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12 不能盡善問心有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12 不能盡善問心有憾字體大小: A+
     

    ?鏡子里,映出的是牆壁另一面的情形。那邊,引玉狂推權一真,道:「醒醒,醒醒?」

    權一真好容易才醒了過來,迷迷糊糊地道:「呵兄,剛才嘿打我?李嗎?」

    ……可憐的奇英,已經被打得口齒不清了,謝憐不禁心生憐憫。引玉道:「我打得過你嗎……」

    權一真抓了抓頭髮,這才想起來:「哦,四帝君打的我。」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又興奮起來,「他把李的鏟子搶走了。要我幫李搶回來嗎?」

    引玉:「你打得過他嗎……」

    謝憐總算看出來了,這裡是奇英殿。看來,引玉是來找權一真時被君吾逮住的。

    趁君吾又繞到他身後去了,謝憐低下頭,以口型無聲地道:「風師大人,你還在嗎?」

    誰知,沒等到師青玄,卻等到了君吾。君吾在他身後道:「當然不在。」

    「……」

    君吾道:「我忽然想起,仙京的鎖界似乎有個漏洞,所以,剛剛把移魂大法也禁了。」

    「……」

    君吾拍拍謝憐的肩,親切地道:「想當年,這移魂大法還是我教給你的,仙樂活學活用,我真的十分欣慰。」

    說完,他便走了出去。不一會兒,那鏡子里便出現了君吾的身影。權一真率先注意到:「!」

    引玉也猛地轉身,警惕道:「帝君?!」

    權一真跳起來就躍躍欲試,君吾隨手一掌就把他拍回榻上,整張榻都給拍塌了,權一真直接躺在了地上,頭一歪又不省人事了。引玉萬分戒備,君吾卻道:「不必如此戒備。你要這麼想,就算你戒備也是沒有任何用的,何不放輕鬆呢?」

    這倒是實話。引玉不知該說什麼,只好習慣性地尷尬笑,又連忙收住。君吾倒是很悠閑自然,道:「引玉啊,從前,我好像從來沒和你這麼聊過,是嗎。」

    引玉拘謹地道:「……好像是這樣的。」

    他過去雖是鎮守西方的武神,但品級並不高,香火勢力不大,地位也不高。雖不至於在上天庭的神官里墊底,但大概也是中等偏下,幾乎沒有機會能離上天庭最高的神武大帝這麼近。大概從前君吾從他殿門口路過他都緊張,現在更是緊張,又道:「不過上天庭本來很多神官都沒跟我聊過,也不認識我。」

    君吾卻道:「那可未必。很多人都認識你。就算不一定見過你,但也知道你。」

    引玉怔了怔,道:「是嗎。」

    君吾道:「因為,很多人都知道你師弟。而提到你師弟,你往往會和他一起被提出來。作為陪襯的那個。」

    這話可十分刺人了。雖然只是毫不帶感情色彩的陳述,但正因敘述者本人不帶偏見,只是描述事實,所以才更刺人。權一真還暈暈乎乎沒回過神,引玉低下頭,握了握拳。

    謝憐隱隱有些猜到君吾想幹什麼了。

    良久,引玉鼓起勇氣,道:「帝君,您到底想做什麼?您已經是神武大帝了,上天入地,三界第一武神,沒有人可以比肩你的位置,為什麼還要這樣做?您到底……想要什麼?」

    君吾當然沒有回答他,忽然道:「引玉,你想回上天庭嗎。」

    「什麼?!」

    謝憐也給這個問題問的一驚。君吾想幹什麼?在這個關頭勸引玉倒戈,有何意義???

    君吾道:「你並不喜歡在下界為鬼界之卒吧。」

    「……」

    引玉終於反應過來了,道:「您想多了,本來就沒有什麼喜歡不喜歡。」

    謝憐心叫糟糕:「不能這麼答。這下恐怕要給他拿下破綻了!」

    果然,君吾微微一笑,道:「你知道嗎,你這麼回答,意思就等於在說:『是的,我不喜歡,避而不談』。」

    「……」

    不錯。如果引玉心裡當真很有底氣,真的很喜歡現在在鬼界的位置,會直接明確答「我喜歡得很」。而避其鋒芒,答案便很明顯了。

    君吾道:「你出身名門,門派正統,從來不走邪魔外道,又是派中之長,從小耳濡目染,以得道飛升為畢生之求。這種追求,是很難改變的。流落鬼界,只能說是迫不得已,無奈而為之。你當然沒法說你很滿意現在在鬼界的位置。因為這根本就不是你想要的。」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引玉底氣果真不足,弱弱地道:「城主於我有恩,救了我……」

    君吾道:「我知道。還幫你超度了死於被貶途中的鑒玉的怨魂,是嗎。」

    引玉道:「……不錯,所以不管我滿不滿意現在的位置,都……」

    君吾道:「那就是不滿意。然而,你受縛於恩,又走投無路,故勉強自己。」

    「……」

    引玉低頭不語。謝憐心中捏了一把汗。

    他已經能大概猜出君吾打算怎麼進攻了,而引玉的每一個神情、每一個動作、從頭到腳,渾身都是破綻!

    君吾道:「那麼,反過來,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於權一真有恩嗎?」

    「……」

    君吾道:「憑什麼旁人於你有恩,你就要把自己放在一個並不合意的位置上效忠報答,而你於權一真有恩,他卻讓你淪落到這個地步?

    「引玉,總是習慣委屈自己成全他人,可不是什麼好習慣。要知道,沒有人會感謝你。」

    他簡直步步緊逼,每一步都踩在引玉最痛的點上!

    君吾接著道:「你一生都渴望飛升正途。你渴望著在上天庭博一個好位置,位列神武殿。就算後來權一真讓你那般難堪,淪為他的陪襯、諸天仙神的笑柄,你還是在仙京掙扎隱忍,難道不就是為了能留在這裡?

    「你是屬於這裡的。但是權一真把所有事弄得一團糟,然後輕而易舉地奪走了本該屬於你的一切。

    「憑什麼?

    「你沒他付出的多嗎?不,你比他付出的更多。而且。真要論起總體才幹,他未必比得上你。為何如今奇英在上天庭孤立無援?因為他頭腦簡單,懵懂無知,橫衝直撞、不能服眾。而你,比他心智成熟,比他懂人情世故,比他能屈能伸,比他肯吃苦耐勞。如果你有他的天賦,他的法力,你的成就會比他大上許多倍,也更能服眾。」

    引玉有些沉不住氣了,道:「您說這些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如果』都是沒有意義的,他的法力就是他的……」突然,他大叫一聲,舉起自己的手,驚恐道:「什麼?!這是什麼?!」

    他一隻手上突然爆出了炫白的靈光,刺眼到無法直視。君吾卻無動於衷,道:「不必害怕,一點法力而已。」

    引玉這才稍稍冷靜,不可置信地道:「誰的法力?……我的?我沒有這麼……」他沒有這麼強勁的法力。

    君吾道:「現在還不是你的。會不會變成你的,就看你怎麼選了。」

    引玉道:「不是我的那是誰的?!難道……」

    他猛地想起一人,望向一旁,恰好此時,生命力無比頑強的權一真也再次醒來了,一臉懵然,看來又糊塗了。君吾道:「不錯,這是權一真的法力。」

    權一真:「啊?」

    引玉道:「他的法力為什麼會在我這裡?法力怎麼還能嫁接?!這怎麼可能做到?!」

    君吾道:「連命格都能嫁接,法力又有何不可?很多事沒你想的那麼困難,上位神官幾句話、動幾筆的功夫罷了。」

    引玉哆嗦道:「這……這……!!」

    他甩了甩手,彷彿想甩掉什麼燙手山芋,那強盛的法力卻歡快地在他手上跳躍,指哪打哪,霎時,奇英殿的一排牆壁都被他炸開了花,神像倒栽下去,屋頂都幾乎要塌下來。引玉更驚,不敢再亂甩,君吾微笑道:「別緊張,慢慢來,收好就是。」

    引玉用另一手握住那隻手,一臉驚魂未定,兩條手臂都在顫抖。君吾道:「引玉,我再問你一次,你想回來嗎?」

    引玉喘了幾口氣,雙眼布滿血絲,望向他。君吾道:「如果你想回來,我不但可以幫你除掉咒枷,還可以把權一真的法力,全數嫁接到你身上。」

    權一真似乎從沒想過還有這種邪法,整個人已經驚呆了。謝憐愕然道:「???瘋了?!?!」

    君吾緩緩地道:「從此以後,只知奇英不知引玉的人,再也不會出現。誰還會敢記不住你的名字嗎?永遠不會了。」

    引玉倒退幾步,混亂地道:「我……我……我……」

    謝憐精神綳得連自己還被若邪綁在椅子上都不記得了,屏住呼吸,雙手抓住椅子,身體前傾。

    至少有一點,君吾說的沒錯。他也看得出來,引玉心底,的確是更嚮往天界的。他本來就是屬於上天庭的,這一點是從小便根深蒂固的,很難改變的。

    而且,引玉真的對權一真沒有半點怨懟之意嗎?

    不一定。

    在發生過這麼多事的人們之間,「我完全不恨你」這一句,是沒辦法這麼輕易就說出口的。這種「恨」可大可小,而引玉本身便不是性格堅定之人,他怎麼想怎麼做,旁人的影響恐怕不小。因為並無太多交集,謝憐也無法確定,引玉到底會怎麼做,只能在心底默默祈禱。

    引玉殿下……小心啊!

    「我……我……」

    引玉好一陣魂不守舍,坐下來雙手捂臉。半晌,終於抬起面容,目光也漸漸冷沉了下來。

    他盯著被揍成一堆破爛物的權一真,良久,低聲道:「……帝君,你,真的……能把他所有法力都,換給我嗎?」

    謝憐的心沉了下去,權一真則張大了嘴,道:「……師兄?」

    君吾道:「不如現在就換給你,你自己試試便知我能不能。」

    引玉彷彿還不放心,又問道:「那……他還能奪回來嗎?畢竟是他自己的法力,如果他想搶回去……」

    君吾道:「除非你自己願意還給他,或者你死了,否則是不可能奪回的。」

    引玉遲疑道:「那如果把法力嫁接給我,權一真……會死嗎?還是會怎麼樣……」

    不管怎麼說,他大概還是不太想讓權一真死在他手下的。君吾道:「不會怎麼樣,只是過程會比較痛苦罷了,可這世上誰沒受過痛苦呢。想怎麼處置他,要死要生,全看你。」

    引玉又道:「別的神官怎麼辦?上天庭有那麼神官看到了之前神武殿上那一幕,萬一傳出去……」

    君吾微笑道:「知道了又如何?都是些一隻手就可以碾死的螞蟻罷了,全部滅了,換一批新的神官上來,你再改頭換面換個名字造個出身,誰又會知道什麼呢。」

    他說這句話時神色輕描淡寫,彷彿在說茶水涼了就倒了換杯新的,輕描淡寫,輕車熟路。

    最後,引玉道:「在新的上天庭,我,我……會是什麼身份?」

    君吾道:「靈文為我的左手,你便是右手。你們以上,除我再無他人。」

    引玉一咬牙,終於,道:「……好!」

    他沉聲道:「請帝君記住今日對我的承諾。那麼,現在……」

    他沒說下去,只是視線轉向了權一真,君吾道:「如你所願。」

    話音剛落,權一真突然面容扭曲起來,大叫一聲,七竅流血,抱頭打滾,似乎痛得厲害,而引玉的身上則發出一陣突兀的靈光。

    他整個臉龐都被映得透亮,舉起一手,打向上方,奇英殿,轟然倒塌!

    金殿上開了個大洞,站在廢墟之中,引玉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慢慢握緊拳頭。君吾的神情彷彿在看一個小兒試他新買的玩偶,道:「感覺如何?」

    半晌,引玉才道:「……我從來沒擁有過這麼強大的力量。」

    他望向一旁在地上狂叫的權一真,神色複雜,道:「我師父以前說過一句話。他說,權一真是天生要飛升的人,是天給的本事。這就是天給的神力嗎?」

    君吾道:「從此以後,是你的了。」

    引玉緩緩點了點頭。

    下一刻,提起一掌就劈了過去!

    這一掌用了權一真十成十的法力,威力駭人,鏡中爆出一團白光。隨即,引玉迅速右手在空中畫了個大光圈,然後把那圈子從空氣中方抓起來一丟,套中了君吾。君吾看到腳下光圈,微微皺眉,似乎略感忌憚,謹慎地不去觸及,又看到引玉去拉地上的權一真,不動聲色,道:「引玉,臨陣反悔,你就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解釋嗎?」

    「……」

    引玉背對他背起權一真,不答。君吾道:「這麼做當然可歌可泣,情操高尚。不過,這真的是你的本心嗎。你勉強了自己幾百年,到現在還要繼續勉強下去?」

    「……」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你真當一點都不恨你現在救的那個人?就算不恨,難道也不討厭?」

    「……」

    引玉終於忍不住了。

    他握緊了拳頭,咔咔作響,猛地轉身,道:「我是恨!我是討厭!!!但是,那又怎樣?!」

    權一真激動不已,一邊說話一邊從鼻子嘴巴里往外狂噴鮮血,道:「師兄……」

    引玉喝道:「閉嘴!!!」

    他又轉向君吾,道:「您……您……你!你為什麼,一定要提醒我這一點?!說得好像你們都很了解我似的!是,我是討厭他!但是,那又怎麼樣?!他給我添了這麼多麻煩,我恨恨他還不行嗎?!」

    「……」

    謝憐一顆心沉到谷底又高高拋起,哭笑不得,險些栽倒。這是什麼歪理啊?!

    接下來,引玉又道:「……但是……但是我也……就只想討厭討厭罷了,不等於我就一定要害他。什麼叫『本該屬於我的東西』?天賦以外,沒有什麼東西天生就是該屬於誰的。別人的東西,我不要!!」

    謝憐眼前一亮,喊了出來:「說得好!」

    引玉又道:「我是想回上天庭,我是想位列十甲!但是!如果不是我自己修來的,那就根本沒有意義!我倒霉,我認了!如果我沒他厲害,那我起碼能承認我的確沒他厲害!

    「承認我就是不如他,也沒那麼難!」

    傲氣!

    這一刻,謝憐終於又在引玉身上,看到了他少年時的那種光采和傲氣!

    「哇」的一聲,權一真在他背上哭了,鮮血混著眼淚鼻涕一起滾滾飛噴,引玉給他噴得也滿臉是血,崩潰道:「別噴了!!!」

    權一真嗚嗚嗷嗷地道:「師兄,對不起!」

    引玉忍無可忍地道:「你也不用跟我說對不起了!反正你再怎麼道歉也還是不懂的。我真的受夠你了……」

    君吾嘆了口氣,揉了揉太陽穴。引玉又道:「況且……況且我也不是一無是處。你也說了,論總體才幹,他未必比得上我。我有我自己的……」

    咔。

    君吾轉過身去,隨手一揮,道:「精彩。我想,你和仙樂一定很談得來。」

    ……

    怎麼了?

    怎麼了?!

    謝憐被綁在椅子上,心臟狂跳要跳出胸腔。引玉怎麼了?!

    他只是不說話了,臉色也變得很奇怪。而君吾負手,從容不迫地邁出了那個看似強勁的光圈,根本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阻力,道:「多少我也猜到你會這麼回答了。所以,沒先給你取下咒枷。」

    咒枷?!

    引玉手上,的確是有個咒枷的!謝憐趕緊看過去,引玉也抬起了手腕。

    只見那原本一圈各帶般的咒枷收緊了許多,緊得彷彿要把引玉那隻手勒斷,而引玉整條手臂已經變成紙一樣的慘白色,並且那慘白還在不斷向上蔓延。

    這咒枷,居然在吸他的血!

    謝憐猛地向前一撲,連人帶椅撲倒在地,這下,連鏡子也看不到了。他在地上瘋狂掙扎,卻根本沒用,只能聽到鏡子里傳來亂毆打之聲。

    過了好一陣,一雙白靴出現在他眼前,卻是君吾回來了。

    他手裡拿著一隻吸滿了血、變成深紅色的「咒枷」,應該是從引玉身上取下來的,蹲下來,摸了摸謝憐的頭頂,道:「和你的小朋友去道個別吧。」

    若邪的死結終於鬆開了。謝憐爬起來就沖他臉上打了一拳,當然沒打中,還差點又摔倒,但他本來也沒指望打中君吾,只是泄憤,狂奔到隔壁殿內。

    只見引玉乾巴巴地躺在地上,又白又薄,像個紙片人,臉頰也乾癟下去許多,身上的靈光都消失了,重新回到又鼻青臉腫了幾倍、已經完全認不出本來面目的權一真身上。看來,那些法力已經物歸原主了。

    謝憐撲了過去:「引玉殿下!!!」

    引玉瞪著一雙比平時突兀多了的眼睛,看到他,啞聲道:「太子殿下……」

    權一真趴在地上號啕大哭,仰天號道:「對不起師兄,我只會打架,但是我打不過他!」

    他口鼻的鮮血又噴到引玉臉上和眼睛里,光是看著都難受極了,引玉額上忽然青筋暴起,迴光返照般地喝道:「讓你別噴了!!唉!算了……你氣死我算了……」

    他又有氣無力了下去。這幅情形,謝憐也不知道,他是更想唉聲嘆氣,還是更想潸然淚下,或者其實更想忍俊不禁。

    忽然之間,引玉乾澀的眼眶內充滿了淚水。

    他小聲道:「我知道的。」

    他道:「一真是個奇人,我是個庸人。最高也只能走到那一步了。我知道的。」

    謝憐心中,蔓延上一陣無力的痛楚。

    引玉道:「雖然我知道,但還是不甘心。其實,我和鑒玉想的是一樣的。我比他更不甘心。我不是沒有過怨念,沒有怨念是不可能的。我後來都不敢想,那時候我為什麼明知一真穿著錦衣仙,還說讓他去死。到底是被氣得失去了理智,還是真的想讓他去死?」

    謝憐抱著他道:「沒事了沒事了。這些都是小事了,真的。引玉殿下啊,你再在這世上活個幾百年的,你就知道這些真的都沒什麼了。氣得失智也好,真想讓人去死也好,隨便吧。誰沒這麼想過呢?我還想過屠盡天下負我人呢,是真的,不瞞你說,我還差一點就做了,你看我不也很厚臉皮地活到現在。你最後還是什麼都沒做,這才是最重要的啊。」

    引玉道:「可是……最後我……果然還是覺得……不甘心。」

    他哽咽道:「既然已經註定了我不能成為驚才絕艷之人,那至少,我……想成為善良無暇之人。但是……我還是做不到。真的……太不甘心了。說實話,就算到了這一刻,一想到我是因為一真這個傻小子死的,我還是咽不下這口氣。我連無怨無悔、滿心釋然地死去都做不到,這算什麼呀。」

    謝憐柔聲道:「殿下,你已經很努力了。而且,你做得很好了。比大多數人都好太多了。」

    引玉終於勉強笑了笑,道:「比大多數人好嗎?」

    笑完,他嘆了口氣,最後遺憾的聲音隨魂逝去,喃喃道:「可是,我想做的,是神啊……」

    謝憐深深低下了頭,道:「可是,引玉殿下,這世上,其實根本沒有神啊……」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