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19 百年水深千年火熱 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19 百年水深千年火熱 3字體大小: A+
     

    ?國師沒回答他,已經完全沉浸了在那一幕帶給他的至今不散的悚然之中。

    他道:「那些人面很久沒見過光了。就算只是夜裡的月光它們也受不了,我突然把面具拿開,它們好像吃了一驚,都眯起眼睛,不說話了。但是過了一會兒,看清是我,它們就開始……喊我的名字。

    「我驚呆了。前面說過,我沒見過比幾萬個人從空中掉下來燒死在火海里更恐怖的畫面,但當時眼前這幅畫面,比那次更恐怖千萬倍!

    「我拿著面具的手抖個不停,要不是整個人都已經僵了,那面具恐怕就掉下來吵醒太子殿下了。而那三張人臉似乎很急切地想對我說什麼,嘴巴一張一合更厲害,但又壓低了聲音,像怕吵醒太子殿下。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我看到它們的樣子噁心又害怕,但又忍不住想知道它們想告訴我什麼,所以我就彎下腰,屏住呼吸,湊近太子殿下的臉去聽。

    「靠的太近,我聞到了濃濃的藥草味掩蓋不住的血腥味和腐爛味。我聽到它們說,讓我快跑,太子殿下瘋了!

    「原來,另外三人離開后,還是不放心,偷偷返回去找太子殿下。誰知,剛好撞見太子殿下帶了許多人,往銅爐那邊趕。

    「他們這才知道,太子殿下根本沒有放棄用活人獻祭的法子,又驚又怒,出來阻止,和太子殿下打了起來。誰知殿下居然痛下殺手,直接把他們三個,連同那幾百個人,一起投進了銅爐!

    「其餘的百姓當然被丟進去就灰飛煙滅了,但他們三個有修為在身,又是被太子殿下所殺,怨念執念極深,魂魄居然用這種方式寄生在了他身上,還在每日憤怒地對他喋喋不休,想要阻止他的所作所為。

    「我聽著聽著,覺得恐怖又茫然,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什麼恐怖?我居然說不清楚,到底是這個太子殿下更恐怖,還是他臉上這三個東西更恐怖!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一隻手放到了我頭上。

    「我頭皮一麻,慢慢抬頭,看到了太子殿下。

    「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醒了。他和他臉上那三張人面,一共四雙眼睛,全都在看著我!

    「那些人面的表情變化更大了,扭曲著撕裂了他臉上的傷口,很多血流了下來。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他盯著我看了很久很久,隨後,嘆氣道:『我不說是過,讓你不要進來的嗎。』

    「我忽然明白了這些日子所有的異常是怎麼回事。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殿下發現自己臉上長出了這樣三個東西,無法接受,也不能容忍在鏡中看到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模樣的自己,所以打爛了所有的鏡子。流血,是因為他想用刀把它們割下來,腐爛的味道,是因為傷口遲遲不好,但是無論割去多少次,它們又都會重新長出來!」

    國師捂住半邊臉,瞳孔劇烈地收縮著。

    他道:「我……一下子跪在了他床邊。

    「太子殿下慢慢從床上坐起身來,說,『你不要害怕。他們變成這樣,是因為他們背叛了我。只要你不這麼做,我對你還是會像以前那樣的。你還是我最忠心的侍從,一切都不會有什麼改變。』

    「我怎麼可能不害怕?!又怎麼可能會沒有什麼改變?早就全都變了!

    「太子殿下非常聰明。他從前是從來不會看人臉色的,但自從被貶后,他就學會了察言觀色。他看出了我在想什麼,緩緩地問:『你也要離開了,是嗎。』

    「說真的,我不知道。如果他只是把他口中的『惡民』投進銅爐,我可以裝作什麼都沒發生,我說過我真的會理解的。

    「但是他把這麼多年來我們最好的朋友也親手殺了扔進去,我們相依為命啊!這真的已經……喪心病狂了。我……沒法接受。

    「太子殿下自言自語道,沒關係,我早就料到了,我變成這個樣子,沒有人會留下來。我可以一個人。我明白了,我從來都是一個人!!!我不需要別人!!!

    「他臉上表情突然變得猙獰萬分,一隻手掐住我的脖子,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口裡不停地重複:我可以一個人,我可以一個人,我一個人我一個人我一個人我一個人我一個人,我不需要別人,不需要別人不需要別人不需要別人……

    「殿下的力量很強,如果他真想殺我,我應該是一下子就被他咔斷了脖子,聲音都發不出來,但我沒有馬上死。而且他一發作,我們的三個朋友都在他臉上大叫起來,好像對他做了什麼,鬧得他也頭痛大叫,我也在叫。我們五個人都在狂呼亂喊,瘋了一樣。太子殿下一手抱著自己的頭,另一手掐得更用力。我眼前發黑,感覺快不行了,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了他枕頭底下的東西。

    「他枕頭下有一把劍,睡覺時就枕著,這也是他被貶后才有的習慣。我抓住劍柄,把劍拔|了出來。寒光閃閃,殿下哈哈大笑,雙眼血紅,說你也想殺我嗎?來!快刺我!朝我心口捅!不差你一個!我倒要看看,最後死的是誰!是你們死還是我死!

    「我當然沒有捅他,我把那把劍橫在他面前,聲嘶力竭地喊:『殿下!殿下!回來吧,你看看自己!你看看你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

    「他把所有的鏡子都打碎了,已經很久沒有照過鏡子了。那劍的劍鋒雪亮,突然映出了他此刻的模樣,他也看到了自己的臉。

    「他看到鏡中的自己,忽然呆住了。

    「殿下手上掐著我的力量沒有減輕,但是,過了不知多久,他看著看著,眼裡忽然流下一行淚水。

    「看到他那行淚,我也忍不住淚流滿面。劍上的倒影,多麼醜陋!我看一眼都噁心,我為什麼要讓他看到這樣自己,提醒他他現在就是個如此醜惡的怪物?

    「我還是不忍心,劍脫手,落到地上了。

    「最後,太子殿下把我用力丟了出去,說,滾吧。

    「我連滾帶爬逃走了。」

    一口氣聽到這裡,謝憐心裡懸著的那口氣才稍稍松下。

    國師也放下了手,道:「我逃了很遠,逃出了烏庸國。沒過多久,銅爐火山,又一次爆發了。

    「這一次,整個烏庸國,全都被埋葬了,幾乎無人倖免。一個國家,就這樣消失了。

    「我逃過一劫,後來再也沒有聽到過太子殿下的消息,他好像和烏庸國一起被埋葬了。

    「我登過天界,自己也修鍊,有點小成,保持著身體的狀態,在人間漫無目的地流浪。我從少年時就侍奉太子殿下,現在不用侍奉他了,反而不知道該幹什麼。

    「殿下沒了,我的三個朋友也死了。我做了三個空殼假人,讓假人用他們的語氣陪我說話聊天,偶爾打牌。」

    聽到「空殼假人」,謝憐深色微微一凝。國師道:「後來我法術有進,我又把我那三位朋友的本領灌輸給了他們。」

    謝憐低聲道:「是另外三位國師嗎?」

    難怪他總覺得另外三位國師有點奇怪,從來不單獨行動,也不和他單獨交流,原本根本是假人,離開了國師就會露餡。國師道:「是他們。所以,說起來,你也算是我那三位朋友的徒弟。可惜我畢竟不是他們本人,能灌輸給假人的本事也不過他們的十之二三,沒能教你多少。那三個陪了我很久的假人也早就被他毀掉了。」

    「再過了一兩百年,天界更代,原先的神官們全都隕落了,漸漸又換上了新的一批神官。不過這些都不關我的事,我也就混吃等死賴活著。

    「直到有一天,在某個國家,有一位太子殿下,出生在了熒惑守心之日。

    「也就是你了,仙樂國的太子殿下。

    終於來了。謝憐放在腿上的手微微收緊。

    國師盤腿而坐,抱著手臂道:「我覺得很巧,很有緣。但其實那個時候烏庸覆滅已經很多很多年了。幾百幾百年總會遇到個一兩次的,根本就不叫巧。但我抱著自己也不明白的什麼心情,隨便編了個名字,去做了仙樂國師。」

    謝憐心道:「就知道名字是隨便編的……」

    國師道:「我不是鄙視你們仙樂,但想在那你們那兒混個國師當,對我來說太簡單了。只有一個問題,就是人們總覺得嘴上沒毛辦事不牢,年紀輕的就一定沒資歷沒本事,會被看不起。如果我頂著這張臉去應試,說不定不給我過,所以我把臉改了一下,大了個十幾二十歲,果然很快就混上了。而作為國師,我就得和天界的神官們直接對話了。

    「於是,我對上了君吾。

    「君吾的樣貌,和我熟悉的那位太子殿下,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是,我畢竟對他太熟悉了,對話了幾次,我就有點懷疑了。但也只是懷疑。

    「而且就算我再懷疑,我也不想說破什麼。

    「他已經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臉上的人面也消失了。我以為是我那三個朋友怨氣散去了,既然如此,也沒必要非舊事重提,打破這份寧靜。都裝作沒認出對方,不也很好。」

    謝憐道:「如果是我,大概也會這麼做。」

    國師道:「但我們還是沒能裝到最後。因為,我們都看到了你。

    「殿下,你應該猜到了我為什麼對你寄予厚望。你很像他。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成為一個他想成為的人,或者神,你能夠做到他沒能做到的事,你能用你的完美,來彌補我和他的遺憾。」

    花城卻淡淡地道:「從一開始你就想錯了。一點都不像。」

    國師看他一眼,道:「現在你當然可以說不像了。但從前是很像的。而且壞就壞在,太像了。」

    他重新轉向謝憐,道:「太子悅神那一次,你救了那個從城樓上掉下來的小孩兒,我是不太高興的。不光因為那件事中止了祭典,更因為,那事情,你做的太惹眼了。你引起君吾的注意了。

    「君吾開始和我提起你。他對你很青睞,每次我們聊你,我都隱隱覺得哪裡不合適。但我看得出來,他真的很喜歡你,是發現了十分合意的好苗子的欣喜,而且頗想點你上去,只是每次都被我用各種理由勸了回去。」

    謝憐也不太願意相信君吾對他的態度全都是假的,但聽國師這麼說,又心情複雜,難以言喻。

    國師道:「轉折在於一念橋。」

    聽到這三個字,謝憐回過神。國師道:「一念橋的那個鬼魂,你還記得嗎?」

    謝憐沉聲道:「那是我飛升的契機,自然記得。」

    國師道:「你遇到那個鬼魂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對勁。這個鬼魂,作祟於荒野斷橋之上,身穿殘甲,腳踏業火,遍身鮮血和刀槍利劍,每走一步就在身後留下血和火的足跡,還有他問你的那三個問題——全都讓我十分在意,感到不安,但我也說不準到底哪裡不對勁。而且打敗橋頭鬼后,你很快就飛升了,我根本來不及想明白。

    「好在你飛升上去之後,君吾對你態度一如既往的好,很青睞,很看重,好像什麼都沒變,我也告訴自己別多想。

    「然後,就是仙樂大旱,永安之亂。還有那個東西的出現,白無相。」

    謝憐屏息凝神,國師道:「我說過,一開始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就算後來出來了人面疫,我也只是懷疑。但因為怨靈寄生也不是那麼少見的事,只是從來沒有如此大面地傳播。加上我對所謂天道有些怨憤,最初我覺得,白無相可能是自然所生,是天要來懲罰你的。

    「但隨著你跟那個東西接觸的越來越多,人面疫越來越肆虐,許許多多的事,都不得不讓我往最壞的可能那邊想。」

    謝憐道:「許許多多的事,具體是指?比如?」

    國師道:「摔死在仙樂皇城門口死的那一家三口。」

    謝憐窒息了,道:「那……是……?」

    國師道:「後來,我檢查了那三個人的屍體,發現,那根本不是三個人,而是三個空殼。」

    謝憐道:「但是空殼人是空心的,沒有內臟,不會流血的?!」

    國師道:「根本不需要內臟。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內臟早就都摔爛了,只要在空殼腹內塞一團爛肉、灌滿血漿就行了。我那三位朋友里,有一個最擅長做這種奇詭之物,空殼假人這種東西最初就是他先做出來的。他只教給了我們,而那個時候製作空殼假人的方式還沒有現在流傳的這麼廣,他們死了,能製作空殼假人,還能做的那麼逼真的,除了我,你說還剩下誰?」

    謝憐低下頭,瞳孔收縮。

    那一家三口摔死在仙樂皇城門口,直接引爆了戰火。然而,那幾條人命,根本就是假的,是個圈套!

    謝憐道:「那您……當時為什麼不告訴我?」

    國師道:「我根本不敢。如果真的是他,我告訴了你,以你當時的性子,會不會直接衝上去找他算賬?那根本救不了你和仙樂國,只能加速你們的滅亡。而且,就算沒有那三個空殼,也遲早……」

    遲早有別的事點燃戰火。就像仙樂皇城裡那條失蹤的狗一樣。

    「後來,你敗了,仙樂也敗了。

    「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於是,我先把皇極觀所有人都遣散了,在神武殿請他降神,然後,直接撕開了他的身份。」

    也就是君吾所說的,八百年前他們見過的那一面。國師道:「我質問了他很多事,他不承認也不否認。最後,我問他:『殿下,你到底想要什麼?』

    「他終於回答了。他說,他要你,成為他最完美的傳人。

    「如果世上有一個人能完全懂他,那就是你。只要成功了,你就永遠不會背叛他!

    「我懂了他的意思。吵到激動中,我們又動起手來。我根本不能打,動手必死無疑,他不用動一根手指就可以碾死我,但這個時候,他突然臉色大變,捂住了臉。

    「我一驚,這才發現,他的臉上,又浮現出了那三張臉!

    「原來它們根本沒有消失,他只是一直用法力壓制著它們!而現在,不知因為情緒激動還是因為我,它們又跑出來了!

    「就這樣,我的三個朋友出來搗亂,鬧得他頭痛欲裂,表情很可怕,而我又趁機逃了。

    「再一次開始在人間流浪,這一次還得東躲西藏。我想著,當初的烏庸國,現在怎麼樣了呢?於是,我又回去看了看。

    「沒想到的是,那一次回去,又讓我有了大發現。

    「不知為什麼,過去烏庸國的土地完全被封閉了,與外界隔絕。我在那裡走了很久,又遇到了我的三個朋友們。

    謝憐道:「就是那三座山怪,老、病、死嗎?」

    國師道:「正是。

    「銅爐吞噬了他們的身軀,幾乎被焚燒到消失的骨灰和火山灰混在一起,噴發出來,隨著時間的沉澱越積越多,千百年過去,最後化為了三座大山,寄宿著他們一部分的靈魂。」

    「找到和化為山怪的他們交流的辦法花了我很久的時間,但成功后,我又得知了很多事。

    「原來,上一代的神官,不是自然換代隕落,而是被他一個一個,慢慢殺光的。他……屠了整個天庭,一個都沒有留下!

    「而血洗天界之後,他又回到人間,耐心地等了一段時間,編了一個新的名字,捏造了一個新的身份,作為『人』,再次『飛升』。整個天界的先代神官都死光了,沒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誰,也沒有人知道他從前是什麼樣的。現在人間廣為流傳的『神武大帝』的出身、典故、趣聞、相貌、性子……全都是假的,都是他編織的精密謊言!

    「這個仙京,就是他一手建立出來的完全置於自己掌控之下的新天界。而先代神官們的屍體和骨灰,全都混在這座仙京地基的泥土裡,每日都被他踩在腳下踐踏。就在此刻,你的腳下說不定也踩著誰的骨灰。」

    「……」

    國師繼續道:「現在的他,是天界的第一武神,表面光輝燦爛。但在他心裡,壓抑著無邊無際的黑暗。怨念、痛苦、憤怒、恨……這些東西需要釋放出來。唯有如此,他整個人才能保持平衡,繼續作為第一武神坐鎮三界,而不是大開殺戒。

    「曾經的烏庸國已經變成了地獄,銅爐被他投餵了無數活人和三個准神官,已認他為主。他便定期把這些黑暗的情緒釋入銅爐,以烏庸人的千萬亡靈為佐,燃起業火,煉就了許多邪惡的東西。

    謝憐道:「這些東西的煉成方法,和『絕』是不同的吧?」

    國師道:「的確不同。『絕』是比較後來才有的了,因為他……改變了煉出方式。」

    謝憐道:「什麼叫煉出方式?」

    國師道:「『質』和『量』。」

    他又看了一眼花城,道:「你們肯定都知道,絕是百年甚至幾百年才誕生一次的,一次只能有一個,所以極為稀少,難度也極大。而且,絕的前身,是獨立的存在。銅爐不過是提供了一個環境,加速了他們爆發的過程。能成絕者,在哪裡都能成絕,遲早都要成絕。

    「事實上,『絕』這個說法,取的是『絕世』『絕頂』之意。跟是否在銅爐里練過沒有多大關係。不過,能熬過銅爐的淬鍊,的確可以如此冠之了。因為根本沒有幾個能熬過。迄今為止不也就三個?」

    謝憐看了身旁花城的一眼,恰好花城也在看他。雖然不知他為何看來,依舊微微一笑。

    國師接著道:「但是,銅爐早期的產出可不是這樣的。早年幾年一次,一次幾百幾十不等,一批一批的湧出,可能跟他當時情緒不穩定有關。產出的都是他的恨意和怨念凝聚而成的怪物,裡面恐怕不乏你們耳熟能詳的東西。比如——白話真仙。」

    謝憐道:「白話真仙也是銅爐生出的東西?!」

    國師道:「正是。這些東西,有的有自己的意識,跟他脫離了關係;有的卻沒有,可以算他的分|身。白話真仙就有自己的意識,出去后還分了許多更小的分|身。我那三個朋友留守在烏庸國境內,阻止這些怪物出境,我則常年在外界尋找這些東西,設法補救。」

    謝憐忽然想起,上來之前國師見到師青玄時奇怪的態度,道:「師父!風師大人……當年給青玄算命、讓他們家不要大張旗鼓辦喜事的那個高人,是不是就是你?」

    國師道:「廢話。除了你師父我,哪個高人還能算這麼准?哪個高人還這麼有閑?一碗粥打發了就給算?」

    「……」

    國師道:「那白話真仙本來想試著吞當時年紀尚小的師無渡,但師無渡這小子太狠了,小小年紀就不好對付,刀槍不入根本不怕,命橫得愣是沒法下口,硬啃怕是要崩了牙滿口血,它只好轉向他那個平庸富貴命的弟弟。雖然還是沒啃著,但鬧得這兩兄弟雞犬不寧,還咬了個本來有飛升命格的下水,怎麼也不算虧,沒把這東西弄死我真是不甘心。」

    花城道:「已經被弄死了。」

    國師道:「被賀玄反吞了吧?我也有所耳聞。我本來是要盯著師家兄弟直到確認無礙的,但那時候銅爐又開山在即,沒法跟緊,我就先去了銅爐。等我再回去,事情就變得亂七八糟了。師無渡動了歪心思,鬧出好大一攤事,完全沒法收場!我頭疼得厲害,想管也沒法管了。」

    那是真的想管也沒法管了。國師又道:「但是說真的,白話真仙根本不算裡面厲害的,也就愛出去鬧事而已,這東西嚴格來說只能算個次品,排不上號。還有,再比如……」

    謝憐低聲道:「再比如……一念橋頭,戰死亡魂?」

    國師吸了一口氣,道:「……是他。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說,一切都是因為你的一句話?因為那個橋頭鬼,就是他在銅爐里煉出來的一隻黑分|身,每隔許多年,它就要出來作祟殺人泄恨。但是,偏偏你,把那隻怪物打敗了!

    「他感覺到那隻橋頭鬼被人殺死了,馬上就下去查看了,看到了你。而你,偏偏又當著他的面,說出了那句話——『身在無間,心在桃源』。這簡直是對他瘋狂的嘲諷,觸死了他的逆鱗……

    「這,就是一切的轉折點。」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