻鮮血稀里糊塗滴滴答答順流而下,遠處似乎有許多人驚叫,但他聽不清誰是誰,只聽到君吾在他耳邊淡聲道:「仙樂,頭撞了牆,痛嗎?」謝憐有點沒聽清,於是,君吾又狠狠撞了他一下,問道:「痛嗎?痛嗎?痛嗎?」他每問一句就把謝憐往牆上撞一下,撞得謝憐大叫起來,但他叫的是:「三郎不要過來!沒事我沒事!一定不要過來!」至少現在不是時候。

    時機還沒到!在撞第一下時,花城就已經要衝過去。剛邁了沒兩步就聽到謝憐讓他不要過去,又硬生生剎住。

    但他臉色已經完全猙獰了,手背上的青筋也幾乎要爆開一般,整條手臂都在顫抖。

    君吾表情紋絲不動,手上卻瘋了一般抓著他狂撞岩石,反覆問他:「痛嗎?痛嗎?」國師道:「太子殿下!!!」也不知是在叫誰。

    謝憐鮮血淋漓的雙手抵在凹凸不平的岩石壁上,咬牙吼道:「……痛!!!」君吾這才滿意地笑了一下,放過了謝憐可憐的腦袋,把他放到地上。

    謝憐抱著還在嗡嗡作響的頭坐在地上,眼淚鮮血不受控制嘩啦啦地流。

    君吾蹲在他旁邊,盯著他的臉看了一陣,忽然抬手,幫他輕輕擦拭臉上鮮血。

    「……」這舉動溫和且慈愛,彷彿一個父親蹲在摔跤的孩子身邊安慰他,看得風信和慕情毛骨悚然:「他……他……他真的瘋了吧?」謝憐一聲不吭,任由他擦拭。

    君吾又自言自語道:「你這個傻孩子,痛的話,為什麼不回頭?你以為撞著撞著牆就會自己倒下了嗎?為什麼不改變自己的方向呢?」謝憐道:「不回頭。」君吾抬手就是一掌,打得他

    「咚」的一聲橫倒在地。謝憐正暈頭轉向,又被君吾提了起來。他道:「你一定要惹我生氣是嗎?再問你一次,改不改?」謝憐咳了兩聲,咳出一口血,道:「不改。」君吾溫和的表情終於出現了一絲裂縫,閃現一絲獰色。

    國師臉色發青,見勢不對,連忙喊道:「太子殿下!你不想殺這孩子的,你很喜歡他的!你說過的,你忘了嗎!」君吾冷笑道:「當然!如果不是這樣,我就不會把這八百多年來我所有的耐心都耗在他一個人身上!」他又轉向謝憐,突然暴怒道:「但是,他卻如此頑劣、任性、怎麼都不肯聽我的話,非要和我對著干!你不改是嗎?那你就試試看,你腦袋撞開了花這牆會不會倒下吧。」國師見他又提起謝憐,忙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殿下……小殿下他不懂事,你就繞過他這一回,算了吧!他總有一天會懂事的……」君吾看了看他,笑得更冷了:「你以為我真的瘋了嗎?不要想騙我。你心裡真的覺得不懂事的,不是他,而是我吧?」國師愣了愣,君吾繼續道:「你一心栽培他,無非就是期盼著他能勝過我,這樣就可以證明我錯了你對了,你們對了。就可以抱著一個完美的烏庸太子的幻影來對現在的君吾扼腕嘆息了。這不就是你的目的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怎麼想的?」國師道:「不是的!不要再糾結於對錯成敗了,我從沒這麼想過!」君吾卻根本聽不下去任何人的話了,厲聲道:「休想!我告訴你們,休想!沒有人能勝過我!他更不可能!」哈哈大笑一陣,又拎著謝憐往岩石上撞去,喝道:「你改不改?改不改?改不改?!」謝憐也瘋了一樣,抓著他手臂大吼道:「不改!不改!不改!!!」雖然被撞得眼冒金星、劇痛無比,但死犟著這一口氣、就是不給他想要的答案,就是不改,痛快至極!

    他憋得太久了。好像這許多年來,他都等待著這樣一個機會,一邊頭破血流,一邊哭著大吼:「就是不改!永遠不改!!!」現在,不是君吾把他逼得發狂,而是他把君吾氣得發狂!

    君吾雙目赤紅,正要再給他來一記教訓,忽然動作一滯,低頭望去。只見一柄長刀劈在他肩頭,八隻樹枝做的長箭整整齊齊扎在他背後。

    這都不算什麼,因為長刀和箭都沒有穿透這層白甲。但他的右手,不見了。

    抓著謝憐的那隻手,不見了。整隻從手腕上消失了,切口整整齊齊。謝憐也不見了。

    再一回頭,一樣東西帶著凌厲地勁風向他迎面飛來。他左手一揮,抓住那東西,一看才發現,這正是自己的右手。

    通天橋的對面,花城抱著渾身是血的謝憐,一手反手握彎刀、攬著他肩,另一手捂著他頭上的傷口,森森地道:「把你的臟手,拿回去。」謝憐死不認輸,激怒了他。

    而被激怒的他留下了破綻,讓花城抓住時機成功奪回了謝憐!君吾抓著右手,將它重新接回自己手腕之上,活動了兩下,拔掉了背上的箭。

    忽然又想起什麼,回頭一瞥,正好看到手握長刀、面色發白的慕情。慕情一對上他目光,微微一驚,但還是硬著頭皮,強行鎮定。

    可不一會兒,他就鎮定不了了。君吾看了看肩頭,淡聲道:「果然,比起仙樂,你還是差遠了。」聞言,慕情臉色微變,然而他手裡長刀突然跌落,隨即又臉色大變,拉起袖子看手腕。

    只見他手腕上那道黑色的咒枷突然收緊了,且四周經脈突顯,似乎有源源不絕的血液正在向它匯聚而去。

    風信見慕情呆住了一動不動,喝道:「愣著幹什麼,跑啊!」國師:「風信你這個小子,你忘了他腿上有傷?」風信一驚:「我操了!」真忘了這事兒!

    要在以往,慕情多半也被氣得白眼直翻了,但現在,跑也沒用了!咒枷在手上,跑到哪裡都沒用!

    風信罵了一聲就要上去,誰知君吾把背上箭拔下來后,反手朝他一扔。

    風信只覺胸前一涼,低頭一看,那八支箭,全都被還了回來,整整齊齊插在他胸口!

    君吾緩緩走向花城和謝憐。花城根本沒有看他,抱著謝憐,道:「哥哥?哥哥?」謝憐剛才被撞狠了,好一會兒才迷迷糊糊醒來,還頭疼得厲害,眼睛都沒睜開就道:「……三郎?你沒事吧?」花城看了他一會兒,忽然用力把他摟進懷裡,道:「我完全沒事。你怎麼不看看你自己?」謝憐扒在他懷裡,雖然被抱得很緊,卻沒被壓到傷處,努力睜開眼,四周的一片狼藉映入眼帘。

    慕情僵直地站在原地,一手緊緊抓住另一手的手腕,似乎在與那吸血的咒枷抗衡,但照他蒼白的面色看,堅持不了多久;風信雖然沒有被那八隻箭穿胸而過,也傷的不輕,倒在橋面上。

    那胎靈喜得怪叫不止,圍著他跳來跳去,用後腳狂踩風信的臉,風信大怒,卻是動彈不得,否則傷勢必定加重。

    而整座通天橋,正在一段一段地坍塌,他們隨時有可能跟著一起墜落下去!

    謝憐看清眼下局勢,一驚,想要起身,花城扶著他起來了。兩人一齊望向對面。

    緩緩向著他們走來的君吾的身影,在四面的火光中顯得格外高大,投下大片的陰影。

    謝憐用力抹去眼睛和口鼻邊的鮮血,死死盯著那道身影。君吾斜持著誅心。

    誅心劍身上凝聚了流轉不息的靈光。此刻,他又從容得和方才那個把謝憐瘋狂往岩石上撞的君吾彷彿是兩個人,道:「仙樂,你很清楚,在我面前,你必敗無疑。」君吾太了解謝憐了。

    對他會怎麼戰鬥一清二楚,法力也完全碾壓他。而且現在,還沒交手,謝憐也能感覺到,他的法力更強了,銅爐山作為他的地盤,對這邊的壓制也更強了。

    恐怕他說的是真的。謝憐贏不了的。可是,就算贏不了,也一定要戰!

    這時,花城卻忽然道:「不。殿下,贏得了。你比他強。」謝憐一怔,望向他。

    花城也凝視著他,一隻眼睛亮得彷彿在燃燒,堅定地道:「信我。他是錯的,你才是對的。你比他強。你比他厲害得多!」君吾發出低低的笑聲,或許是覺得花城的話天真可笑,又或許是因為被他翻覆於鼓掌之中的力量而快意。

    千萬信徒的信仰之力,都在他一人手裡!花城卻抓住他的肩,道:「那又如何?千萬愚人罷了,全都是廢物。而你,只需要一個人就夠了。」一個人就夠了?

    謝憐還沒反應過來,花城便將他拉了過去。謝憐睜大了眼。靈力爆發,狂涌而入。

    這一次,比以往謝憐承受的任何一次法力交接都要強悍,連四周的死靈蝶和熔岩怨靈們也彷彿感受到了這恐怖的能量,接連成片地爆炸、爆炸、尖聲呼嘯。

    謝憐手指幾乎要抽搐了,雙腿也發抖發顫幾乎要跪地難以支撐,他心中喊著停下來,不要了,可花城雙手牢牢扣住他的腦袋,不讓他離開,不容他拒絕。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謝憐喉間一松。與此同時,花城終於放開了他,謝憐腿上一軟,雙膝跪地,雙手勉強撐地,這才沒有倒下。

    君吾停下了腳步,望著這邊,面色肅然。而風信躺在遠處,不可置信地道:「殿、殿下,你的……你的?」謝憐伸出顫抖的雙手,撫上自己喉嚨。

    什麼也沒有。花城給他灌了太多法力。真的太多了,完全超出了咒枷的承受範圍。

    這束縛了他八百多年的兩道枷鎖,爆開了!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
    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