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16 上身不易脫身更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官賜福 - 216 上身不易脫身更難字體大小: A+
     

    ?謝憐又把所有黑衣都翻了出來,瞎找一氣,無果,只好重新把自己扔在一邊的白道袍穿上,對花城道:「實在不行……看來只能把這一箱子衣服都帶上了……」

    聞言,花城噗的笑了一下,謝憐無奈,自己也覺得一把抓著十幾件衣服威脅人簡直滑稽,怪傻的。但事已至此,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誰知,正當他把一地丟得亂七八糟的黑衣都塞回箱子里、準備扛起來時,偏殿門開,靈文一臉疲色,負手走了進來。

    「……」

    「……」

    靈文大概是休息夠了,準備回來穿上錦衣仙,誰知剛好撞見了兩個登堂入室的不速之客,而且一個一臉無辜,一個一臉無謂,無言以對,立即將二指併攏,抵在了太陽穴上。

    她要通知君吾了!

    花城動作卻比她快,目光一掃,她身後兩扇偏殿殿門迅速合攏,而靈文的神色也忽然異樣,放下了手,道:「……花城主,當真厲害。」

    謝憐道:「三郎,你設界了?」

    花城道:「設了個小的。範圍只在這座偏殿。」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君吾可以在仙京設一個界,讓界內之人與外界隔絕,花城自然也可以在仙京內製造一個更小的界,封閉界內之人的通靈法場。大界套小界,此刻,這座偏殿,變成了一隻匣中之匣。

    不過,這裡畢竟是君吾的勢力範圍,所以不能把界開的太大,否則就會被君吾覺察了。謝憐點了點頭,道:「靈文,相信你應該看得到,錦衣仙現在在我們手裡。如果你不想它被一把鬼火燒掉,還請不要輕舉妄動。」

    誰知,靈文聽了卻笑了。

    她道:「可是,太子殿下,事實上,錦衣仙並不在你們手裡啊。」

    說實在的,謝憐也懷疑這一點。但他還是說出了目前最合理的推測:「靈文,你進來之後再出去,就沒有穿著它了。我不覺得錦衣仙會在這間偏殿以外的地方。」

    靈文卻道:「太子殿下,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只是說,它不在你們手裡那隻箱子里,沒說它不在這殿里啊。」

    聞言,謝憐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微微側首。

    花城也一定和他想到一塊兒去了,二人的目光一起轉向謝憐身上那件白衣。

    靈文道:「嗯,沒猜錯。它現在,就穿在太子殿下的身上。」

    方才,謝憐試穿其他黑衣時,把原先自己穿的白衣隨手扔到一邊,後來重新檢查,各種衣物都混在了一起。不知何時,那錦衣仙居然悄悄變成了他那件白道袍的模樣,被他拿起來穿上了!

    謝憐低頭看向自己衣襟,心道:「那我原先那件外衣呢?」

    花城隨手一抬,那衣箱翻倒,裡面的黑衣滑落一地。而十幾件黑衣最深處,卻有一件白衣被壓在最下面,藏了起來。

    這才是謝憐真正穿來的那件外衣!

    不消說,定然是那錦衣仙施的惡法,趁二人胡亂試衣,將謝憐的外衣拖進了衣箱里,自己則溜出來,化作它的樣子頂替了,被謝憐隨手拿起,穿在了身上。

    謝憐倒也不驚,只是納悶:「……這也太狡猾了吧?」

    它只是一件衣服而已啊!況且,不是說錦衣仙本人很不聰明嗎?

    不過,也不難想,多半是靈文教給它的法子。果不其然,靈文道:「這個法子是我告訴它的,沒想到真的會派上用場罷了。所以,現在,相當於是我,讓太子殿下穿上了錦衣仙。」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如果這衣服是花城遞給謝憐的,謝憐穿了,那麼,指使者便是花城。而如果錦衣仙是依照靈文教的法子騙謝憐穿上了它,那麼,指使者便是靈文。也就是說,現在的謝憐,會對靈文言聽計從,服從她發出的每一項指令!

    謝憐道:「靈文,你就沒有想過,錦衣仙可能對我無效嗎?」

    靈文微笑道:「不試試可不知道——太子殿下,從現在開始,你不可以攻擊我。聽到了的話,就點點頭。」

    謝憐本意並不想點頭。誰知,靈文說出那句之後,等他反應過來時,他已經不由自主地點頭了!

    為何會又有效了?!方才花城下命令,明明是無效的!

    難道,只有當施令者是花城的時候,才是無效的?

    如此,陡然之間,形勢逆轉。謝憐不動,花城也不動,二人只是交換眼神,皆是十分鎮定。

    靈文也很鎮定,道:「那麼,現在,請花城主把這間偏殿的界打開吧。」

    謝憐立即道:「三郎別開。」

    靈文道:「太子殿下,你確定?我可是什麼命令都會下的哦。」

    花城仍是不動聲色,謝憐心道:「我不能動靈文也無妨,別人又沒受限制。只要三郎出其不意擒住她,再讓她不能發出指令,問題就解決了。」

    靈文卻敏銳得很,猜到了他們的意圖,又道:「花城主,勸你不要費心思想如何出其不意制住我了。太子殿下,你聽好了:如果,花城主攻擊我,或是做對我不利的事,那麼,你便攻擊他。」

    如此一來,她就搶先把對方可能會採取的措施給堵住了!

    靈文道:「好了,花城主,把界打開吧。我有公務在身,靈文殿里還積壓了一殿的文書要處理,全都沒批完,我們快點解決這個小問題好嗎。」

    花城也是微微一笑。

    下一刻,靈文雙目微睜,似乎想開口,卻發不出聲音了。

    如果這時候,有誰站在她背後,就會發現,她的頸后,不知何時棲息了一隻銀翼輕顫的死靈蝶。就是這個小小的東西,令她身不能動,口不能言了。

    花城抱著手臂,又露出了那十分沒有誠意的假笑。他慢條斯理地道:「我想制什麼人,用得著出其不意嗎?」

    「……」

    靈文說不出話,但目光里的意思分明:花城主,你忘了嗎?方才我已經對太子殿下下過指令了!

    便在此時,錦衣仙效力發動。謝憐霍然轉身,提起一掌向花城擊去!

    不知過了多久,謝憐的目光才瞬間清明,猛地回過神來,道:「……三郎!」

    花城就站在他面前,心口的紅衣之上,還壓著一隻手。正是謝憐的手。

    花城根本沒閃避這一掌,就這麼站著,生生讓他劈中自己心口了!

    「……」

    謝憐還沒來得及作出任何反應,花城早已牢牢抓住他手腕,沉聲道:「好了。攻擊完畢,指令解除。」

    果然,謝憐得手后,他感覺周身一松,身體恢復了自由。

    花城竟是為了解除靈文對謝憐發出的指令,就這麼站著,不閃不避地挨了他一掌。指令解除后,謝憐一下子收了手,臉色變了,半晌才道:「……三郎,你有沒有受傷。」

    他仔細察看花城的臉色。然而,因為並不是活人,花城的膚色原本就是常年不見陽光的雪白,這會兒也看不出究竟是否有變化。不過,他語氣倒像是的確沒什麼變化,笑道:「哥哥果真是厲害得很,這一掌漂亮。」

    謝憐臉色很不好,簡直像被他嚇到了,十分嚴肅地道:「我不是跟你開玩笑。剛才我那一掌用了七成力,你真的沒事?」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靈文發出指令時,用的詞是「攻擊」。而謝憐平日和人交手,從來都不是以「攻擊」為目的出手的。他通常只是為了自保,或者壓制對方。而一旦他以「攻擊」為目的出手,正正打中對方會怎樣,他很沒底。

    花城緩緩地道:「我不是開玩笑。哥哥是真的厲害。要不是你身上戴了這兩個東西,也許君吾也未必是你對手。」

    謝憐下意識手撫上了脖子,摸到那咒枷,又立刻放下。這時,花城又道:「哥哥,我問你一個問題。」

    謝憐道:「什麼?」

    花城道:「你是有機會可以取下咒枷的。為什麼要留著這個東西綁著你?」

    謝憐沒想到他會問這個,愣了一下,道:「可能……為了提醒自己一些事吧。」隨即道,「三郎,你……你不要轉移話題。你這是什麼壞毛病啊?方才那個情況,你只要反過來制住我就好,為什麼非要自己挨一掌。」

    花城卻道:「哥哥,你也知道這是個壞毛病啊?要論喜歡挨打,你可沒資格說我。」

    謝憐道:「有嗎?」

    問完他就心虛了。要知道,水下斗胎靈那次,差一步就吞劍被花城抓個正著了。花城道:「有嗎?『能自己挨打就解決的事絕不用其他方法』,這可是你帶壞了我的。」

    「……」謝憐擺手道,「算了三郎,別說這些了。我們先看這衣服吧。」

    他扯了扯身上那白衣的衣擺,十分無奈。這下好了,錦衣仙找是找到了,但是,現在又要先想個辦法,把它脫下來了。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