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26 燃業火鬼神降皇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26 燃業火鬼神降皇城字體大小: A+
     

    ?趕緊去皇城!

    花城道:「這裡你可以不用管了,它們會自己處理的。」

    國師把引玉的身體放上魚骨背,那條骨魚便載著骨龍頭和權一真、引玉游向遠方。其他骨魚則去叼那些散落在四下的骨龍骨節,把它們拼湊在一起,慢慢修復。看樣子,它們的確會自己處理。

    刻不容緩,謝憐二話不說,立即驅動巨石神像向天而起。眾神官道:「太子殿下你去哪兒?」

    「你該不會是想去追他吧?!好不容易才逃脫……」

    謝憐道:「非追不可,他到人多的地方去了!沒時間了請諸位抓穩!」

    花城指間翻出一枚骰子,沉聲道:「哥哥,準備好了嗎?」

    謝憐點頭。花城將那骰子一拋,道:「縮地千里,開!」

    巨石神像蓄足了法力,全力向上衝去!

    穿過雲層,果然看見了前方把一大片黑壓壓的天際都映得紅彤彤的魔火巨人。他們也來到皇城上空了!

    地上眾人看到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個如此龐大的燃燒著的怪物,緩緩下降,向他們逼近,有的驚呆了,有的開始尖叫,有的就快嚇得轉身就跑,師青玄也倒抽了幾口冷氣,但馬上反應過來,在人群中聲嘶力竭地喝道:「沒事的!!!大家不要慌!它下不來的,會有人攔住他的!天上有神仙在幫我們!!!」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是不是真的啊老風!那麼大怪物一巴掌拍下來可不是鬧著好玩兒的!」

    師青玄狂笑道:「真的!你們看我不也在這裡嗎,要死我先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又緊張到失智了。謝憐操縱著巨石神像飛過去,閃過它吐出的幾道火牆,抓住那魔火巨人,拚命往上拉,不讓它繼續逼近地面,一邊道:「諸位快下去!」

    眾神官坐了一路的神像,早就被謝憐的操縱風格嚇得半死,巴不得快下來,忙不迭下餃子一樣跳了下去。甫一落地,看到師青玄都是一愣:「風師大人?你怎麼在這兒?」

    「你怎麼這幅樣子……」

    師青玄大喜,道:「不要問這麼多了,來來來,快加入我們,加入人陣幫忙撐一下,不能讓裡面的怨靈衝出來了!」

    大多數神官猶猶豫豫的,郎千秋第一個沖了過去,道:「我來助你!」

    有人帶頭,其他神官這才陸陸續續加入。人陣再一次壯大,並且牢固了不少。謝憐剛鬆了一口氣,繼續把那魔火巨人向上拖去,卻聽一陣軋軋巨響。那魔火巨人,居然又一次解體了!

    它的一條腿脫離身體,向下方飛去。就算只有一條腿,也可以砸死一大片了。不止那人陣,恐怕整條街都能被砸爛!

    誰知,那條腿飛到一半,忽然四分五裂,在空中爆碎了。

    千萬星星點點的火花,帶著溶於黑夜的小小粒子,鋪天蓋地地散落了下來,彷彿一場盛大煙花后如雨落下的煙沙,毫無殺傷力。謝憐道:「它怎麼會自己爆開?」

    這時,一個身影從那煙花的中心逆空而上,幾下起落,落到魔火巨人身上。謝憐定睛一看,喜道:「裴將軍,你沒事啊,太好了!」他可是已經在心裡記下了要給裴茗做法事呢!

    裴茗一手持劍,另一手把頭髮往後抹去,髮型不亂,風度不減,道:「有點事,但沒大事。」

    又是燒又是煮的也沒熟,武神們的生命力果然都很頑強。謝憐又道:「半月他們呢?」

    花城道:「無事。哥哥你看,他們在那裡。」

    謝憐轉頭一看,果然,遠處,半月帶著裴宿落在一座屋子的屋頂上。看來那明光殿被封得嚴嚴實實,沸騰的黑海水沒有完全灌進去,大家都沒什麼大事。謝憐又道:「宣姬他們呢?」

    一個聲音得意地道:「當然是被我打敗了!」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這聲音是從裴茗手上發出來的,謝憐這才發現,裴茗手上的劍,居然是明光!

    他道:「裴將軍你怎麼敢拿著明光劍?」

    裴茗道:「這個比較複雜。」

    容廣卻道:「呵呵呵呵,有什麼複雜的,不就是你給我跪下來道歉說你錯了求我原諒嗎!哈哈哈哈哈哈哈痛快痛快痛快!」

    「……」

    「……」

    謝憐也大概猜到了。多半是三鬼還沒殺人,卻先因「分贓不均」自己打了起來。容廣大獲全勝踢開了宣姬和刻磨,這時候外面卻轟隆轟隆的,開始飛天遁地,形勢危急沖不出去,唯有聯手。他念念不忘逼著裴茗認錯幫忙,裴茗如他所願向他認錯道歉,他就痛快了。

    那魔火巨人失了一條腿,卻也不氣,慢條斯理地開始重組。其他部位的石塊和金殿向缺漏之處移去。不一會兒便重組完畢,依舊是一個巨人,只是稍小了一些尺寸。

    裴茗握著明光劍,向神武殿衝去。謝憐道:「裴將軍小心!」

    不過,明光劍在手,裴茗的攻擊力突然大漲。容廣雖然性格差勁且心術不正,但不愧是他多年的老部下,這二人最懂該如何配合彼此。權一真還沒靠近神武殿就被拍了幾掌,前進路上障礙重重,裴茗卻沖得比他更遠,直接殺入了神武殿!

    容廣在明光劍裡邊戰邊發出斥責聲:「看到沒有!我早就跟你說了,我們兩個聯手是天下無敵的,沒有推不翻的東西!你要是早聽我的來,現在怎麼會幾百年了還只是個明光將軍?!」

    裴茗額頭青筋凸起,道:「你能不能別說了?!」

    戚容就躲在神武殿邊,叫囂道:「死種馬,勸你不要上來找死!」

    明光啪的一劍就抽了過去:「這個綠色的什麼玩意兒,別擋路!」

    戚容被這一劍抽得險些轉了幾個圈,穀子抱著他大腿好容易才穩住他,擔心地道:「爹……你沒事吧?」

    戚容在穀子面前丟了丑,勃然大怒,但看裴茗殺氣騰騰,又不敢上去硬碰硬,嘴硬道:「又用卑鄙的手段!」

    誰知,穀子卻沒應聲了,反而「咚」的一下倒在地上。低頭一看,穀子一動不動,戚容瞪眼抓起穀子,提起他的領子狂甩不止,道:「傻兒子,你鬧什麼?」

    穀子好像睡著了,閉著眼,額頭滾燙。謝憐死命拉著那魔火巨人,也注意到了下方,道:「戚容!你還不趕緊離開,那裡一直在燒,又是上天又是下水的,那孩子太小了他會死的!」

    戚容仰頭罵道:「你少來教訓我!你唬誰呢,這小崽子是賤養的,有這麼容易死?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騙走我,我一離開這裡你肯定要對我下毒手!」就算謝憐不動他,郎千秋可一直等著他呢!

    那邊,裴茗和君吾已經戰了起來。戚容被戰火燎得時不時大叫一聲,跳來跳去躲避,謝憐怒道:「你一隻鬼都受不了這火,你還指望一個小兒能受得了?!」

    被戚容夾在腋下的穀子臉都燒得通紅了,戚容卻嘴硬道:「就不走!就不走!哇!!!」一陣烈焰襲來,灼浪撲面,戚容連滾帶爬跑了一圈,忍不住蹦起來嚷道:「那個君吾老……老大!你火能不能別燒這麼猛!燒到你……我了!」

    謝憐總覺得他想說的是「君吾老賊,你燒到你老子我了!」,惜命,沒敢說出來。君吾哪裡會理他,正與裴茗戰著,面帶詭異微笑。戚容四周的火勢越來越大,簡直沒地方落腳。他雖然是鬼,燒他不死,但也給燙得難受,簡直快沒地方落腳了。不多時,他夾在腋下的穀子也慘叫了一聲,好像被火燎到了。戚容把他提起來一看,果然,額頭有一片血淋淋的,肩頭也被燒破了一個大洞,露出被燒傷的肩膀。

    穀子給生生燒醒了,哇哇大哭起來,他什麼都不知道,抱著戚容道:「爹,好疼啊!我害怕!」

    戚容額頭直冒冷汗,僵著嘴角不知道該說什麼。穀子捂著傷口,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道:「爹,我們會不會被燒死在這裡?」

    戚容囁嚅道:「這……這,這個……」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穀子抽抽地道:「雖然你這個地盤好像很漂亮,但是好像不太好,這裡的人也好像都對我們不太好,要不然,我們還是換個地方住吧……」

    戚容實在忍不住了。

    他衝進殿里,想上去抓君吾又不敢靠近,遠遠喊道:「打個商量君……老大!你放火沒關係,反正這裡是你的地盤,你愛怎麼放隨便放,不過,呵呵呵……」

    謝憐要給他這犯傻的舉動氣得從玉冠台上載下去了,道:「別上去找死,你下來就是了!我保證不動你!」

    戚容根本不聽他的,見君吾無動於衷,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穀子哭得哇哇的,大概是又覺得在便宜兒子面前丟了臉,衝上去罵道:「你哪來那麼大火氣,讓你別燒了沒聽到嗎?!」

    謝憐道:「戚容!!!」

    還沒靠近,君吾一揚手,一團火瞬間將他整個人包圍!

    戚容發出尖銳的慘叫聲。謝憐道:「穀子!」

    這麼大的火,戚容不給燒成渣也要元氣大傷,穀子還不得直接成灰?

    裴茗也看到戚容腋下一直夾著個小兒,有心施救,但君吾漸佔上風,他脫不開身,算著時間大概也沒救了,道:「帝君,幾歲小兒不必下此毒手吧!」

    但謝憐和他都知道,君吾眼裡已經沒有什麼小兒不小兒了。他能看到的,只有敵人和擋他路的人,一掌揮出,一團烈焰裹挾著裴茗一起飛了出去。

    下方眾多神官驚道:「裴將軍著火了!」

    正在此時,瓢潑大雨傾盆而下,雖然澆不熄那巨人身上的戰火,但卻澆熄的裴茗身上的火。人群中,一道黑影躍上空中,接住了下落的裴茗。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