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27 燃業火鬼神降皇城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27 燃業火鬼神降皇城 2字體大小: A+
     

    ?謝憐道:「雨師大人!」

    雨師騎在黑牛上,昂首向他微微頷首。裴茗被她載在牛後,被大火燒過,又被大雨淋成落湯雞,髮型全亂,狼狽不堪。迷迷糊糊睜眼一看,居然是雨師接住了他。雖然對方正在全神貫注地騎牛,根本沒有看他,但他此刻如此不英俊的模樣還是暴露在了旁人面前,頗為訕訕,立即起身道:「雨……」

    誰知,一開口,他嘴裡就噴出一圈黑煙。容廣要氣瘋了:「居然要女人來救,還是雨師篁,裴茗你丟不丟人!」

    裴茗惱了,張口又吐出一串黑煙:「你能不能閉嘴!」

    那邊,裴宿和半月迎了從空中悠悠落下的雨師,扶了裴茗;這邊,那魔火巨人身上,萬千落石滾滾而下。落石之上,還燃燒著熊熊烈火,流星雨陣一般急速墜向地面。

    漫天雨勢更大,然而火勢不熄,看來,君吾強化了火中法力。而且,就算雨水能澆熄火焰也沒什麼用,巨石依舊會落到地面上,只怕皇城瞬間就是千百個大坑遍地,死傷無數。偏生這巨石神像死死拉住巨人,謝憐脫不開身,也不知在場有幾個武神,能不能一個不漏地截住。萬般焦急,謝憐轉身道:「三郎,這個……?!」

    花城站在他身後,把手覆在他手背上,道:「哥哥不必擔心,你這裡堅持住就好,下面的不用管。」

    他聲音就在謝憐耳邊,吐息溫熱,微微一揚下頷,示意謝憐去看。謝憐望向他示意的方向,只見人陣外側,慢慢走來了一個負手的紅衣身影。謝憐眯眼一看,心內愕然。

    那是……花城?

    另一個花城??

    怎麼回事?謝憐猛地轉身。花城不是站在他身後嗎?

    花城輕笑一聲,道:「哥哥別被嚇到了。這裡的是真三郎,童叟無欺,如假包換。」

    那麼,下面那個是花城離開時留下的分|身?難怪君吾之前沒有懷疑花城潛入仙京了,謝憐還奇怪他難道沒有眼睛在下面盯著,恐怕他不是沒有監視,而是在他的監視里,「花城」依然留守在皇城,他當然不懷疑。

    師青玄沒空看天,也看不到上面的謝憐和花城,一見旁邊來了一個「花城」,忙道:「血雨探花!!!你終於回來了!你搞什麼啊離開這麼久,有沒有想到連通太子殿下的辦法?不不不你還是先幫我應付一下這邊吧,你看到天上那些火石頭沒?快想想辦法!吹一口氣或者讓你那群花不完的小蝴蝶飛上去把它們趕走,不然就死了……」

    「花城」一語不發,冷冷任他突突突突一口氣說了一大堆,最後似乎聽得不耐煩了,直接打斷他道:「你自己解決。」

    師青玄道:「我自己解決?這個時候你就不要開玩笑了,我又不是太子殿下,領略不到你的笑點。我自己要怎麼解決那群石頭……」話音未落,「花城」一把抓住他后領,直接將他從人陣里拎了出來。

    師青玄反應奇快,一出陣立即把左右兩人拉攏,人陣這才沒破。誰知,「花城」把他拖出來還不算,反手就是一掌,打得他整個人橫飛出去!

    眾乞丐大驚:「老風!?」

    有的沖「花城」嚷道:「你幹啥打人?!」

    師青玄雖然飛了出去,卻只是摔了幾個跟斗,趴在地上,立即爬了起來:「沒事沒事,沒死!他不是真打我,只是借我法力!」

    「是嗎……」

    師青玄看看自己雙手,再看看自己身體,從頭到腳都冒著靈光,道:「花城主,你見不到太子殿下也不用這樣吧。要借法力你就好好借,我不介意多吃幾顆那種怪味糖球的,用不著打人嘛。你要不還是先看天,天上還有那麼多石頭呢……」

    這時,「花城」又是一甩右手,扔了一樣東西給他。師青玄不假思索,抬手一接,拿下來一看,臉色刷的白了。

    那東西,赫然便是風師扇!

    看到這裡,巨石神像上的謝憐也忍不住了,道:「三郎,風師扇不是在……下面那個是……?!」

    花城道:「不用在意。臨時叫來幫個忙的。」

    師青玄握著那把自己熟悉無比的扇子,僵著脖子,緩緩轉向那個「花城」。

    「花城」又冷聲道:「你自己解決。」

    那火流星雨陣就快落到地上來了,人陣中的人們幾乎能感受到灼浪撲面而來,冷汗熱汗齊流,道:「老風啊,你說的是真的吧?真的沒事吧?」

    眾神官也道:「太子殿下,麻煩你能不能趕快想想辦法!」

    師青玄握緊了扇子,手背青筋凸起,雙目微微爬上血絲。

    須臾,他猛一轉身,揚手一揮!

    平地一陣狂風衝天而起。火流星雨們登時拐了個彎兒,向天飛去!

    眾乞丐原本嚇得半死,似乎已經準備好隨時跑路,都被這狂風吹得亂髮飛天,瞠目結舌,驚呆了。半晌,才道:「……神、神仙?」

    有人嚷道:「媽耶老風,你難不成還真是個神仙!」

    師青玄一扇子飛出去,手一直在抖,喘了幾口氣,好一陣才緩過神來,勉強道:「……廢、廢話!我不是早就告訴你們了嗎。怎麼樣,我說我沒有吹牛皮吧!」

    「沒有沒有,沒有吹牛皮!我信了!哇老風是神仙,就是說我們認識神仙,這下發達了哈哈哈哈哈哈……」

    「老風打個商量,什麼時候有空帶我們一起飛哈!」

    見狀,「花城」輕哼一聲,轉身離去。師青玄在那邊握著風師扇,胡亂應答著旁人的玩笑,面色卻紅白交錯不止,冷汗也一滴一滴從額頭滑落,抬頭似乎要問話,人卻早已不見了。

    這時,人陣遠處的黑暗之中,卻傳來了新的怪聲。

    吱吱吱,吱吱吱。有眼尖的道:「那是什麼?黑壓壓……老鼠?」

    「還有後面是什麼?人?怎麼有灰白色的人……」

    「不像是活人啊……」

    謝憐道:「什麼?」

    是食屍鼠,和空殼人。銅爐山裡的那些怪物們,也被傳送到這裡來了!

    那些空殼人歪歪扭扭、肢體僵硬地向這邊走來,以人肉為食的食屍鼠們更是如黑潮一般湧來。看來,君吾是什麼也不管了,不惜任何代價也要毀壞人陣,要這人間大亂一番不可!

    那邊,雨師對半月等人道:「你們看好裴將軍。我去守陣。」

    裴茗躺著吐了半天黑煙,聞言又道:「我沒事,我去守就是了。」又想掙扎著爬起來,卻再次倒了回去。連裴宿都看不下去了,道:「算了將軍,你……好好養傷吧,讓雨師大人去就好了。」

    裴茗大概是第一次在女子面前如此丟臉,也是第一次被女子救,不知是氣的還是什麼自尊心作怪,麵皮發漲。雨師漠視了他的意見,微微一笑,道:「將軍不必勉強。」騎著黑牛離開了。裴茗道:「雨師大人!」

    這時,又一隻手爬了上來,圈住他的脖子。一個聲音幽幽地道:「裴郎……」

    裴茗還在努力掙扎,一聽這個聲音就沒好氣:「你怎麼還在?」

    宣姬其實從一開始就在,半月把被容廣打傷的她和刻磨也順帶捎下來了,聽裴茗口氣不善,陡轉陰狠:「我怎麼還在?我一直都在!你幹什麼看著雨師?你移情別戀了是不是?你想去追上去是不是?她有什麼好的!我不許!」

    「……」

    裴茗終於忍無可忍了,一把將她掀開,怒道:「宣姬,都這個時候了,你腦子裡為什麼還是只想著這些?!不關什麼移情別戀的事,我跟雨師都沒說過幾句話!」

    這是他第一次對宣姬出手,宣姬被他狠狠掀到地上,整個人都愣了。

    良久,她才不可思議地道:「裴郎,我想你是因為我愛你,我有什麼不對嗎?你從沒對我這麼凶過,你真的就這麼討厭我?」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裴茗用劍撐著身體站了起來,道:「我跟你說不通。」

    宣姬還是不死心,道:「你說啊!你真的不要我了?我為你做了這麼多,變成這個樣子,你都一點都不感動?一點都不覺得愧疚?」

    裴茗道:「我不幾百年前就跟你說了嗎?!」

    宣姬突然茫然無措。

    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但雙手還是死死抓著他的后擺,斷腿在地上一蹦一蹦的,道:「裴郎……裴郎……你等等,要不然我們再說說……」

    半月看她這樣,雖然知道是裴茗拋棄她在先,這女鬼後來也殺人無數,還一直想對他們下毒手,但這幅樣子,又有點可憐。

    裴茗回頭看她,最終,還是道:「宣姬,你也該醒了。」

    宣姬道:「醒什麼?」

    裴茗道:「你變成如今這個樣子,有我的原因,但大部分是因為你自己的選擇。你做這麼多,只能感動你自己,而我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你來愛我,不如愛你自己。」

    他抽回了宣姬手裡自己的衣擺,頭也不回地走了。

    而人陣那邊,師青玄一扇子上去,法力就沒多少了。亂急一陣,只能讓雨師並幾個武神先出去抵擋了。誰知,正在此時,四面八方響起了許多亂糟糟的聲音:

    「嘎嘎嘎,這裡就是皇城了嘎,好大的屋子嘎!」

    「大驚小怪什麼,又沒有城主的屋子大!」

    「就是,也沒有城主的房子漂亮!」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街頭、巷角、屋檐邊,冒出許多奇形怪狀的頭來,熱鬧不已。突然之間,鬼市的妖魔鬼怪們都湧出來了!

    人陣里天眼開等人一看,無法忍受地大叫起來:「這都是些什麼鬼!去去!回去!這可是天子腳下,你們怎麼敢到皇城來撒野!」

    「你這個豬精,居然敢在我面前顯形!」

    「我沒看錯吧……那是鴨子……鴨子打老鼠?」

    登時噼里啪啦一陣墳頭果砸去:「閉嘴臭道士!給臉不要臉!」

    「要不是城主的命令你們當誰想來!」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還不快跪下來感謝我們!」

    那群黑浪般的食屍鼠眼冒紅光,豈料情形和他們想象的不一樣,甫一殺到就見一群比它們更大隻的妖魔鬼怪迎了上來,抄著叉子杆子爪子如饑似渴一陣亂戳,眼冒更凶的紅光:「好多老鼠啊!」

    「來來來,嘻嘻嘻,等你們好久了,我還沒吃過兩千歲的下酒菜,一定很補!」

    「這麼多吃的完嗎。」

    「城主說了,吃不完可以拿來賣!」

    那群食屍鼠見勢不好,又被嚇退了回去。空殼人被亂了陣腳的食屍鼠們絆倒了。危機登時化解,謝憐又鬆了一口氣,回頭道:「多虧三郎了。」

    花城微微一笑,道:「他們自己想來的,不關我的事。比起這個,哥哥,小心。」

    最後二字,他語氣陡轉嚴肅。謝憐目光移動,只見那魔火巨人有了新的動作,把手放到腰側,似乎,要拔出什麼東西。

    他心一緊。

    那是一把劍。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