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34 百丈高崖千傾炎瀑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34 百丈高崖千傾炎瀑 2字體大小: A+
     

    ?謝連沉默的時間有些長了。那長桿刀柄燒得發紅,慕情大叫一聲,鬆開了一隻手,憑另一隻手吊了一陣,不敢多撐,又抓了上去。可他雙手手心已在絲絲冒著白煙,雖然隔得遠,這邊幾人彷彿也聞到了焦肉的氣味。

    花城隨手放出一隻銀蝶,那銀蝶撲翅撲翅,飛出幾丈,還沒到離慕情距離的三分之一,便化為一縷銀汽,消失在空中。

    謝憐知道,他這是在給自己展示,死靈蝶亦不可助,死局,不值得拚死一試。

    慕情也看到了那銀蝶消失的過程,神情漸漸變得絕望。

    他明白了。現在,一是沒人有能力救他,二是沒人相信他,在他百般觸雷的前提下,謝憐根本不會冒著生命危險過來拉他一把。

    只是,雖然絕望,卻仍不甘心,仍不願放棄,慕情咬咬牙,喝道:「你不相信我也罷,我絕不會就這麼掉下去的!」

    說著,手上更加用力,似乎想旋空一轉,立足在刀柄上。誰知,他身體剛剛升起幾寸,又猛地一沉!

    慕情向下望去,雙瞳中映出了無數個被熔成血紅色的怨靈,扭曲的臉孔和四肢貼在他腿上身上,正在把他往下拉!

    這些怨靈是本來就溶於流動的岩漿里的,忽然冒出,一個接一個吊在他下半身下,沉重無比又滾燙,如火上澆油、雪上加霜,慕情要瘋了:「滾!!!」

    在過去的幾百年裡,他不是沒瀕臨絕命過。但那都是因為受了重傷,葬身岩漿這種死法,比負傷身死要恐怖千百倍,一想到他要像那沒有生命的死靈蝶一般化為一縷煙氣、了無痕迹,根本無法接受。

    終於,慕情的手撐到極限了,十指微微一松,就再也抓不住了。

    刀下一空——他掉下去了!

    一道人影向著下方燃著熊熊烈火的炎池墜去:「啊啊啊啊啊啊!」

    可是,他叫得雖慘烈,身體下墜了一段距離后,卻猛地在空中一頓、懸在了半空!

    慕情驚魂未定,頭皮都麻了半邊,但本能的反應還在,快速摸到身上。原來是一道白綾纏住了他的腰。

    自然是若邪了。可是,謝憐棲身的那座宮殿離他掉下去的斷崖不近,若邪先前都探不過來,又怎麼能在他下墜了一段后將他拉住?

    慕情向上望去,驚異地發現,謝憐根本就不在那座宮殿屋頂上——他就在自己的頭頂上方。

    之前慕情將長刀釘入岩石,抓住那刀柄才堅持了一段時間。而謝憐,現在就半跪在那刀柄之上!

    謝憐一邊急速收短若邪,一邊看下面,看他安然無恙,這才鬆了一口氣,道:「還好,還好,來得及。」

    慕情喃喃道:「……太、太子殿下?」

    方才那一瞬太過刺激了,刺激到他腦子還有點稀里糊塗的。這麼遠的距離,中途都是滾滾的岩漿,沒有其他落足點,謝憐最多只能跳到一半,他是怎麼過來的?

    遠處,風信的聲音傳來:「殿下!你們沒事吧!」

    慕情循聲望去,那宮殿屋頂上,現在只站著花城和風信兩人了。花城抱起手臂盯著這邊,似乎在確認謝憐的安全,別的他都不關心。而那宮殿和他墜崖點的兩點一線的中心,一把漆黑的長劍,冷冷立在奔流不息的赤紅岩漿之中。

    芳心!

    原來如此!慕情終於明白謝憐是怎麼過來的了。

    憑謝憐的彈跳能力,的確最多只能跳到一半之遠,無法直接從安全的宮殿屋頂跳到墜崖點救他。所以,謝憐先把芳心擲出,將此劍立在炎流之中,作為一個落足點,再以芳心為原來是在思考到底該怎麼救,也虧得剛才形勢那般危急,謝憐還能冷靜思考了。

    他額上的汗珠更加細密了。

    一抬頭,謝憐向他伸出一手,笑眯眯地道:「總之,雖然稍微遲了點,不過,這手伸的還不算太晚吧?」

    「……」

    不知是不是方才抓著刀柄抓了太久,慕情居然覺得手臂無比沉重,提不起來。謝憐又把手伸的更下,道:「起來吧。」

    慕情終於抓住了他的手。

    他整條手臂都是微微顫抖的,謝憐一用力,把他拉了上來,兩人一起站在慕情長刀的刀柄上。謝憐轉身,對屋頂那邊招手,道:「三郎,成功了!」

    花城道:「好的,哥哥,現在回來,立刻!」

    謝憐應道:「好的,馬上回來!」又轉頭問慕情,「你還能跳么?不能的話我帶你?」

    慕情嘴唇動了動,道:「我……」

    謝憐觀察他神色,果斷地道:「我帶你吧。」說著,就抓了他後背。要在以往,慕情估計會暗暗翻個白眼讓他別這麼抓,不尊重人,但現在,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謝憐正要躍起,誰知,正在此時,兩人忽然同時感覺,腳下一歪。

    好死不死,那釘入岩石的長刀,早不松,晚不松,偏偏在這個時候鬆動了!

    花城勃然色變,道:「哥哥!!!」

    這一次,是兩道人影,一齊向著赤紅的炎池墜去。此種火燒屁|股之時,謝憐仍能急速思考,道:「沒事!」半空中翻了幾翻,抓住空中那柄長刀,雙手並用,再次一刀釘入岩石之中!

    「鐺」的一聲,火珠飛濺,絢爛至極。在謝憐的護體靈光之外,這些火粒子彷彿碎裂的金砂,但若是這層護體靈光消了,沾上一粒都能把人活生生燒穿一片窟窿!

    若邪將慕情提起,謝憐嚴肅地對他道:「這把刀承擔不了太久兩個大男人的重量,這樣下去不行。我們兩個之中,只能留一個人在這裡。」

    慕情稍稍回過神,道:「你是說……」

    謝憐道:「你不要留了。」

    「……???」

    慕情雙瞳微微收縮,還未開口,謝憐便抓住他,用力向上拋去,喝道:「看準!」

    慕情被他拋過斷崖,發現自己在向芳心佇立處飛去,定定心神,凌空一翻,落定在芳心劍柄上。

    到這裡,他才明白為什麼謝憐要先把他拋上來了。

    因為,這個距離,也許謝憐可以直接從那下移了數丈的刀柄上跳過來。但是,他卻不行。

    這個距離對他來說,太遠了。他是借了謝憐這一拋之力,才能上來的!

    風信捏了一把冷汗,道:「還好殿下你反應快!」

    花城則神情凝肅,對著下方道:「哥哥!你再不回來,我就直接下去找你了!」

    他語氣帶著警告意味,謝憐忙道:「我這就上來了!情況還好,不算難應付,我一個人能跳過去,你別下來。」

    花城神色這才緩和幾分,但還是目不轉睛盯著那邊。風信看看他,忍不住道:「……挺意外的。」

    花城也不回頭,毫不好奇地道:「什麼。」

    風信抓抓頭髮,道:「我以為,你對慕情意見很大,會覺得他不值得救,會反對殿下救他,不讓他去的。」

    花城這才看他一眼,道:「半錯半對吧。」

    「啊?」

    花城道:「你前面那句沒錯,我的確覺得他不值得救,他怎樣都不關我事。」

    看他一臉無所謂的神情,風信汗顏:「你也太直接了吧!」

    而且想到沒準這人心裡對自己也是這麼個態度,就更讓人汗顏了!

    花城嗤笑一聲,頓了頓,又道:「但,殿下怎麼選擇,只有他一個人能決定,我永遠不會反對。」

    「……」

    風信從來沒聽過這種話,男人對女人尚且沒有,男人對男人就更沒有了,只覺得要是給謝憐聽到肯定又要不得了了,不知道該露出什麼表情,只好道:「……啊。這樣。」

    花城轉過頭,凝視著炎流火光中四下觀察、思索對策的謝憐,微微一笑,道:「而且,我早知道他一定會那麼做了。」

    那邊,謝憐道:「慕情,你快到屋頂上去吧,別跑了,有什麼事我們可以待會兒好好說。」

    慕情這才反應過來,如果他不離開芳心,謝憐下一步就沒有落足點了。強逼自己冷靜思考,準備回到屋頂上,豈料,他才剛剛起身,下方謝憐忽然道:「誰?!」

    謝憐站在刀上,正默默蓄力,突然,背後炎瀑分開,瀑流里伸出一雙手,驀地抓住了他。

    那東西明明是從炎瀑里出來的,那雙手卻冷得可怕,謝憐打了個寒噤,聽到花城在上方道:「殿下?!」

    那雙手緊緊抱住謝憐,帶著他從刀上墜了下去。謝憐一臉愕然,而上方几人則看清了從背後抓住他的是什麼東西。

    那人一身白衣,臉上戴著一張半哭半笑的面具,似喜似悲。

    白無相!

    若邪警覺危險,自發亂飛,向上躥去,躥過慕情眼前。慕情下意識抓住它,但白綾另一端傳來的力量過大,非但沒拉住,反而把他也拽了下去。

    謝憐在狂飛的火星中急速下墜,聽到那東西在他耳邊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天真!太天真了仙樂!你以為兩全其美的大好結局來的這麼容易嗎?」

    下方是炙人的灼灼熱浪,心裡卻是毛骨悚然。冰火兩重天中,謝憐抬頭望去,上方漫布穹頂的火與光里,居然若隱若現有一片紅影,正在接近。

    花城也跳下來了!

    這下面,可是岩漿池啊!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