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21 會鬼王太子殿中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官賜福 - 221 會鬼王太子殿中藏字體大小: A+
     

    ?作者有話要說:通知:1月31號和2月1號都要長時間坐車,時間很緊擠不出來。

    所以222章會在【2月1號的晚上23:00-24:00之間】更新。

    這一回,花城的笑容倒是不假了,反而愈加燦爛了。國師驚呆了,手揚了起來,指著他道:「……你你你,是你?那個?你是那個???」

    他的手指和聲音簡直全都要顫抖了。花城欣然不語,臉上卻分明已經寫滿了:不錯,我就是那個差點燒掉整座太蒼山的天煞孤星本人了!

    「……」

    國師轉過去質問道:「殿下,這怎麼回事?解釋一下?」

    謝憐攤了一下手,訕笑著道:「……就……這麼回事了。」

    國師震撼了。他把右手手背往左手手心裡摔了幾十下,好半晌才終於說出了話:「你看,你看你看你看,我說吧!我就說絕境鬼王不好惹吧!他從那麼點小就冤上你了,陰魂不散啊!八百年了吧,八百年啊!八百年來都暗地裡覬覦著你,可怕,太可怕了!我算的真是太准了!」

    謝憐道:「算了,師父,別說這個了……」

    他心想:「您這還沒看到那萬神窟里的鋪天蓋地的神像呢。」要是看到了,估計得把花城視為洪水猛獸瘋魔病鬼,把謝憐夾在胳膊肘下就跑了。國師還沒從震驚中緩過來,道:「不行,他這樣太恐怖了,簡直了,執念和心機如此深沉!殿下,你千萬要小心啊,你這樣很容易吃虧的,當心他騙你!」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謝憐道:「三郎不會的。」

    花城也淡淡地道:「您想多了。我騙誰也不會騙殿下的。」

    國師歪過身子和他理論道:「你這個狡猾的年輕人,不要以為我不看不出來,你不就仗著太子殿下這方面懂的不多?你現在當著我的面說說看,借法力是怎麼借的?有多少種借法?你又是怎麼借的?你怎麼跟殿下說的?」

    花城:「……」

    謝憐胡亂叫了起來:「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揭過吧,不管怎麼樣,借到了就行了嘛!哈哈哈,都是一樣的,一樣的!」

    再說下去,他就要像一隻溺水且煮熟的鴨子一樣撲騰撲騰起來了。謝憐突然嚴肅,道:「所以,我們來說正事吧。現在他把我們都關在這裡,還沒動手,是想怎麼樣呢。」

    花城道:「是想再給你設題吧。」

    謝憐道:「還能怎麼設呢?」

    國師道:「那就難說了,說真的,怎麼樣都是有可能的。殿下你不要轉移話題!我給你一個忠告,你不要色令智昏或者被花言巧語矇騙,我看他……」

    這時,花城忽然沉聲道:「哥哥,有人來了。」

    國師道:「你不要想騙我,我可沒太子殿下那麼好騙……」謝憐卻道:「師父啊,他不是騙你,是真的有人來了,我們先躲一下!」說完,便和花城一起,足底在地上一點,二人一起輕飄飄地掠上了屋頂房梁,藏了起來。

    不多時,屋外果然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一人踹開屋門,得意狂笑:「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界,算什麼!還不是一樣要被老子踩在腳下!」

    「……」

    「……」

    「……」

    一聽到這個聲音,三個人都無語了。

    只見屋外大搖大擺走進來一個青衣人,豈不正是多日不見的戚容!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看來,君吾不光把神官們都關起來了,還把妖魔鬼怪都放出來了。這些東西居然就這麼在仙京的大街上遊盪亂竄,簡直錯亂顛倒,詭異至極!

    國師也沒想到會是戚容,僵了。戚容指他罵道:「死國師,死老頭,老不死!嘿嘿!當初你他媽的瞧不起我,不肯收我為徒,現在怎麼樣?打臉了吧,報應吧,沒有好下場吧!活該!」

    從他身後探出一個怯怯的小腦袋,正是穀子。穀子大概是第一次進入如此富麗的建築,睜大了眼,東張西望,似乎想偷偷摸摸那些玉石地磚又不敢摸。戚容得意洋洋,道:「乖兒子看到沒有?這裡就是天界,現在,是你老子我的地盤了!」

    穀子驚道:「真的嗎爹?這地方這麼大……」

    戚容道:「當然了!不信你看,我呸呸呸!我在這裡隨便吐口水,誰敢說我?」

    國師:「……」

    穀子猶豫了一下,還是小聲道:「爹,隨地吐口水不好吧。這裡這麼漂亮乾淨,會弄髒的。」

    戚容卡了。

    國師也忍不住了,道:「你看看你,你怎麼教小孩的?這麼大歲數了也不知道做好的榜樣,小孩都比你懂事!」

    同時被兩邊說,戚容惱羞成怒,跳起來罵道:「死老頭,你懂個屁!裝什麼長輩,不許你們教訓我!還有你!敢這麼對你老子說話,你這個不孝子!」

    穀子被他罵了,很委屈地不敢作聲了。戚容罵完又心虛地把自己剛吐的口水兩腳擦掉了,假裝什麼都沒發生,罵罵咧咧拽著穀子往外走去,臨走前還在靈文殿最顯眼的那面牆壁上寫下一行斗大的字——「三界第一鬼王青鬼戚容到此一游」。

    待到戚容出了靈文殿,謝憐收在袖子里的藍色不倒翁掉了下來,落在那面被寫了大字的牆壁、和戚容胡亂擦掉的口水印前,亂轉亂晃,像是被氣瘋了。謝憐和花城也落了下來,謝憐撿了不倒翁重新收起,國師搖了搖頭,道:「小鏡王真是……幾百年如一日的品味奇差,居然沒半點長進。」

    花城看了一眼牆壁,連一副不屑的神情也懶得給,只評價了一個字:「丑。」

    國師終於贊同他了,雙手籠袖,道:「丑極了。這麼多年來,我除了曾經在鬼市的鬼賭坊門口見到過一副亂七八糟的對聯,那個字比這個還要丑上幾十倍以外,就再也沒有見過更丑的字了!」

    花城:「………………」

    謝憐則努力地微笑道:「哈哈哈哈,師父你說的那副對聯我也見過,我覺得寫的還不錯呢?很有自己的風格呀,我還挺喜歡的呢。」

    國師奇怪地道:「殿下,你怎麼能說這種話?你的書法可是名家教的,難道還不知道什麼丑什麼美嗎?那字根本丑絕三界,再好的老師也救不回來,你喜歡它哪裡?你的品位沒壞掉吧?」

    謝憐:「哈哈哈哈哈哈師父,您還是別說了吧!!!」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忽然,花城道:「哥哥,君吾那邊有行動了。他可能要去找你,正在往仙樂宮那邊趕。」

    國師一驚,道:「什麼!那殿下你得趕快回去!血雨探花,你也藏好,千萬不要被他發現你們已經搭上了。我那三個朋友的山怪體現在被他壓制在銅爐山境內,正在掙脫。無論採取什麼行動,等他們掙脫更有把握,謹記,切不可輕舉妄動!」

    謝憐自然明白。告別國師,二人出了靈文殿,飛速潛行,避過無數衛兵和妖魔鬼怪,還差四條街就要到仙樂宮了,正在此時,花城又道:「哥哥,他還差一條街就到仙樂宮了。」

    謝憐:「!」

    他碰了碰那隻偵查的銀蝶,眼前閃過一幅畫面,果然,君吾負手,一人獨行,大約再走個不到一百步,就要看到仙樂宮的大門了。

    這可如何是好!這豈不是要麼在君吾之後才回去,要麼撞個正著?要知道,仙樂宮大門口的衛兵可還被花城定著呢!

    忽然,君吾身後那座神殿的大門開了,一人站在門后,道:「帝君。」

    君吾頓住腳步,回頭,道:「雨師?何事?」

    攔住他的正是雨師。大概因為君吾交代過,閑雜人等不許靠近雨師府,所以除了衛兵,倒沒看到其他妖魔鬼怪。她客客氣氣地道:「帝君,有一樣東西,我忘了給您。能請您稍作停留嗎?」

    君吾頷首道:「好。」果然迴轉過去。謝憐鬆了口氣,道:「感謝雨師大人!」決定回去給雨師燒十八柱高香!!!

    趁此機會,二人飛越四條街,搶在君吾之前回到仙樂宮,進門時花城隨手一揮,解除了門口衛兵的法術,他們只迷惑了一瞬,根本沒發現有什麼不妥。謝憐奔回內殿,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臉色又變。因為,門口的衛兵又通報了。

    君吾這麼快就來了!

    看來雨師沒攔住他多久。二人交換眼神,心照不宣,花城轉入簾后,隱去身形,謝憐則跳上了床裝睡,背對外面。剛拉上被子,君吾便進來了。

    他慢慢走到桌邊,靜了一會兒,道:「仙樂,休息了嗎。」

    謝憐沒回答。君吾似乎坐到了桌邊,把手裡拿的什麼東西放上了桌面,給自己斟了一杯茶。

    他溫聲道:「仙樂,我讓你好好待在這裡,是為你好。很多事情你只要聽我的,最後結果就會好很多。」

    謝憐沒有翻身,依舊背對著他。否則他想起國師告訴他的事,心裡翻江倒海,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此刻還溫和依舊的君吾。

    下一刻,君吾在他背後,慢條斯理地道:「不過,你不光偷偷跑出去玩兒,還帶回了人藏在屋裡,看來是真的不聽我的話了。」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