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29 玲瓏骰一點定心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官賜福 - 229 玲瓏骰一點定心驚字體大小: A+
     

    ?謝憐低聲對花城道:「慕情不知道怎麼回事,風信在找劍蘭和胎靈。該不會……」

    該不會沒跟其他神官一起走,留在仙京里找人,結果就遇到這一連串的上天下地、水淹火燒了吧?

    或者更糟,也許,他們兩個現在都在君吾手裡!

    這時,一旁國師走了過來,道:「太子殿下,不用找了。如果他在這裡他就沒必要藏。這邊人雖然多,但還沒幾個他能放在眼裡的。既然他不在這裡,那他就只能去一個地方了。而且,他希望你跟著他走。」

    謝憐瞭然,道:「銅爐山嗎?」

    國師點頭,道:「恐怕他直接開了縮地千里了。除了仙京,那裡才是他最強的地盤。」

    師青玄道:「啊?你們要去銅爐山嗎?去那種恐怖的地方???」

    謝憐道:「已經去過一次了,還好,不算非常恐怖。也許風信他們也在那裡。」

    國師卻道:「不要掉以輕心。你這次再去,等著你的肯定就是不一樣的東西了。」頓了頓,道,「我跟你們一道去吧。最好再找幾個可靠的武神當幫手。不要受傷的,受傷的去了也是拖後腿。」

    這下,謝憐可傷腦筋了。「可靠的武神」?或許之前還有幾個武神可靠,但現在根本沒有幾個了。倒的倒,焦的焦,有的失蹤,有的被小孩子抱住大腿不放號啕大哭。花城道:「不用找什麼別的幫手了,全都沒用。我和哥哥就夠了。」

    國師道:「肯定不夠的。」

    裴茗遠遠抗議道:「血雨探花,請你不要用如此令人信服的口氣說『全都沒用』這種話!」

    師青玄哈哈道:「裴將軍,你都焦這麼厲害了,老鼠也打得不如雨師大人多,有什麼好抗議的!」

    他許久不見裴茗,一見面還是以嘲他為樂。裴茗被他戳到痛腳也拿他沒辦法,愈加鬱悶。這時,忽然一個聲音道:「等等,還有我,我也去。」

    眾人分開一看,這才發現,說話的竟是慕情。不知何時,他站在了人群的最後。謝憐見他出來,鬆了一口氣,道:「慕情?你什麼時候來的?剛才你去哪裡了?還以為你也失蹤了。」

    慕情卻道:「我一直都在啊。」

    花城抱著手臂,斜眼掃他,道:「一直都在,卻沒說話,也沒出力嗎?」

    慕情淡淡地道:「我說了我一直都在。只是沒怎麼說話,你們也沒看到我罷了。」

    但是,方才好幾次缺人手都找不到他,喊人也沒見他出來,大家這才以為玄真將軍失蹤了。謝憐還抱著希望風信會不會也在人群里,只是他們沒發現,搜了一圈,風信是真的不在,只好道:「好吧。你要跟我們一起去幫忙嗎?太好了,總算有人可用了。」

    於是,慕情便走了上去。看他跟來,國師和花城的臉色這時卻難得的如出一轍。他們兩個都是從很早以前就對慕情不大青睞了,花城不提,國師從一開始就不想收慕情為徒,看樣子都能猜出,與其多一個慕情這樣的幫手,還不如沒有幫手。慕情也不會不清楚他們的態度,但過去之後還是對國師施了一禮,低聲道:「師父。」

    國師點了點頭,也沒說什麼。畢竟慕情也沒做過什麼真天理難容的事,既然他要來幫忙,沒理由讓他回去。他對師青玄道:「太子殿下的神像鎮在這裡了,怨靈們還要個幾天凈化。這會兒好幾撥人,你好好看著吧。」

    師青玄也點頭:「那是當然!不過等等啊這位前輩,我問你好幾次了,你能不能回答一下我,您到底哪位高人啊?」

    國師不答。幾人隨著花城行到一旁一座大宅前。花城閑閑拋了個骰子,正準備開門,誰知,隨意看了一眼,突然神色微變。

    謝憐敏銳地覺察到了,道:「怎麼了三郎,縮地千里開不了嗎?」

    花城收了神,微微一笑,道:「不是。只是,我很少拋出這樣的結果。」

    他向謝憐攤開掌心。謝憐湊上去一看,也愣住了。

    蒼白的掌心之上,只有一枚孤零零的骰子,赫然是一個一點。

    花城一出手,從來都是六點大紅,一點之數,當真是極為罕見。謝憐心尖隱隱一顫,道:「……這個點數是什麼意思?不小心失手了嗎?」

    花城道:「根據以往的經驗,大概是,前方有一件極其危險的事在等著我的意思。」

    「……」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謝憐的心小小沉浮了一下。國師在後面道:「唉,我跟你們這些年輕人說了多少次,賭博不好,趁早戒掉!殿下你看看,他這是沾染了什麼壞習慣!」

    兆頭不好,花城卻神色如常,收了骰子,笑道:「這個看看就罷,幾點都無所謂。危不危險,我說了算。」說著開了門,道,「走吧哥哥。」

    他轉身就要邁進門裡,謝憐卻下意識抬手抓住他,當場就想脫口而出「你別去了」,但不用想也知道絕無可能。最後,輕聲道:「走吧。不過,你別離開我。有什麼事的話,我會保護你的。」

    聞言,花城怔住了。

    好一陣,他才彎起兩邊嘴角,展顏一笑,道:「好。哥哥記得要保護我。」

    「……」慕情在一旁看著,目光里也不知道是悚然還是惡寒。花城一開門,一股灼浪撲面而來,撲熄了他臉上的異色。

    火山爆前不久發過一次,現在漫天厚重的飛灰還沒散去,原先遍布山林土石的地方此刻火光四起,殘焰叢生,彷彿熔爐地獄,一片赤紅。銅爐山,已經面目全非了。

    謝憐等人是從一處較高的山坡上的岩洞里出來的,一出來就險些被山灰嗆到窒息,道:「他真的在這裡嗎?」

    慕情道:「在銅爐附近吧。」

    謝憐道:「火山爆發了,那附近恐怕沒地方可待。」

    國師卻道:「我知道他在哪裡。如果那個地方沒被毀壞的話,你們跟我來吧,去了就知道了。」

    幾人跟在他身後,下了高坡,花城一路走在謝憐前面,亂石叢生難以下足之處他便先下去踏平道路,然後轉身對謝憐伸手,扶他下來。不然謝憐估計早就下坡了——從山坡的最高點直接一腳踩滑、骨碌骨碌滾到最低處。

    誰知,他沒踩空,另一個人卻踩空了——慕情跟在最後,一腳沒踩穩,身形微晃。謝憐離他最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道:「小心!」

    慕情微微一個激靈,似乎這才回過神,道:「知道了。」

    謝憐放開手,心道慕情果然反常,轉回頭,忽然想起一事,下快兩步,來到花城身邊,低聲問道:「對了,三郎,當時在雪山頂上,風信慕情他們打架,你聽到他們說什麼了嗎?為什麼突然生氣?」

    提到這個,花城面色微寒,須臾隱去,道:「哦,那個啊。那兩人口不擇言,說了些對哥哥不敬的話罷了。」

    「啊?」謝憐道,「什麼話?」

    花城道:「哥哥不用聽,沒的污了你的耳朵。下來了。」

    一行四人,已經下了高坡,走了一段,被一條河流攔住了去路。而河裡流的不是清澈的河水,卻是赤紅的液體,還在咕咚咕咚泛著泡泡——那是炙熱的岩漿!

    這個熱度,普通人根本不用掉進去,只要靠近就會被灼死,虧得他們四個都不是凡人才能堅持到這裡還沒連人帶骨熔一地。國師不斷抹著額頭上的汗,道:「應該就在對面,但這個地方是原先的護城河,現在變成這樣,沒法過去。」

    謝憐道:「我們恐怕需要一個渡河的東西。」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